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风尘一路歌——武警押运兵的酸甜苦辣

wangruidong8051 收藏 1 552
导读:一路风尘一路歌——武警押运兵的酸甜苦辣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传说中的押运兵有一种神秘的色彩。3月中下旬,我领受任务,与几名战友一起赴某地押运一批军需物资,行程数百公里,历时数十小时。当了一次押运兵,我真真切切地体会到了押运兵的酸甜苦辣。


取暖、就餐、睡觉,一切都只能在几平方米之内解决


没有想到,押运除了寂寞,还有严寒。躺在铺位上,我明显感到车皮内气温越来越低,尽管身上盖着棉被,仍然感到有一阵阵的寒意向我袭来。因为越来越冷,我便起床试图着活动一下筋骨,暖暖身子,没想到起床后才发现,这白天不透光线的闷罐车皮,透起寒风,一点也不含糊,一丝丝寒冷的风随着火车的运行不停地从四面八方吹到身上,浑身直打哆嗦,我又赶紧钻进棉被里。我心里乐了:棉被御寒不行,御风还是可以的。


我想,现在是阳春3月,外面已经春风和煦,阳光明媚,如果是寒冬季节,那战友们接受的是该是怎样的考验啊!


说到吃,承担押运任务的我只能一日三餐都是午餐肉、方便面。看见这些食物,几个战友还没吃就想吐,因为他们每次押运吃的都是这些,而且每次都是一连几天吃。我终于体会到了成天吃午餐肉和方便面的无奈。第一天晚上,我美美地吃了一顿方便面,第二天早晨,我就有点不太想吃了,甚至有点不太想闻这一气味了,到了中午,我索性就不泡了,心想能少吃一顿就少吃一顿吧,可是到了三点左右,肚子饿得咕咕叫,只得就着一点开水吃了点午餐肉。几天来,在闷罐车皮里,我就是每天吃着方便面和午餐肉坚持下来的。因为吃不着新鲜的蔬菜,嘴里出现了溃疡,痛得难受。待完成任务时我才知道,同行的战友几乎人人都出现溃疡。


押运不是在车皮里歇着,得时刻注意外面的动静,时刻都在担心受怕


承担了一次押运任务,我才真正明白什么叫提心吊胆。


在正式出发之前,我就听说押运兵有"三怕":一怕少货,二怕反锁,三怕掉车。


经常押运的同志讲,车皮停靠车站时,押运的物资容易被劫。有次停靠一个小站,当时我刚好困得要命,我不断提醒自己,千万别睡,可眼皮就是不听话,不断地上下打架,就在自己快要无法坚持时,我的前一个车皮发出了声音,仔细一听,是有人撬铁门的声音,我马上警觉起来,高声喊道:"干什么的?"兴许是听到这边的声音,那边的声音小了,可能是担心被捉,那边的小偷赶紧走了。有了这次经历后,每到一个小站,我更加不敢睡觉了,有一次,车皮在小站停了约 10个小时,我硬是坚持了10个小时没敢合眼。


押运中,车皮门被牢牢锁上是件好事,但如果是自己所住的车皮被锁,那可就糟了。反锁车门有两种情况,一是在编组站,铁路工人会将所有车皮检查一遍,有时他们见到押运员居住的车皮没有锁上,会出于好心将门锁上;另一种是有人企图偷窃物资时被押运人员喝退后,出于报复心理,将门锁上。因为有这些顾虑,所以每次停靠小站时,除了防止小偷以外,我还得留意外面的行人有没有锁上我的车皮铁门。


除担心物资丢失和铁门被锁外,我们还时刻担心掉车。停车时,押运员需要经常下车检查车皮完好情况,就怕遇见列车突然启动,此时如在车皮开门的一面,还能追爬上去,如果在车皮背面,就只能看着车皮走远了。碰到这种情况,只能搭乘其他列车赶到下一编组站,在几百节车皮里慢慢找自己押运的车皮了,运气好的话也得一两个小时才能找到。


押运兵的快乐其实很简单,物资交接完毕后,酸、甜、苦、辣竟成了最美好的回忆


经过数十小时、数百公里的押运,我们终于顺利到达终点站,打开重重的铁门,我首先看到的是早已守候在此的受供单位的战友们,看到他们,我心中顿时生出一种亲切感。我想,我们的押运任务不就是为他们吗?他们的满意,就是我们的标准。


回首押运经历,真是感慨万千,所有曾经的酸甜苦辣竟成了美好的回忆。和我一样,同行的战友们心中此时都已充满快乐。一是感受使命崇高乐。想到自己所做的工作是为了维护国家的领土完整和尊严,一种身为军人,就该手握钢枪、保家卫国的神圣使命感就会涌上心头。二是为兵服务自豪乐。看着满满一车皮的物资,细数都是成百上千,这些物资将发往全国各地各个部队,心中一种自豪感油然而生。三是完成任务欢喜乐。手里拿着的发物单,每一张都清楚地写着多少万元的字样,顿时感到肩头责任重大,强烈的责任感让我们一路寝食难安,现在顺利抵达目的地,准确交接完毕,心头的石头才算落了地,我们都感到从未有过的喜悦和放松,这种美妙的感觉,实在太令人难忘了

6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