獒 卷六 第一百零一章、杀一儆百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438/



狼更加迟疑不决,它可能是不相信会有猎物敢主动向它靠近,而且这种气味闻起来也似乎并不是它要捕食的对象,狼迟疑了一下,竟然往后退了一步。


我知道狼的后退只是暂时的,它还在继续侦察我,要不了多久,它鼻孔内的无数嗅觉细胞就会辩别出浓烈机油中的人体气味,然后毫不留情地向我猛扑过来,我必须抓住稍瞬即逝的时机。


狗只是要吃饭,而狼却是要生存,在生存与死亡的选择中存活下来的狼更知道机会的难能可贵,我刚移动到好一点的进攻范围内,那只狼就觉察出了什么,但是在对我这个可疑物体还没彻底侦辩清楚之前,它迟疑着想后退,又想进攻。


我不能再等了,外面还有一群狼在等着拿我们下锅开饭,我必须豁出命去,抓住这难得的机会,我猛地站起身来,向黑暗中那对绿莹莹的眼睛扑去。


我看不清狼具体的体位,但凭着那对闪烁不定的狼的眼睛,我能感觉出它是右侧身斜向我的方位,我一扑出去,狼就猛地后退一步,稍停半秒之后,它确定我是个可以吃的东西,也立即向我猛扑过来。


我抓住了那抢先半秒钟的机会,狼向我扑过来的时候,我那两只铁钳子般的大手已经伸出去,向那对眼睛下方半尺距离的部位卡去。


那里本来应该是狼的咽喉部位,但我计算失误,狼在一扑击过来的时候,就张开了它的血盆大口,于是我的双手分别卡在了狼咧开的两个嘴角处。


我一感觉到卡住的是狼的嘴巴,就立即把手上下分开,扳住了狼的上下两腭,控制住狼首要制人死地的武器之后,狼的两只前爪已经抓到了我的身上。


真是他妈的幸运啊!狼的两只前爪都被我身上浸透机油的椅垫子给勾住了,我借着垫子的防护,猛地向下一扑,把那只狼死死地压在了身下。


刘志急忙跑出来帮忙,我叫他把座椅垫子外面包裹的那层皮绞成条,借着打火机的微光,把狼的四条爪子都给死死地捆扎起来。


听到机舱里面狼的惨嚎,又看到了突然亮起的微光,外面的狼还没搞清楚机舱内部的状况,它们不知道里机舱里面现在情形如何,也无法确定敌我双方的实力,又听那只狼嚎叫的凄惨,迟疑着,都不敢进来。


现在怎么办?外面还有那么多只狼!刘志问我。


我说:杀鸡给猴看呗,狼的疑心最大了,它们搞不清敌我双方实力的时候是不敢轻易动手的,狼不是会用计吗?那我们就给狼也来个空城计,再吓唬吓唬它们,没准这招管用。


我一边说,一边把那些淋透了机油的棉垫子一圈一圈地绑在那只狼的身上,先是在狼的尾巴上绑上一条,然后在两条腿上绑上两圈,接着再绑狼的屁股,最后在狼的肚子上绑上一层,每一截之间都分开,没有连接在一起。

你要烧死这只狼?刘志又问。


我说:对,烧,但是不烧死,就是要烧得它不停地叫唤,那些狼就不敢贸然冲进来,我们只要熬到天亮,那时的情形可就大不一样了。


我四处找了一下,没找到凑手的绳子,就解下自己的牛皮腰带,把狼的两只前腿紧紧地捆住,拖着狼往机头走去。


我先是钻出机窗,外面的狼一见到有人敢大胆地走出来,而且又听到里面的狼在拼命地嚎,都吓了一跳,后退了一步,我在刘志的协助下,把那只狼从机舱里拖了出去,刘志双手紧紧地抓住皮带的一头,把狼高高地吊在了机头上。


看见自己的同伴出师不利,外面的所有狼都摸不清机舱里到底还有多少我们的同伙,一时不敢进攻,又集体后退了一大步,我大声吼叫了几嗓子,给自己和刘志壮气,也威吓那些狼,然后把打火机对准了狼尾巴。


吧嗒一声响,打火机的微光亮了一下,沾满机油的棉垫子呼啦一下就烧着了,风助火势,棉垫子顺势烧着了狼尾巴上的毛,就听见皮毛被烧得滋滋地响,那只狼吃痛,竭斯底里地狂嚎起来,一边疯狂地扭动着,挣扎着,想要甩脱我们的绑缚。


熊熊的火光,同伴的凄惨的嚎叫,狼被烧得扭曲的面孔,还有两张在狼的眼中看起来无比凶残的人类的脸,深深地刺激了雪地里的狼,狼们眼看着同伴的尾巴被烧得皮肉焦黑,都不敢再往前走,远远地观望着。


狼群可能觉得我是刘志是两块难啃的硬骨头,说不定机舱里面还埋伏了更多的硬骨头们,正等着它们进套,狼们疑心太重,但仍然有点不太死心,在没有看到机舱里面有更多的人走出来之前,它们决定再等等看。


妈的,这些狼真狡猾!刘志低声骂了一句,把牛皮腰带又往上提了一提,狼的前爪被捆绑得太紧,感觉到骨头都快要断了,这一提,狼受痛,又嘶声大嚎起来。


我小声提醒刘志:别在狼的面前说太多话,不管你信不信,狼是懂人言的,它能听明白我们说的话。


看着那些狼还不肯离去,我把打火机照准狼的后腿,扣动了机关,那只狼可能知道我又要烧它了,我刚一伸手过去,它就龇开满嘴的尖牙,冲我嘶吼,想要咬我的手,但我的速度比它快,打火机一下子就烧着了狼腿上绑着的绵垫子。


火势漫延到狼的屁股上,狼被烧得不住地挣扎,在半空扑腾扭动,喉咙里发出怪异的嚎叫,样子看起来很凄惨,再加上狼性本来就凶残,借着火光和雪地反射出的微光,就更显得狰狞恐怖。


我也觉得这样对待一只动物实有些残忍,但是又没有办法,如果我们不残忍一点,等到明天早上,我们三个大活人就要永远地与这个世界绝别了,然后转化成狼们排泄出来的一堆堆粪粪。


狼叫得凄惨,所有围观的狼们看得有些焦心,它们不停地在原地打圈,然后也发出同样凄惨的嚎叫,我真怕这些狼的叫声会招引来更多的狼,但后来没有,可能是别的狼听出了叫声中的危险,所以就远远地躲避了吧?


狼屁股肉厚,被大火一烧,表层的皮肉就散发出了一股烧熟的气味,可狼还没有死,它只是屁股被烧得痛,但内脏还是完好的,头脑也还清醒,它继续嚎,拼尽全身的力气,一边嚎,一边用仇恨的目光瞪视着我们。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