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1937 军中抗战 三上位

iverry6000 收藏 2 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823/][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823/[/size][/URL]    活劈阿部规秀后赵天霸带着队伍返回到山里驻地,在赵天霸返回驻地的第二天115师政委聂荣臻亲自来到赵天霸的驻地,对赵天霸下达了八路军总部对他战场抗命不听指挥的处分。   聂荣臻站在赵天霸面前,看着好像已经有了充分的心理准备的赵天霸骂道:“你以为你是什么人?战场抗命,擅自行动的事情你都能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823/


活劈阿部规秀后赵天霸带着队伍返回到山里驻地,在赵天霸返回驻地的第二天115师政委聂荣臻亲自来到赵天霸的驻地,对赵天霸下达了八路军总部对他战场抗命不听指挥的处分。


聂荣臻站在赵天霸面前,看着好像已经有了充分的心理准备的赵天霸骂道:“你以为你是什么人?战场抗命,擅自行动的事情你都能办出来,不要以为你打死了阿部规秀就可以将功抵过,别说你打死的是阿部规秀,就算这次你砍死的是冈村宁次也不能弥补你战场抗命的过失。娘的,你个混球,楞种。八路军所有的团长要都像你这样,还要我们这些人干什么,还要总部干什么......”聂荣臻对这赵天霸一顿臭骂,心里替这个手刃日军中将的赵天霸担惊受怕,战场抗命不是杀几个俘虏的小事,对战场抗命的处分有史以来除去通敌外就数它最严重了。


赵天霸默不作声的低着头站在聂荣臻对面,打这仗之前赵天霸就已经有了心理准备,最坏的后果他都考虑到了。他这一仗可以肯定的说已经可以名垂青史,对一个人最大的肯定是什么,不就是能在历史上留下一笔吗?赵天霸对这事一点不后悔。自己有个死挡住了,反正自己是死过两次的人了再来一次也无所谓。


“赵天霸同志,总部的彭老总听到你战场抗命的消息十分震怒。后来经过你们的老师长刘伯承以及左权参谋长,和林师长求情才收回军法从事的指令,改为罢免你的官职,在新一团当一名普通战士。赵天霸同志你对总部的处罚服不服。”聂荣臻看到赵天霸一句话都不说,便一口气说完了组织上对赵天霸的处罚决定。


“服。本来就是自己的错,有错不认不是我的性格。政委,那个......那个新一团的新团长什么时候到。”赵天霸担心来个草包把自己的新一团给带散了,出声问道。


“总部没安排,副团长刘涛暂时代理团长。”聂荣臻说完后,赵天霸若有所思的点着头,看来总部首长还是对咱挺上心的,虽然一撸到底,可是并没有派新人过来。老子只要在新一团,别管老子是团长还是小兵,这新一团还是老子的部队。


“谢谢总部首长不杀之恩,我下次再也不敢抗命了。谢谢政委。”赵天霸对聂荣臻说道。


“赵天霸同志,好好干吧。我就奇怪了你小子哪来的这么大的胆子,什么事都能做出来。现在把你这次抓的俘虏交出来吧,我要派人把他们送到总后策反营里进行教育。”聂荣臻说完看着赵天霸仍然站在他对面一动不动,心里就忍不住咯噔一下,随后接着说道:“你个混球不会是又把俘虏都杀了吧。”


“报告政委,战斗打的很激烈,战士们的武器装备比鬼子强太多太多,所以没有俘虏。”赵天霸说道。


“你个混球,1500人的队伍被你杀光了?说出去谁信啊,就算你用飞机炸,说不定哪个角落都会有完好无损的人活下来。一个伤员都没留下?”聂荣臻再次问道。


“政委,您就别问了,战前鬼子焚烧咱们战死士兵的尸体,让新一团战士们很生气,战斗的时候杀红了眼镜,也就没想的抓俘虏这事。”赵天霸做出最后的解释。


“唉,不知道该怎么说你了。同志,你的部队杀伤力真的是很大啊。”聂荣臻说完后摇着头返回自己的指挥部。


赵天霸开始了他当士兵的生涯。虽说被降职成为士兵,可全新一团所有官兵的心里没有一个人不认为他们的团长就是赵天霸。再加上上级机关也没有派新人过来接替赵天霸的工作,赵天霸就等于头上没有了团长的官职,却还行使这团长的权力,照样在新一团一言九鼎。副团长刘涛和几个营长被他呼来唤去,心里也没觉得有什么别扭,反而一副天经地义的样子。


