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扁最终没能真正地搞挎台湾,也没能真正地打倒对手,以至最终自己身陷囹圄。这一切不是因为他的政治良心发现,而是心有余力不足。这与台湾民主社会对他的强力反弹有关。



台湾历史上最大的政治实用主义者最终被清算,这不是一件侥幸的事情,而是长期抗争的结果:上百万反贪腐的红衫军走上街头抗争;许多法官和检察官力拒上级与外界干预;媒体不畏强权公开报道;最后选民用选票改变了一切。可以想见,如果不是民主政体、新闻自由制约了陈水扁的行为;如果这样一个人生活在一个权力专制的年代,成为一个威权体制的领导人,他会干出什么事情?其危害可能比在台湾这个民主社会里所做的大上十倍、百倍!政治实用主义者在以往真是天下无敌,但现在在民主政治的反击下却彻底破产了。



让民主社会凭借自身的力量进行政治清算,这个过程很慢,代价也大了些,但好在最后还是会有结果。反观其他的转型国家和地区,缺少的恰恰就是这份耐心。像泰国、菲律宾,人们对当权者一不满意就走上街头,甚至诉诸暴力和政变。多场政变下来,政府和社会都被折腾得疲惫不堪,民主还是没有进步。而台湾的人民居然宁可忍受他,也不用暴力推翻他,是因为在民主社会中,人们相信自己有翻盘的机会,也不忍心为了一个陈水扁就去破坏掉整个民主政体,这就叫投鼠忌器吧。可以说,最终的成功不但是抗争的结果,也是忍耐的结果。这至少证明了一件事,台湾反扁民众还真是具有较高的民主素质。



在民主政治转型的过程中,普通民众的善于忍耐、宽容和不赶尽杀绝,可能是民主政治能够熬过初期不稳定、不至于走上泰国、菲律宾道路的重要因素。所以无论怎么看———正面看,还是反面看———中国的传统政治文化与民主政治都对接得很好。当然,其中对接得最好的是中国台湾省的民众,他们懂得如何去抗争,如何去制约政治人物,如何去维护司法独立,并最终成功清算了以往的政治弊端。



真正对接得很差的,反倒是那些政治精英,无论他们是本土培养的,还是美国回来的;是姓陈的还是姓马的,看起来都是手足无措、不知所谓的领导者。所以,说中国人不适合搞民主的那些人可以闭嘴了———真正不适应民主的只是那些政治精英而已,总体看来,老百姓的表现比他们强多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