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黄而遇浓烈而终 倒数第二天 倒数第二天,21:00之前。讲述吧!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228/




倒数第二天,21:00之前。讲述吧!


“殷月,我是不是只有四个小时了?”

“舒梁,别担心,我觉得他的出现会告诉我们一些秘密的。”殷月缓缓的说道。

“谁?”舒梁问道。

“我!”

突然间,他的出现,吓了舒梁和殷月一大跳。

童明站在了门口。

。。。。。。

“童明?你要干什么?!”舒梁脱口而出。

“你们不是要知道什么秘密吗?我告诉你们!”童明悠然自得的说着。

“你到底是谁?”舒梁警觉的问着。

“我是童明啊,你不是舒梁吗?”

“你刚才是不是从镜子里出来的?”

“是啊,你不是也是吗?我们是一样的。”

“我?我。。。。。。”舒梁不知道怎么回答了。

“别着急,你别着急,我不是坏人。”童明在试图缓和这里的气氛。

殷月一直坐在沙发上看着童明,童明身后是客厅,那边的晚餐还没有结束,灯光投射过来,童明的脚下没有影子。

殷月抬头看着童明问道:

“你也是死了的人?!”

“是的,你怎么知道的?”童明没有否认。

“你没有影子。”殷月说道。

“会有的,明天就会有的!”童明笑着回答。

舒梁看着童明的脚下,又看了看自己的脚下,他发现自己有影子,他很奇怪,又看了看殷月的,没有影子。

“那你之前为什么一直说自己没有死?”舒梁有些生气。

“之前你也不知道自己已经死了啊?!”童明调侃着回答道。

“你是为什么死的?”舒梁继续问着。

“和你一样。”

“我都不知道我是为什么死的!”舒梁在赌气。

“舒梁,你别着急,听他慢慢说。”殷月拍了拍舒梁,示意童明坐下说。

童明走到沙发的对面,坐下了。那边传来了老陈和政委的谈话声,叫他们去看电视。此时的这三个人哪有什么心思去看电视啊,随便回答了几句应付过去了。

童明不慌不忙的说道:

“舒梁,你是噬魂岛的管理员,你一定听说过以前的总版的那个故事吧?”

“你是说那个攒眼睛的女孩吗?”

“是啊!你一定知道的。其实,从那个时候开始,就一直有一种势力在噬魂岛上横行着,依托于网络,无形之间游荡在虚拟的世界里,他们其中有很多人是噬魂岛的会员,甚至是版主,他们在宣扬着鬼魂的传说的同时,也在进他们所能的把虚拟网络给现实化,于是奈何桥对岸这个版块应运而生了,他们有了机会和同城的网友见面聚会了。但是,他们的实际目的是为了那个攒眼睛的女孩找到更多的眼睛。”

童明停顿了一下,殷月也在认真的听,噬魂岛的事情她多少知道一些,但是攒眼睛的女孩,殷月却一无所知。

“舒梁,你也知道什么攒眼睛的女孩吗?”殷月问道。

“我知道,那是我前一任噬魂岛管理员时发生的事。”

“殷月,你别急,一会儿讲给你听。”童明说道。

童明换了个姿势,继续说道:

“舒梁,你还记得我们第一次在北京的网友聚会吗?”

“记得啊!”

“那是2006年的春节刚过,我们去的是南锣鼓巷,那里有一家茶楼,靠近后海那边的。”

“是的,我记得,酒吧的名字叫婉容的花。”舒梁记得很清楚,那是他做噬魂岛管理员之前的事,他那时还是个版主,应当时的管理员之遥,在北京的很多噬魂岛的网友在那里聚会,他也是在那里认识的童明和蔡临他们的。

“对!婉容的花。就是那里。你知道吗,那里可不是一般的地方,那里和殷月的玄灵村有着一样的功效。我们在那里聚会的时间是午夜零点,虽然对于酒吧、茶楼之类的来说,这并不是什么很晚的时间,但是那里的人是很少的了。”

“对,我记得,当时没有其他的客人,只有我们。”舒梁跟着童明的讲述在回忆着。

“是啊!只有我们那一桌人。你知道吗,那里面就有很多是游荡在网络上的那种,他们来自于枉死地狱。其实可以说,噬魂岛就是枉死地狱开办的网站。”

“不对!噬魂岛的服务器在四川,老板就是成都大学毕业的一个年轻人,他喜欢网络,也喜欢鬼魂的东西,所以他开办了噬魂岛,这是很多年前的事了,我当上管理员,当然知道老板是谁啊,噬魂岛很挣钱的,他每年都能噬魂岛上收到很多收入的。”舒梁说道。

“你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啊。你说的噬魂岛的老板的确是成都大学的毕业生,但是那是以前的了,他现在在哪里你知道吗?”童明不紧不慢的说着,眼睛直勾勾的盯着舒梁,他不是在等着舒梁的回答,因为他自己本身就知道答案。

“不知道!”

