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短信直指申花全踢假球 朱骏揽成本阿扁是前车

qjm0601 收藏 3 1737
导读:记者严益唯、邵峰报道 很多年之后,辽足队员也许会给他们的儿子或孙子讲一个故事——很多年前,我们在一场比赛中一度0比4落后,但最终,我们史诗般地扳平了比分。但是,申花的小伙子们绝对不会有如此雅兴,在他们看来,这完全是一场事故。 故事或事故?这是个问题。从0比4到4比4,也许可能隐藏着深不可测的真相,甚至永远不可能有答案。 谁说假球?我打他! 4比4定格,所有申花球员都已麻木,他们甚至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下场的。队长杜威怎么也想不明白,走到场边直接飞起一脚,把一瓶倒霉的矿泉水踢得飞了起来;而
近期热点 换一换

记者严益唯、邵峰报道


很多年之后,辽足队员也许会给他们的儿子或孙子讲一个故事——很多年前,我们在一场比赛中一度0比4落后,但最终,我们史诗般地扳平了比分。但是,申花的小伙子们绝对不会有如此雅兴,在他们看来,这完全是一场事故。


故事或事故?这是个问题。从0比4到4比4,也许可能隐藏着深不可测的真相,甚至永远不可能有答案。


谁说假球?我打他!


4比4定格,所有申花球员都已麻木,他们甚至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下场的。队长杜威怎么也想不明白,走到场边直接飞起一脚,把一瓶倒霉的矿泉水踢得飞了起来;而被灌了四个的王大雷更是极端愤怒,他冲到替补席前一把扔掉比赛服,发疯似地大喊:“怎么会这样?这是为什么?”


“真是喝凉水都塞牙缝,邪门了啊!”杜威说着,“百年不遇,这样的过程简直赶上冠军杯了。”在连夜回上海的飞机上,当于涛询问杜威的手指伤势时,队长根本没有在意。尽管手指头韧带撕裂,但他心里想得更多的并不是伤情,而是“为什么”……


本赛季,申花一场最多的丢球数就是两个,但这一场,他们居然在30分钟内丢了4个。虽然这不是王大雷第一次在一场比赛中丢掉4球,但领先这么多却被追平却还是第一遭。“我们全都不知道怎么回事,大家全都蒙了,在场上也分不出什么了。对方的确打疯了,怎么打怎么有,而我们完全被压制。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那就是我们都尽了自己最大的力量,如果谁说我们打了假球,那我真是要跟他拼了!”


哭爹骂娘,不可思议。倒是总顾问张德发用一种哭笑不得的语气总结了全过程——“4比0,晃悠悠。4比1,很轻松。4比2,有点紧。4比3,都懵了。4比4,全完了……”


神秘短信,直指朱骏


几乎同一时间,记者接到了上海一位资深球迷的电话。对方用愤怒的语气,表达了对申花的不满,确切地说,应该是对投资人朱骏的不满。他认为朱骏导演了这幕大戏,“一方面在喊夺冠,背地里却自己在玩。我们看球这么多年,不是瞎子。”无独有偶。几个小时后,记者再次接到一个神秘的短信,“申花盘外盘,全在踢假球,朱骏揽成本,阿扁是前车!”矛头依然指向朱骏。在记者的追问下,对方回复了一个短信,自称“申花人”。远在沈阳的申花队员,此时也有人对朱骏赛后没有发飙感到不解,这似乎不是老板的风格——上次主场被辽宁逼平,他说了重话。但这次,他却一反常态,没有丝毫深究的意思。这应该不是一个私企老板的作风。


朱骏成了人们私下关注的焦点。9年前,有球迷喊申花前老板郁知非下课的时候,后者曾经很迷茫地向记者抱怨:“国外球迷也有骂队员,喊教练下课的。但怎么可能喊老板下课?老板是出钱的人啊。”与郁知非相比,朱骏更应该理直气壮,他投入申花每年几千万,都是从口袋里掏出来的,他怎么会出卖自己?与9年前不同的是,对朱骏持怀疑态度的人,现在有了充分的理由,因为现在“假赌黑”已成了足球圈的一部分。他们可以顺理成章地认为,这样的超级冷门,朱骏能拿到不少利益。


奇怪的是,两位1995年夺冠时的申花主力却并不赞同这样的猜测。“我也踢过中超,我也知道一些澳门那边的事。一场中超,澳门的赌盘,到顶最多也就赢600万左右。这点钱,对于他算什么?”这位队员认为,“一定是球员们认为对手已经放弃,在彻底放松的情况下,被辽足打了个措手不及。真正踢过球的人,应该能理解。”


