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总工会称将推动出租车份钱协商制

lilin7619 收藏 1 31
导读:2008年11月15日 07:15新京报 本报讯 (记者李静睿)全国近期发生的出租车罢运事件,已经引起了全国总工会的关注。全国总工会相关负责人昨天表示,正是因为出租车司机缺乏合理、顺畅的诉求渠道,才使罢运事件多发。为此,全总办公厅昨日下发通知,要求各地推进出租车企业组建工会,将重点推动以车辆承包费(份钱)等集体协商、签订集体合同制度。 出租车行业不再单建工会 全总统计显示,目前出租车从业人员中农民工占70%,而在该行业中,工会组建率低,职工入会率低,劳动合同签订率低等问题相当严重。 而从稳定出发,全

2008年11月15日 07:15新京报

本报讯 (记者李静睿)全国近期发生的出租车罢运事件,已经引起了全国总工会的关注。全国总工会相关负责人昨天表示,正是因为出租车司机缺乏合理、顺畅的诉求渠道,才使罢运事件多发。为此,全总办公厅昨日下发通知,要求各地推进出租车企业组建工会,将重点推动以车辆承包费(份钱)等集体协商、签订集体合同制度。

出租车行业不再单建工会

全总统计显示,目前出租车从业人员中农民工占70%,而在该行业中,工会组建率低,职工入会率低,劳动合同签订率低等问题相当严重。

而从稳定出发,全总要求,各地“充分认识加快出租车行业组建工会的重要性和紧迫性”,最大限度把广大出租车司机组织到工会中来。

全总表示,鉴于目前一些大中城市,已建立了组织较为健全的交通工会、建设工会等产业工会,具有指导城市公共交通运输企业工会的职责,因此在区县以上城市不再单独组建出租车行业工会。

此外,对已经组建的出租车行业工会,全总要求,所在地总工会,应在研究和协商的基础上,将出租车行业工会纳入城市交通工会或建设工会领导。

层层转包严重挤压利润空间

谈到深层次原因时,全总指出,出租车企业“空心化”使得出租车公司与从业人员之间的劳动关系虚化,从而导致整个行业的经营环境和从业人员生存状态不佳。

北京市出租车协会秘书长鹿献民解释说,所谓“空心化”,是指公司拿到出租车经营权却不经营,而是选择高价转让经营权,层层转包后,出租车司机的利润空间被严重挤压,“之前罢运的重庆和三亚,都是这样”。

全总表示,出租车公司凭借政府特许经营权,设立的“空心化”公司,虽然不是真正的投资者,但却是合法的经营主体,而这种产权归属的不明确,导致出租车企业与司机间难以确定劳动关系。因此各级工会要深入出租车企业,理顺劳动关系,不断创新组建企业工会有效模式。

份钱集体协商将成重点

在重庆和三亚的罢运事件中,出租车司机份钱(即车辆承包费)过高是重要导火索。而根据全总对出租车企业工会的部署,它们将重点推动以车辆承包费、工资、休息休假等为主要协商内容的集体协商、签订集体合同制度,以确保职工的收入和社保水平,与企业效益同步增长;同时还应及时掌握和反映出租车司机的合理要求,帮助职工解决实际困难。

根据全总部署,各级工会把尚未建会的出租车企业纳入组建工会的计划,同时抓住有影响的出租车企业作为突破口。

全总通知强调,针对出租车行业以司机为主体的普通职工多、管理人员少的特点,要在充分酝酿的基础上,民主推荐工会委员候选人,“确保能够代表职工利益的人员,进入工会委员会”。

- 经验

北京出租车 份钱政府限价

首汽公司副总称当地出租车市场“超级稳定”

本报讯 (记者李静睿)昨日,北京市工会交通运输业工委主任李志全对本报记者表示,虽然北京的出租车市场也是以非公有企业为主体,但是绝大部分出租车公司均成立了企业工会。

北京首汽出租车公司的出租车师傅蒋新月说,因为工会的介入,目前他们全体签订了集体劳动合同,每年都可以参与公司对领导班子的考核等民主活动,“我认为我们和上面沟通的渠道是畅通的”。

首汽公司副总经理梁海晨评价目前北京的出租车市场时用了“超级稳定”四字,他认为,其中重要的原因在于,公司方面非常了解司机们的诉求。

“他们可以通过工会,向我们反映,能解决的我们尽量解决,不能解决的,我们也向上级反映,比如现在最多的意见是,黑车太多和油价太高,这些问题令我们公司难以解决。”梁海晨说。

梁海晨还认为,对于承包金(份钱),北京采取政府限价的办法,这是维护出租车行业稳定的重要原因,“份钱不是我们公司定的,就不存在重庆这样的胡乱加价问题,如果哪个公司不按照这个规定来,各种资格审定都过不了关,公司等于要停业。”

- 反应

“我们更关心工会主席怎么产生”

重庆的哥杨孝明表示当地的哥“盼着建工会”

“我们更关心工会主席怎么产生”

本报讯 (记者李静睿)昨日,曾与重庆市市委书记薄熙来座谈的当地的哥杨孝明,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出租车司机“肯定都很盼着建立工会,但是我们更关心工会主席是怎么产生”。

按照杨孝明的说法,目前,重庆绝大部分出租车公司均未建立职工工会。2005年,重庆一些关心维权的出租车司机,曾经向重庆市工会申请成立行业工会,但被以“条件不具备”的理由驳回,“他们当时主要是说,我们连企业工会都没有,建立行业工会完全没有基础”。

杨孝明解释,之前重庆个别出租车企业,曾经有过类似工会组织,“但是当主席的是企业老板,工人们都不愿意参加,因为没有意义,如果今后工会主席可以让我们司机参加选举,我们当然支持。”

据了解,根据最新发布的《企业工会主席产生办法(试行)》,企业行政负责人、合伙人及其近亲属,人力资源部门负责人等,均不得作为本企业工会主席候选人。同时选举企业工会主席,应召开会员大会或会员代表大会,采取无记名投票方式进行,如按规定执行,杨孝明的担心应该可以消除。

在罢运后,重庆市交委曾表示,考虑成立独立的出租车驾驶员协会,但昨日,全国总工会相关人员评价说,“我们认为还是应当在市级工会的指导下成立企业工会,更有利于职工维权”。

北京市出租车协会秘书长鹿献民也认为,“独立的驾驶员没有直接上级领导,在维权的时候会很难和公司对话。”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