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燕雀亦有穿云梦

dakang 收藏 198 3804
导读:一个平凡人的商途故事,要是能写到后面的话,可能会有一点轻度的YY,毕竟这也是我自己的一个梦……

鸿鹄安知燕雀无穿云之志?

——题记

第 1章 回家路上


这是一条乡间的公路,这是一辆开往乡间的客运班车,这一天是腊月二十九。就要过年了。

孙杨压着激动的心情坐在靠窗的座位上,贪婪的看着窗外的景物,知道离家是越来越近了。这不能怪他,他才十七岁,第一次离家,已经半年了,才有机会在春节回家。在他的身边的座位上,坐着一个二十多岁的大姐姐,穿了一件红色的呢子短大衣,姣好的容颜给人很惊艳的感觉,孙杨每偷看她一眼,少年的小心肝都要突突乱跳不止,只好将大多数时间都把头扭向窗外,心里却绮思不已。

岁末的公共班车,拥挤了太多急于回乡的旅客,将汽车的过道装的满满的,站着的人远比坐着的人多,将这位大姐姐挤得和孙杨靠得很近。孙杨不时的偷吸着从她脸上传来的若有若无的雪花膏的香味儿,和车上污浊的空气混在一起,倒也不再觉得难受。

前面的座位上,坐着孙杨的同村好友,一块儿在黄州东郊批发市场打工的周国栋。这小子也贪图靠窗的座位,所以两人反倒没有坐在一排。初出茅庐的毛头少年,就连坐一次长途班车也觉得新鲜,1986年开春的这个年代,农村的孩子,出门的机会本就不多。周国栋比孙杨大了一岁,身体倒是比孙杨高大壮实了许多,两人打小玩在一起,上学时虽然基本上不同班,但是没有改变他们之间的友谊。他比孙杨早到黄州打工半年,上到初二就没有再上学,在家种了半年地,就随着村里人到城里打工。孙杨倒是坚持读完了初中,家庭条件所限,再加上乡村初中的水平,也没有再打算上高中考大学,在周国栋的撺掇之下,一起上了黄州。

也许是觉得无聊,也许是觉得孙杨年纪小没有什么要提防的,身边的姐姐忽然问孙杨:“你也是要在榆城乡下车吗?”

没来由的,孙杨觉得自己的脸红了,强压着自己有点儿羞涩的干涩嗓音,小声说:“嗯……姐姐也是在榆城乡下车?”

“是呀!”

听口音也听得出来,两人是老乡。其实,榆城乡就是这班车到县城之前的最大一站,这车上坐的站的,倒有一小半是老乡呢。但是这位姑娘显然很高兴他是自己的老乡,也可能是他这一声“姐姐”叫得她很喜欢,笑着说:

“我是河南庄的,你是哪个庄的?”

“东营庄。”

姐姐笑着说:“哟,还是邻村呢!”

孙阳也腼腆的笑了。一路上观察,他一直以为这个长的好看穿得漂亮的姑娘是县城的呢!没想到这么洋气的一个姑娘会是自己那个乡里的,这个发现一下子拉近了两人之间的距离,有了亲近感。姑娘好像对孙阳也很有好感,又问:

“你们东营庄好像就是姓孙的和姓周的多。”

孙阳努力调整自己的紧张,说:“还有姓安的。”

“姓安的好像不多吧?”

“不多,就七八家。”

“那你姓什么?”

“姓孙,我叫孙杨。”连孙杨自己都没有想到自己会这样老实。咽了口唾沫,孙杨大着胆子也问,“姐姐你呢?”

“我姓黄,”姑娘甜甜的一笑说,“你叫我黄姐吧。”

“嗯!”孙杨听话的叫了一声,“黄姐。”

黄姐被他叫的心里美滋滋的,俊脸上还飞过一层不易觉察的红晕。孙杨不禁暗叹这个姐姐长得好漂亮,就存了和她多亲近的心思。孙杨没有姐姐,只有一个比自己小四岁的妹妹,刚刚上了初中,所以叫别人姐姐,虽然有一点别扭,但是黄姐长得好看,以他随性的个性,倒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对。

黄姐从放在腿上的小提包里掏出了两个苹果,递给孙杨一个:“口渴吗?吃个苹果吧。”

孙杨刚说“不渴”,看到黄姐笑眯眯的眼睛,不知怎么,那话又咽了回去。接过苹果,说了声:“谢谢!”

