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教师:不羡慕中国发展 不解农民工为何受歧视

zjf19826200 收藏 3 478
导读: “很多人把印度比作一头大象是有道理的,我们走路的速度固然不如中国快,不过我们一直是在稳步向前走着” 国际先驱导报记者唐璐发自北京 阿贾在新德里一所大学教管理课程,已经自费访华多次的这位印度教师,似乎总有一堆中国问题搞不清楚。“为什么北京的马路能够修得那么宽、那么直?你们靠什么魔法说服那些原来居住在这里的居民搬迁?” 当得知中国城市的马路是根据市政建设设计,居民拆迁时可以获得一笔可观的经济补偿后,阿贾仿佛明白了,但又常常会感叹一番:“新德里什么时候才能像北京这样,发展的速度更快一点呢?”


“很多人把印度比作一头大象是有道理的,我们走路的速度固然不如中国快,不过我们一直是在稳步向前走着”


国际先驱导报记者唐璐发自北京 阿贾在新德里一所大学教管理课程,已经自费访华多次的这位印度教师,似乎总有一堆中国问题搞不清楚。“为什么北京的马路能够修得那么宽、那么直?你们靠什么魔法说服那些原来居住在这里的居民搬迁?”


当得知中国城市的马路是根据市政建设设计,居民拆迁时可以获得一笔可观的经济补偿后,阿贾仿佛明白了,但又常常会感叹一番:“新德里什么时候才能像北京这样,发展的速度更快一点呢?”


在和印度朋友聊天时,虽然经常听到他们称赞中国的发展速度比印度快,但是从其言谈中似乎还能读出另外一层含义。


中国老百姓“好说话”


两年前记者在新德里时,阿贾一有空就开车带我在城市里转悠。一次我们前往老德里,车子被堵在一条小胡同里长达两个小时,而那条小胡同是我们前往目的地的必经之路。


“既然这条道路总是堵塞,怎么不把道路拓宽点儿呢?”面对我的疑问,阿贾开始大谈中国和印度的差异。原来,政府早就计划把这条小马路周围的商店拆掉,但由于拥有这块土地所有权的居民都不同意搬迁,法院判决居民胜诉,所以拓宽马路的计划只能不了了之,人们只能每天继续忍受长时间的塞车,谁都无法解决这个问题。


“唉,这件小事就能看出为什么印度不如中国走得那么快了。”阿贾的感叹其实代表了很多印度人的想法。他们一方面为拆迁户的权益得到法律保护而欣慰,但同时也觉得,在涉及具体事情的时候,印度人不像中国人那样“好说话”,这就造成很多事情都卡在细枝末节上,从而导致经济无法快速推进,毕竟很多事情,没有老百姓的配合是无法完成的。


不解中国农民工为何受歧视


与中国一样,印度也是个人口大国,城乡差别和贫富不均现象同样突出。桑吉夫是一位研究中国农业问题的印度专家,他曾于去年在中国农村就乡镇企业发展进行过田野调查,对于中国农民工的地位问题,他曾向我表达过忧虑。


“在中国,虽然政府正在采取各种措施,但是中国的农民工仍然受到各方面的歧视,说到底,城里人还是看不起农民工。”桑吉夫似乎有些愤愤不平。


与中国的“农民工”称谓类似,印度把涌入城里打工的农民称作“移民工”,他们选择在什么地方生活和工作完全是自己的权利,没有任何人可以干预。“任何人都不敢忽视和藐视他们。”


的确,记者在印度工作期间,看到很多印度进城打工的农民,他们虽然在生活上与城里人有着天壤之别,但看上去好像没有什么精神压力。


忧心忡忡的桑吉夫还不忘给中国农民工问题开出了自己的药方,“政府的最终目标应该是创造一种农民不会再考虑外出的环境,比如通过促进乡村企业的发展,以及在乡村创造更好的基础设施来解决农民工问题。”


社会保障任重道远


其实不光是农民工问题,前些日子,印度一家报纸还发表了印度记者撰写的访华观感。这位记者造访了在中国的一家印度餐馆,见到店里的几名中国雇员后便问印度老板,“你每个月给她们多少薪水?如果她们对你给的薪酬持有异议会怎么办?”


印度老板的回答让记者大吃一惊:“如果她们不满意就只能回到河南农村,因此她们不会提出不满,相反,如果我对她们不满意可以随时解雇她们。”这位记者在随后的报道中,发表了自己的感慨:“私人老板可以任意将一个工人解雇,这实在是不可思议的。”


后来,笔者就此采访过一位印度经济学家,他在从制度层面做出解释后,也提到了另外一个问题,就是过于严格的管理,已经影响到外国向印度劳动力密集型行业的投资。“我们也想像中国那样发展劳动力密集型的制造业,但是这只能一步步来。”该专家表示,很多人把印度比作一头大象还是有点道理的,“我们走路的速度固然不如中国快,不过我们一直是在稳步向前走着。”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