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1937 军中抗战 百团大战(一)

iverry6000 收藏 1 8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823/][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823/[/size][/URL]  1940年,日本再次组成好战的近卫内阁。为进一步扩大侵略战争做准备。侵华日军一面积极推行对蒋介石的诱降活动,一面以大规模军事行动和对成都、重庆的狂轰滥炸逼蒋求和。“东方慕尼黑”的乌云笼罩着中国大地。为了克服投降危险,振奋全国人民的抗战信心,粉碎日寇对我抗日根据地施行的“囚笼政策”,我华北军民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823/


1940年,日本再次组成好战的近卫内阁。为进一步扩大侵略战争做准备。侵华日军一面积极推行对蒋介石的诱降活动,一面以大规模军事行动和对成都、重庆的狂轰滥炸逼蒋求和。“东方慕尼黑”的乌云笼罩着中国大地。为了克服投降危险,振奋全国人民的抗战信心,粉碎日寇对我抗日根据地施行的“囚笼政策”,我华北军民在八路军副总司令彭德怀的直接指挥下,发动了震惊中外的“百团大战”。


1940年8月20日夜,晋察冀军区第129、第120师在八路军总部统一指挥下,发动了以破袭正太铁路(石家庄至太原)为重点的战役。为打击日军的“囚笼政策”,争取华北战局更有利的发展,并影响全国的抗战局势,八路军总部决定破袭华北日军交通线。战役发起第3天,参战部队已达104个团,故称“百团大战”。百团大战是抗日战争相持阶段八路军在华北地区发动的一次规模最大、持续时间最长的战役。


自1939年冬以来,日军以铁路、公路为支柱,对抗日根据地进行频繁扫荡,并企图割断太行、晋察冀等战略区的联系,推行所谓“以铁路为柱,公路为链,碉堡为锁”的“囚笼政策”。八路军总部决定发动交通破击战,重点破袭正太铁路和同蒲路北段,给日本华北方面军以有力打击。在华北交通线中,正太铁路占着十分重要的地位,它横越太行山,是连接平汉、同蒲两条铁路的纽带,是日军在华北的重要战略运输线之一。八路军的进攻战役首先在正太铁路发起,因此开始称为正太战役。


7月22日,八路军总司令朱德、副总司令彭德怀、副参谋长左权下达《战役预备命令》,规定以不少于22个团的兵力,大举破击正太铁路。同时要求对同蒲、平汉、津浦、北宁、德石等铁路以及华北一些主要公路线,也部署适当兵力展开广泛的破击,以配合正太铁路的破击战。8月8日,朱德、彭德怀、左权下达《战役行动命令》,规定:晋察冀军区破击正太铁路石家庄至阳泉(不含)段;第129师破击正太铁路阳泉(含)至榆次段;第120师破击忻县以北的同蒲铁路和汾(阳)离(石)公路,并以重兵置于阳曲南北地区,阻击日军向正太铁路增援。要求各部在破击交通线的同时,相机收复日军占领的一些据点。在这些地区和交通线上,驻有日军3个师团全部、2个师团的各2个联队、5个独立混成旅团全部、4个独立混成旅团的各2个大队、1个骑兵旅团的2个大队,共20余万人,另有飞机150架和伪军约15万人。


按八路军总部原来规定,参战兵力不少于22个团。但战役发起后,由于八路军广大指战员和抗日根据地民众痛恨日军的“囚笼政策”,参加破击战的积极性非常高,因此各部投入了大量兵力,计晋察冀军区39个团、第129师(含决死队第1、第3纵队等)46个团、第120师(含决死队第2、第4纵队等)20个团,共105个团20余万人,还有许多地方游击队和民兵参加作战。


