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红军时期,许光达带队到苏联学习坦克技术

lujibing2004 收藏 13 9208
导读:红军时期,许光达带队到苏联学习坦克技术 我们党历来重视培养各类军事人才。早在土地革命战争时期,党中央就有预见地决定抽调了一批同志到苏联学习坦克技术。1936年8月在苏联东方大学成立了坦克技术学习班,对外称苏联东方大学坦克特种兵学习分部。 东方大学设在莫斯科,是培训东方各国干部和专业技术人才的学校,校长叫米夫。坦克特种兵学习分部的学员是从中国工农红军、东北抗日联军、在苏远东华人派到东方大学各分部学习的人员中挑选的。 全分部有50多人,分6个班,许光达 (在苏联化名洛华)同志担任分部主任兼党支部书

红军时期,许光达带队到苏联学习坦克技术


我们党历来重视培养各类军事人才。早在土地革命战争时期,党中央就有预见地决定抽调了一批同志到苏联学习坦克技术。1936年8月在苏联东方大学成立了坦克技术学习班,对外称苏联东方大学坦克特种兵学习分部。

东方大学设在莫斯科,是培训东方各国干部和专业技术人才的学校,校长叫米夫。坦克特种兵学习分部的学员是从中国工农红军、东北抗日联军、在苏远东华人派到东方大学各分部学习的人员中挑选的。

全分部有50多人,分6个班,许光达 (在苏联化名洛华)同志担任分部主任兼党支部书记,是中国学员的负责人。l班班长李国华(阚贵义),2班班长李玉亭(倪景阳),3班班长傅福庆,4班班长张平,5班班长大东,6班班长的姓名记不清了。学员有李林(刘李林),宋志远(侍文臣)、李金荣、胡汉标、胡望山、赵福、李玉珍、杨太虎、费有(冯晋臣)、李玉山、田学文、马维贤、星武(蒋泽民)、王书、关有、孙进有(王浩清)、孙三(李志华)、王升、李树成、吴团民、林亭、李申<孙万贵)、李友(张海龙)、张发、喜良(黄颜思)、柯武英(杨青山)、井山(井卫泽)、张万才、徐光新、刘福臣、李德山、刘大祥等。

坦克特种兵学习分部设在莫斯科东南约10公里的一所沙俄时代的别墅内。全院长约400米,宽约300多米,周围筑有木桩和板条的篱笆墙,北半面建有一座2层小楼,是中国学员的宿舍。上层有大小5个自然间,中间较大的一间是客厅,是全分部会议活动室,1、2、3班各住一大间,许光达同志单住一小间。下层西头有4间,是4、5、6班的宿舍,中间是餐厅,东头是厨房。楼的东侧和北大门内有4栋平房,是服务人员的宿舍。楼南面有一块平地,初期坦克教练驾驶就在这里。出北大门,是一条东西偏南的沙石马路,是学习汽车驾驶的场地。

坦克特种兵学习分部的教学工作由苏军克林莫夫少将主持,他冬天穿一件长筒皮大衣,中国学员亲切地称他为“大皮袄”,他和5名教员不住在分部,但经常来分部上课或上班。克林莫夫少将有一位中尉助手,住在分部,负责日常教学工作,经常和中国学员在一起。教室设在东平房的一间屋内,学员因文化程度不齐又分为两个班次。中国学员学习的重点是坦克驾驶和坦克分队战术,以速成的教学方法进行;一般上午以课堂授课为主,下午自习或以班为单位到汽车和坦克上复习。

开学后首先是学习汽车,第一堂课是一位上尉教员讲汽车发展史。在讲授汽车原理时,教员常在黑板上画图或指着汽车挂图讲解,或用从汽车上拆下来的零件讲解。当中国学员对汽车构造和原理基本懂得后,就进入实车驾驶阶段。学校为中国学员分部配了6辆汽车,每班1辆,并随配一位辅导员,他们穿便服,负责带领学员在马路上或平坦的空地上进行教练。每个学员轮流驾驶,辅导员手把手地教中国学员。经过一段时间教练后,大家都能掌握操作要领,独立地在马路上驾驶了。

学完汽车理论和实车驾驶后,便进行坦克技术的学习。教授坦克技术的教员是一位少校,第一堂课简略讲述坦克发展史及其在战争中的作用,以后讲坦克构造和工作原理,并学了一点射击方面的知识。教员讲得很熟练,可以看出他的专业基础很好,并且作了认真的准备。为了便于中国学员理解,教员经常采用挂图或到坦克前对照实物进行讲解。教学中,开始配备一辆苏制T一26坦克,后来为了提高学习效果,使学员有更多的机会到实车上学习,又调来两辆英制维克斯一2型坦克。理论讲解结束后,中国学员便在楼南的空地上进行坦克驾驶教练,依班次轮流进行,由辅导员手把手地教。辅导员对中国学员要求很严格,每一个动作都要做到准确、熟练,在空地上进行一段时间实车教练后,分部就组织中国学员到苏军坦克部队的教练场进行坦克驾驶,先在比较平坦的道路上进行,然后让中国学员在复杂地形上驾驶,通过上下坡、弹坑、车辙桥等种种障碍物。结合实车教练,中国学员还到射击场进行原地对固定目标的射击和短停间对固定目标的射击,多数同志以机枪代炮,也有少数同志进行实弹射击。通过实车教练,中国学员基本上掌握了驾驶技能,能独立地驾驶坦克了。

