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进党失败的根源在于集体纵容贪腐整八年

rpdlb 收藏 1 80
导读:媒体人陈文茜日前在台湾《苹果日报》撰文指出,一个党的失败,不是一天、也不会是一个“司法”因素造成的。从经济领域训练更多人才并主导党的路线,四年或八年后,民进党才有机会重返台湾的执政舞台。

在1987年,美国上一次信贷崩溃,我刚抵达美国西岸。回想起往事,如今脑袋居然多半空白。我只记得与自身有关的几桩事。刚出岛时台币兑美金37:1,不到一年美金即大跌,台币狂升至25:1。初抵西岸,一个包子美金3.5 元,换算成台币等同百元包子;但到了1988年我的母亲至东岸看房,一幢Mansion,屋主原是Continental航空公司总裁,被裁员后房屋急售,只开价60万美金;换成台币等于1500万元,买木栅公寓一间。于是短短两年间,我从吃百元包子会心痛的“乞丐”,变成陪家人看豪宅的“大亨”。


台湾意识也是当时跃升的新主流,骤间有了钱,台湾人开始觉得自己走路有风,要当家做主了!学政治的民进党刚成立,街头风起云涌,多数人并未意识到,台币升值后,随之而来代表的其他意涵,工资相对提高,工厂开始外移大陆,股市楼市泡沫,普通人累积一辈子薪水也买不到一层房,而夕阳产业劳工即将失业。


1988至1992年,台湾社会运动的黄金时期。运动者在街头上累积丰富的抗争经验,口号创新,行动出其不意,一切看起来充满希望;同一个时间蒋经国身亡,李登辉逐步开放威权体制;大陆则历经柏林围墙倒塌的冲击;而台湾从那一刻起,便没有了新的产业政策,开始吃起八○年代老本。


英德败政可作借镜


回想起来,世界早就如此紧密的连接,一起一倒,一倒又一起,政经互为相应。我们一直活得如此“自怜封闭”,以致回顾那个年代,几乎无人预知20年后,台湾的政经处境。


这几天我看着自己年轻时街头熟识的名字,一一入狱;民进党则陷入了集体愤恨与绝望。其间虽有利害计算,但不免仍有高尚的同志之情。可惜他们的语言,与社会仍如此遥远,民间面临经营、失业、衰退,全面的生活困境,一般人心中,涉贪者的人权,纵有意义,所占分量已极低。


台湾的政治人物往往经济书籍看不到一、两本,以致无法感受民众即将面临的实质基本面生活冲击。政治明星,只有极少数具备财政训练,类似英国首相布朗的人物,在台湾不只寥指可数,政治上也出不了头。


文章指出,许多人可能不知道,财经对政治多么重要。邱吉尔继任首相前,曾是财政部长。在他财长任内,提高英镑币值,导致黄金大量流往美国,本来英国还可以赚的钱,却大部分流至美国人、法国人手里。英国煤矿工人大量失业,早在美国大萧条之前四年,1925年英国失业人数已占全国总劳工数的百分之十到十二。邱吉尔这么做只为了挽回大英帝国已然殒落的声誉,证明大英没有受到一次大战的影响。结果邱吉尔的傻蛋财政决策,初期政治上虽大受国民欢迎,最终导致大英垮得更彻底。一位后来领导英国人民勇敢面对战争的伟大领袖,却是失败的财相。


德国的兴登堡总统是另一个例子,1931年面对大萧条,他居然削减工资且提高税率。德国900万工人于是转而询问,“这就是民主吗?它比专制好在哪里?”间接促成了希特勒专制崛起。


扁贪腐非一日造成


我可以理解民进党今日的绝望与愤恨,但他们应花更多时间自省自己执政八年,为何经济一直无法上手?每天高喊争“主权”,是否因此逆势全球经济潮流,反使台湾丧失更多优势“主权”?陈水扁的贪腐不是一日造成,为何八年来整个党愿意集体纵容?


一个党的失败,不是一天、也不会是一个司法因素造成的。从经济领域训练更多人才并主导党的路线,四年或八年后,民进党才有机会重返台湾的执政舞台。


愤恨,不会改变一个党,或一个“国家”的命运。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