“枉死地狱!”童明从牙缝儿里挤出来四个字。

“。。。。。。”舒梁应该可以猜出来这个答案的。

“他早就离开了人世,是自杀的,因为什么已经不重要了,但是重要的是他死了,而且一直没有走,他一直在噬魂岛上,只不过他不便于直接管理了,所以他找到了一个管理员,而这个管理员就是你的前任。”

舒梁有些晕,他认识自己的前任管理员,那是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也在北京工作,他当初离任的时候很急促,不知道具体什么原因,匆忙之间在网络上和舒梁做了简短的交接,之后就再也没有出现过,连现实生活中的聚会也没有参加过了。

童明继续说道:“你的前任管理员也死了,因为他知道了噬魂岛的秘密,噬魂岛来自于枉死地狱。他不可能以人的身份去和鬼交流,也不可能以人的身份去管理鬼,哪怕是虚拟的网络上也不可以。舒梁,你是下一任管理员,你难道没有发现噬魂岛的秘密吗?”

舒梁摇了摇头,一脸无奈的说道:

“不知道,也许知道,但是我现在忘记的事要比记得的事多很多啊!”

童明笑了,继续说道:

“舒梁,你还记得你要当管理员的时候,我们在QQ上的对话吗?”

“大概还记得,你劝我不要当,而且还非常强烈。”

“对啊,就是因为我也知道了噬魂岛的秘密,所以我不能让你当管理员,可是你还是当上了。”

“噬魂岛的什么秘密啊?”舒梁一脸疑惑的问道。

“攒眼睛的小女孩。。。。。。”

“。。。。。。”

。。。。。。


画面重新向前快退着,退到晚上八点的时候。

刘庆的枪口指向了厨房,指向了从厨房里慢慢走出来的那个神秘女人。

刘庆看到了,他打开了客厅的灯。

原来是她!

。。。。。。


还记得张海泉的妻子吗?那个和张海泉一起去换妻,却被几名大学生轮奸的任惠,网络中“赏花兔”的“女友”。

没错,就是她,任惠,站在了刘庆的面前。

刘庆是前几天去樊家村派出所调查张海泉的时候,看到过任惠的照片。对于手中的案件,凡是已经死了的人,警察要求是一定要牢牢记住长相的,刘庆对于张海泉和任惠的相貌,记忆的非常非常深刻,此时此刻,眼前的神秘女人就是任惠。

“你是任惠!”刘庆没有放下枪,声音威严的说道。

任惠没有回答,也没有停下那缓慢的脚步。

“你站住,再不站住我就开枪了!”

任惠是有眼睛的,刘庆看的很清楚,他以为任惠得是无瞳怪人的模样呢。

没有站住,只不过放慢了脚步。

“你在这里干什么!”刘庆怒吼着,他在设想自己的父母已经遭到了什么不测。

。。。。。。


任惠站住了,不说话,面无表情。

刘庆一直在原地站着,没有后退,枪在手里像是僵持住了似的。

就这样站着,也不知道多长时间了。刘庆想向右侧走几步,他想是不是应该暂时先离开这里。刘庆的脚步刚刚向右侧移动,任惠也向那个方向移动了,就像看住了猎物的猛兽。

“你究竟要做什么!”

“关上灯!”突然间,任惠开口了,声音是女人的,但是这三个字极度冰冷,没有一丝一毫语气。

“什么?!”

“关上灯!”任惠重复了一次。

“为什么!”刘庆绝对不敢关上灯。

“关上灯,我告诉你为什么!”这绝对像是命令,没有任何可以商量的余地。

刘庆按捺不住自己内心中的恐惧了,他左手摸向了灯控开关的同时,面目扭曲着声色俱厉的开枪了。

“嘭!”子弹在客厅里划出一道美妙的旋转线,飞向了任惠的额头。

。。。。。。

在开枪的同时,就已经听到了子弹和墙面撞击的声音,任惠背后的墙面上多了一个黑色的弹孔,乌黑的,还冒着烟。而任惠则毫无反应的还是那么站着,就好像没有开枪这回事似的,当然子弹对于她来说也是没有用处的,就像穿过空气一样,穿过了任惠的额头,但是没有留下任何痕迹。

任惠是个虚幻的影子。

刘庆决定铤而走险一下,他想用最快的速度跑到门口,然后迅速开门离开这里,直奔老陈家,和政委把这里的情况说明后一起再做打算。

既然已经决定了,刘庆干脆一不做二不休。突然跑向了门口,余光看着任惠,她只是转头看着自己这边,而后任惠也像疯子似的突然扑向了这里。说时迟那时快,好在刘庆的动作快,门打开了,而且迅速的在自己出来之后关闭了。

刘庆听到了屋子里的那种熟悉的、刺耳的,鸣叫声,不绝于耳。

。。。。。。


直奔老陈家那里,刘庆一直是跑着下楼的,在车子启动之前,他还抬头看了一下,自己家的灯仍然是亮着的。

父母的下落不明,和在自己家看到了任惠,使得刘庆很直接的就想到了自己的父母已经遭到了不测,而此时的刘庆已经顾不上伤心了,他只想着快点找到政委他们,然后找到整个恐怖的关键。

。。。。。。

车子发动了好几次,都不行。刘庆着急的汗珠子吧嗒吧嗒的往下掉。

正在刘庆着急的时候,车窗外突然出现了一张脸。刘庆大叫一声,手中的钥匙也掉落在了脚下。

。。。。。。





待续。。。。。。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