赵天霸此时的新一团还在晋察冀根据地活动,归于晋察冀军区司令员聂荣臻指挥。赵天霸经过200多天的修养,身体已经彻底恢复如初,而且新一团也在这半年的时间内走出了毒气弹的阴影,又变的兵强马壮。只是在这段时间内,几乎没有什么像样的战斗,整个团按照晋察冀军区司令员聂荣臻的命令分散成无数支小队,不是东边拔个炮楼就是西边偷袭下敌人的小股部队。赵天霸虽然对这样的战斗提不起兴趣,但是在斗争需要这个大前提下,赵天霸只能按照上级的命令执行。


当八路军总部的《战役预备命令》下达到晋察冀军区时,赵天霸听到这个消息兴奋地一蹦三尺高,甩掉头上的帽子,扯着嗓子在指挥部内对外喊着:“通讯员,通知所有在外面的部队迅速归队,总部要有大动作。咱们新一团报仇雪恨的时候到了。娘的,这些日子的小打小闹快郁闷死老子了。去通知炊事班给老子开开荤,今天老子高兴,喝点小酒。”


自打赵天霸出院后,每每想到上次战斗新一团的巨大损失就黑着一张脸,整整八个多月过去了,被心中仇恨压的一次也没笑过。这次好不容易逮住了大兵团作战可以用来一雪前耻的机会,赵天霸整个人都变的不一样起来。


赵天霸这一个情绪激动,整个新一团都跟着激动起来。整只部队上上下下都洋溢着大战前的气氛。练兵场上杀声震天,练兵场下磨刀霍霍,新一团这台战争机器高速的运转起来。


两天过后,新一团分散在各地的部队全部归建,赵天霸组织了全团范围的大比武。这天赵天霸集合了全团官兵,赵天霸对他们说道:“老子这段时间没待管你们这群人,不知道你们在这段时间里是进步了还是退步了。现在老子就要看看你们的本事,团体都有,以连为单位,各自为战。我先把丑话说前面,你们那个连要是最先倒下,别怪老子演习完对他另眼相看,作战部队改为后勤部队。老子不能让一群窝囊废出去丢老子的脸。”


整个新一团的士兵在听到赵天霸的话后,都变的杀气腾腾,警惕的看着自己身边的连队,等待赵天霸演习开始的命令。


赵天霸从腰中拔出手枪,大吼一声:“预备,开始。”随着赵天霸手枪发出清脆的枪声,新一团的士兵在训练场以及周边的树林,谷场等所有能作战的地方打成一处。赵天霸看着手下的士兵们一次次倒下又一次次爬起来接着战斗,暗暗的点着头。所有士兵的表现都让赵天霸很满意。还好这是赤手空拳的演习,这如果要换成刺杀对练估计今天根据地的医院就得让他们新一团的伤兵包圆了。赵天霸转身离开了演习的地方,即没有说停也没有说继续,所有的战士在20分钟的高强度对抗中都变的气喘吁吁。由于没有赵天霸的命令,所有的人不得不坚持的挥舞着已经发酸的手臂......一个小时后赵天霸偷偷的回到演习的地方,看着战士们都已经疲惫不堪,每一次攻击过后身子都要扑倒在地上休息一段时间才能再爬起来。就是这样,也没有一个战士放弃,没有一个战士退出演习。


赵天霸看着这群已经看不出相貌,完全变成大花脸的士兵,走到了演习的场地下达了演习结束的命令。所有的士兵听到这个命令后,都拖着疲惫的身子,向赵天霸所在的位置集合。


赵天霸做出一个让他们原地休息的手势后,向士兵们说道:“同志们,我知道现在你们一定很累,很累,在这次演习中你们所有人的表现我都很满意。但是,现在还不是你们休息的时候,因为我有话要对你们讲。长话短说,我在上次受伤以后就开始反思为什么会受伤。原因是体力用尽了,将了23个战士运送到安全的地方使我浑身上下像散了架一样,体力几乎完全用尽,以至于最后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就像你们现在一样。你们要比我当时的情况好的多,因为你们的对面没有小鬼子。你们没有力气以后可以趴到在地面上休息。


