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千八百年前的战争(新) 第一章 第二十五节 战苏仆延(二)

maxian1908 收藏 3 2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790/][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790/[/size][/URL] 苏仆延听完后大怒:“周坚小儿欺人太甚,一年来我苏仆延未去惹你,你竟敢叫上门来讨战,敢小视我乌桓狼骑,比就比,就凭汉军那点微末道行,怎可比我们生于马上,长于马上的无敌狼骑。兀那狗屁使者,今天本大头领饶你一命,你回去告诉那个周坚,三日后黑山下本大头领亲自带领三千乌桓狼骑会会他的什么狗屁龙骑兵。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790/



苏仆延听完后大怒:“周坚小儿欺人太甚,一年来我苏仆延未去惹你,你竟敢叫上门来讨战,敢小视我乌桓狼骑,比就比,就凭汉军那点微末道行,怎可比我们生于马上,长于马上的无敌狼骑。兀那狗屁使者,今天本大头领饶你一命,你回去告诉那个周坚,三日后黑山下本大头领亲自带领三千乌桓狼骑会会他的什么狗屁龙骑兵。”

“大头领,不可出战啊。”看着信使走出大帐,逢纪连忙出言阻止,“我们以烽火联防之策阻止了汉军的进攻,那周坚没有办法,只好以激将之法,激大头领出战,好一战而挫我军锐气,如果此战失利,必然军心动荡,到那时游骑畏惧汉军之勇,如何敢与汉军交战,到时非但是大股汉军我们不敢出战,就是小股汉军亦畏缩不前,那么我们的烽火联防之策也就失效了。”

“逢纪你言重了吧。”苏仆延不满地一扬眉毛,“我乌桓狼骑威名甲于天下,岂是胡吹大气的,就是鲜卑也对我们礼让三分,更别论高句骊、扶馀这些小国, 那周坚蔑辞挑衅,要来挫我军威,但即便如此,又有何惧?再说如果如你所说,我等缩而不出,非但为军威尽失,就是连鲜卑、高句骊等也会对我嗤之以鼻,为丘力居所耻笑,黑山上一望无垠,四周又尽是我军控制,那周坚断定使不出什么诈来,就是与他打一仗也无大妨。”

“大头领,胜则好,怕就怕如果不能取胜,对军心士气打击甚大。”看苏仆延一副自信满满的样子,逢纪也不敢再说什么。

“怕个鸟,老子的狼骑岂是吃素的。”苏仆延火气上涌,“逢纪,把各部的头人唤来,老子要与周坚一战。”

“诺!”逢纪看了看苏仆延,面色阴沉地退出大帐。

信使回昌黎后,将苏仆延答应出战的消息转达,一时间众将一脸疑虑,乌桓狼骑的名头不是盖的,汉军多次征战,都是征调乌桓狼骑作为骑兵主力出战,狼骑威名名震天下,虽说赵云“龙骑”威武,但毕竟没经历过大战,现在一上场就要与纵横辽东的乌桓狼骑作战,能否取胜,谁也没底。

看着众人一脸疑虑的样子,周坚笑笑道:“诸公不必忧心,三日后坚亲自带兵出战,必可破苏仆延而返。”

“主公万金之躯,遣一大将率部出战即可,何必主公亲身冒险。” 郭嘉一听连忙阻止。

“主公,龙骑是由云亲自训练的,云自信也对龙骑颇有了解,让云领兵出战如何?末将一定不负主公厚望!”赵云连忙出列请战,其余诸将也深以为然。

周坚摇了摇头:“诸公放心,坚心中有数,三日后坚将亲率‘龙骑’应战,若战况顺利,那就罢了,如果战况不利,我必会迅速返回,吴军可在营中安排好接应人马,若我战失利,便火速增援,这样可确保无虞。”