战术课一般由克林莫夫将军授课,着重讲述营连战术,也讲一点师团战术。

在授课过程中,他组织中国学员进行图上作业,到苏军营地进行沙盘作业,也到野外进行徒手作业。作业中,有时由苏军人员讲解示范,有时由苏军和许光达等有过作战指挥经验的中国学员共同演练,有时完全由中国学员自己演练。

由于中国学员基本都在革命队伍中经过锻炼,在艰苦环境中经过摔打,知道学习机会来之不易,所以学习自觉性很高,大家都有一个强烈的愿望:学到更多的技能,回国后为革命更好地工作,尽管大家的文化程度较低,又不懂俄语,没有教科书,也不发讲义,讲课全靠翻译,学习中遇到许多困难,但大家学习非常刻苦,几乎把所有课余时间都用来学习。大家经常坐在—起,凭记忆或课堂上写的简单笔记,讨论研究,互相交流。经过1年多的艰苦学习,大家终于学会了坦克驾驶和使用,学到了坦克部队的基本知识。在整个学习过程中,不仅苏联红军的教员和技术保障人员热情耐心地教育帮助中国学员,而且苏联的生活服务人员也无微不至地关怀中国学员,给了中国学员许多温暖。其中最突出的是食堂的同志经常征求中国学员的意见,大家乐意吃什么他们就做什么,尽量让这些中国学员吃到肉炒面条这样的家乡口味的饭菜。所有这些,都使中国学员深深感受到苏联共产党和苏联人民对灾难深重的中国人民的深切同情和无私援助。

许光达同志对中国学员要求很严,记得开课之前,他就强调大家要遵守学校纪律,尊重老师,为了党的事业和祖国的独立解放而勤奋学习,他非常重视时事学习,每天组织读报纸,讲新闻,引导大家关心祖国和世界各地革命斗争形势的发展。学习期间,他总是以身作则,严格要求自己,勤记勤问,反复实习,力求比大家学得更好一些,理解得更深一些。

在莫斯科的党中央领导同志及驻第三国际的中共代表团非常关心中国学员的学习,经常到学校来作时事报告,董必武、陈云、康生、邓发等经常来,王明有时也来一下。给中国学员作报告最多的是康生和邓发。领导同志每次来,都是许光达同志接送和招待的。许光达经常向他们汇报中国学员的学习情况和思想情况,领导同志往往结合大家的思想实际讲国内外形势,做大家的思想工作。

在一年多的学习过程中,中国发生了两件震撼世界的大事,使中国学员这些在异国他乡学习的人们产生了强烈的反应。第一件是1936年12月发生的西安事变,当听到蒋介石被张学良、杨虎城将军的部队扣押,后在共产党的调停下使西安事变和平解决,从而迫使蒋介石接受停止内战、联共抗日的条件时,中国学员蹦着、跳着、欢呼着,真是欣喜若狂,大家为中国革命形势发生重大变化而高兴万分。第二件是1937年的七七卢沟桥事变,当听到日本侵略者大规模进攻中国时,中国学员气愤万分,大家咬牙切齿,慷慨陈词,恨不得立即飞回祖国,和日本侵略者决一死战。领导同志作报告时,总是引导中国学员正确认识和对待这些大事,领会党中央的方针政策。

1937年初冬学业结束,1938年上半年学员们相继返回祖国。大家经新疆迪化(今乌鲁木齐市)到延安分配工作。

部分中国学员到达延安后,受到毛泽东主席和其他中央领导同志的亲切接见。毛主席勉励大家说:“我们现在还没有一辆坦克,也没有大炮,但是有了一批懂技术的干部,党还要培养很多哩!”

毛主席、党中央的关怀,对大家是一个极大的鼓舞。

抗日战争胜利后,我军向东北挺进。党决定曾在莫斯科学习过坦克专业的孙三随炮兵学校从延安开赴东北,搜集日军遗弃的坦克,着手建立自己的坦克部队。后来,李国华、蒋泽民、李林也到东北,参加组建坦克部队。全国解放后,正是因为有了这段光荣的经历,毛主席亲自拍板,让许光达同志但任了装甲兵司令员,全力从事装甲兵的建设。这批在苏联学习坦克技术的中国学员,不少同志先后回到了装甲兵部队工作,终身为装甲兵建设贡献了自己的力量。


纪念许光达诞辰一百周年!

下为许光达在苏联东方大学坦克特种兵学习分部学习时亲手绘制的战术标图。

可以看出许光达学习的精心细致,画图工整认真。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骑兵在进攻阶段的战斗序列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连进攻和二梯队发展胜利。


本文内容于 2008-11-15 16:03:35 被lujibing2004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