国家使命 第一部 第五十四章 偷袭之战

而山 收藏 1 1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550/][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550/[/size][/URL] 暖风徐徐的海面上波涛起伏,万丈光芒弥漫了整个天与水之间。观摩舰上,人民军第二舰队司令许东阳中将怒视日本12—12舰队司令林峰洋大将,咬牙切齿地吐出几个字:“卑鄙无耻!”他一时不能接受一个事实:中国驻济州岛海军基地遭日本海军偷袭! 林峰洋神情自若,肃容道:“这是国家利益!”显然他心理早有准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550/



暖风徐徐的海面上波涛起伏,万丈光芒弥漫了整个天与水之间。观摩舰上,人民军第二舰队司令许东阳中将怒视日本12—12舰队司令林峰洋大将,咬牙切齿地吐出几个字:“卑鄙无耻!”他一时不能接受一个事实:中国驻济州岛海军基地遭日本海军偷袭!

林峰洋神情自若,肃容道:“这是国家利益!”显然他心理早有准备。

许东阳双眼喷火,异常愤怒:“你们会后悔的,你们将会为你们的鲁莽与无知付出代价!”

林峰洋缓缓站起来,哂然一笑:“这是战术的需要,无关个人思想品格!”暗讽中国人的愚蠢。

随着两位主将的站起,中日双方的观摩团参谋们交头接耳中已知道了所有的信息,他们也跟着站起来,并泾渭分明的怒目对立两边。从中日两方观摩团成员的表情来看,除林峰洋与许东阳外,所有的人都有一个共同的表情——震惊,这说明日方的随行高级参谋们事先也不知有此行动计划。之后,双方参谋们的表情表化大了,日方充满担忧、紧张、羞愧,也有兴奋与狂热;中方充满愤怒、冲动、屈辱,也有冷酷与怜悯。

林峰洋踏前一步,脱下雪白的手套,伸出手:“日中两国已是交战国,但我们现在还在联合演习,还是友好的朋友,我们不会在这里给朋友背后一枪!”

许东阳双瞳收缩,愤愤的心情冷静许多,他同样脱下雪白的手套,握住林峰洋的手:“朋友什么时候都是真诚的,不管是当面还是背后,我们现在已经是敌人了,但我们对敌人也讲游戏规则,今天,你们可以安全离开!”

林峰洋笑笑:“尊敬的许将军!我们后会有期!我希望今后能在中国再次与许将军握手!”

许东阳充满自信:“我会在日本与林将军握手!”

就在许东阳与林峰洋唇枪舌剑交锋之时,中日交战的消息已传遍了中日两国所有参演的十六艘军舰,军演已结束,事情太过突然,许多正在友好交流的中日两国官兵们,表情一如观摩舰上中日两国的观摩团成员们,他们难以置信,继而是日方惊讶尴尬,中方惊讶愤怒,几艘中日混杂舰上的官兵还有的当场发难,发生打斗现象,后接到双方指挥部的命令后,双方才相互怒视漫骂着回到各自舰上。

日本海军“祥”级呈祥号巡洋舰上,中国“阳”级平阳号巡洋舰舰长钱兴其十分可惜地摇摇头,站起来要走,他不愿意再跟眼前这位当面一套背后一套的日本人交谈。

“钱舰长!请留步!”日本呈祥号舰长伊藤一郎十分无奈,同样十分婉惜,“我并不知上面有些行动!”他的样子十分真诚。

钱兴其转回身,英俊的面庞上已没有一丝笑容,他刚刚与伊藤一郎谈笑风生,相互敬重,友好交流的表情随着那一道消息的传来荡然无存。他冷冷地注视对方的眼睛,没有丝毫虚伪。

在这次联合军演中,日本呈祥号巡洋舰与中国平阳号巡洋舰的表演最为精彩,他们的命中率均为百分之百。两舰上的舰长均对对方的指挥与训练钦佩有加,相互发电祝贺后,两人惺惺相惜。军演刚一结束,伊藤一郎马上邀请钱兴其上舰交流,钱兴其欣然接受。两人相见,又惊叹对方的风采仪度,更喜对方三分。两人真诚交流,很快结为知己,可有谁知仅是一根烟的时间都不到,两人的友谊便面临着决裂的考验呢?

“钱君!我们是朋友,舰上没有酒,我以茶代酒敬你一杯!”伊藤一郎首先端起桌上的水杯,一饮而尽。

钱兴其不言不语,却相信伊藤一郎所说是真,他同样端起水杯向伊藤一郎示意一下,倒入口中。

“钱舰长!喝了这杯茶之后,我们就是敌人了,我们各自为各自的国家、民族而战,下次我们相遇,我绝对不会手下留情!”伊藤一郎透着悲哀与可惜,他对钱兴其改回了称呼。

钱兴其抱一拳,转身而去,他始终没有说一句话。

“钱君!多尊重!”钱兴其下舰之后,伊藤一郎追上,大声道。

钱兴其没有回头,心里却是十分的痛疼。

公元1875年8月15日,太阳升起不久,在东面的天空上挂得还不很高,将朝鲜济州岛上椰树的影子拖得长长。微风吹拂着海面,海浪轻轻拍打着济州港中国海军基地里停泊着的几艘小舰艇,灰白色的舰身在阳光下闪着光芒。根据上个月中日签订的友好协议,人民海军驻济州岛的大部分大型舰艇都已撤回大陆,留下来的七八艘也在150海里之外与日本海军的郎木舰队进行联合军事演习。