“可是——”陈浩若站出来欲劝阻。

“好了,大家回去吧,赵云回去后挑选三千龙骑,三日后随我出征。”周坚环视了一下众人,“三日后,本将军率三千龙骑打头阵,子龙率剩余龙骑随后出击,若本将军胜,则乘胜席卷苏仆延部,也许我的命令过于冷酷,但不得不发,投降者,生,反抗者,死,我需要的是温顺的良民,不是桀骜不训的悍匪。”

“那如何处理那些部众?”刘备心头一凉,这周坚挺狠的。

“降者降为奴隶,供我汉人驱使,反抗者,高于车轮的男子全部杀光,剩余人员打入奴籍。”周坚的脸阴沉得快滴出水来。

三日后,一大清早周坚就已经穿戴整齐,在杨波的护卫下来到军中,便见赵云早已率领精心挑选的三千“龙骑”,正井然有序地准备着作战用的各种武器和装备,给马匹喂足草料,见到周坚等人前来,将士们一路恭敬行礼,周坚也频繁点头致意。不远处,后勤辎重营的上空袅袅炊烟升起,正在给将士们准备早餐,整个营地平静而祥和,根本没有大战来临前的紧张肃杀的气氛,周坚微微点头:“只有这样镇定自若的军队才能是一支百战之师,看来经过这半年多的训练,这支军队已经展现出一支劲旅的初步模样了。”

吃完早饭后,周坚下令全军集合,“咚咚咚……”战鼓声冲天而起,巨大的鼓声在军营中回荡,条件反射似的汉军迅速向校场飞奔,不一会,不但是今天将要应战的三千龙骑,就是其他营的汉军也全副武装地汇聚到校场。龙骑军团长赵云、步兵军团长吴军、弓兵军团长管亥分列于三军阵前,一副大战来临前的兴奋。

登上点将台,周坚冷眼扫了一下台下众将士,众将士面色平静肃穆,目光凌厉,浑身上下散发着浓浓的战意和腾腾杀气。周坚点了点头,大声道:“今天,对龙骑来说,有一个很好的机会来捍卫你们的荣誉,两年前,龙骑的先驱们在易县城下十进十出,杀得敌军鬼哭狼嚎,从此以后龙骑的威名就在大汉的土地上传诵,但是,那不是值得骄傲的事,因为你们所面对的是才放下锄头就走上战场的农民。可是今天,你们的对手将是号称‘狼骑无敌’的乌桓狼骑,只要你们能打败他们,那么你们龙骑才是真正的无敌铁骑,‘龙骑’的威名也才能够真正地传遍天下!我对你们有信心,所以我将会和你们一起出战,用我的双眼去亲眼目睹你们的英姿!记住我的话:龙骑无敌!龙骑无敌!龙骑无敌!……”

滚雷般地响声从军营上空飘过,浓浓地战意从‘龙骑’将士的眼中腾飞出来……

夏日的黑山下,广阔的原野上青草葱绿,无数的野花在微风中轻轻摇晃,一朵朵白云在一望无际的蓝天上徐徐飘过,在骄阳的照射下,大地蒸腾着一层雾气,地表漫起的灼热烧灼着人的心。

忽然间,一阵轻微的颤动从大地间传来,原本在微风中摇晃的绿草黄花也不禁一阵摇动,空气也如波涛般渐渐抖动。渐渐地抖动越来越明显,一南一北传来一阵阵沉闷的奔雷声,声音由远而近,慢慢地南北方的天际上突然露出一道长长的黑线,黑线由远及近,很快就变成一匹匹狂奔的战马和甲胄满身的骑士。

随着两支军队的接近,原本酷热的空气也骤然稀薄起来,安逸祥和的气氛也荡然无存。南方是黑甲红袍的汉军,北方则是黄甲着身的乌桓狼骑,两军暴发出的浓浓杀气在空气中激烈撞击。

奔驰、接近,再接近,五百步距离内,视力好的军士甚至都可以看清对方的旗号和军容,两支沉默的军队,两股剧烈的杀气,使得方圆十里内蒸腾的空气也仿佛突缯然着火,巨大的精神压力让两军将士们呼吸也不禁急促起来,紧据兵器的手心里也渗出了一层细汗,喉节上下抖动,咽下一口口紧张的唾液!

