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塌地陷 第二章 征战母大陆 第二十八节 神秘的航程(二)

美丽的马蹄声 收藏 0 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750/][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750/[/size][/URL] 一夜无话。第二天一早,舰队启航,往东南方向航行。 乔桥打开地图,判断舰队的航线是向着台湾岛的方向。他想,这时的太平国人也许已经发现了台湾岛。对于这个时代续航力并不强的木制舰船来说,向太平洋深处航行,台湾岛作为一个补充给养的地方,应是个不错的选择。 果然,舰队航行了一天一夜,前方出现了一个大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750/


一夜无话。第二天一早,舰队启航,往东南方向航行。

乔桥打开地图,判断舰队的航线是向着台湾岛的方向。他想,这时的太平国人也许已经发现了台湾岛。对于这个时代续航力并不强的木制舰船来说,向太平洋深处航行,台湾岛作为一个补充给养的地方,应是个不错的选择。

果然,舰队航行了一天一夜,前方出现了一个大岛。乔桥拿地图仔细比照了一下,断定眼前的大岛的确就是台湾岛。

看着眼前越来越近的台湾岛,乔桥心中竟有几分激动。在军校读书时,他曾想过,毕业后带领一个排(他毕业后的军衔为少尉,有职务的话应是副排以上)的特种部队,随攻台部队征战台湾,统一台湾。没想到,那时想到台湾到不了,如今在这远古时代却意外地踏上了台湾的土地。

舰队在一个港湾靠了岸。岸上也修有简易的码头,规模和在浙江沿海见到的那座码头差不多,码头上也有太平国军士兵和苦力,苦力照样在往海边停泊的船上搬运物品。只是人数少多了,码头上也就没那么热闹。

乔桥得到通报,舰队要在这里休整一天,明日一早启航。乔桥及五位姑娘还被特许上岸走动,限时一个时辰,由十名军士相伴。

用过早餐,乔桥带着五位姑娘上岸闲走。他们身上没有银钱,不能像太平国兵将那样吃喝购物,只是闲看。酒肆里飘出的酒菜的香味倒是让乔桥食指大动,但他也只好忍着。

乔桥看那些做工的苦力,个个都很黑瘦,其模样和他以前见到的一些福建沿海的渔民差不多。因想,台湾远古先民本就是从大陆迁移来的,相貌相似也在情理之中。现在看到的这些当地土著人,或许就是台湾后世高山族等少数民族的祖先吧。

一个时辰后,跟随的太平国军士催乔桥回船。乔桥无奈,只得带五位姑娘回到舰上。

用过午饭,乔桥在舰楼上闲坐,忽地想起,这一路上所见,尽是这个时代极生动的史实,自己何不将它们记了下来?如果将来有机会回到21世纪,这样的记载于那个时代的人们来说,可是太珍贵了。何况,自己还要去传说中的太平国,以后的所见所闻更是新奇,更具史料价值。既然老天爷安排自己来这个时代走一遭,那就不要浪费了这极好的机会!一定要记下些东西!

于是,乔桥向那太平国军元帅交涉,要来些书写的墨砚绢帛。回到船舱,乔桥叫来可人帮着磨墨。正在船头闲坐的可怡听乔桥要书写什么,极是好奇,便也跟了进来。

磨好了墨,乔桥便在几案上展开绢帛,写将起来。他一提笔,自然而然地便使用了他所熟悉的简化字。

可人可怡在一旁观看,都看不懂乔桥写些什么。

一会儿,可怡忍不住问道:“公子所书竟是何文字?我如何一字也不识得?”

乔桥停笔,转头笑着打趣道:“此乃天书,你如何识得?”

可怡小嘴一撇,道:“公子休要取笑于我,这世间果有天书么?”

可人道:“如何没有?公子乃羲皇降世,自然识得天书。我等凡人,哪能与公子相比!”

可怡横了可人一眼,道:“就你聪明。我偏就不信!”

可人心中一急,拿眼望着乔桥,不知说什么好。

乔桥见二人争执,笑道:“你二人别争,我不过戏言而已。你二人如若有意,往后闲暇时,我教了你二人就是。”

可怡喜道:“多谢公子!”


又是一个月明星稀之夜。

三更已过,除了当值哨兵,人们都睡了,码头和海港一片宁静,灯火稀疏。乔桥还在船舱里凭案挑灯夜书,记着他这几年来的经历与见闻。

一段写毕,乔桥长长地伸了个懒腰,吹灭了灯,悄悄起身,走到船头。只见明月高挂,疏星隐耀,海面上波光跃动,星星点点。再看台湾岛上,远处群山起伏,崔嵬却又宁静。

面对沉于宁静中的台湾岛,乔桥突发奇想:自己既然来到这里,何不在岛上留下点什么?比方说一块石头标记之类。如若21世纪的人们偶然能发掘出来,岂不是台湾自古乃我中华国土的又一明证?