黄姐说:“吃吧。”自己先咬了一口。

孙杨不知说什么好,也开始咬苹果。

吃着苹果,两人的闲谈好像也轻松放开了。不过两个陌生人在车上交谈,不外乎在黄州干什么,家里的情况,谈一谈过年,基本上还是黄姐问,孙杨答,但是两人间的距离却在这样的闲聊当中不知不觉的拉近了。黄姐知道了孙杨在黄州东郊批发市场打工批发袜子,孙杨也知道了黄姐在黄州开了一家服装加工店。知道黄姐自己开了店,做了老板,孙杨暗暗佩服。吃了黄姐的苹果,孙杨很想送她一双袜子作为回赠,但是话到嘴边嗫嚅了半天,就是没有勇气说出来。

车子在不很平的沙石柏油公路上颠簸前进,过了将榆城乡一分为二的秀川河上的秀川河大桥,就到了榆城乡的汽车站。孙杨他们该下车了。周国栋早早的站了起来,忙着从行李架上将他和孙杨的包取下来,孙杨则帮黄姐取下她的大包,没有交给她,说:

“我帮黄姐提下去吧?”

黄姐抿嘴一笑说:“好啊,你的那个包给我,我来提。”

孙杨也不客气,提起自己和黄姐的大包,黄姐提着两人的小包。车到站一停,急不可待的周国栋就拉开车门跳了下去。孙杨和黄姐也随着人流下车。

“姐,你回来了!”

一个跟孙杨年龄差不多的少女跳到黄姐面前,黄姐放下手里的包就把少女揽在怀里:“玉珠,你来接我?”

“是呀,妈说这两天你准回来,催着我来接你。”玉珠放开姐姐,高兴地说,“我都接了两天了,昨天没等着。”

“呵呵,冻坏了吧?”

玉珠跺跺脚说:“不冷,我穿的暖和着呢。”

黄姐笑着转过身对孙杨说:“这是我妹,来接我的。你们呢?有人接么?”

孙杨和周国栋互看一眼,说:“我们是男的,要什么人接啊,就是七八里路,我们两个聊着天就回去了,又不远。”

玉珠也看着他俩,又看姐姐,黄姐笑道:“刚认识的小老乡。”

玉珠对他俩笑一笑,对姐姐说:“姐,那我们走吧。”

黄姐将小包交给妹妹,自己提着大包,对孙杨说:“那我们先走了,你们也快回家吧,父母肯定都等急了。”

“好的,黄姐慢走!”

孙杨目送黄姐姐妹走开,才提起自己的包,对周国栋说:“咱们也走吧。”

周国栋拉住他,笑嘻嘻地说:“别急,你看谁来了?”

果然,远远地,走来了两个姑娘,一个是孙杨的妹妹孙莉,一个是——孙杨的小心肝又砰砰的跳了起来——怎么是她?安秀!孙杨一下子有点儿发愣了。

安秀是孙杨小学初中的同学,初中毕业后,孙杨出去打工,安秀去县城读高中,两人这是有半年多没见过了。远远的看去,安秀好像还是那么的好看。初中三年,她一直就是孙杨最关注和喜欢的女同学,事实上,其间还有一年两人是同桌,安秀也是和孙杨走得最近的女同学。少年的朦胧心事里,最初出现的就是她了,可以肯定在她那里,也有他的影子,因为在那三年里,互相借书传传小纸条的事情没有少干,但是终究,两人没有捅破那层窗户纸。

两个小丫头也看见了他们两个,手拉着手跑了过来。

孙杨笑嘻嘻的又放下包,等她俩跑过来。安秀稍稍落后了一点,似乎还是有点儿羞涩,在孙杨的眼里,她跑的姿势还是那么好看,而且似乎比半年前更好看了。她们离得并不远,孙莉好像几步就跑到了眼前,张嘴就问:

“哥,刚才那个女的是谁呀?”

“谁,谁呀?”

孙杨没想到她俩看见了黄姐,看着安秀,不会说了。安秀显然也有这个疑问,笑咪咪的也在等答案,看的孙杨很不自在。孙莉向黄姐背影方向努努嘴,他恍然大悟似的舔舔嘴唇说:

“哦,你说她呀?就是那个,那个,一个老乡罢,我帮她提了一下包。”

周国栋笑着没言语,两个一大一小的丫头却相信了,孙杨不过是个刚刚初中毕业的毛小子,说跟一个成年的姑娘有什么,她俩也不会信呀。怎么说,他们的心理定位还是孩子,跟大人还隔得远着呢。孙莉抢过包问:

“哥,你们刚下的车吗?”

孙杨嗯了一声,问:“你们怎么一块儿来啦?”

问的是孙莉,看的却是安秀。安秀小脸儿微红,可能是刚才跑了两步,小小的鼻尖儿上面似乎还冒着热气。好像有点儿不好意思地说:

“本来我要来乡上逛街,遇见了孙莉,就一块儿来了。”

孙莉看着她笑笑没言语。其实是两人遇见后听说孙莉要来接孙杨,她才决定要来逛街的。孙杨问:

“那现在你们是还要逛街呢还是咱们就回家?”

孙莉看安秀,安秀说:“刚才都逛了一圈儿了,没什么好东西,咱们一块儿回去吧。”

孙杨看着安秀,安秀却不看他,弄得孙杨很郁闷。大家只好一人提一个包,一起回去。安秀没再说什么,孙杨没话找话,问孙莉:

“家里好吧?你怎么知道我今天回来?”

