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报后草原骑警雷霆出击

xqh800 收藏 0 178
导读:戴西部牛仔帽,身披哥萨克式大氅,脚蹬牛革皮靴,背挎冲锋枪或狙击步枪,骑着追风骏马……在川西北高原的红原、若尔盖、阿坝三县共计3万多平方公里的草原上,叱咤着一支特别的武装力量。他们便是被牧民们称为“正义之鹰”的中国第一支草原骑警队,他们所要猎捕的,正是臭名昭著的偷牛盗马贼。几百年来,盗马贼的故事一直是草原上流传最广的“传奇”之一,他们精通骑射、踏雪无痕,所盗之牛马如风卷残云般瞬间就没了踪迹……

接报后草原骑警雷霆出击

“有支神秘的背枪马队奔东而去。”凌晨,刚到骑警队大本营我们就遇上了这一典型的“美国西部小说式的开场白”———

川西北草原有支骑警队

头戴西部牛仔帽,身披哥萨克式大氅,脚蹬牛革皮靴,背挎冲锋枪或狙击步枪,骑着追风骏马……在川西北高原的红原、若尔盖、阿坝三县共计3万多平方公里的草原上,叱咤着一支特别的武装力量。他们便是被牧民们称为“正义之鹰”的中国第一支草原骑警队,他们所要猎捕的,正是臭名昭著的偷牛盗马贼。几百年来,盗马贼的故事一直是草原上流传最广的“传奇”之一,他们精通骑射、踏雪无痕,所盗之牛马如风卷残云般瞬间就没了踪迹……

最近,本报记者历时5天5夜,跟随阿坝县骑警队翻雪山、挨冰雹、在茫茫大草原上循线千里追击一个持枪盗马贼团伙,零距离触摸到“草原雄鹰”的种种传奇。从今天起,本报将连续推出《血火见证:草原骑警雷霆出击》系列报道,以飨读者。

第1集

接密报快出击捉了“牦牛大盗”

时间:5月17日深夜———18日晚上

地点:阿坝县城、四寨乡茸尔玛村

5月17日,经过12小时的长途奔波,记者在深夜12时许抵达海拔3000多米的阿坝县城。一出车门,逼人的寒气迎面扑来,天空中小雨夹着雪花正有兴致的飘着。早在路边等候记者的阿坝州公安局刑警支队副支队长王白一见面就说:“刚接到密报:一个叫曲洲的大盗马贼今天已回到家中,你们准备一下,明天我们一起去抓人!”据王白说,曲洲是两年前出现的一个牦牛大盗,专门帮朋友偷牛,来去如风,行事谨慎,一有危险便骑上马过黄河逃往甘肃南部草原,极难对付,刑警掌握的一些线索表明,此人至少盗过200头牦牛!

第二天的抓捕情况比记者想像的更为紧张刺激。在泥泞无比的沼泽路上,我们颠簸了几个小时,途中又遇上车爆胎,好不容易在离县城100多公里远的四寨乡茸尔玛村的一个小帐篷中抓到了曲洲。因担心曲洲的朋友会组织摩托车队抢回嫌疑人(刑警们说这样的事常有发生),王白决定由自己坐的警车殿后,记者开捷达王先行。在只有牦牛出没,四处灌木丛生的山谷小路上狂奔,其间王白的警车几次“失踪”,令前行的我们数度心惊不已。下午6时许,我们离开小路开上红原到阿坝的公路时,一个问号突然涌上心头:“机械化”抓人已是如此困难,在茫茫草原上,骑警队又将如何同盗马贼们较量呢?

第2集

深夜骑警接记者传奇故事伴我行

时间:18日晚上9点多———19日凌晨

地点:阿坝县城、贾洛草原

回到阿坝县城时,已是晚上9点多了。“你算嘛,1头牦牛值1500元左右,偷上十几头就可换一支一万多元的冲锋枪,曲洲偷那200头牦牛价值几十万哪,那些偷牛盗马贼爱枪如命,拼命得很呢!”正在店里和刑警们聊得起劲之时,记者忽听外面风雪中有人在大声嚷嚷着。不一会儿一位体格健壮的大汉挟着一阵风大步跨入店内:“我是阿坝骑警队长拉旺健,哪个是华西都市报的记者?”大汉一进门便用眼睛直楞楞地盯着我们问。拉旺健,阿坝县公安局副局长,兼任共有“12杆枪”的阿坝县骑警队队长,听说有记者来访,便带五名兄弟连夜赶到县城。

