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个基本上退出游戏的人,但是毕竟当时投入了那么多的精力,因此一直关注。现在小波峰被灭,冬天要退出,天下会要转让,我也有些感言要说说,那么从最近的开始倒叙吧,大家更容易了解:


首先当然要讲比较关键的虎符玉玺,为什么全部都掉在鹰临,让天下会一下压力倍增。我们来做一个基本的数理统计:全区大概不到300名丞相吧?那么玉玺只能砸在他们头上,掉在其中某一个(包括鹰临的丞相)的几率是1/300;再算虎符,全区肯定不到30位都督,那么掉的几率是1/30。可以说出现同时砸在鹰临头上的几率〉1/9000。再算上一号据点的活动概率,可以说这个几率可以说是偶发因素,但并不是不可能。想想每年那么多的500万,也算是可以接受的一个较小概率事件。


第二就讲为什么鹰临得到虎符玉玺会让天下会感觉到压力增大。原因很简单——天下会和鹰临是死敌,而鹰临由于长期的作战兵力不够,暂时不足以守住这两个人人垂涎的宝物。江东之祸,前车之鉴。当然转送友好宗族的猛将是不难理解的了。自然这对于天下会来说不是什么好消息。


第三就要讲天下会为什么和鹰临是死敌了。这个聊起来很长,起因却很简单,但时过境迁,很多人和事并不一定大家都能了解,还是要多聊几句。当初鹰临和天下会、紫雨等等同属巅峰联军。最初鹰临在联军通气,想打一个据点有利于发展和保持兵力。当时正是多事之秋,巅峰国殇势不两立,巅峰在诺言主导下正在进行宗族的整合。而鹰临因为当时队友多是论坛军团出身,不愿接受自己创建的宗族被人强势分割,但接受因宗族为平台吸纳其他成员加入,并积极提升宗族等级和攒兵打据点。但终因最后一秒,紫雨砸牌子抢下据点攻打权(事实上,当时的紫雨实力不足以拿下据点,当事人和知情人本着诚实的态度不应该否认这一点)。自然鹰临认为是巅峰主要是关键当事人诺言对鹰临不服从强制整合的一个不友好信息。最后的结果就是巅峰的诺言直接将鹰临踢出联军并加为敌对,鹰临的反应自然是宣告和巅峰决裂,按照诺言的性格接下来就是打压了。


但是很不凑巧的是,鹰临刚刚中午被踢出,下午冬瓜的所谓FS的高骑就到了鹰临MM玲珑的家门口,彼时鹰临面对整个巅峰联军,又没有据点,如临大敌,人人每天都是一级战备,于是冬瓜被联防。这个事件是天下会和鹰临之间口水较多的一次,又要分开多讲一些:


最最开始,long long ago,冬瓜的说法是FS,所以文章中沿用了这个最初的说法。其实这个说法还是有可取之处的,毕竟当时冬瓜只用了80高骑。——但是这个时间点太凑巧,而且FS错了打到别人家们被联防也是自己的错误在先,但冬瓜的经典言论“你应该提前通知我”,“宽以待己,严以律人”,可以看出受到诺言的霸道和无所顾忌的影响颇多。


之后,等天下会自立门口之时,冬瓜的官方口径有所改变。变成了“当时我们是敌对,我打你也是应该”。于是乎本来一个很简单的事情由于时间的变迁,和当事人(主要是冬瓜)身份的演变——(冬瓜由之前巅峰旗下不起眼的小将,随着天下会的战事不断终成了一名所谓号角第一悍将),或许“为尊者讳”——第一悍将也有FS错的时候,岂不贻笑大方?或许更加凸现冬瓜的勇猛作风——“当初围剿鹰临我可是开了第一枪的!”。终于事件始末变得扑朔迷离且各持一端,只能将流传的说法都陈列上来,各位看官自己判断了。


第四就要讲为什么天下会和凌云开战了。天下会和巅峰反目之后,暂时与凌云修好,并约定一致对外,攻击巅峰。这无可厚非,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当时天下会和凌云都视巅峰为仇敌,战时同盟是最佳选择之一。巅峰开始走向没落,在诺言的执政期间,原巅峰的内外方针都多有为人诟病之处,于是巅峰的下降趋势明朗之后,凌云和天下会的嫌隙也在不断扩大。终于在一次勤王、保王战中导火索被点燃。原因当然仍旧是当事人众说纷纭,但是采取认可度最高的一个说法:当时凌云、天下会鉴于巅峰主力成员威慑值太高,于是决定将他们拉下马来。结果一轮刷分下来,凌云的分数很高,但是其中还有争锋的几个人会被封侯,仍有较高威慑。此时,天下会决定让出王位的羽等人想重新再刷一轮并支持勤王,镇压起义。但凌云认为巅峰虽有爵位,但是威慑最高的几个仍在凌云天下战时联盟这边,倾向于起义。双方没有达成一致,结果天下会邀请陆军来帮忙镇压,而凌云也毫不含糊,邀请争锋支持起义。双方剧烈碰撞,都有较大损失,天下会再次和凌云结为死仇,并分道扬镳。


说到现在,天下会和凌云为代表的国殇、争锋为代表的巅峰、鹰临为代表的战盟都是敌对了。望眼全区,除了自己旗下的号角,有限的几个朋友和海量的仇敌。现在冬瓜和天下会要退出和解散了,当然主要的原因我愿意相信是无休止的投入,时间和精力,让人疲倦和厌烦。——无论冬瓜和天下会是否真的要走,我都会在这里说一声,有敌人并不可怕,但是绝大部分人都是你的敌人,你是否该认真想想,考虑一下自己是否存在什么问题?伟大领袖教导我们“没有无缘无故的爱,没有无缘无故的恨”。这么多的仇恨是哪里来的呢?铁血一区的所有大战都有你们的参与,伤疤是战士的勋章,但是历次战争给你们带来的除了些许的所谓骄傲,更多的是仇恨和报复。


为了仇恨,你们陷入无休止境的战争和报复,每次胜利和失败只是下次宣战的理由——因为在这个虚拟游戏里,没有完全的征服和胜利。最后你们地战马疲惫不堪了,你们的战刀已经扭曲变形了,你们杀戮弱小找不到之前的快感了,你们找不到战斗的意义了,你们就发现有“托”了,你们要宣告退出了!万骑大都督的退出在你自己看来是荣耀,在别人看来是最大的耻辱!你用一个万骑大都督的退出,自己臆测的“托”——其实是你们内心的虚弱,无休止的战争之后的疲惫、虚弱,以及满区对你们的仇恨让你们害怕了,畏缩了!


你们用这么一个极其不负责任的理由,给自己的万骑大都督找了一个体面下台的遮羞布。但是你们用极其恶劣的方式在侮辱我们所有的玩家,光荣地战死或者卑微地消退。号角第一悍将,你害怕了!你在恐惧,你在颤栗,一个找不到战斗意义的可怜虫!

本文内容于 2008-11-15 13:24:03 被老实做人踏实做事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