李伟照样还是赵天霸的警卫员,赵天霸只要出驻地到外面团部的警卫排都会紧随身后,寸步不离的贴身保护。


有一天赵天霸正在训练场上瞎转悠,碰巧遇见被他从营长降职到排长正在一心一意训练新兵的柱子。赵天霸走到他的身边,冷不丁给他敬礼说道:“排长好。”


柱子一看是赵天霸,急的脸都红了,急忙给赵天霸敬礼说道:“团长,您下次可千万别这么说,您要是还想让柱子我多活几年,您还是见面就骂,实在不爽打几下也行。”


赵天霸看着柱子紧张的样子,心里还是很受用,拍拍柱子的肩膀说道:“那好,你就给老子好好训练新兵。要是上了战场你小子训练出来的兵不合格,别看老子现在不是团长,老子我要枪毙你大概还没人敢出来拦着。”


柱子听赵天霸这么说话,脸上一下松弛了下来。这才是团长的作风吗,连忙点头表示明白,一定会完成任务。赵天霸说完后背着双手离开,继续他的视察工作。


这个时候敌人从保定以北集中了7000多日军,包括飞机、大炮、骑兵、坦克,集中进攻晋察冀军区的最高指挥机关。晋察冀根据地所有的军队都接到了消息,赵天霸的部队也不例外。赵天霸一接到这个消息后,立刻就想到自己曾经流产的骑兵排。赵天霸在团部内,对这手下的四个营长说道:“鬼子来了7000多人,其中有飞机,大炮,坦克,骑兵。飞机,大炮,坦克咱们就别想了,就是扔到地上,咱们也弄不走,所以呢,咱们这次是弄鬼子的骑兵,干挺鬼子的骑兵部队,抢鬼子的军马,回来以后咱们爷们再整个骑兵营出来。到时候咱们新一团的冲击力就更强了,说不准这次带队的又是哪个中将,少将,大佐之类的,顺便还能让咱们新一团名声大振。老子有啥说啥,这仗你们得给老子好好打,打出威风来,老子我能不能从新当上团长,就看你们在战场上的表现了,都明白没有。”


“保证打出威风,让团长从回团长位置。”几个营长纷纷表态。


“那好,我现在开始分配任务,咱们团5000多号人,分成5个千人纵队,我带领三个纵队配合根据地的兄弟部队,副团长刘涛带领两个纵队去给老子搞军马去。要求,配合根据地防守的纵队,决不能放一个鬼子过防线,出去的部队必须给老子弄够一个营的军马。”赵天霸向几个团长说道。


“请团长放心,保证完成任务。”刘涛等人异口同声的回答着。


山路崎岖,日军的步兵被骑兵甩在身后20多里外的位置,双方始终保持着联系,一旦一方有任何的风吹草动,另一方都可以迅速得到消息,马上赶来增援。20里的距离急行军不过就是2个小时的路程,也就是说新一团要想得到军马,就必须在两个小时之内结束战斗并撤退转移,否则将会遭受日军支援部队的攻击。如果是全团人马一齐出动,这个问题还很好解决,可是为了包围根据地,新一团必须分出一部分军队配合晋察冀军分区的战斗,这无形中就增加了攻击的难度。刘涛仔细的在脑子里回忆着附近的地形,方圆数十里都没有一个可以打伏击战的场所,虽然也是山区,可是相对于西北山区来说,晋察冀军区内的山区多数属于矮山而且山势还大多平坦。


