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评:澳大利亚的“东南亚后院论”

lion_heart 收藏 0 87
导读: 香港明报发表评论称,新西兰大选刚结束,连在西方也没有多少人理会,难怪大洋洲各国都急于逃离被孤立的现状。笔者月前到澳大利亚参加一个国际关系研讨会时,作基调发言的澳大利亚外长Stephen Smith多次提及其政府的三大外交纲领﹕融入亚太区、维系美国联盟、更积极参与国际事务,说澳大利亚应得到“恰如其分”的、排名世界首12名内的国际地位。但他多次以“后院”(backyard)形容其眼中东南亚国家对澳大利亚的重要,却令一些来自第三世界的学者感到不安。 “后院”、“腹地”与殖民主义 自从冷战结束,

香港明报发表评论称,新西兰大选刚结束,连在西方也没有多少人理会,难怪大洋洲各国都急于逃离被孤立的现状。笔者月前到澳大利亚参加一个国际关系研讨会时,作基调发言的澳大利亚外长Stephen Smith多次提及其政府的三大外交纲领﹕融入亚太区、维系美国联盟、更积极参与国际事务,说澳大利亚应得到“恰如其分”的、排名世界首12名内的国际地位。但他多次以“后院”(backyard)形容其眼中东南亚国家对澳大利亚的重要,却令一些来自第三世界的学者感到不安。

“后院”、“腹地”与殖民主义

自从冷战结束,澳大利亚“脱洋入亚”,已成为基本国策。它对东南亚龙头的影响力愈来愈大,又将1999年独立的东帝汶变成实际上的附庸国;事实上,要不是澳大利亚大举派军负责维和,东帝汶能否独立也是疑问。此外,不少大洋洲国家都以向澳大利亚借贷维生,小国(如已破产的瑙鲁)固然如是,区内中、大国(如不断为澳大利亚制造难民问题的巴布亚新畿内亚)亦如是。

但对东南亚学者来说,做人家的“后院”意味什么,却可圈可点。他们认为“后院”一词相当殖民主义,例如美国的门罗宣言把拉丁美洲纳入美国后院,就被视为行使新殖民主义,暗示拉丁美洲有责任向美国提供廉价原料、让美国商品高价倾销,而且这样的关系,带有排他成分。澳大利亚学者则为外长解画,认为“后院”一词只是用词不当,他指的其实是“腹地”(hinterland),即澳大利亚在本土以外最重视的地区。但事实上,这名词恐怕更政治不正确,因为最先使用“腹地”的都是地缘政治学派,其追随者包括希特勒、纳粹副元首希斯、希斯的地缘政治老师荷斯豪菲(Karl Haushofer)等。当时轴心国扩张,就是要四出寻找“腹地”。

中美日印的后院心态

无论使用什么名词,东南亚总希望在21世纪脱离扮演后院、腹地的角色,而自行崛起成为世界一极,这是东盟及其合作计划的主导思想。问题是,其他所有大国偏偏只希望把东南亚纳入后院。除了澳大利亚,有同一想法的还包括美国、中国、日本和印度,它们都是东盟10+X的重点合作对象。对东盟国家而言,成功“engage”这些大国,可谓外交成就;但从对方的角度,却可能颇为不同。不少中国学者就说过,根据数据,东盟对中国外贸重要有限,不过既然它们那么希望被重视,北京更需要给予最高待遇,好方便国家整合它们作为区域伙伴,以及作为其他力量之间的缓冲带。美日等国的心态,恐怕亦相差不远。

面对这样的后院情意结,东南亚各国在风平浪静时,可以利用大国的矛盾发展经济;但在这些国家出现明显冲突时,也就进退失据。基于上述原因,东南亚领袖是最希望世界持续和谐的领袖;未来积极扮演国际调解角色的人,来自东南亚的也许会愈来愈多。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