功勋 第六卷 谁之哀殇 第三十六章节 台风(五)

月亮下的船 收藏 20 1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461/][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461/[/size][/URL] [内容简介] “开火,开火!”狂吼而叫着的钱鹏飞一抬手,抵在肩头的95Ⅱ突击步枪直接将一长梭子5.8毫米子弹泼洒进法国人的队伍之中。 突然冒出来的中国军队显然打乱了法国人的退却部署,一阵劈头盖脸而来的弹雨顷刻之间便把端枪走在最前面的两名尖兵打得血肉横飞。 连哼都没有哼出声来,两名法军士兵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461.html


“开火,开火!”狂吼而叫着的钱鹏飞一抬手,抵在肩头的95Ⅱ突击步枪直接将一长梭子5.8毫米子弹泼洒进法国人的队伍之中。

突然冒出来的中国军队显然打乱了法国人的退却部署,一阵劈头盖脸而来的弹雨顷刻之间便把端枪走在最前面的两名尖兵打得血肉横飞。

连哼都没有哼出声来,两名法军士兵便把命丢在这片绿色的地狱之中。

而紧随而来的一阵枪榴弹覆盖更是让展开散兵线、相互掩护退却的法国陆军特战旅-第13龙骑兵伞兵团的士兵们如同经历过一场死亡的洗礼一样。

“掩护,掩护!”法国人的反应倒也不慢,抢忙的就地趴倒,寻找掩护。

-哒哒哒-95式班用机枪泼洒的弹雨如同毒链样的舔过,枝叶乱木被打得阵阵飞扬,空气之中一股腥涩的味道。那是植物藤蔓流淌出的‘血液’和‘眼泪’。

只顾着低头向东面撤退,试图摆脱两个步兵排从两翼的包抄,可是让法国人怎么也想不到的是,居然有一支中国部队会在自己的后翼位置上出现。一时之间竟然被打了个措手不及。

“他奶奶,让你狗娘养的伏击我们!”钱鹏飞一边骂着,一边将拔去保险插销的手雷丢出去。

轰,炸起的烟尘掀得碎泥烂土到处飞溅,不远处的密林破片被打得枝叶乱溅。

钱鹏飞冲着队后挥挥手“机枪掩护!”

两挺95式班用机枪接连转过枪口,对着斜侧方向的法国人就是一阵猛烈的扫射。

“烟幕弹!”两枚烟幕弹同时的扔了出去,在一片热火的战地上炸起一团弥散而开的气溶胶雾。“上,1组掩护,2组跟我来!”钱鹏飞说着抵枪冲了出去。

三架‘武直-10D’攻击直升机嘶吼着从天空之中掠过,在树梢高度接连的将挂悬的航空火箭弹倾泻下去,炸起遮天蔽日的火光。浓烟在这片闷湿不堪的丛林之中翻滚着,碗口粗的林木-吱嘎嘎-的轰然而倒。双方对射的子弹在满眼的绿色之间飞窜着。

“压住他们,绝不放走一个狗娘养的!”钱鹏飞靠着一截树干后面,飞快的换上一个弹匣。探身而出的他接连打出几个三连点,同时回过头来吼道“上,上,上!”

虽然对面的法军第13龙骑兵伞兵团也并非什么等闲之辈,但习惯了在绝对优势火力、绝对制空权的环境下作战的西方军队又怎么能够在这样没有制空权、又没有优势火力的情况下,做坚决的抵抗呢。本身被断了后路就已经足够使得这些法国人惊慌不已的了。

-咣当-一辆‘东风铁甲’在远处狠狠的撞开一截断伏下来的枯树,破碎的水箱吱吱的哀鸣了两声,腾起一团白色的水蒸气。全然不顾及这些的中国士兵迅速跳下车来,沿着林间的草窝向这片激战之地扑了过来。车载12.7毫米机枪在林子里荡开一道火舌,横扫而开。

-轰-轰-轰-接连投出的手雷在林子里到处炸响。95枪族的清脆射击声和FAMAS FELIN自动步枪沉闷的枪响纠缠在一起,如同炒豆样的在密林之间交织。

两挺95式班用机枪俨然成了侦察兵们最为有力的支援火力,这两挺班用机枪一左一右,交叉扫射着。大容量的弹鼓则确保了这种班用机枪有足够的压制火力持续性。

听着远方接连不断的爆炸声和枪响,公路上的岳海波微微皱了皱眉头。

“交上火了!”萧扬从背后转了过来“钱鹏飞这次算是逮住块肥肉了。真算是解气!”

“可是道路还没有能够恢复畅通啊,前出两翼的几个分队都已经和法国人的埋伏部队交上火了。”岳海波微微叹息一声“也正如你所意料的那样,这些狗娘养的真是沿着1号公路线给我们摆开了几个伏击圈呢。还有众多的路边炸弹和地雷,工程连正在清理呢!”

“嗯,时间不等人啊!”萧扬点了点头“陆战1旅已经在岘港和法国人、‘越人阵’交上手了。现在的情况来看,问题似乎很严重啊!”萧扬面色难得的沉重起来。

“无论如何也要争分夺秒的向南线进军!”岳海波的手捏成拳头状,在‘东风铁甲’的车前舱盖上猛然地砸了下去“天就快黑了,要钱鹏飞他们尽快的结束这场战斗,我们拖不起时间。”

萧扬沉默着点了点头。两架‘FBC-1D飞豹Ⅲ ’战斗轰炸机怪吼着从天空之中飞掠而过。

远处的地平线处一阵隆隆爆炸之声。隐约可见的火光不断映红着天边的那片昏蓝之色。

“那里是河静市吧!”萧扬问道。

“对,往南就是河静市了。”岳海波点头应答到。似乎生怕萧扬不明白一些情况,他继续补充着说到“从河静向南,‘越人阵’重兵集结的城市还有洞海、东河、顺化。”

“任重而道远啊!”萧扬沉吟了一刻“继续让炮兵和空军对河静展开炮击吧,我们现在唯一能够去做的就是动用一切火力,清除掉阻拦在我们之前的任何障碍!”