既然打不了伏击战,那就打运动战。刘涛将一个千人纵队分成五个两百人的分队,分别安排在日军将会通过的道路两旁几里之外,要求这五个分队间隔距离四里分别部署。先打日军的步兵,调动骑兵赶回来支援,只要日军的骑兵回来就立刻撤出战斗急行军20里在埋伏于大路旁边。五个分队都这么打,什么时候拖的日军的骑兵跑不动了,剩下的那个千人纵队以逸待劳对骑兵发动突然攻击。


日军的骑兵来来回回的跑了十次,整只骑兵部队都人困马乏,战马的身上已经被汗水浸湿,骑兵不得不下马让战马休息回复体力。20里山路说起来并不多,可是如果在20里路上跑10个来回呢?那就是400里,就算是铁人铁马也得累趴下。


刘涛在望远镜种看着正在休息的日军骑兵,下达了攻击命令。一方是劳师已远,一方是以逸待劳,再加上火力强悍,战斗结果不言而喻。日军的步兵部队在得到消息后立刻赶来支援被攻击的骑兵大队,虽然他们已经是用尽全身力气在赶路,可是当他们到现场的时候,战场上的硝烟已经消散,除了满地日军的尸体外,再也找不到任何东西。


刘涛带着两个千人纵队的士兵,骑着缴获的军马回到部队驻地,留下一个连的战士照顾在战斗中受伤的士兵和军马后,立刻带着人向军分区的阻击阵地进发。当刘涛到达新一团阻击阵地的时候看到了让他刻骨铭心的一幕。正是这一幕使刘涛深深的被赵天霸震撼了,在赵天霸日后多次的浮沉中,始终紧跟着赵天霸,不离不弃。

刘涛带队赶到现场的时候,发现这次的阻击战与往日大不相同,没有激烈的枪炮声,没有血流成河尸陈满地,整个新一团的阻击阵地上弥漫着烟雾,日军远远的离开烟雾的范围观察着烟雾中的八路军的情况。再看阵地上,昔日的战友大批的倒在地面,赤红着脸,艰难的喘着,有些状态严重的士兵竟然已经昏迷过去,口腔中吐出大量的白沫。


“刘涛别过来,快派人找医生,然后煮大量的绿豆汤。这里笼罩的烟雾都是日军放的毒气弹。在烟雾散尽之前,日军是不会进攻的。”赵天霸嘶哑的嗓音响起,刘涛愣在当场。


日军真的是不会进攻吗?答案是否定的,日军既然带着毒气弹来,就一定会带着防毒面具在八路军完全没有战斗力的时候发动攻击,这点赵天霸心里是知道的。但是刘涛带着没有中毒的战士一旦进入毒雾,那么也会像这些已经中毒的战士一样,徒增损伤罢了。


赵天霸特殊的身体对这些刺激人呼吸道从而让人窒息死亡的毒气有特殊的免疫力,从里到外的铜皮铁骨让赵天霸在这些毒气中几乎是没有受到什么影响。在日军进攻拉开序幕前,赵天霸尽最大可能的将中毒严重的士兵移到安全地带,被赵天霸转移的士兵整整23人。


面对毒气赵天霸毫无办法,只能看着士兵的身躯一个个抽搐着,嘴角不断的吐出白沫。“该死的日本鬼子,妈的,这就是所谓的731部队的产物。上辈子光听说了,没想到这辈子竟然在这上面吃这么大的亏。”赵天霸将第二十三个战士送到安全位置返回阵地的时候边走边想。


在赵天霸返回阵地的时候,日军的防毒部队已经开始了进攻。日军的进攻部队一个个带着防毒面具,端着武器向新一团的阵地走来。排头的几个日军,紧靠在一起,手中的步枪随着视线来回转动。


“娘的,屋漏偏逢连阴雨,这么多的战士没有转移鬼子就上来。”赵天霸赶紧进入机枪阵地,手指放在重机枪的扳机上。似乎日军对他们的毒气弹很有信心,派上来的部队人数也就是20人左右,可能这也和日军防毒面具的数量有关系。