另外一位老申花,则说了这样一个故事。“有一年,根宝带队去韩国打一场热身赛性质的公开赛。双方关系很好,当时媒体都在热炒恐韩症,为了双方利益,赛前说好了干脆打1比1。我们先进了一个,为了兑现承诺,马上放了一个。85分钟时,却被对方一名国脚打了一脚远射,2比1。主裁判也知道我们的约定,他焦急地一直在看韩国那边的教练席,意思是怎么办。那边教练也着急,也在拼命想放。裁判还加了8分钟,结果就是进不了。后来韩国人觉得很不好意思,出钱让我们在当地最好的五星级酒店多住了两晚,招待我们在当地游玩。现在动不动就是说假球,其实想控制比赛哪有那么容易?”


那么,现役申花队员和教练怎样对待如此猜测?“老板玩,那他肯定得通过球员来做吧?时间长了肯定会有风声漏出来。但是,我从来没听说过老板让哪个球员去做这些。”于涛有些生气,“简直就是胡说八道。”王洪亮接到本报记者电话时,正陪妈妈在超市购物,他也证实,老板给他们说的,一直都是很正面的,从来没有消极暗示。“如果老板控制比赛,他至少赛前得暗示我们吧?”13日傍晚,贾秀全看到电视里放了这天上午采访朱骏的新闻,也算老江湖的他发自肺腑地感叹道:“我感觉老板在拼命掩盖自己内心的痛苦,那种表情是装不出来的。”至于有一些人对朱骏赛后不发飙的质疑,“这样怀疑老板,真的是傻X,什么都不懂。”一位队员愤愤地说。


内讧,这时不可避免


对于外界故弄玄虚的猜忌,朱骏笑了笑,“不管他!”见到记者继续纠缠这个话题,他补充了一句,“我赌球?能赚多少?4个亿吗?哈哈!”这样的回答,似乎留给了人们想象的空间,但这或许正是一个会说错话但自称没必要说假话的朱骏。实际上,他并不是不知道外界的传闻,“现在都有人说我这场球赚了几千万!”他当作一种笑料在队里说着。只是,这个时候谁也笑不出来。朱骏知道,现在比辟谣更重要的,是平息内乱。


球队内部不可避免地发生了内讧。里卡德在机场与一位防守队员,通过翻译争执了起来。哥伦比亚人很不开心,他难以置信进了这么多球,后防居然形同虚设。但这位防守队员让翻译告诉他,“我们当然应该承担责任,但4比0之后,前锋在干吗?浪费了多少机会?”一位没有上场的队员,在机场与另外一名主力队员也呛了起来。前者唉声叹气地说了句:“GAME OVER!”后者似乎受了刺激,“你如果觉得都结束了,有种你去给老板说,后面比赛都不要上场了。”前者也不服软,“说就说,我马上就去给老板说怎么了?”斗气的话说过也就算了。如此一场重大的事故,朱骏担心的是球员心灵上受到的冲击很难短时间抚平。13日午餐时,杜威和于涛两人在食堂相对而坐,本来都说好不聊比赛,但说着说着,还是回到了比赛,两人坐在那边不禁叹气。


很多申花队员13日一早醒来,打开手机,看到了一段朱骏的短信。“朋友别哭……”朱骏后来告诉记者,他给手机里每个存了号的朋友都发了这个短信。“我想,很多关心我,关心申花的朋友这个夜晚也很难过。他们有的没打电话给我,我还是想安慰他们一下。”看到朱骏这个短信的一霎那,很多球员都感动了,“其实他才是最痛苦的,但这个时候还要来安慰我们。”


发完短信的这个凌晨,他没有回自己闹市区的别墅,而是驱车去了康桥,度过了一个不平凡的夜晚。次日他又像往常那样在基地踢球,他努力想让大家知道他与球队同在,他让大家不要去看那场比赛录像,忘记过去,迎接周日的联赛。


朱骏没有发飙,但他在更衣室的那番话,却让很多队员受到了震撼。“现在你们谁要是不想夺冠了,请告诉我,你可以不踢了。但是,我告诉大家,我到现在还很想这个冠军。”朱骏说一开始也难过得不想说话,但一走进更衣室看到大家都闷得难受,他还是说了几句。最让队员们感动的是,朱骏安慰好队员们之后,还要去安慰德发和周军两位俱乐部高层,“他们也瘫了!”一位队员告诉记者,“其实老板是最难过的,他还强忍着来安慰大家,而且还很有信心,这就是好样的。跟这样的老板,就算后面三场比赛他不发钱,我都会拼。”


[选稿]:

返回体育频道首页 [举报页面错误][打印本页][关闭窗口]

9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