晚上11时许,我们告别王白,随拉旺健北上贾洛。贾洛是阿坝县骑警队的基地,位于阿坝县东北方,离县城约两小时车程。再往北,就是甘肃省的玛曲草原。

一上路,拉旺健就坐进了记者的车内:“你们这趟来,我还真有些担心,要知道几天内我们要对付的,不是城里的小蟊贼,那可都是持枪纵横草原的大盗啊!”生怕记者不了解盗马贼的情况,他用一个20年前发生的“传奇故事”给我们的采访垫了个底———1983年间,阿坝大草原上有个年轻人,因伤害案被判无期徒刑进了监狱。狱中,他听说自己唯一的一个弟弟在若尔盖犯下强奸案被判了死刑。两天后,他竟越狱并找到枪支马匹,星夜赶赴若尔盖,准备独身一人扰乱法场。其实他弟弟已在一周前被枪决了。此后,他便一人一枪一马,在草原上以偷牛盗马贩枪为生,成了阿坝草原上家喻户晓的头号大盗。12年后被警方捉获,但在缉押途中,他却挟持人质逃跑。一躲就躲了7年。去年8月,他又丧心病狂地打死一摩托车主,自己骑车逃到阿坝县城。在县城110巡警终将持枪的他擒获。

听着一个个盗马贼的故事,不知不觉中,看到两排简陋的石墙木构平房零零散散趴在路两旁,时而有几声犬吠传入我们耳中,凌晨两点钟贾洛终于到了。借着朦胧的月光,兀自心惊不已的我们只看到一片草原直伸向视线尽头,天地相接处隐隐耸立在两座山丘间。

第3集

深夜接报:神秘背枪马队奔东而去

时间:19日凌晨

地点:骑警大本营

骑警们所住的是一间由贾洛乡政府党员活动室临时改建成的小木屋。屋里生着火,炉上煮着马茶,几名壮小伙儿正围炉取暖。刚进门,记者的眼镜片就呼地一下被窜起的热气给罩住了。进屋后还没坐稳,只听得小木屋的黑木门忽然又发出“嘎吱”一声,被人猛地推开了,一股刺骨的寒风卷着雪花“呼”地一下窜进了屋里。

来者是个叫扎西的年轻人,脸上滴着水珠,分不清是雨是雪还是汗,一进门便喘着气大声说:“不、不好了,拉局长,昨天一早,有4个骑马的人过了贾曲河,进入了贾洛地界,奇怪的是,他们不走大路,专捡偏僻的沟谷赶路。”拉旺健忙起身将扎西扶坐下来,递上一碗马茶的同时,问了一句:“4个人?”扎西说:“是4个人,其中3个还背着枪,因为看到他们的人离得远,不知道是什么枪。”

听到这里,围坐在屋里的10名骑警立即齐刷刷将视线从扎西脸上转向了拉旺健。拉旺健沉吟了半响才又开口问道:“有多少人看到了他们?”“两个放牧的,他们托人传话给我,让我来通知你们。”“这4个人是往哪个方向走的?”“过了贾曲河,他们就径直往东赶去了。”

第一次感受草原的寒夜,实在是冷得可怕,由于温度太低,圆珠笔的墨油已有些凝结了,录音棒的电量指示器也发出了低电警告。恍如做梦一般,我们刚到贾洛大草原就遇上了这一典型的“美国西部小说式的开场白”。

为扎西找了个住处后,拉旺健和骑警队员们开始坐下分析扎西的举报。长相憨厚的副队长罗尔基说:“从他说的情况看,估计是一个盗马团伙。从贾曲河往东走是洛尔斗曲,我建议我们明天先到贾曲河下游探一下情况,再去洛尔斗曲沿岸打探情况。最关键的,是要查清这伙人的确切去向。”

“可以。”拉旺健猛吸了一口烟,对大伙说:“这一去不知又要花几天时间,以前抓偷牛盗马贼,我们一出门就是十天半月,这次我们争取速战速决。”狠狠掐灭烟头后,他开始布置任务:“泽科扎西,你去检查一下枪和子弹,尚知,你负责药品和糌粑,糌粑多带点!杨勇,去告诉喂马的桑基多准备些干青稞。明天早上6点起床,吃完早茶就动身。”

从明天起,我们就将在荒芜的高原上跋山涉水、风餐露宿,甚至还可能在枪林弹雨中抉择生死。这一夜,无法入睡……(欲知后事如何,请看明日本报《血火见证:草原骑警雷霆出击·第4集》)

本报记者杨明荣薛韬摄影王长久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警报!一大波“日韩”军舰冲击中国岛屿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