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战徐蚌:1948》 第一章大战前夕 马林少校(20)

姐夫 收藏 0 1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806/][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806/[/size][/URL] 戴将军如此关照使师承雨认定自己和戴将军冥冥之中的缘分。他说:“我已经在体验和感受19军的军营生活了,希望有更多的收获。将军。” 戴将军笑着说:“没问题。你是我请来的朋友,一个正直真诚的朋友,我喜欢你的正直真诚和教养。希望在我这里你能感到愉快和顺利。” 师承雨握住戴将军温暖有力的手:“谢将军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806/


戴将军如此关照使师承雨认定自己和戴将军冥冥之中的缘分。他说:“我已经在体验和感受19军的军营生活了,希望有更多的收获。将军。”

戴将军笑着说:“没问题。你是我请来的朋友,一个正直真诚的朋友,我喜欢你的正直真诚和教养。希望在我这里你能感到愉快和顺利。”

师承雨握住戴将军温暖有力的手:“谢将军!”

下午2时30分,19军副官处副处长楚清中校开着一辆威利斯MB美式敞篷吉普车来接师承雨。楚副官像热情好客的主人热情主动地伸出手与客人师承雨中校握手,两人各做了自我介绍。楚副官是中央陆军军官学校14期毕业,同是中校军衔所以彼此少了一些顾忌多了一些随意。他向师承雨简单介绍了19军所属各师的分布情况:第85师和军部在一起,第66师和89师分别驻防东塘和西塘。

戴将军派一名中校来当向导还兼司机,这让师承雨心里过意不去。

楚副官随和友好地征求师承雨:“你想去哪个师走走看看都行。”

师承雨笑着指指吉普车方向盘:“这是什么?不正在你手上嘛。”

楚副官会意地笑了,师承雨也笑了。随着笑声两人彼此的距离一下拉近了。

师承雨说:“我想看到基层部队最棒的军事训练。”

楚副官会意地点头:“完全没问题。你会看到的。不过今天下午安排了文体活动,明天上午吧,到时还是我陪你。”

“好的,谢谢。”

“不用说谢了,咱们虽说见面时间不长,但感觉已经是老朋友了。”楚副官热情而随和,“文体活动一般都会安排在下午,像篮球、乒乓球、摔跤、短跑,这些是大场面的。”

师承雨问道:“那小场面的呢?”

楚副官笑着说:“掰手腕。”

“那也一定很有意思。”

“戴将军一向喜欢体育运动,我们都被他感染了,一来可以增强体质,而来丰富大家的业余生活加强彼此之间的交流,不过全军只有一个人例外,韦靖参谋长。”

师承雨想了想说:“韦靖将军给我的印象很特别,像个老派绅士,手里总是握着烟斗,谈吐从容幽默,一看就属于那种修养到家品位不凡的将领。”

“你形容的太恰当了。”楚副官又问:“你知道参谋长有个外号吗?”

师承雨摇头看着楚副官。

“弗吉尼亚人。”楚副官的笑容带着赞赏的意味。

“弗吉尼亚人?”师承雨看着楚副官一时不明白。

“弗吉尼亚人是戴将军给参谋长起的外号。我们这些下级军官私底下说将军和参谋长像亲兄弟。”

“嗯。”师承雨微笑地点下头,脑海中浮现参谋长总是面带老成练达的微笑,烟斗总不离手。

“据戴将军说,在美国,弗吉尼亚人代表了美国的精神贵族。”

“我明白了。”师承雨顿悟点点头,“我去过是弗吉尼亚。嗯,想想是很像。”

“是嘛,这么一说你马上就明白了。”

“的确,弗吉尼亚是个很老派的地方,那的人彬彬有礼举止优雅,容易使人联想到良好的教育、沉静的心态和传统的底蕴。”

“难道你也是弗吉尼亚军校的?”

“哦,不,我可没那么大的本事。我在耶鲁大学学习历史。后来回国了。”

“美国的耶鲁大学?那可是有名的大学,和普林斯顿以及哈佛齐名。真够棒的!”

“没什么,只是想做学问。”师承雨淡淡一笑说。

“为什么后来回国了?”