赵天霸看着日军大意的向阵地走来,目测着日军与自己之间的距离,在重机枪旁趁手的位置放好了手雷,准备对大意的敌人发动突然袭击。整个阵地到处都是武器,都出都是弹药,只是现在还能使用这些武器弹药的人只有赵天霸一个。


孤军奋战,战自己有可能死,不战还在阵地上的战士必死无疑。无法撤退的战斗,一个人与一队日军的死战在日军进入重机枪射程的时候爆发了。


随着“哒哒哒”三声从重机枪枪膛发出的声音响起,20人的日军发现了赵天霸所在的位置。第一个日军被赵天霸打倒在地,其余的日军条件反射似的全部卧倒,枪口对这赵天霸的方向扣动了扳机。


赵天霸所在的阵地上被日军的子弹打的飞沙走石,赵天霸被压制的抬不起头来。“我操你大爷,这群鬼子枪法怎么这么准。”赵天霸摘下军帽,抖掉上面的灰土,弯着腰在战壕里向其他有机枪的地方跑去。赵天霸从鬼子射向他的子弹上判断出这些日军都是神枪手,只要自己敢在刚才的位置再露头,至少会挨10发以上的子弹。


赵天霸就这样打一枪换一个地方,与日军纠缠在阵地上。阵地外的日军听到里面的枪声,在吃惊之余不禁佩服里面还在抵抗的八路军战士。芥子气这种毒气,威力他们都从报告上看到过。虽然很少使用,但是这也不是第一次。在这之前从没有出现过今天的情况。能在芥子气下不做任何防备而继续战斗的,已经不能用人还称呼,应该用神。


阵地上的赵天霸口喘粗气,之前救助士兵他的力气已经用的七七八八。搬晕过去的人不像搬有知觉的人那样省力。也就是赵天霸,换成别的任何一个人都不可能将23个失去知觉的人搬到百米之外的安全地带。赵天霸用手按着自己因为剧烈运动而产生极限感觉的腰部,再起用肩膀顶住歪捌子机枪的枪托,扣下了扳机。因为屡次受到赵天霸的袭击,现在活下来的8个日军防毒部队的士兵都机警万分。赵天霸已经有10多分钟没有再杀死一个鬼子。


毒雾渐渐散去,日军步兵压了上来。赵天霸看着日军离自己的距离越来越近,而自己的体力似乎还没有恢复,心中一阵焦急。因为自己的身后还有几百个中毒的战士,如果自己也失去了作战能力,那么整个阵地上的新一团士兵都将成为鬼子的俘虏,他赵天霸可丢不起这个人。


“奶奶的,横竖都是死。拼了。”赵天霸想起疼痛能够刺激人神经的兴奋程度,一咬牙,从腰里拔出驳壳枪,顶在自己的小腿上扣动了扳机。随着一声清脆的枪响,驳壳枪的子弹穿透了赵天霸的小腿。当温热的感觉出现在腿上的时候,赵天霸已经抱起机枪,对着压上来的日军一阵扫射。


赵天霸坚守在阵地的最高位置,下面的日军一收眼底。手中的机枪打出一串高质量的长点射,四个日军的胸膛溅出片片血花,栽倒在地。


还有大量的日军存在,战斗远还没有结束。因为有了赵天霸这个活着的目标,阵地上昏迷过去的新一团战士并没有受到日军的屠杀。所有的日军都放弃了身边的八路军战士,向仍在喷射着火舌的制高点冲来。


赵天霸再一次感觉到身体虚弱,力气流失。随手拿起放在身边的驳壳枪对着自己的腿部连续扣动了两次扳机,再疼痛消失之前日军的进攻被赵天霸打退了。


日军的指挥官在望远镜中把发生的一切都看在眼中,一个身穿八路军军官制服的人,独自坚守在阵地上,打退了他手下日军的三次进攻。日军指挥官不由得心生敬意,叫过身边的翻译说道:“你去阵地前喊话,只要这个八路军军官投降。我保证他的生命安全。”说完后对身边的几个日军军官说道:“他是一个真正的勇士,值得我们大日本武士学习。”身边的几人由衷的点着头。