两军将士不停地打量对方,只见对面的乌桓狼骑都身着牛皮所制的皮甲,打磨得缯亮的皮甲在午时的骄阳下熠熠生辉,身上穿的是动物皮毛所制的衣服,手中拿着轻便的突击短弓,腰下配的是铁制的弯刀,就连座下的战马也是十分的彪壮,完全一副乌桓狼骑的特点。乌桓狼骑主要是弓骑为主,远程打击力极强,所以骑士都配着清一色的突击短弓,为了突击时能够平稳地放箭,缺少马镫的狼骑都用两腿夹住马腹,也就是他们这些长年生活在马上的民族才能灵活地借助小小马鞍的力量就能驾驭这些马匹,如果你只把狼骑只当成是骑射兵而忽略了他的近程打击力的话,那你就吃大亏了,这些长年生活在马上的民族,配带着一种独特的弯刀,弯刀前端微微上翘,有效地减少空气阻力,刀身拱起,可以借助瞬间一击的惯性,将力量砍杀到对手的身上,重则能将人劈为两半,轻则也可以劈砍人体薄弱的颈部,砍断颈椎,致人于死地。

与乌桓狼骑相对的汉军龙骑则不同,全军将士们身上穿着黑色的皮甲,鲜红的衣袍,因为汉属水,军中统一着红袍,在骄阳的照射下,闪耀着刺眼的红光,如红云般覆盖着黑山脚下的土地。龙骑们身后都背着轻便的骑兵弩,腰下配制的是专攻近战的旭刀,可以这样说,这支龙骑是不亚于对面乌桓狼骑的一支精良的部队,但如果有细心人仔细看的话,你会发现龙骑与其他汉骑略有不同,因为每个骑士座下战马的马腹处都有两个供人踩踏的马镫,骑士脚踏在马镫里,可以借助马镫的力量来稳住身形,甚至可以用马镫来牵引座骑的行动,而不要用身体的大半力量也固定下盘。

苏仆延坐于马上,一动不动地盯着对面的龙骑,就看到龙骑的骑士们好象都没有用一点力量就坐稳了身形,而且可以灵活运动,一脸轻松,可他的狼骑虽说在马上坐得也平稳,但是骑士们看起来有点紧张,有些骑士为了坐稳身形,拼命地使用双腿夹住马腹,都有些微微出汗了。看到对面龙骑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再看看他们脚上踏的那种奇怪的马镫,苏仆延隐隐有种预感,周坚敢于挑战横行草原的乌桓狼骑,可能就是凭借着某种不被世人掌握的东西。

“大头领,”逢纪两腿力量有限,夹不住战马,只好借助双手的力量抱住马脖子,艰难地挪到苏仆延身边,“对面的汉军龙骑有些不同,是否退战,待摸清了情况再杀。”

“放屁!”虽然心里没底,但对自己一手打造的狼骑实力还是很自信的,听逢纪这番话,显然有长敌志气,灭已威风之嫌,苏仆延抬手一马鞭抽过去,“你们汉人什么时候能够与我们草原上的骑士相对抗的了。”

一马鞭抽到背上,痛得逢纪一呲牙,可是摄于苏仆延的淫威,逢纪只好硬挺下来,不敢作声,一搂马脖子,退回队中,看今天的情形,无论是从气势还是从装备上,逢纪都隐然觉得苏仆延要败,苏仆延一败,自己就没有依靠了,如何在乌桓人中混下去,既然这样,还不如早退为好,回头看看周围的狼骑都紧盯着对面的汉军,没有人注意,逢纪一拨马,缓缓地退至队尾,伺机溜走。

周坚双脚一磕马腹,座下战马“咴咴”连叫两声便奔出阵来,来到两军之中,周坚运气在胸,大喊道:“在下荡寇中郎将,护乌桓校尉周坚,请苏仆延大头领答话!”

