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翔 《第四卷 临安》 十一结案2

mulinsen444 收藏 3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667/][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667/[/size][/URL] “姑娘,该换药了。”   严蕊轻轻答应了一声,现在她还是只能俯身趴在床上。离结案以经过去了四天,严蕊在堂上被释放之后,没有在去杨炎家里,而是又回到如意坊。她虽然被准于除籍,但伤势太重,只要暂时还是留在如意坊里养病。   小芸轻轻揭开盖在严蕊身上的毛毯,给她换药,口里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667/


“姑娘,该换药了。”




严蕊轻轻答应了一声,现在她还是只能俯身趴在床上。离结案以经过去了四天,严蕊在堂上被释放之后,没有在去杨炎家里,而是又回到如意坊。她虽然被准于除籍,但伤势太重,只要暂时还是留在如意坊里养病。




小芸轻轻揭开盖在严蕊身上的毛毯,给她换药,口里又忍不往的咒骂朱熹.这几天来,她每天给严蕊换药都会将朱熹连同他的家人大骂一遍。




严蕊却忍不住笑道:“好了,小芸。你也骂了朱熹不知道几千几万句了,也就够了吧。”


小芸这才停了囗,又道:“今天王公子又来了,还带来了不少的礼物,被我打发走了,但还是把东西放下了。他到也是不怕麻烦。这几天每天都来。”


严蕊淡淡道:“不管是谁来,我都不会见的。还是和前几天一样,放下的东西一律放在外头不管。”


小芸笑道:“其实放在门外的东西李妈妈收走了。别人是来看望姑娘你的,这到好,到是便易了她。我看呀!她到是希望姑娘在这里养伤的时间越长越好。”


严蕊也笑了,道:“管她呢?现在都来看我,我在堂上受刑的时候有谁想起过我来。反正我是没收的,也不用领这个情。这几年我还有些积蓄,等我伤好一点,我们就马上搬出去住。”


小芸又道:可是昨天杨公子来看姑娘,姑娘为什么也不见他呢?姑娘你是为了他才受的刑,但他为了救姑娘,现在不但驸马做不成了,还连什么官都没了。也算对得起姑娘了。”


严蕊默不语。自从她被判无罪,回到如意坊以后,以前和她相识的王孙公子等人纷纷携带厚礼上门来探望。其中还有些人声称愿意娶她为妻室。但这些人都被严蕊拒之门外,一个也不见。就连杨炎来看她,也被拒绝了。


听小芸这么一说,严蕊也沉默半响才轻轻叹道:“他能够不顾这一切,去衙门救我,我以经很知足了。只是见了他又能怎样,我不想在连累他了。现在只想着等伤好了一点我们就搬走,最好搬得远远得,永远不回来,平平安安渡过下半辈子。”


小芸呆了一呆道:“那么姑娘你这打不是白挨了吗?”


严蕊笑了一笑道:“小芸这些事情等你长大了以后也许就明白了。”


两人正说着,忽然门外一阵密集而杂乱的脚步声传来。就听李妈妈的声音在门外道:“唉呀,你们可不能这么乱闯啊,严蕊姑娘可是说了,她要养病,谁也不见的。你们送来的东西交给我就行了。”


小芸站起身来,正想去看看是出了什么事情,只见房门一开杨炎己从外面走了进来.门外还跟着七八个人堵着门口,有男有女,李妈妈跟在后面也想进来,可是被门口的人拦住,进不来.小芸”啊”地叫了一声,道:”杨公子.”


杨炎向她点点头,径直来到了严蕊的床边.道:”严蕊姑娘你为什么不愿见我?”


严蕊扭过头去,看着杨炎道:”你还是走吧!我不想在连累你了!”


杨炎摇了摇头道:”以经连累上了,你以为我们不见面就会脱得了于系吗?”


严蕊道:”可是……”


杨炎一摆手,道:”不用什么可是,现在我来接你,一切等你的伤好了以后再说.”说着他扭身一招手,门外站着的人群中进来四个妇人,抬着一张软床来到严蕊的床边.然后四个人一起动手,把严蕊抬到软床上,向外走去.严蕊那里挣扎得过,只好任由她们抬着走.


李妈妈还在叫道:”哎讶!你们这是要把严蕊姑娘抬到那里去.”


杨炎也不理她,又对小芸道:”小芸姑娘,我留下两人在这里帮你把严蕊姑娘的东西收拾一下,也一起搬到我家来住吧.有你照看严蕊姑娘才好.”


小芸忙答应一声,赶忙开始收拾起来.她到是早想和严蕊一道搬到杨炎家里去住.现在自然是满心欢喜.杨炎留下杨全和两个家人帮她.至于怎么和李妈妈交涉自然有杨全会处理好的.何况现在严蕊以经脱藉,她去那里,李妈妈也没有理由阻拦.


杨炎带着严蕊回到家里,家里早就给收拾好房间.光衍也早己在这里等着,又给严蕊把脉,重新开出药方.


开完药方以后,杨炎立刻吩咐从人们去照方抓药,又请陪着光衍说话.光衍笑道:”杨檀越,你可知道这些时曰外面是怎么传说你和这位严蕊姑娘的事情吗?”


杨炎只好苦笑看点点头,他当然知道自己和严蕊的事情早己传遍了临安府的大街小巷.一个是新近立下赫赫战功的青年武将,一个是临安府当红的名妓,这样两个人扯到一起,人们自然是尤其感兴趣.更何况这件事本身就极居传奇色彩,现在.或骂杨炎贪恋女色,或是可惜他自毁前程,或是赞他有情有义,或是佩服严蕊坚不等等. 自然是传得沸沸扬扬,说什么的都有.


光衍看着杨炎的表情,不觉笑得更为欢畅,道:”既然知道,檀越又为何还要把严蕊姑娘接回家中呢?难到还不怕乱吗?”


杨炎只好苦笑道:”所谓债多不愁,现在以经传得够多了,也不在乎在多一些了.我只求问心无槐,别人喜欢去传,只好由他去吧.”


光衍微笑道:”檀越,如此胸襟,到负令老纳佩服.”


杨炎又苦笑着道:”大师太抬举我了,我那有什么胸襟,不过就是比别人看得开一点罢了.”


光衍哈哈大笑道:”严蕊姑娘的伤势虽重,却也无性命之忧了.等她伤好了以后,檀越打算怎么安排她呢?”


杨炎到是怔了一怔道:”这我可还没有想过.到时候就看她的意思办吧.如果她愿意留下,在这里住一辈子也无妨,如果她要走,我就送她一笔钱够她安身也就是了.”


光衍摇摇头道:”杨檀越你这话可就不对了,现在严蕊姑娘父母双亡,又无亲无故,她若要走又能到何处去安身呢?若是留在府上,她一个年轻女子,又算什么回事呢?何况严蕊姑娘正当妙龄,终是要嫁人的.如果依贫僧之见,到不如檀越索性就纳她为妾室,也好有个名份.居贫僧看来,她一定是愿意的.”


杨炎到是吓了一跳,和尚劝人纳妾,这还从来没有听说乜.不过光衍说得到也是有几分道理,叫严蕊走,她也确实没有地方可去,留她住下,也确实有些不明不白的.不过杨炎却是没来没有想过要纳严蕊为妻妾的.道:”这么做似乎也有些不妥吧.”


光衍微微一笑,道:”有什么不妥,檀越是怕别人非议吗?”


两人正说着,忽然听见院子里一个清亮的声音道:”杨炎,你躲在那里,给我滚出来.”


杨炎又苦笑着摇了摇头,他以经听出来是赵月如的声音.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