“上面的八路听着,我们的指挥官阁下认为这场战斗已经没有必要在打下去。希望你能缴枪投降。我们指挥官阁下可以保证你的生命安全。”喊话声传遍了整个战场,赵天霸看着下面喊话的日军翻译,张张嘴又闭了回来。现在任何一点体力都很宝贵,必须节省。面对日军翻译的喊话,赵天霸直接用行动回答。随着一声清脆的枪响,日军出来喊话的翻译眉心正中一枪,尸体倒在地上。


日军的指挥官看着眼前的情景,叹了一口气说道:“看来对方的八路军军官是铁了心要战斗到底了,连喊话都懒的回答,直接用枪声说明了他的立场。让部队进攻吧。”话音落定,日军指挥官身边的军官拔出军刀,指向赵天霸所在的位置,日军新的进攻开始了。


赵天霸看着下面近百人的日军攻击队伍,奋力的想从地面上站起来,完成他生命中最后一次绽放。可是腿上的伤口已经让他无法站立,除了趴在阵地上以外,再没有任何的姿势可以让他向鬼子打出枪中的子弹。


“妈的,老子不甘心这么死,上辈子老子是站着死的,这辈子老子不能活回去,一定要站起来。”赵天霸听着由远及近的日军发出的喊声,双手支撑着身体坐在地面,将阵地里面的弹药箱摆在自己双腿的周围,将双腿稳稳的固定在弹药箱之中。然后双手用力,一手扶着地面,一手用机枪撑起身体。赵天霸终于在日军距离阵地还有30米左右的距离时站了起来。


“来吧,小鬼子们,来吧,让爷爷临死前再灿烂一把。”赵天霸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手中两把轻机枪同时发出了哒哒哒的声音。日军的部队被突如其来的打击打的措手不及,一个个倒在血泊之中。


“开炮。”日军进攻部队后方的炮兵指挥官在看到赵天霸又一次站起来时喊道。五门山炮发出了怒吼,一颗山炮的炮弹在赵天霸身前五米处爆炸,制高点出的掩体挡住了炮弹的碎片,炮弹爆炸所发出的冲击波越过掩体,将赵天霸的身体从弹药箱中拔出,狠狠的扔向后面的山坡。赵天霸这时只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向山坡下滚动着。


随着接二连三的炮弹在制高点爆炸,制高点内的弹药箱被引爆,大量的弹片从掩体飞溅向空中,日军的进攻部队被铺天盖地的弹片打的后退了30米才停住脚步。


“前进。”日军进攻部队中的军曹拔出腰刀发出来命令,日军向阵地上最后一个没有被占领过的地点走来。

赵天霸再次睁开双眼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躺在医院的病床上,双腿绑满了纱布。赵天霸用力的想活动一下自己的双腿,结果在一阵阵的剧痛中,满头冷汗的停了下来。在他的记忆里只记得自己被日军山炮炮弹爆炸时发出的冲击波掀出阵地,翻滚下山坡然后就晕了过去。后面发生的事情他丝毫都不了解,但是现在既然没死也没有当日军的俘虏,这还是很让赵天霸满意的。


“大难不死,必有后福。估计老子我又要升官了。名不正言不顺的日子过的真他妈的憋屈。”赵天霸醒来后一阵胡思乱想,由于身体虚弱,时间不大赵天霸又沉沉的睡了过去。


赵天霸再次醒来的时候发现他的病床边有个护士正在忙碌着为他检查身体。自己房间差不多都已经站满了人,晋察冀根据地的司令员日后共和国的元帅聂荣臻正向护士询问着赵天霸的情况。


“司令员,您放心吧。南团长身体素质很好,恢复的很快,而且南团长腿上的伤口看起来挺吓人,实际上都是子弹穿透留下的伤口,这种枪伤是最好恢复的。院长已经组织了医院内所有的医生为南团长诊断,确定南团长只是因为体力消耗太大导致过度疲劳,再加上身上疼痛难忍才晕过去的,相信过不了多长时间就会醒过来。”护士对聂荣臻司令员说道。


