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1937 军中抗战 活劈阿部规秀

iverry6000 收藏 1 37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823/][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823/[/size][/URL]   平型关大捷后,八路军115师深入敌后,建立了抗日根据地,被毛泽东誉为“模范根据地”。在中国抗战史上,晋察冀根据地的创建和发展是一个奇迹,平型关大捷后八路军115师政委聂荣臻率领该师独立团和骑兵营共3000人深入敌后。1937年11月7日,根据中共中央指示成立了晋察冀军区。1938年1月,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823/


平型关大捷后,八路军115师深入敌后,建立了抗日根据地,被毛泽东誉为“模范根据地”。在中国抗战史上,晋察冀根据地的创建和发展是一个奇迹,平型关大捷后八路军115师政委聂荣臻率领该师独立团和骑兵营共3000人深入敌后。1937年11月7日,根据中共中央指示成立了晋察冀军区。1938年1月,晋察冀边区在阜平召开了军政民代表大会,选举产生了边区临时委员会,晋察冀抗日根据地正式形成,这是抗战爆发以后八路军开辟的第一个敌后根据地,它的存在对日军构成了极大的威胁,被毛泽东誉为“模范根据地”。晋察冀根据地的发展和壮大引起了日军的极大恐慌,尤其是武汉失守以后,抗日战争进入了相持阶段,敌人没有力量举行战略反攻扩大占领区,而改为巩固占领区。在华北地区,日军把主要进攻的重点指向八路军抗日根据地。正是在这种背景下,自1938年以来驻华北日军开始大举进攻晋察冀根据地,妄图剿杀我抗日武装。


随着斗争的越来越激烈,115师政委未来的元帅聂荣臻向第二战区八路军总部请求增派一支能打硬仗的队伍,115师长林彪至今还记得那个和他动手的营长,几经打听,才得知此时的赵天霸在129师已经是赫赫有名,手下的新一团战斗力颇为强悍。林彪向彭老总提出让赵天霸带队进入太行山支援在那里的晋察冀根据地。


赵天霸这些日子正闲的发慌,部队扩编完毕,新兵训练进入尾声,差的就是战场上的拼杀。这点赵天霸倒是一点不发愁,他的兵一个个都和他一个样子,说的好听点是脾气不好比较火爆,说的难听点那就是蛮不讲理。接到这个命令后,赵天霸立刻组织新一团向太行山内的晋察冀抗日根据地进发。


当赵天霸带着新一团日夜兼程,翻山越岭来到晋察冀抗日根据地,见到未来的元帅现在的115师政委聂荣臻之后。赵天霸规规矩矩的给聂荣臻敬礼,然后听聂荣臻政委介绍当时当地的军情。


“赵天霸同志,我可是早就听说你的大名了,林师长不只一次在我耳边念叨你这个牛人,希望你打鬼子也一样不含糊。现在我给你说下日军的主要将领,敌人的最高指挥官——阿部规秀。”聂荣臻说道。


“谁?阿部规秀。”赵天霸听到阿部规秀的名字是忍不住出声打断了聂荣臻的讲话,聂荣臻看看赵天霸,以为赵天霸是第一次听说这个名字也没往心里去。赵天霸此时心里可乐开花了,“狗日的阿部规秀,老子上辈子就看过《名将之花凋谢在太行山上》这部电影,没想这辈子能碰到你个老东西。老子要是不活劈了你,老子就去练葵花。”聂荣臻继续说道:“阿部规秀生于日本青森县,1907年5月,刚满21岁的阿部规秀从日本陆军士官学校19期步兵科毕业,开始了他追逐成为真正“武士”的生涯。同年12月26日,阿部规秀被授予陆军下士军衔,开始在陆军中服役,历任步兵第三十二联队副官、第八师团副官、第十八师团参谋。1932年4月11日,转任仙台陆军教导学校学生队队长,次年8月1日,升至步兵大佐。1935年8月,任第八师团步兵第十六旅团步兵第三十二联队联队长。1937年8月2日,晋升为陆军少将,并升任关东军第1师团步兵第1旅团旅团长,驻屯黑龙江省孙吴地区。1939年6月1日,调任侵华日军华北方面军驻蒙军独立混成第2旅团旅团长。同年10月2日,晋升为陆军中将。阿部规秀系蒙疆驻屯军司令,同时还刚刚接替被我八路军打死的常冈少将,出任第二混成旅团长一职,现率部驻扎在察哈尔省会张家口。