济州港位于朝鲜与日本之间,处于朝鲜海峡的南部,是人民海军第二舰队第4分舰队的基地军港。今天与往常的每一个早晨一样,一切是那么的平静,军港内显得悠闲,甚至有些懒散。平常此时,尚还有几架飞机起落,而今日是星期天,连飞机的起落声也没有了。济州岛海军基地针对的是日本,可今天中日两国海军正在举行联合军事演习,应该不会出问题吧!陆基飞行大队的飞行员们难得地被放了一天的假,他们正好睡个懒觉。然而,谁也没有想到一场灾难马上就要降临了。

太阳开始慢慢爬高,可见度逐渐清晰起来,岛上的当地居民在小小的集贸市场吆喝。岛上最高点了望塔上的两名懒洋洋的士兵突然发现有一庞大的舰群正向济州港接近,便猛打一下自己的脸,马上向基地的值班军官报告。值班军官刚方便出来,腰带尚未系好,不紧不慢地把电话夹在头与肩之间,边系皮带边问:“什么事?”

“长、长官!有敌舰出现!”了望兵瞪着眼望着越来越近也越来越清楚的舰群,结巴报告。

值班军官探头望一眼,什么也没有看见,笑骂一声:“敌舰?俄罗斯的军舰吗?它们从波罗的海飞过来了?”并开玩笑:“小伙子,清醒点吧!那是我运输舰给我们送补给来了!说不定还有总政治部的文艺团呢!你就作梦等着看第一美人——唐媛吧!”

他玩笑话还未说完,一声巨大的爆炸声响起,接着爆炸声接二连三传。值班军官被惊得抱头爬在桌上,“怎么回事?遭袭了?”他猛然清醒过来,腰带也顾不上系,裤裆也忘记扣,急切拉响尖啸刺耳的警报后,撒开腿开着裆跑出值班室,大喊大叫:“敌袭!敌袭!”

爆炸声从基地飞机场传来,当时,济州陆基飞行大队的一位年轻英俊的政治部少校官员正领着当地学校的一群小学生在机场里参观飞机,进行军事知识教育呢!少校一头曲卷的头发,皮肤白皙,是一个白种人,他一边用自以为磁性迷人,抑扬顿挫的声音介绍一架Z—1战斗机,一边逗挑地把目光抛向一旁美丽的痴痴迷迷露着崇拜目光的带队女老师,女老师热情奔放,媚眼不停地回馈少校军官的挑逗,她的位置已挨得少校军官越来越近,就差没有手牵手了。可突然一声巨响,两个眉来眼去的发情动物被这突如其来的爆炸气浪冲到了乱草堆中,几个小学生更是当场被炸死或炸晕过去。

学生们惊呆了,失去指挥的他们乱哭乱叫,乱跑乱窜,但爆炸声接连不断,到处都在爆炸,机场上的飞机一架接着一架跟着爆炸,孩子们被淹没在火海中。

海面上,日本庞大的舰群露出狰狞面目,一个个张着血盆大嘴的炮口对准着济州港,随着旗舰“凤祥号”号上的指挥旗舞动,大口径的舰弹呼啸着飞向岛上。舰群指挥官木泽田原中将站在凤祥号第三层的指挥室里举着望远镜,仔细观察岸上的港湾。

“真美!太安静了!也太像了!”他心中感叹,济州港的地形他早已烂熟于胸,以他为组长的日本海军省执行小组曾对攻打济州岛模拟过多次。听到岛上传来巨大的爆炸声,压在他心上的一块巨石落定,因为他知道济州岛上人民军的陆基飞机已全部报销。

对于此次行动,日本海军省已整整策划了一年半,而对于攻打中国,日本人则整整忍伏了十年。朝鲜战争的失败,就如一条毒蛇日日夜夜在纠缠着他们的心,他们无时不在想一雪十年前之耻。

中国陷入与英国、法国,又特别是陷入与俄罗斯的战争之后,让他们看到了复仇的希望,他们一边冷眼旁边,暗暗欣喜,一边积极准备,暗中联系。想攻打中国,首先还是得占领朝鲜,他们吸取上次的教训,明白要想打败中国,仅凭一己之力根本不可能,所以他们暗中联络俄罗斯,此时攻势受阻的俄罗斯正求之不得呢!日本答应从朝鲜进攻中国,这可能也是俄罗斯重新调整部署,8月13日的进攻选择突破方向为东部的重要原因之一。

要进攻朝鲜,就必须得先夺取济州岛,济州岛处于朝鲜海峡之间,它对日本的朝鲜半岛补给线是一个巨大的威胁。另外,对其本土的安全也是一个巨大的威胁,从济州岛可以直接进攻日本九州岛。没有朝鲜海峡的安全,无疑又会重蹈覆辙。

怎么才能成功占领济州岛呢?这是日本海军省决策层瞑思苦想的难题,为此,他们专门成立了一个攻占济州岛执行小组,由12—12舰队参谋长木泽田原中将任执行小组组长。这个小组日本高层极少人知道,除了小组成员外,知道的人绝对不超过五个人。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连女白领都喜欢玩的军事游戏,进入试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