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后传:两晋五胡演义 上部第二卷:八王之乱(上) 第11集、赵王矫诏废悍后 孙秀仗势索绿珠1

垂钓桃花岛 收藏 1 5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796/][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796/[/size][/URL] 却说士猗来说孙秀。士猗道:“贾后凶妒无道,与贾谧等诬废太子。现在国无嫡嗣,社稷将危,大臣汹汹,将起大事,而公与赵王一向奉事于贾后,与贾氏亲善,太子被废之事,朝野之人都说公与赵王预先就已知道了,一旦大事发起,祸难必将牵连于公了!” 孙秀大惊,急问道:“诚如所言,卿既来说,必有计策教我?” 士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796.html


却说齐王率部直到宫外,击鼓三声为号。张林、张衡等闻得鼓声,即开宫门,放入外军。齐王率众入内,华林令骆休又将齐王带入皇帝寝宫,将傻皇帝司马衷迎入东堂。

司马衷大骇,颤栗问道:“卿等无诏而入,欲意何为?”

齐王奏道:“贾后凶悍淫虐,废弑太后,谋杀太子,危及社稷,不堪母仪天下,臣等故欲废之,以安王室。贾谧助后为虐,其罪当诛。其余并无有二。”

司马衷这才心安,于是下诏,将贾南风废为庶人,并召贾谧上殿。

贾谧奉诏而至,刚到殿外,就远远见到齐王手执宝剑立于殿首,四处都是甲兵,杀气腾腾。贾谧大感不妙,撒退要跑,后面一群甲兵涌来,喝道:“国贼,哪里去!”贾谧大骇,无路可退,跑到西钟下面,大喊:“阿后救我!”声尚未绝,被后面甲兵追到,持戟挺槊,将他刺死。

贾南风正在寝宫,忽然听到贾谧的呼救声,急忙出宫来看,正与齐王相遇,大惊问道:“你怎么会来这儿?”

齐王道:“奉诏收你!”

贾南风道:“诏书都须从我这发出,你哪来的什么诏书?”

齐王叱道:“皇太后无罪,为何被废?皇太子无罪,为何被害?你淫乱宫室,污秽朝廷,现有圣诏在此,将你废为庶人,禁锢金墉城,即刻起行,不得迟延!”

贾南风见事不妙,急冲向东堂殿门口,远远向傻皇帝喊道:“陛下的皇后却被别人废了,陛下被废也将不远了!”

齐王大怒,喝令甲兵上前,扯住贾南风,押出宫来。

贾南风途经西钟,正见贾谧尸首,干嚎悲哭不止,凄然问道:“为首起事者是谁?”

齐王道:“赵王是也!”

贾南风颓然叹道:“系狗当系颈,却反系其尾,何得不然!”无奈登车,即由尚书和郁持节押入金墉城。当夜,诸军齐发,收捕贾氏同恶,将刘振、董猛、孙虑、程据、韩寿等一体捕诛;又在后宫搜出贾午与慰祖,赶入暴室,立时杖毙。

孙秀道:“斩草必须除根。贾庶人虽已被废,仍恐反复,当速诛之。”

赵王道:“正合我意。”遂又矫诏,遣尚书刘弘持节去金墉城,宣诏道:

贾氏专权,废弑皇太后,无妇之道;谋弑皇太子,无母之慈。祸乱国家,淫恶昭著。至忠之臣见遭诛戮,谗佞之辈反授权柄,致使天下之人谤朕不君。谓天地所厌,人神共怒,今赐金屑酒一壶,赐其自尽,勿得推故。

贾南风闻诏,大骂赵王,将金屑酒一饮而尽。一代悍后,就此毕命。

——想当年,西晋六路伐吴之时,司马懿神灵现身,痛叱贾充:“念汝尚有卫府之勋,所以延汝日月,授汝高位。若再不悛慎,终当使汝后嗣死于钟虡之间,大女毙于金酒之中,小女困于枯木之下!”对照现在,贾谧被杀于西钟,贾南风毙命于金屑酒,贾午被乱棒打死,无不得到应验!

——贾充被后世史家称为西晋第一奸臣,贾南风则不愧为史上第一悍后,虽然都已死了,但他们父女两留下的余毒却早已侵蚀了西晋的肌体,动摇了西晋的根基!