同志们,我不否认你们的战斗力很强,但是耐力呢,像刚才那样的高强度对抗你们能坚持多长时间,这次咱们总部组织的这场战斗要面对总数为20万的鬼子和15万的伪军,我们随时都会遭到敌人的进攻。所以从今天开始到战役发起的时候,取消传统的对练,所有人都给老子练习耐力,十天之后我要看到你们的耐力有明显的提高。各队带开,自行解散。”


赵天霸为了一雪前耻,也为了让战士们在残酷的战争中多些生存的机会,下达了耐力的训练,整个新一团的士兵从此开始了耐力比武大比拼,每天天刚亮,各营的营长就早早带队出发,在山间小路上进行50公里的拉练。到了8月20号总部下达战役开始命令的时候,新一团由上到下都练成了跑不死的本领。10公里急行军的时间缩短了12分钟,而且在急行军后还能马上投入战斗。


随着1940年8月20日这天夜晚的降临,一百多个团的八路军战士纷纷离开驻地奔向上级安排的位置,百团大战迫在眉睫。

1940年8月20日,震惊中外的“百团大战”打响了,八路军105个团分布在河北山西广大的土地上,与日军在铁路线和公路线上展开了破袭与反破袭的战斗。


赵天霸隶属的晋察冀军区负责破坏石家庄到阳泉范围内的所有铁路线即以公路,这次晋察冀军区出动了39个团的兵力参加这次大会战。赵天霸带队进入战场的时候看着铁路线两边热火朝天的破坏工作心里有些郁闷。“平时就没少扒铁轨,好不容易整个大战役吧,还是扒铁轨。老子的部队在外面的时候老子可以不管不问,既然现在都在老子的手里,正规军就不能干地方部队的活。好钢要用在刀刃上。”赵天霸想到这里向全团下达了命令:“告诉那帮心里痒痒想上去凑热闹的人,都给老子安稳点。老子这次出山是来报仇的,不是来当民工的。那个兔崽子要是想去扒铁轨,就立马给老子滚蛋。告诉你们笑到最好的人才是赢家,鬼子和伪军加起来35万人,都扒铁轨去了谁去打敌人。”赵天霸说完后用手指着附近的一个团长对身边的几个营长说道:“看看,你们快看看,一个团长带头带着全团扒铁轨,周围一点警戒都不设,哪还有个正规军的样子。”在赵天霸看来扒铁轨这种没有任何难度的活只要是长个脑袋的人就能干,找几根撬棍,几个人一喊号子“同志们加把劲呦,一,二,三”然后一起使劲抬撬棍,铁轨就得低头做人;再然后找绳子将铁轨绑好,玩上几个二人抬,铁轨还不是想抬哪是哪。


赵天霸带着新一团这次专门就是出来打鬼子来了,用赵天霸的话说“老子是来打仗的,不是来当民工的。”所以新一团到了战前安排的指定位置之后,根本就没有上手破坏铁路线,而是在赵天霸的带领下奔着距离此地最近的火车站而去。赵天霸看着身后干的热火朝天的破坏大军,对着身边的人说道:“老子上次活劈了阿部规秀,这次老子要锦上添花——打响这场战役的第一枪,你们就跟着老子沾光吧,等以后抗战胜利了,咱们爷们的名字都能进历史书,想不千古留名都难。”


赵天霸身边的李伟,刘涛,王军,还有被他降成排长后又破格提升的柱子都莫名其妙的的听着赵天霸的话。这些人都是一个个泥腿子大老粗,对什么名留青史之类的根本没听过,之所以死心塌地的跟着赵天霸干就是因为赵天霸的部队有血性,适合这群天不怕地不怕的人发挥,再加上赵天霸这个人有点护犊子,每次他们惹了事赵天霸差不多都能帮他们抗下来。在别的部队里面至少要做检查的事情在新一团可能还会受到赵天霸的表扬,他们几人和赵天霸在一起说的好听点那时属于一群坚定的抗日战士聚集在一起,说的难听点就是一群经常犯纪律臭味相投的人组成的一个什么事情都敢做的问题部队。当然也不是什么错误都犯,至少强男霸女,欺压好人的事情他们还是不做的。