“师里已经有了明确的任务了,我们团将不参加对河静的攻击,而是继续南下,与第13集团军在筝河口会师!”两名军事主官的谈话忽然被匆匆走来的团参谋长打断。

“哦?”萧扬一脸的差异“不打河静市了?”似乎对这道命令有些质疑,萧扬接过递来的作战命令“那么我们不打交给谁打?254团?255团?”萧扬疑问到。

“第182机步师将接替我们师的任务,他们已经从我们的右翼向河静市的方向运动了。”团参谋长耸了耸肩头,苦笑着说道“师部命令我们团做前卫团,绕开河静,向筝河口进军!”

“拿地图来!”岳海波示意作战参谋拿来地图。“南北铁路、1号公路线,都是在筝河口交汇啊,下一个城市就是洞海!”岳海波点了点地图“看来岘港是危局了。”

“是啊,要不是危局,‘联指’也不会命令我们师快速疾进,向筝河口进军的。”参谋长说到。

萧扬的右手指在地图上轻轻的弹了弹“河静、同文、宣化。嗯,这次绕得距离不短啊。”

“集团军的意思是,我们师负责大纵深的穿插,182师跟进清扫河静、196步兵旅攻占同文、宣化则是第82步兵旅的预定攻占目标。”参谋长解释说到“由香溪南下的第13集团军也将绕开同文、宣化两市,直接和我们会师在筝河口。”团参谋长在地图上比划了下“由洞海到东河,只要不出意外,在台风来临之前,我们师是完全可以穿插到科隆山到洞海一线的。”

“这样吧,部队立即开拔,下1号公路线,你们看,这边的雨林并不是很茂密,可以绕道河静之南。只是这样的话,我们的行军路线也就和182机步师有些重叠了。”萧扬在地图上拿笔做了个标记“绕过河静,法国人和‘越人阵’说什么也不会想到我们会突然出现在他们的背后。但我们不必去和他们纠缠。”萧扬手里的铅笔在地图上猛然划开一个箭头“我们继续南下,直至和第13集团军在筝河口完成会师。”萧扬说着在筝河口的位置上点点了手指。

“我看行!”岳海波首先附议到“让侦察营继续沿着1号公路线清扫法国人的埋伏,我们团立即下1号公路。改绕过去。”岳海波说到“命令部队做好轻装前进的准备。”

“对,侦察营的装甲力量跟我们走,他们这些任务分队到时候可以搭载直升机追上我们”

雨林深处,激战还在继续着。天色已经渐渐的昏暗下来,雨林里的光线更是黯淡了。钱鹏飞小心点缩了缩头,从携行背包里掏出夜视仪,卡装上头盔上的附加基座。“奶奶的,就不信打不死你们这些龟孙子!”钱鹏飞一边嘟囔着,一边低声骂到。

刚刚老营长他们已经给自己发了简讯,从‘机动用户系统’上的信息就可以看得很是明白,师里作战计划改变了,将不再在河静一线纠缠了,而是绕行筝河口,不惜一切的向南穿插。

“奶奶的,又把侦察营扔下来了。”钱鹏飞低啐了一口唾沫,骂到“都是这群法国佬,老子本来是侦察营,抓舌头、搞情报,才是咱的拿手活儿,现在可倒好,陪这些法国佬在这篇雨林里玩捉迷藏。”小心的挪了下身子,尽管对面很是死寂,但钱鹏飞知道,法国人也正躲在那片雨林之中呢。说不定也正在窥视着这里呢。“狗娘养的。”钱鹏飞又一次恨恨的骂到。

一架‘武直-10D’攻击直升机悠然的飞来,这些‘中国虎’一直都是最爱往战斗最为激烈的地方出没。真搞不明白,这呼叫他们陆航的火力支援吧,他们也来,这不呼叫他们的航空支援,他们还来。就好象赶喜事似的,陆航就爱出没在战斗最是激烈的地方。

骤然的一个悬停,树梢高度的‘中国虎’猛然的压低下机首,30毫米机炮冲着地面上的目标就是猛烈的扫射,弹壳-哗啦啦-的掉落下来,火链从机首喷洒出去,沿着密林之间就是一阵疯狂乱窜。树木都被炸得碎屑飞扬,空气之中满是那股灼热的硝烟味儿。

“上!”钱鹏飞一探身,从枯树后面爬了出来,顺势送上肩头的95Ⅱ突击步枪快速的抵上肩窝。十余名佩戴着夜视仪的侦察兵们陆续从密林之间隐现出来。

几乎就在同时,躲在林子深处的法国龙骑兵伞兵们也开火了,而左右两翼的两个中国步兵排也是毫不犹豫的开始了机枪火力扫射。虽然轮式战车已经随团主力离开了,可是这两个排的机动步兵却是被萧扬留下了,用来帮助钱鹏飞他们困死那些法国佬。

刚刚才安静了没多久的雨林又一次的沸腾起来。子弹在林子里-啾啾-的乱窜着,接连的还响起一阵的手雷、枪榴弹的爆炸声。到处都是一片火热的交战。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