悍后贾南风既死,随即追究贾氏同党。石崇、潘岳等因党附于贾谧,皆以罢职论处;此外文武百官,与贾氏素关亲信者,多被贬黜。唯独右将军孟观,虽是贾氏一党,但因有灭齐万年大功,又以重金贿赂孙秀,因此网开一面,出为监督淝北诸军事

傻皇帝司马衷毫无主张,生杀予夺全凭赵王、孙秀私意。一日,赵王与亲信在府中庆功畅饮,正酣之际,忽然想起两桩旧怨,不由吹须瞪眼,拍案大骂,愤恨不已。

孙秀等大惊,即问道:“悍后已除,社稷之重皆在殿下,殿下尚有何事而恨恨?”

赵王道:“张华、裴頠、解系都曾与我对头,这几人不除,叫我如何不恨?”当即发兵三路,令张林去拿张华,许超去拿裴頠,士猗去拿解系。

却说张林来到张府,要拿张华。张华大惊,质问道:“你们想谋害忠臣吗?”

张林反责道:“你身为宰相,总理天下事,太子被废时,为何不谏?”

张华道:“式乾殿之议,我劝谏圣上的事情全都有记载,可以复查,哪有不谏?”

张林道:“谏而不被采纳,为何不去位?”

张华无言以对,遂被收监。到了刑场,正见裴頠、解系也被押到,嗟叹不已。

梁王司马彤得知张、裴二人被收,大惊,急来说赵王道:“张、裴二公辅政持重,都是忠良之臣,如何也被收捕?”

赵王道:“太子被废时,张、裴二人身为辅政大臣,不能抗节廷争,苟且偷时,因此要收。”

梁王道:“太子被废之时,谏者必得违命致死。先圣之教,死而无益者,不以责人。故齐之正卿晏婴,不死崔杼之难;吴之宗臣季札,不争逆顺之理。理尽而无所施者,圣教所不责也。岂与苟且随时者同论邪?”

赵王乃道:“张、裴二人弃典礼而附贼后,不得不收!”

梁王道:“诸事皆不关解系,如何也被收呢?”

赵王道:“我于水中见蟹尚且感到厌恶,何况此人素来轻我,此而可忍,孰不可忍?”

梁王直谏道:“卿今既掌国政,就当心怀宽大,岂得以公报私?”

赵王大怒,反唇讥道:“汝以公心说我,我岂不知周处是如何死的?”说得梁王羞愤而去。张华、裴頠、解系于是被害,诛及三族。

张华临死,仰天叹道:“臣乃先帝老臣,心中如丹。臣不怕死,但忧王室之难,由于赵王,祸不可测也!”死年六十九岁,身死之日,家无余财,著有《博物志》十篇传世。裴頠死时三十四岁,二子裴嵩、裴该得由梁王力保不死,流徙带方。张、裴二人被害,朝野无不称冤。

赵王于是自封为使持节、都督中外诸军事、相国,总领百官,置府兵万人,以世子司马荂为散骑常侍,兼领冗从仆射;次子司马馥为前将军,封济阳王;三子司马虔为黄门郎,封汝阴王;四子司马诩为散骑侍郎,封霸城侯。追谥废太子司马遹为愍怀太子。因愍怀太子的长子司马虨已经夭折,遂以其次子司马臧为皇太孙,封其三子司马尚为襄阳王。太子官属转为太孙官属。司马伦自领太孙太傅。以孙秀为侍中、中书令,与司马雅、张林等皆封大郡,并掌兵权。

赵王庸愚无识,凡事都听任于孙秀,孙秀因此威振朝廷。齐王司马冏废后有功,升为游击将军。齐王以为功高赏低,心甚不满,被孙秀知道,即将他出为平东将军,外镇许昌。孙秀之子孙会,年已二十,形短貌丑,原本在洛阳城西为一富人家贩马,此时骤得贵显,竟把傻帝之女河东公主娶做了老婆,好不惬意。尚书郎羊玄之生有一女,名叫羊献容,姿容秀美,年已开屏,因她外祖父、平南将军孙旂与孙秀关系亲善,遂被孙秀立作了皇后。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