“为了抗战。也没想这一战竟打了八年。”

师承雨的回答激起了楚副官内心久违的共鸣和感慨,这是昔日在国破家亡面前一代中国热血青年义无反顾地抉择,他瞅了师承雨一眼感叹说:“是啊,那时有多少热血青年咽不下河山残破这口气,咽不下日本人把刺刀顶在中国人胸前这口气,我也是为抗战投考了中央军校。从学生一夜间转变成为军人,第一天穿上军装就恨不得上战场和日本人拼个你死我活。”

师承雨看着神情激动的楚副官,脑海中闪回当年中国热血青年保家卫国走上战场的一个个难忘画面。他说:“不过很长一段时间我都在后方。不是严格意志上的像你们这样的职业军人。”

“都一样嘛。只要是有骨气的中国人都在出力。那时候做人做事一心一意,没什么好顾虑的,就是一致对外抗击日寇,大家在一起都能看到心在一起,”说到这里楚副官沉吟了一下,情绪面色有所回落,“现在可就难说喽。”

师承雨听出楚副官话中有话,心里明白这种话虽然含蓄但其中意味深长。

楚副官又说:“像参谋长和戴将军这样以心交心的如今已是稀罕,戴将军和参谋长曾义结金兰,这在国军将领中绝无仅有,他们是一对谁也离不开谁的老搭当,从当年武汉保卫战开始他们就一起共事,后来一起带兵远征缅甸,第一次缅甸战役失利又一起带部队去了印度,然后是第二次缅甸大反攻,直至今日再没分开过。也许你不大清楚,韦靖参谋长是兵团级参谋长,论资历他是19军最老的,保定军校第7期,出任过孙中山总统府警卫团的连长。比现在那些黄埔一期生的辈分都要靠前,可他宁愿在19军与戴将军共事,辅佐戴将军。所以一般军级参谋长都是少将衔,韦靖参谋长是中将衔。”

“哦,原来是这样,”师承雨领悟而敬佩地点点头,接着说:“19军人才济济。年轻一点的像助理参谋长裴信勇中校。我们也是上午才刚认识。”师承雨提起了给他印象深刻的裴信勇中校。

楚副官用坦诚积极评价的语气说:“裴信勇中校在19军是个人物,从上到下被视为19军最有前途的年轻有为的战略型参谋人才,是戴将军和参谋长极为赏识的后起之秀。战略思维和战术思维是很不相同的,这两年打下来我们是连连损兵折将,缺的是就是战略家,有眼光有气魄的大战略家。”

师承雨顺着楚副官的话将关于战略家的话题引向戴将军,问:“那戴将军呢?”

楚副官只是默然友好地看看师承雨没有回答。师承雨感觉出楚副官身为戴将军的下属对这个问题所持的谨慎态度,一时觉得自己的问话过于直截了当了。

“听戴将军介绍你在国防部新闻局公干。”楚副官将话题引向师承雨。

“国防部新闻局驻徐州办事处。坐机关的。”师承雨说。

“坐机关好啊。”楚副官的语气颇有感叹。

“坐机关也快坐出毛病来。”

“那也比在前方打仗强。这年头打仗真不知道算什么事!”楚副官话语中夹着牢骚不屑。

当吉普车经过球场时,楚副官减速停车,说:“下午有场篮球赛,19军直属代表队对85师代表队。怎么样有兴趣吗?”

“一定很精彩,当然不能错过。”师承雨积极响应。

“不过现在还早了点,”楚副官建议道:“要不我们去西塘89师走走,兜一圈回来正好看球赛。”

“好,就去西塘89师。”

两人步调一致说走就走。楚副官一踩油门威利斯MB动力十足野马一样向前冲去。吉普车驶出兵营哨卡不一会儿就拐上了公路。这时一辆威利斯MB敞篷吉普迎面飞驰而来,就在两辆吉普会车闪过时,对面吉普驾驶座上的陆军少校向和楚副官和师承雨中校飞快敬上一个潇洒的军礼,两人还没来得及回礼少校的吉普如脱缰的野马呼啸而过卷起尘土飞扬。虽是匆匆闪过,但少校的青春勃发英姿潇洒一下印入师承雨的脑海中。

“你知道刚刚过去的是谁吗?”楚副官问,“马林少校。”

“马林少校?”师承雨旋即扭过头去注目追寻少校远去的吉普。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