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在网上随意浏览,无意中看到了一篇报告文学,是关于砀山2001.9.28系列武装绑架案的。这个案件当年曾经轰动全国,几名绑匪在苏鲁豫皖四省作案80余起,杀害24人,是建国以来最大的武装绑架、抢劫、杀人案件。破获后,有两名罪犯在砀山被审判、处决。而我正好目睹了处决罪犯的全过程。

那是一个冬日,大概是02或03年,准确时间记不清楚了。我路过砀山县城大隅口,见路口被警察封锁了,就问出租司机是怎么回事。当得知是在开宣判会时,好奇心上来了,正好也没有什么要紧事,就去看热闹了。

会场在剧场门口,西边几辆卡车上蹲着一排普通罪犯,而靠东边的两辆卡车上各站着一个五花大绑的家伙,胸前挂的牌子上打着鲜红的叉。定睛一看,赫然写着陈峰、邓永良,竟然是他们!我马上挤到跟前看了起来,看看这两个杀人如麻的家伙究竟是什么模样。陈峰倒是一副罪犯的标准神气,低着头,耷拉着眼皮,垂头丧气。而邓永良则抬头正视前方,神态自若,似乎生命就要结束的那个人不是自己。果然悍匪!

宣判会快结束了,我打电话联系了一下后提前钻进了一辆朋友的警车,我是打定主意要去刑场看一看——我还没有看过处决罪犯呢,一直想开开眼,何况又是处决这两个家伙!

车队出发了,绕县城转了一圈后,拉响了警笛直奔刑场,一路上凡是路口都有交警控制,所以速度很快,把许多跟着去看热闹的人一个个甩在后面。

前面出现了由几十名警察组成的封锁线,把无关车辆人员拦住,刑场到了。执行车队鱼贯而入,我们的车一停稳,我就迅速下车走到最前面。这是故黄河的一个公路桥边,下了公路就是河道,在河道和公路之间是大约五六米宽的小树林,稀稀拉拉有些小杨树。罪犯正被武警战士架着走下公路,来到树林里并排跪下,两个家伙相距大概三四米,各有两个武警战士一左一右架住胳膊,除了执行的十几个武警官兵,我就是离罪犯最近的人了。武警在军官指挥下紧张地准备着,法官宣读死刑命令后两正两副四名射手到位[他们并没有像传说的那样戴口罩、墨镜,只是戴着手套而已],子弹上膛,乌黑的八一杠举起来了,枪口对着罪犯后脑勺。我无从知道他们此时的感觉,不知道他们会不会害怕、后悔,不过看他们的表现,应该是已经魂飞天外,形同木偶了。

尖锐的枪声响起,我清楚地看见子弹穿过头颅后钻进前面的河水时溅起的水花。两犯同时向前一栽,伏尸在地,只时而有些许轻微的抽搐。血从脑袋流出,并不太多。过了一会,几个警察走过去将尸体翻过来,两人的面部大概在额头处都有一个大窟窿,面部鲜血淋漓,法医验尸后,一个检察官把他们的牌子放在各自胸口然后拍照,退出现场。殡仪馆的两个工作人员过去用黑塑料袋套住头部,在颈部打结。抬上担架·····

两个罪恶的生命下了地狱,愿被他们残害的人在天堂安息!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