苏仆延听到周坚阵前相询,也一抖缰绳,座下战马微一加速,“达达达”来到两军阵前:“你就是那个什么鸟护乌桓校尉?”

“正是在下,周坚久闻大头领大名,一直无缘相见,今日能与大头领在沙场一见,足可快意平生!”

“老子是个粗人,不会跟你们这些汉人掉书包,有话就说,有屁就放。”苏仆延皱了皱眉,说好是约战的,现在讲一堆屁话有鸟用。

“好,大头领快人快语,那我周坚就直说了,自从光武帝以来,大汉就未曾亏侍过乌桓,大汉曾对乌桓各部头领优厚有加,就连大头领的长辈也曾被皇帝授予王侯之爵,一百多年来,大汉与乌桓尤其是与辽东乌桓和睦相处,我们给你们提供衣服和食物,而请乌桓人帮助大汉保卫边境,可是坚不知为何现在乌桓各部非但不遵大汉号令,却受那张纯叛贼的蛊惑,起兵从贼,那张纯贼子所能给大头领的待遇会超过大汉朝廷给你们的礼遇吗?”

“嘿嘿,老子不知道什么待遇礼遇的,我只知道现在大汉内乱频发,前年黄巾贼起,大汉花了大半年才勉强镇压,我们与大汉也没什么矛盾,可是你们汉人嘴上说对我们礼遇有加,就花那么点粮食和衣服,换我乌桓成群的牛羊、毛皮甚至是奴隶,本来这也不算什么,可是你们变本加厉,把我乌桓人当猪狗一样使唤,一有战事发生,就跑来征调我乌桓青壮从军,完全不顾我们死活,现在张纯答应日后若取代大汉,愿意将长城以北的草场都划给咱们,并且每年向我们进贡粮食、财帛,与你们相比,那张纯的条件太优厚了,容不得我们不从。”

“原来就是这点小小的条件就惹得大头领不顾族人生死,起兵从贼啊。”周坚哈哈一笑,“如果我出的条件比张纯更优厚,大头领是否愿意归降?”

“那你先胜得过我的狼骑再说吧。”苏仆延一拨战马,回头冲周坚道:“我们乌桓人崇拜勇士,若是你的龙骑能胜得过我的狼骑,那时再坐下来与我谈条件。”

周坚放声大笑:“哈哈哈,早知大头领不见棺材不掉泪,也罢,我们就用武力在阵前见个真章吧,周坚要让大头领看一看,大汉龙骑天下无敌!”

“无敌!无敌!无敌!”……一时间,三千龙骑的吼声犹若天崩地裂一般声震长空……

“龙骑无敌,所向披扉!”周坚拔出腰间配剑,举过头顶,大喝一声:“龙骑无敌,所向披扉!”

“龙骑无敌,所向披扉!龙骑无敌,所向披扉!……”龙骑的呼喝声响彻云霄,升腾的战意立即将大地掩没。

苏仆延见状也不示弱,“堂啷!”拔出配刀,举刀对空,沉声道:“乌桓狼骑,纵横天下!”

“乌桓狼骑,纵横天下!乌桓狼骑,纵横天下!……狼骑长啸声起,丝毫不弱于周坚的龙骑。

周坚手中长剑猛地向前一挥:“三军听令,锥形阵,杀——”三千龙骑一齐蹬踩战马:“龙骑!龙骑!……”如同卷起一阵剧烈的旋风一般从周坚身边卷过,挟着隆隆的雷声卷向乌桓人。

苏仆延也一挥手中弯刀,大喝:“有我无敌,杀——”怒吼着的乌桓狼骑一路喊杀迎了上去。

战争即将开始,要么战死沙场,要么饮血而归,在这一刻生命已经不属于自己,生命已经融入这冲锋的战场,为了家园,为了荣誉,为了无数翘首以盼的人们,奋勇杀敌,建功立业——


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