乔桥越想越觉奇妙,于是决定上岛走它一遭。

但上岛有个麻烦,就是得避过船头的值哨兵,否则就走不成。要避过那值哨兵,只有潜水上岸。好在时值盛夏,天气炎热,下水也没什么。

乔桥回舱携了枪械和铜剑,悄悄溜到船尾,轻轻钻进水中。

乔桥选一处无人的地段上了岸,然后提一口气,朝远处起伏的群山奔跑而去。

到得山脚,乔桥在一面突起的石山前停了下来。此处有一条小溪,溪水弯过那石山,流势缓慢,形成一汪碧潭。石崖上萝蔓披垂,有的在轻风中飘荡,将黑色的倩影画在水面,月光下一漾一漾的。

乔桥看那溪水十分清澈可爱,想起自己刚才在海水中泡过,身上沾盐,等会风干后会不舒服,便走入溪水中游了一会儿。

那水很是清凉,乔桥上岸后感觉极清爽。他在岸边寻了一块扁平的石板,拿出匕首,运起腕力,在石上刻下“中华”两个繁体大字。

刻好之后,乔桥拿着石板,左看右看,自觉有几分奇妙,又有几分滑稽。他想,就算自己现在把它深埋地下,几千年的世事巨变,这地方被无数代人翻来耕去,或成良田,或作屋基,这石板几千之后还会有踪影么?

但转而一想,管它呢,不为别的,就为自己来此走一遭,图个好玩吧。

于是,乔桥选了一块土质较松软的泥地,竖起那石板,左手扶住,右掌扬起,“嗨”地一掌拍下,那石板入土数寸。再一掌,石板竟没入土中。

突地,从那水边石山上传来一声呼喝:“好雄劲的膂力!”

乔桥大吃一惊,转头朝声响处看。只见一人一身黑衣,从那石崖之上飘身而下,有如御风而行一般,转眼之间便在离他五步远的地方立住。

这人好俊的功夫!乔桥惊叹之余,本能地退了一步,双手握枪,紧盯了那人细看。

那人全身黑衣,脸也被黑布蒙住。但从身形上,乔桥认出了他,就是前两天在浙江沿海港口刺杀太平国军元帅的那个刺客!此人从浙江沿海一直跟到台湾,当真是阴魂不散了。

既已认出来人是谁,乔桥心中镇定了,说道:“你究竟是何人?堂堂男子汉,为何一路上鬼鬼祟祟,不敢以真面目示人?”

那人哈哈一笑,神态很是倨傲,道:“我是何人无甚紧要。我今日不骂你奴才,也不问你是何人,只要你如实相告。你身上宝剑从何而来?你剑法又自何处学来?”

乔桥最看不得傲慢的人,见他神情,心中有气,道:“若我不说便怎的?又要打上一架么?”

那人淡淡地道:“我是好意。你若执意不说,我也只好将你手中剑与剑法一并取了!”

乔桥一听更气。听他口气,不仅要强取自己铜剑,还要废了自己武功,天下哪有如此强横霸道之人!

乔桥心中气极,脸上却不表露,笑道:“原来阁下是看上了我手中宝剑与剑法。本来,这均是些身外之物,与了你也不打紧。只是我有个脾气,手中之物,无论大小,只送君子,不与小人!”

黑衣人双眼一翻,抬头望天,冷冷地道:“你是执意不说的了?说不得,今日也只好做一回小人了。”话音未落,只见金光一闪,宝剑在手,刷地一剑朝乔桥攻了过去。

乔桥见剑势迅猛,来不及拔剑,顺势抡起手中步枪,迎住来剑。

“锵锵锵”一阵金铁交鸣,那黑衣人一气攻出三四剑,乔桥一一用手中步枪挡住。乔桥双手微微发麻,黑衣人也突地后退,跃出了圈子。

黑衣人看着手中的剑,愣住了。那剑的剑刃上,竟然出现了好几个缺口!他手中所持可是一把上好的宝剑啊!

乔桥一看,便即明白。他手中自动步枪的枪身乃是上等钢材制成,黑衣人手中之剑,再好也只是铜制品,两者的坚韧度不可同日而语。大力碰击之下,铜剑缺口是自然的。可黑衣人连钢铁为何物都不知道,哪里想得明白这其中的道理!

那黑衣人愣怔半晌,仰头望天,长长地叹息一声。那叹息声中,似有无限凄凉与落寞。只听他道:“唉,十年练剑,原以为天下无敌,可以凭手中剑手刃国贼,匡救社稷,报仇雪恨。哪知今日却败于一黄毛小子之手!悠悠苍天,待我何其不厚!”

乔桥听他的话,看他神态,也是一怔。没想这人情绪的变化如此之大,刚刚还一副冷傲无比的样子,现在却又如此颓唐失意,真真让人捉摸不透。

怔了一会乔桥见他失魂落魄的样子,心有不忍。又听他说“手刃国贼”、“匡救社稷”之类,想这人兴许是个行侠仗义之人,于是便道:“你并未败啊,何苦如此?再则,即算败了,也是区区小事,何至如此萦怀?”

那黑衣人一听乔桥的话,心中涌出凄苦之情,道:“罢了,罢了!败则败矣,还要受如此奚落与羞辱,活着还有何意味!”说着,横过手中之剑,便向脖子上抹去。

乔桥没想他竟如此心胸狭小,大吃一惊,急道:“我并未羞辱于你啊!”说着,就要跃身起来去救他。

乔桥身子将起未起时,突听得劲风破空之声,一石块疾速飞到,正中黑衣人手中铜剑剑身。“当”地一声,黑衣人手中之剑被荡开一边,免去了血溅当场之灾。

二人愕然转头,只见那石山崖顶上,一人临风而立,白衣飘飘,黑发如瀑,美若天仙!

欲知来者何人,请看下章。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