“哦,知道了,毕竟赵天霸是我们向129师借来的团长,有个好歹没法向刘伯承师长交代啊。”聂荣臻说道。


“团长怎么还醒不来,娘的,要不是司令员在这老子再犯次错误也没啥大不了的。”赵天霸的警卫员李伟在旁边小生的嘀咕着。在战场上的时候因为他距离赵天霸最近,所以他是第一个被赵天霸从毒气中送出来的人,所以恢复的很快身体已经没有什么事情了。李伟想到上次团长受伤自己用枪指着院长逼医院给赵天霸做手术时的情景,忍不住发着牢骚。


“李伟,你说什么,别以为我听不到。告诉你在我聂荣臻这一亩三分地你给老子我老实点。你们有这样的土匪团长的榜样才会让你们养成无组织无纪律的臭毛病。”聂荣臻转头对着李伟骂道。


赵天霸的新一团现在在八路军的医院里那是臭名远播。虽然也有比较不讲理的情况发生,不过向新一团上次冲锋枪对着等待治疗的战士,驳壳枪顶着院长脑袋的事情无论如何别的部队是做不出来的。


李伟听到聂荣臻的喝骂,缩缩脑袋身子向后退去。他在心里想着,只要团长没事啥都好说,要是团长活不过来,那就是医生没给好好治。自己的命是团长从战场上捡回来的,只要团长活不了,自己就用机枪把医生全突突了,然后陪着团长一起走。就是到了阴间也给团长当警卫员。


聂荣臻看着李伟狡猾的想溜走,火气更大。聂荣臻伸手指着李伟,正要下命令让身边的士兵把李伟帮了,送去关禁闭。正在这个时候护士突然发出惊喜的喊声:“司令员,南团长醒了,醒过来了。”


聂荣臻此时也顾不上再教训什么李伟,李伟更加不会因为一点处罚而失去看团长醒来后第一眼的机会,也分开人群向赵天霸的病床挤了过来。


赵天霸的突然醒来为整个病房注入了活力,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赵天霸身上。赵天霸听着耳边这群大老粗门千篇一律的问候语——好点了吗?感觉比听什么音乐都好听。


“妈的,又死一次,没死了。司令员,这次的战斗损失大吗。”赵天霸虚弱的向众人点点头表示自己好多了,然后向司令员聂荣臻问道,毕竟他带领的那个千人纵队在鬼子的毒气弹的进攻下,伤亡惨重。


“赵天霸,好好养你的身体吧,战场上的事等你恢复了再说。”聂荣臻司令员想到日军突燃将毒气弹运用在战场上,八路军丝毫没有准备,这次战斗损失惨重,尤其是赵天霸的新一团,因为事先赵天霸的死命令更是三个千人纵队去了一半,就岔开了话题。


赵天霸看到司令员聂荣臻脸上的表情,心理面咯噔一下。赵天霸也是两世为人的了,察言观色的基本水平还是有的,听到聂荣臻这么一说,赵天霸痛苦的闭上了眼睛。战争就是这么的无情,几分钟前还是活蹦乱跳的大活人转眼就变成一具冰冷的尸体,虽然赵天霸已经有了心里准备,但是新一团从他接手以来第一次吃这么大的亏,死了这么多的人怎么能让赵天霸的心不在滴血。


赵天霸稍微有些血色的脸在聂荣臻说完后立刻变的惨白,赵天霸缓缓的闭上双眼,眼角流出一滴泪水。众人看着赵天霸疲惫的样子,纷纷把目光投向司令员聂荣臻,让司令员聂荣臻拿主意。