赵天霸带着部队经过一个小时的行军来到距离铁路沿线最近的日军火车站,火车站候车室的大厅前两盏明晃晃的灯泡上斜插着两面日军的膏药旗。现在赵天霸看到鬼子的膏药旗的两眼冒火:“准备战斗,给老子把这点车站里的敌人全端了。”


随着一颗红色的信号弹在夜色中拉着长长的尾巴升上高空,百团大战的第一枪被赵天霸的新一团打响了。黑暗中的八路军战士怒吼着冲向日军设在火车站的军营,灯光下的日军只要一露头就会受到无数发子弹的照顾。赵天霸此时哪还管什么节省弹药,战士们打的舒服,赵天霸看着来劲,新一团家大业大。赵天霸准备让战士们在这次战斗中放开手脚可劲的造。


日军设在火车站两端的机枪阵地随着新一团发动攻击,也开始喷射出子弹。阵地中的日军机枪手看着铺天盖地的八路军,听着来自四面八方充满杀气的喊杀声。恐怖笼罩在日军心头,机枪中的子弹仿佛不要钱似的不断从枪膛射出。


“狗日的,不说乖乖的伸出脑袋让老子拨拉下来,还敢反抗。王军,去告诉炮兵,给老子狠狠的炸,把眼前这个火车站从地图上抹去。”赵天霸憋了8个多月的怒火一朝得以释放,下达了全灭的命令。


拥有新一团所有迫击炮掷弹筒的三营,接到赵天霸的命令后,一个个都像败家子一样,迫击炮和掷弹筒的炮膛内发出连续不断的“嗵嗵”声,炮膛在战斗结束以后竟然热的烫手,需要冷却一会才能拿起来。


“败家玩意们,以后注意。这才第一天你们就打光了老子攒了几年炮弹的十分之一,以后的日子是不是不过了,照你们这么个打法剩下的35万敌人难道你们要用嘴去咬死他们。这次老子就不追究是谁的责任了,以后都给老子省着点,大战还在后面。”战斗结束后,赵天霸战在一片废墟上教训着三营的士兵,赵天霸看着身边已经变成一片空地的火车站,心里的感觉只能用两字形容——舒坦,正因为如此赵天霸才没有继续追究三营的责任。赵天霸从刚才接连不断炮弹的爆炸声中判断,这一仗的弹药消耗量至少是平时的六倍,放在平时这些弹药都够打次县城了。虽然新一团是带着复仇的想法来参战的,不过作为部队的最高指挥官,赵天霸在偶尔放纵一下手底下的战士后,还要提醒手下的士兵节约弹药,毕竟八路军不是老蒋的嫡系,后勤补给困难,就算后勤补给跟的上,赵天霸也不愿意使唤那些落后武器,想想后方军火库里面拿出来的手榴弹,爆炸后大多数一裂两瓣,赵天霸还是觉得鬼子的手雷好使唤。


赵天霸正在教训手下士兵的时候,聂荣臻派往新一团的通信员正在四处打听新一团的位置,晋察冀军区司令员聂荣臻亲自指挥破袭正太路东段的战斗,攻击的重点是井陉煤矿和娘子关,进攻这两个地方的部队刚进入战斗就损失惨重。


娘子关是晋察的咽喉要地,日军依据险峻的山岩,在旧有的国民党军防御工事上又加修了碉堡,还住着一部伪军。负责攻击娘子关的八路军部队在潜入娘子关村消灭了村内驻扎的伪军后遭到了日军由上向下的火力覆盖,伤亡惨重。虽然八路军战士奋勇杀敌,冒着日军的枪林弹雨组织了一次又一次的仰攻,怎奈敌人的火力太强,进攻娘子关的八路军部队在撤出战斗的时候只剩下压阵的几挺重机枪,其余的轻机枪全部随着进攻战士的尸体,留在进攻的道路上。