“都好,妈说你今天准得回来,让我来接。”

孙杨想起黄玉珠对黄姐说过的相同的话,不禁在心里唏嘘天下父母心。又想起竟然没有问黄姐的名字与地址,不觉有点遗憾。想到黄玉珠和安秀的年龄应该差不多,相貌也不相上下,好像玉珠要比安秀活泼一些,但是安秀要比玉珠清秀一些。边想便就偷偷的瞄安秀,没成想安秀恰巧也在看他,只好硬着头皮笑了笑问她:

“县城的高中好吧?”

“嗯。”

“听说你上的是六中?”

“是。”

孙杨没话问了。在黄州的时候,他也曾很多次想起过她,曾经幻想过如果有一天又见到她,应该会有很多话跟她说的,可是现在分别半年多的她就在自己面前,又不知道说什么好了。现在在县城正上着高中的安秀面前,孙杨想到自己不过是个在市场上给浙江老板打工的小打工仔,竟然暗暗的生出了一丝自卑感来。想到自己和安秀的差距,孙杨似乎失去了在挑起话头的勇气。这时候,安秀看着他,小声问他:

“你在黄州打工,还好吗?打得什么工?”

此刻,好像有一股酸涩感用上他的心头,孙杨简单地说:“还好,就是帮人卖货。”

“还好就好。”

安秀好像也没话说了。

孙莉好像在有意给孙杨和安秀机会似的,只顾和周国栋聊了起来。周国栋给她见一些黄州的见闻,听得小丫头咯咯直笑,连安秀也被吸引了过去。孙杨暗暗的偷看她的侧脸,觉得她好像比半年前又变得漂亮了一些,回忆起初中同学的日子,不禁有点儿唏嘘的意思。他知道安秀是那种温柔型的女孩子,而他喜欢的,也正是她的这一点。看来,还是要自己主动点了。他问安秀:

“你是住校还是住在外面?”

安秀装作听周国栋说话,其实一颗心全在孙杨这边,一听他说,马上回过头来说:“我住校。”

“习惯吗?”

“习惯啦。”

“伙食还好吧?”

“还好,食堂大灶呗!”

安秀笑笑,问他:“你呢?”

孙杨挠挠头,说:“我跟老板吃,南方人,还好吧。”

两个人终于觉得轻松了一点。孙杨又问:

“咱村里还有谁在你们学校上高中?”

“不就是周飞扬么,他也在我们六中,他在高二。”

这个周飞扬孙杨知道,比自己大两岁岁,好像他的爸爸是县上哪个局的副局长,平时就牛的不行。有两三年没见过了,没想到他和安秀遇上了。想想也没有什么奇怪的,同一个村的,总算是认识的,他问:

“他找过你吗?”

“遇上过,”安秀笑着说,“他是我们学校篮球队的,有一次看球赛,他看见我了。他篮球打得很好,是后卫呢。”

“哦……”孙杨沉默了一下,漫不经心的又问,“他是住在他爸爸那里吗?”

“是呀,他爸爸单位分了一套楼房呢。”

看见安秀笑咪咪的表情,孙杨心里没来由的一阵烦躁。他努力压住自己的情绪,笑道:“这小子倒是有福气!”

安秀奇怪的看了他一眼,不满地说:“你怎么这样说人家啊!”

其实孙杨也不过是随口说出来而已,说出来就有点后悔,忙笑道:“没什么,就觉得他命好嘛!”

安秀秀目瞪了他一眼,又缓和了下来,说:“其实我也跟他不熟,就说过几次话。”

孙杨心道,不熟你还说这么多他的好话!可又不敢说出来,只好对她傻笑。安秀好像意识到了什么,拿手捣了孙杨的腰眼一下,笑道:

“别乱想了!”

一句话说的孙杨的心又暖了过来。想想自己还真是杞人忧天,对于安秀,自己还是相信的,同学三年,两人都明白对对方有好感,三年的时间可不是白来的。他装作躲闪她的样子,又怕给周国栋和孙莉发觉,冲安秀一挤眼,笑道:

“我才没乱想呢,我就想你!”

安秀羞得小脸儿通红,作势又要打他,小声说:“要死啊你。”

孙杨死皮道:“都是真的呢。”

安秀嗔道:“那怎么不见你给我写信?”

这次孙杨无话可对了。这半年多还真是没给她写过信呢!也不是绝对没时间,只是前一段刚跟着老板打工,什么都紧张,什么都新鲜,没顾上写信,后来想写了,又记起没有她的地址。本来,是可以写信叫孙莉打听一下的,但是想来想去,还是没有行动,这事情就这么拖了下来。安秀好像看透了他似的,笑着说:

“记住以后要给我写信哟。”

孙杨连忙答应:“好啊,我写。”

看他老实的样子,安秀又瞪了他一眼,但是这一眼却瞪得孙杨心里乐滋滋的。

四个人边聊边走,七八里路倒也不远,没多长时间就到了村里。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9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