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20华盛顿金融峰会:中国的鸿门宴或“逼宫”美国?

fengyimin 收藏 0 152
导读:G20华盛顿金融峰会:中国的鸿门宴或“逼宫”美国?


有人曾说华盛顿的G20峰会,将是给中、印等新兴国家备好的“鸿门宴”。也有人说,这次峰会是欧洲国家联手新兴市场国家“逼宫”美国的一台大戏。现在看来,美、欧和新兴市场国家最后只能打成平手,谁的声音都没法比谁大,谁也不能逼谁就范。

《东方早报》报道,全球20国集团的领导人当地时间14日下午6时(北京时间15日)起聚集在华盛顿,讨论如何平息金融危机,并开始探讨防止下一次危机发生的路线。不过,别指望各国会采取整齐划一的行动。会议更可能像修建巴别塔(Tower of Babel)那样以各散东西告终。


全球“各有主张”


法国人想要控制住脱缰的全球资本主义,建立新的监管秩序。而美国人对这一点表示怀疑。


英国人最初说,他们要建立一个新的布雷顿森林体系。这听起来像是要重建、甚至取代1944年新罕布什尔会议后建立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及其他国际机构。如今,他们说自己希望看到一个更加强大的IMF。


但俄罗斯人会尽力否决英国人现在的想法。他们主张,IMF不应该向借款国家强加克里姆林宫顶尖经济顾问达瓦科维奇所称的“政治条件”。


与此同时,中国人也想在IMF的决策上获得更大的影响力。而其他所有人想的是让中国人为IMF的借贷项目提供资金,至于IMF的权力构架是否会很快发生变化,其他所有人都不是太上心。


在刚过去的这个周末,二十国集团(G20)的财政部长和央行负责人在圣保罗举行会议,为即将召开的峰会作准备。IMF总裁多米尼克·斯特劳斯-卡恩在上周日的一个新闻发布会上表示,他已经意识到各国领导人对解决问题的最佳方案存在分歧。他说,还是有理由对G20峰会持乐观态度的,因为与会人员一致认为采取协调行动至关重要。


卡恩说,如果已经达成了一致意见,就没有必要召开会议了。


困扰此次会议的问题有观念上的,也有政治上的。考虑到目前困境的复杂性——住房问题、信贷紧缩、银行资不抵债和全球消费者需求低迷相互交织在一起,大家根本不清楚如何抑制眼下的经济危机进一步恶化。IMF计划利用这次会议来游说多个国家采用凯恩斯学派倡导的经济刺激开支措施——不惜赤字扩大来加大政府开支、削减税收。美国已经向这个方向迈进了,但是很多欧洲国家仍对此持怀疑态度。


此外,如何防止未来可能发生的危机也是一个无法估量的问题。谈论加大监管很容易。但是,应该采取何种监管方式?监管多大程度上需要跨国合作?


影响会议的主要政治问题是美国。美国经济的规模如此庞大,它对国际机构的影响力如此巨大,全球经济系统内任何重要的变革如果没有美国的认同是不可能发生的。


但是,布什总统的任期在两个多月后即将结束,之后他不再领导美国。与此同时,第21位领袖——当选总统奥巴马还没有准备好进行全球经济变革。奥巴马上周五表示,美国只能有一个政府、一位总统。奥巴马目前甚至还没有明确表示自己在当前的国际金融监管这个极具技术性的重大问题上的立场。


欧洲领导人提议,在此次华盛顿会议后一百天,也就是2月下旬举行第二次金融峰会,届时奥巴马就任也已约一个月了。


华盛顿智库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资深成员戈德斯坦因说,考虑到即将上任的新总统不会参与此次会议,而将要卸任的总统又不可能替继任者作出任何承诺,人们不应该对这次会议抱太高的期望。


英国首相布朗现在也在降低20国集团峰会的重要性。他一直把自己置于危机响应的前沿。此次峰会将包括中国、印度、南非及其他新兴国家的首脑,还有美国、德国和日本等传统经济强国的领导人。与会首脑将在周五共进晚餐,然后周六会开五个小时的会议——按照这个日程,每位领导人只有15分钟的发言时间。


大戏还没上演


事实上,大戏还没上演,白宫上周就已打预防针,降低人们的预期,称峰会只会就对付金融海啸发表一份原则性声明。白宫发言人直言:“你不能期望领袖们一坐到一起,什么问题都迎刃而解了。”


白宫发言人弗拉托表示,G20领导人能就实质性内容达成一致的可能性很小,比如说在导致全球信贷市场混乱的抵押贷款支持工具等复合证券的新规方面。相反,预计与会领导人将指定一些工作组,让后者在未来几个月中就改造金融体系中的许多方面给出建议。


弗拉托说,很难想像与会首脑能在短短一个周末的峰会中坐下来处理这些具体的问题。他们所能做的是为我们想要加快进行的讨论设立指导原则,这才是真正重要的。弗拉托说,拿出解决方案需要时间。人们绝不希望草率地作出决定,那会导致意料之外的结果。


以法国总统萨科齐为首的欧洲领导人和澳大利亚总理陆克文向布什施加压力,要求G20举行会议,主要是为了显示他们的决心。他们显然打算利用这次会议指责美国是引发本轮经济震荡的罪魁祸首,并要求进行明确的变革。


轮值欧盟主席的萨科齐此前强烈要求在纽约举办此次峰会,按他的说话,这是“所有事情的发源地”。但会议地点最终选择在了华盛顿。萨科齐极力主张设立全球金融监管机构,美国已经拒绝了这一提议,其他国家也很少表示支持。


相反,布什及其他领导人可能就一些相对没有争议的举措达成一致。比如说,他们可能会采取一些措施,鼓励银行在市况不佳的时候发放更多贷款,而在市况好转时则遵从更多约束。


讨论预警机制


本周会议的最好结果可能是各国承诺持续把金融改革作为头等要事。在1998年亚洲金融危机之后,IMF努力推动全球金融结构的调整,比如设立国际破产法庭来处理国家违约的案例。但是,一旦全球经济复苏后,各国对变革的兴趣直线下降,破产法庭的提议也无疾而终。


在此次会议上,IMF计划提出一些新的想法,包括目前该机构正在讨论的资产泡沫预警机制。IMF内部也在讨论这样一个问题:是将该机构本身定位为全球金融监管者,还是提议建立一个国际机构网络。


欧洲国家却在推动另一套网络的成型——为那些最大的金融机构设立一组监管人员。比如,不同国家负责监管花旗集团(Citigroup)的人员定期举行非正式会议,相互交流信息。


所有这些提议的共同弱点是落实执行。多年来,欧美国家一直无视IMF提出的处理国内经济事务的建议,但是他们却期望发展中国家遵守IMF的要求,以达到获得紧急贷款的标准。


今年春天,IMF为美国制定出让其银行调整资本结构的计划,并递交给美国财政部,但后者对其置之不理。一位财政部官员表示,这个计划甚至都没有被递交到财政部长办公室。IMF前首席经济学家西蒙·约翰逊说,英国和法国也一样。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警报!一大波“日韩”军舰冲击中国岛屿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