聂荣臻司令员在听了进攻团长的报告,在心里盘算着后续进攻部队的人选。娘子关是块硬骨头,牙口不好的人啃不下来,当初自己安排的这个进攻的团,武器装备已经属于比较充足的部队,在自己又调给他们50挺轻机枪后仍然拿不下娘子关这只能说明一个问题——在娘子关这个易守难攻的地方,在没有绝对强横的火力掩护下,不管上多少人都是添油战术,徒增伤亡。聂荣臻看看手腕上的手表,对通信员下达了调集赵天霸的新一团攻打娘子关的命令。时间不等人,鬼子的增援部队在天亮后随时都会赶到娘子关增援。聂荣臻只能将拥有迫击炮营的新一团调到娘子关。至于军区的炮营已经调去配合井陉煤矿的战斗,现在撤回来是不可能的。


当司令员聂荣臻的通信兵找到赵天霸的时候已经比赵天霸部队所在的预定位置远了近10里,通信兵来到赵天霸面前就是一阵臭骂,说什么擅自行动,前方进攻不顺利要他们顶上去的时候却找不到人,耽误了战机。


赵天霸没听两句上去照着通讯兵就是一个大嘴巴,嘴里还说道:“你娘的,老子再就算怎么犯错也轮不着你个小兵蛋子教训。你别以为在司令员身边当差就比别人牛,从开始到现在一直满嘴跑火车一点正经话都没说,再不说司令员有什么命令老子蹦了你个狗日的你信不。”


通信兵哪见过这么硬气的团长,以往他都哪传达命令,下面的团长见了他还不都相见了司令员一样。通信员被赵天霸一耳光打的老实起来,在说出聂荣臻司令员让新一团进攻娘子关的命令后,转身回去向聂荣臻告状。


“全体都有,急行军前进,目标娘子关,出发。”赵天霸一声令下,新一团在黑暗中快速向娘子关进发。前些日子赵天霸狠抓的体能训练在急性军中发挥了重要作用,因为擅自离开指定位置进攻车站而耽误的时间在急行军中被追回来10多分钟。赵天霸到达娘子关的时候看着娘子关城头倾泻下来日军守军的子弹在空中划过的痕迹,就知道这场战斗不会轻松。


随着新一团代替了正在进攻部队进入攻击位置,新一团与娘子关上的日军守军面对面的战斗即将开始。

赵天霸组织了两次佯攻,为的就是确认日军的火力点的数量。两次佯攻下下,赵天霸分配到各处统计日军火力点的士兵分别回来报告出日军火力点的数量,赵天霸盘算着自己团里机枪的数量足够两挺压制一个日军的火力点。


赵天霸站起身来,对身边等候命令的几个营长说道:“这次主攻部队是二营和独立营,一营负责机枪压制,独立营所有机枪暂时归一营长刘涛指挥。三营长王军让你的兵负责对城头轰炸。刘涛,王军,这次战斗对敌人的火力压制至关重要,独立营和二营的进攻顺利不顺利全看你们两个营对敌人压制的程度,知道了吗?”赵天霸特意嘱咐了刘涛与王军这两个负责机枪掩护与迫击炮轰炸的营长。


日军的指挥官平田一郎顺着娘子关城头上不停晃动的探照灯的灯光看着下面正在聚集的八路军部队。这支部队在来到娘子关前仅仅组织了两次佯攻,在接下来的十多分钟了再没有任何行动。对于眼前这支八路军无声无息的举动,平田一郎自然不会认为是八路军的指挥官临场抗命,围而不攻。对于八路军作战的勇敢他还是很敬佩的,他见过的所有八路军没有一支是怕死的部队。面对这种寂静的场面他感觉到了危险的气息:“集合所有预备队,随时准备增援城头。打开所有探照灯,小心注意下面八路军的动静。”平田一郎安排好所有的一切后站立在娘子关城头,期盼着白天的到来,因为只要天色一放亮,自己已经出发的增援部队就能赶到娘子关,到时候下面的八路军会不战自退。


