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岛夺宝 鬼岛夺宝 (3)

信周 收藏 0 21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797/


大虎兄弟俩因为绕行的距离比东方焜他们远,所以比他们俩晚几分钟到达沙洲边,等大虎兄弟俩到这里的时候,东方焜和阿强已经快走到沙洲的中间位置。

望着俩人的身影二虎好奇问:“哥,你看他们俩去那里做什么?”

“不清楚,咱们在这里等他们一会儿。”

大虎的话音刚落,那边就响起了激烈的枪声,因为东方焜约定发生危险的时候就开枪报警,所以大虎来不及多想抬脚就朝沙洲上跑。

“快,他们遇到危险了。”大虎一边招呼二虎,一边跳进了面前的海水里,俩人趟过十多米宽的浅滩,手里端着冲锋枪,快速朝东方焜他们这边跑过来。

等大虎兄弟跑到东方焜他俩身边时,阿强身体上的虫子已经被清除掉,他正瘫坐在沙地上大口地喘着粗气。

看到俩人狼狈不堪,惊慌失措的样子,大虎惊讶地问:“发生什么事情了?东方先生。”

东方焜指着沙地上被阿强踩死的虫子说:“刚才阿强突然被那些可怕的虫子缠住了双腿,太可怕了……”

大虎走过去从沙地上抓起一根长长的虫子,用很好奇的口吻问东方焜,“你是说被它缠住了?”

“不错,那里一下子冒出了好多,一团团的象蛇一样可怕。”东方焜心有余悸地说,他是个胆大包天的人,想想刚才的事情仍然觉得很恐惧。

“哈哈……不会吧?”听了东方焜的话大虎忍不住大笑起来。二虎也笑得弯了腰,随手从沙地上拿起一跟虫子边笑边说:“你们俩怎么会被这东西吓成这样?”

东方焜和阿强被兄弟俩的表情弄愣住了,心里疑惑不解,自己还没有从刚才的恐惧中解脱出来,他们竟然是毫无顾忌的样子。

“大虎,你认识这种怪虫?”东方焜忍不住问。

大虎把拿在手里的虫子捋了一下,同时笑着说:“我们把它叫沙线虫,不出海的时候常到海滩上从沙子里挖出来,沙线虫非常好吃,用剪刀铰去两头,再切成一段一段的,先用热水烫一下,把这些粘液去掉,再炒着吃,又脆又爽口。”

“你说这东西可以吃?”阿强听了大虎的话好象缓过劲来了,因为能吃的东西就不那么可怕了。

大虎点点头,“是可以吃,我们现在没拿着盛装的东西,抽空带着水桶弄些回去,让海霞给你们做来尝尝,保证吃不够。”

“大虎,你能确定这种虫子是你说的沙线虫?”东方焜有些怀疑地问。

“这还有假?我当然能认出是沙线虫,不过我们逮的要比这些小很多,长的也就有两根筷子那么长,也没有这些粗。这么大的沙线虫我还是第一见。”

大虎话音刚落,二虎就朝界碑那边走去,他好象对界碑视而不见,还边走边说:“我也是头一次见这么大的沙线虫,我挖上几条来看看……”

东方焜见二虎毫无顾忌地走过去,马上大声说:“二虎小心……”

听到东方焜的惊呼,二虎停下脚步回头好奇地问:“怎么了?”

二虎站的位置就是刚才阿强被沙线虫困住的地方,东方焜指着他的脚下说:“阿强就是在你站的地方被沙线虫缠绕住了双腿。”

东方焜说话的同时眼睛紧盯着二虎周围的沙地,令他不解的是刚才的恐怖情景并没有再出现,柔软的沙滩上没有任何动静,数不清的沙线虫好象消失的无影无踪。

二虎蹲下身体,双手在沙地上挖了起来,不一会他就从潮湿的沙子里抓出了两根一米多长的沙线虫,他拎着长长的沙线虫站起来对三个人说:“好象没有刚才那几根大。”

东方焜有点怀疑自己的眼睛,难道刚才发生的一切都是幻觉?明明看到有无数的虫子在蠕动,现在怎么没有了?但是眼前的这几根又如何解释?

这时候大虎也注意到那块界碑,他用脚踩着界碑问:“东方先生,这块破石头上写着什么字?”

东方焜现在才明白难怪二虎对这块令人恐惧的界碑视而不见,原来他们兄弟俩不认识字。

恐惧感是人的内在心理的一种情绪反应,事实上与外界的一切没有任何关系,同样的东西你对它一无所知的时候,自然不会有什么恐惧产生。

东方焜苦笑了一下说:“上面的四个大字是死亡之界,下面的小字是越过这个界碑,就是真正的鬼岛,等待你的只有死亡。”

大虎用脚蹬了一下石碑,不屑一顾地说:“全是吓唬人的屁话,如果他是神仙什么都知道还用在这里立这个破玩艺。”

大虎的话一下子解开了东方焜心中的疑惑,不错,竖立这块石碑的人唯一的目的只有一个,恐吓来到这里的人。有点此地无银三百两的味道。

这时,东方焜忽然注意到跟在大虎身后的黄狗妞妞一直很平静,如果周围有异常情况出现,它肯定会首先察觉到并发出警告,而现在妞妞除了围着他们摇头摆尾转两圈,其它没有任何表现。

阿强也站了起来,二虎的行动把他内心的恐惧感消除的一干二净。当时被怪虫缠绕住腿的时候,阿强的心里把这些沙线虫当成了蛇,因为他从小就怕蛇,特别是蛇身那种冰凉的缠绕在自己身上的感觉,让人不寒而栗,心脏也仿佛被一只手攥了起来。现在看到二虎在到处寻找沙线虫,他的心里也就感觉不到什么了。

看到二虎没有受到沙线虫的包围和攻击,阿强奇怪地问东方焜,“少爷,那些讨厌的虫子是不是都内你开枪打死了!怎么一条也不出来了?”