这些人里有新一团的也有其他部队的,其他的部队来到这里完全是因为新一团在阵地上顶着日军的毒气弹死战不退,为他们的战略撤退争取了时间。他们想起在战斗结束后再次回到战斗现场时的景象,满地的新一团战士的尸体,嘴角的白沫还没有干,双手紧紧攥着手中的武器即使是死亡前的那一瞬间他们仍然是坚定的怀着继续战斗杀鬼子的信念。看着战场上这一切他们震惊了,这到底是什么样的一支部队,所有的人都仿佛铁打的一样,即使在这种必死的情况下依然一往直前的坚持战斗。他们对这支部队肃然起敬,数十个见过了无数生生死死场面的八路军军官看着眼前的一幕无不潸然泪下。他们今天来这里看望赵天霸完全是怀着无比敬佩和感激的心情来的。


聂荣臻迎着无数道看向他的目光,目光中的含义他可以非常准确的感觉出来。聂荣臻看着病床上似乎已经沉睡的赵天霸,示意在赵天霸病房内的众人退出房间让赵天霸好好休息。最为一个指挥员,聂荣臻也是从基层干起来的,赵天霸现在的心情聂荣臻也是深有体会。这种事情别人是无法劝说的,要全凭自己想通才能闯过来。不过对于赵天霸这个善于制造奇迹的人,聂荣臻还是充满了信心。


随着众人静悄悄的离开房间,赵天霸缓缓的睁开了眼睛,已经被他咬的发紫的嘴唇颤抖着,双眼不可抑止的涌出泪水。赵天霸从自己所在的那个战场就判断出自己新一团其他战场的情形,再加上司令员聂荣臻的掩饰,赵天霸知道自己的新一团这一战损失肯定是很大,大到已经伤筋动骨的程度。想着那些跟自己从山西出来埋骨他乡的战士们,赵天霸失声痛哭,枕巾被赵天霸的泪水打湿。不知道哭了多长时间,疲倦的赵天霸在不知不觉中又睡了过去。


赵天霸再次醒来的时候,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整个病房内只有护士在油灯下用右手撑着下巴昏昏欲睡。赵天霸的独自里咕噜噜一阵乱响,很长时间都没有出现过的严重饥饿的感觉降临到赵天霸身上。赵天霸张开嘴,轻声的呼唤着专门护理他的护士。


护士听见赵天霸的声音,睁开双眼,在得知赵天霸想吃饭后转身走出病房。时间不大,护士端着一大碗热气腾腾的小米粥走进病房。一进屋,小米粥的香味便钻进了赵天霸的鼻子。赵天霸闻着小米的香味食欲大振,在将满碗小米粥喝光后,又沉沉的睡了过去。


赵天霸在半个月之后已经可以架着拐杖走出病房到院子里面溜达。在这段期间,赵天霸再次接到了他重新当新一团团长的命令;刘涛,李伟等这些新一团的老部下每天都来看望赵天霸。赵天霸从他们的口中得知新一团在这次战斗中损失将近两千人,减员三分之一;还有将近400人因为中毒过深现在还在修养。


赵天霸看着几个手下在向他报告部队伤亡情况时满脸痛苦的表情,赵天霸对几个人说道:“同志们啊,只要有战斗就会有牺牲,我们不能让死去的战士牺牲的毫无价值,我们这些活着的人应该放下心头的思想包袱,在日后的战斗中狠狠的干小鬼子。用小鬼子的生命祭祀我们死去的战士们。这次战斗出现了我们事先从来没有遇见过的情况,那就是毒气弹。对于毒气弹这种东西我们暂时还没有对付他的办法,所以只能跑。你们都给我记住了,以后的战斗中眼镜都放亮点,一旦发现鬼子在战斗中使用毒气弹这种武器,就一定要撤出阵地,躲到安全的地方。同志们我们的抗日路程还很漫长,日后还会出现各种各样的特殊情况,所以我们在战场上要随机应变。这次的事情就当成一个沉痛的教训吧。”


听着赵天霸的话,刘涛等人都重重的点着头。将对鬼子的仇恨深深的埋进心里,这个仇恨种子在日后百团大战的时候爆发出来了惊人的战斗力。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警报!一大波“日韩”军舰冲击中国岛屿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