赵天霸看着头顶上雪白的探照灯的光线不时晃过自己的头顶,也是大为头疼。擅长夜战的八路军在被灯光照的亮如白昼的娘子关前没有任何的隐私,所有的一切都暴露在对方眼皮底下,对眼前的娘子关只能强攻,没有一点取巧的机会。


“各就各位,准备战斗。”赵天霸身边的司号员听到赵天霸的话后,站起身来。手中的号已经放进最内,只要赵天霸一声令下,冲锋号立刻就会响起。


“进攻。”赵天霸在向天空打出信号弹的同时,冲锋号吹响了新一团进攻的号角。随着日军城头和碉堡里面机枪的枪口喷出子弹在夜空中留下的痕迹,一营与三营的机枪和迫击炮也发出了怒吼,整个娘子关前响成一片。随着日军第一颗子弹的打出,战斗直接进入不死不休的白热化阶段。


一面是据险而战的日军,一面是火力强硬的新一团,双方的都将所有能用上的武器同时开动。独立营与二营的战士向潮水一样涌向娘子关,在陡峭的山坡上,一批批的战士倒下,后面的战士又前赴后继的冲上去。


新一团的战士冒着头顶上的枪林弹雨,奋不顾身对头上的娘子关发动了仰攻。由于事先赵天霸安排的机枪对日军火力点的压制,在战斗打响后,一营的战士对敌人的火力点越来越熟悉,很多子弹都穿过敌人碉堡的射击口打到碉堡里面,敌人火力点的机枪渐渐哑火。三营的迫击炮打出的炮弹也在空中留下一道道曲线,落在娘子关的城头,娘子关城头的掩体被炮弹炸的四分五裂。在机枪和迫击炮的掩护下,二营的战士来到娘子关下,拔掉早已拿在手里的手雷拉环,轮园了手臂将手雷向20多米高的城内掷出;独立营的战士在城门处拉响了炸药包,随着炸药包的巨响,娘子关的城门被炸倒。攻击部队冲进关内,与日军开始了刺刀见红的肉搏战。


赵天霸看着士兵们已经冲进娘子关,三两下甩掉上身的军装,向手上吐了口吐沫后拎起插在身边的鬼头刀大叫着冲进娘子关。赵天霸撒气喜欢拳拳到肉的方式,这种方式你能尽情的欣赏对方痛苦的表情。虽然端起枪干死对方也能撒气,不过这种形式速度太快,往往一枪下去对方就会一命呜呼,如果在势均力敌的情况下赵天霸自然会选择后一种方式,可是现在正是痛打落水狗的好机会,除了第一种撒气方式任何别的方式赵天霸都不会采用。


赵天霸带着队伍进入城内的时候,城门附近已经站满了新一团的战士,日军的城头和碉堡内正源源不断的涌出手持刺刀嗷嗷乱叫给自己壮胆的鬼子。


赵天霸双手握刀,狠狠的向对面的一个鬼子砍去,刀锋砍断了日军格挡的步枪后将日军的脑袋一劈两半。赵天霸抬起一脚将尸体踹到嘴里还说着:“这刀是为了八个月前死去的战士。”接着赵天霸闪身躲过从侧面次来的刺刀,手中的鬼头刀在和眼睛平行的位置留下一片刀光后,将刺向他的日军头颅从日军的脖子上砍了下来。“为了老子腿上挨的那几枪。”


“为老子在床上躺的那段时间。”


“为老子忍气吞声这8个月。”


“为老子今天能出这口气。”


“为了你妈。”