“怎么可能,围拢到你身边的沙线虫至少有几百根,把沙滩都推动的都起了波浪。我也感觉奇怪,这些沙线虫好象害怕虎子兄弟俩,他们来到后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了,是不是他们打鱼的人身上有特殊的气味让这些虫子感到害怕。”

阿强从沙地上拾起一跟被自己踩死的虫子,看样子他也不怕这个东西了,阿强拿在手里上下看了看,随后笑着说:“少爷,这东西长得就跟蚯蚓一样,前头除了有一个嘴什么都没有,它们怎么能感觉到虎子兄弟身上的气味。还吓地藏起来了?”

看着阿强似信非疑的表情,东方焜很认真地说:“你别看它什么都没有,对危险的感知程度并不其它动物差,甚至于超过我们人类,世界上任何一种生物,不论是大的还是小的,生长在陆地还是海里,都有自己独特的生存方式和逃避天敌的本领。也许你会不相信,有的鱼能探测到几公里外,大海里存在的食物,这是科学家已经验证了的事实。”

大虎听了东方焜的话很赞同地说:“我相信东方先生的话,海里有些鱼的确比我们还聪明,当你撒网的时候,它们会很巧妙地躲避开,有的鱼还能认出我们这条船……”

阿强瞪着大眼望着大虎,惊叹地说:“真的有这么神奇?”

二虎接口说:“真的,大海里有好多神奇的事情你想都想不到。”

东方焜看时间不早了,对三个人说:“咱们先不探讨这个问题了,赶紧回岛上去搜索,争取今天把北面的这个岛屿全部搜寻一遍。”说着话东方焜弯腰拾起扔在旁边的两把枪,随后几个人一起朝回走。

阿强一边走一边有些担心地问东方焜,“少爷,你说我们寻找海岛上的宝藏是不是只在北面这座岛上?南面的那座鬼岛就不用去了?”

东方焜知道阿强心里还惦记着石碑上的那些字,一定是害怕去南面的岛屿,他笑着说:“从德国人留下的藏宝图上看,他们把宝藏就藏在了北面的这座岛上,应该不用到南面的鬼岛。”

“这样最好了,咱们还没上鬼岛就遇到这么多可怕的怪事,要是真的上去了,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阿强心有余悸地说。

听了阿强的话,大虎好奇地问:“东方先生,这么说我们登上的这个岛还不是鬼岛?”

“我自己认为鬼岛是人们对这片岛屿的统称,如果按照刚才我们看到的那块石碑上的字理解,南面那座覆盖着树林的岛才算真正的鬼岛,我想对这个称呼应该没有太明确的概念。”

说话间四个人重新回到北侧的岛屿上,他们分散开对火山岛行进详细的搜寻。

四个人用了整整一天的时间,把整个岛屿搜查了一遍,令人费解的是没有任何发现,甚至没有找到一丝有人到过这座岛屿的踪迹。

傍晚,几个人相继回到船上,龙老大抽着旱烟袋默默听完几个人对一天经历的叙述,最后把铜烟锅朝船帮上磕了几下,将烟锅里的烟灰都磕出来,随后说:“看来这鬼岛上的蹊跷事越来越多了,东方老弟,你下一步有何打算?”

“从我们今天对这座岛的搜寻结果看,岛上有人的可能性很小,因为这座岛上没有淡水,所以也藏不住人。如果鬼岛上真的有人只能是在南面的那座岛上。我得到的德国人的藏宝图显示,他们把宝藏就隐藏在这座火山岩形成的海岛上,我想为了安全起见,咱们暂不要去南面的鬼岛,就在这座岛上开始寻找宝藏。”

“少爷,如果藏在南面岛上的人偷偷过来怎么办?”阿强担心地问。

“这就是我后面想说的,咱们在海岛南端与沙洲衔接处布置一个岗哨,昼夜监视南面的鬼岛。为了安全,白天一个人,晚上两个人,有情况就开枪报警。大家觉得怎么样?”

龙老大点点,慢条斯理地说:“我看可以,这样一来可以保证这边的安全。”

正说着话,忽然听到前面船舱里传来汉德尔上校高声的叫喊,“东方先生,我想跟你谈谈,东方先生……”

听到喊声海霞姑娘笑着说:“这个洋鬼子嚎叫了一天了,一直说要跟东方大哥谈谈,刚才光顾听你们说话,把这件事情忘记了。”

二虎忽然在旁边开玩笑地说:“龙大叔叫东方先生‘老弟’,海霞又叫东方先生‘大哥’,这不是乱辈份了吗!”

听二虎这么一说,大家一阵哄堂大笑,海霞姑娘很不好意思,一下子脸色变得红彤彤的,很很地在二虎背后捶了两拳。海霞那种女孩特有的天真羞涩的神态又大家忍不住笑了起来。

笑声冲淡了这两天的紧张气氛,开心地笑过后东方焜对龙老大说:“咱们一起去听听洋鬼子有什么话说。”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