“为了你爸。”......赵天霸每当砍死一个敌人就会说一句以“为了”开头的话语,到最后赵天霸竟然发现自己的水平竟然这么差,说了不到10句竟然不知道说什么了。


“为了不知道说什么,老子就决定以实际行动来表示心中的想法。”赵天霸说完这句话以后便不再说话,只是发狠的轮着手中的鬼头刀砍向已经溃不成军的鬼子。


战斗持续了将近1个小时,新一团付出了324名战士的生命后全歼了娘子关上的日军。战斗结束后赵天霸仍然还不解气地拎着鬼头刀,搜索遍娘子关里所有的角落寻找有没有藏起来的鬼子。一直呆在赵天霸身边的李伟等赵天霸警卫排的战士看着赵天霸一口鬼头刀在这段时间内砍掉了19个鬼子的脑袋,纷纷惊讶的张大了嘴巴。这时一营长刘涛走过他们身边对这群人说道:“咱们团长本来就不是一般人,再加上受伤以后憋了8个多月,虽然表现有点不是人,不过还是可以理解的。”


李伟和警卫排的战士听刘涛说完后深以为然的点点头。他们虽然都见过赵天霸砍人,不过像这么生猛的砍法还是第一次,完全是一副凭借着力气连人带武器一起毁的样子。在他们的记忆里面,赵天霸在砍人的时候还是很讲究技巧的,或者说是很喜欢偷懒的,只要用三分力气能将对方砍死就不会用四分,他们觉得这次团长砍人表现出来的才是团长的本性。“难怪咱们团的人打架都不要命,原来是有这么个暴力团长做榜样,我算是彻底找到根源了。”李伟自言自语的说道。


“是啊,古人不是说过吗,将是兵的胆,咱们这个团长那是没得说了。浑身上下都是胆,还记得刚才咱们来之前打那个牛气冲天的小兵蛋子不,别看是个小兵蛋子,一般人还真没人敢动他,我估计也就是咱们团长有这胆量了。”刘涛听李伟说完,一边弯腰捡起地面上的步枪,一边对李伟说道。


“呵呵,别看我浑,司令员身边的人我可不敢打。这家伙要是背后给你穿小鞋,军分区的人都不知道怎么回事呢就能越级把你整到军区受罪去。你说咱们团长会不会因为这事被司令员收拾。”李伟觉得自己用枪顶医院院长脑袋上自己就够浑的了,没想到自己的团长比自己还浑,司令员的传令兵都敢打,这都和直接打司令员没啥区别了。


“谁知道。这事说不准,咱们团长打的人可真不少,以前听说还打过林彪林师长。”一个士兵说道。


“别说了,司令员来了。”刘涛眼尖,远远的看见司令员聂荣臻向他们这个方向走来。


“你们团长呢?我怎么没有见到他。”聂荣臻来到刘涛等人近前问道。


“报告司令员同志,我们团长正,正,正......”刘涛想到赵天霸正提着刀到处找鬼子杀呢,这事犯纪律,所以就正了半天,说不出来了后面的话了。


“叫你们团长过来。我找他有事。”聂荣臻刚刚得到井陉煤矿进攻不顺利的消息,虽然娘子关已经被拿下,不过从井陉煤矿传来的坏消息,让他实在是高兴不起来。


这座煤矿是日本在华北开发的重要军事资源之一,日军为了保护这个经济命脉,在矿区周围十几处修筑碉堡,设置了射击诸元,并常设两个大队的驻军,再加上当地的伪军,人数不下3000。虽然军区的炮营已经将周围的碉堡炸平,无奈煤矿内新矿,旧矿矿口众多,需要一个个的攻克,加上地形复杂冲进煤矿的部队和配合部队作战的煤矿工人遭到了日军的屠杀。而现在聂荣臻司令员手上没有任务的部队只剩下新一团,其余的都在作战。


不得已聂荣臻亲自来到娘子关查看新一团的损失,当他来到娘子关内一看发现新一团在战斗中的伤亡比他预计的要小的多,所以,聂荣臻准备让赵天霸带队进攻井陉煤矿。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