阿部规秀有一种超乎普通军人的对“荣誉”和“光荣”的执著,对战争的执著,因而在嗜血的战争角逐之中,他“脱颖而出”,屡立战功,颇受大本营的赏识,在日本军界享有“名将之花”的盛誉,成为擅长运用“新战术”的“俊才”和“山地战”专家。


你对这个距离我们最近的主要对手有什么看法?”聂荣臻将所能收集到阿部规秀的全部资料告诉了赵天霸。


“呵呵,政委再好的花要想开也得有土壤,在我们中国,他这个日本花会水土不服的,只要他阿部规秀敢进山,我就让他来的去不得。就凭我新一团这将近6000士兵,我就管揪掉他的花瓣,砍了他的花茎,拔了他的花根。”赵天霸知道历史的发展是不会因为他而改变的,虽然他的部队战斗力比较强悍,但是和此时在欧洲战场上的部队比起来简直是不值一提,就算在国内战场,他赵天霸最多也就是在山里面杀杀鬼子,真让他狠下心来打敌人守军充足的县城,他赵天霸还是不愿意尝试,就算打下来也顶不住日军的反扑,徒增伤亡的事赵天霸是不会干的。


听完赵天霸的话后,115师政委聂荣臻点头说道:“不愧是总部派来的人,敢打硬仗,能打硬仗。赵天霸你的新一团人数已经超过老蒋的加强团了。”


“老蒋的加强团摆在我新一团面前啥都不是,硬碰硬的战斗,我有把握在半天时间内干掉他。政委,我的团装备一点不含糊,机枪有专门的500人的机枪营;手雷清一色日军的地瓜手雷,二营每人佩戴20颗;三营有半数的人手是炮兵,迫击炮两人一个,弹药充足;四营加强营,机枪、手雷、迫击炮、掷弹筒按日军的双倍标准配置,山炮那玩意太沉,路途比较远,没带来。”赵天霸对这聂荣臻说出了自己新一团的火力配置。


“我的乖乖,你哪整的这么多武器?”聂荣臻听到赵天霸的话,脱口对赵天霸问道。


“呵呵,前些时间,我带着部队把鬼子的平安城给搬了,只要是能拿的全搬光......”赵天霸对这政委聂荣臻说了与老独立团配合作战的经过。


“赵天霸同志,我很期待你在接下来的战斗中的表现,你先下去休息吧,同志哥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啊。”聂荣臻想到赵天霸新一团爬山涉水的赶来,就让赵天霸下去休息。


赵天霸退出来以后,回到了自己在晋察冀根据地的驻地,躺在床上想着阿部规秀在自己鬼头刀下颤抖的样子,做着美梦进入梦乡。


1939年夏,日本继续加大了对抗日根据地的重点“扫荡”。日军的“扫荡”重点由冀中平原转向北岳山区。日军于1939年秋,调集独立混成第二旅团和第一一〇师团主力共两万余人,对北岳山区进行规模更大更为残酷的秋季“大扫荡”,企图彻底摧毁抗日根据地。


到达涞源,稍待修整之后,阿部规秀马上召开作战会议,进行具体的战斗部署:由第四大队从插箭岭出发袭击走马驿,第一大队从白石口出发袭击银坊。杨成功在得到情报后,认为敌人孤军深入,我军可以设伏,打一个漂亮的歼灭战。聂荣臻思虑再三,在听取了彭真、贺龙和关向应的意见后,决定由杨成武统一指挥这场伏击战。八路军伏兵雁宿崖,击毙日军600余人,打死石村大佐。


消息传到张家口,阿部规秀大怒。阿部规秀系蒙疆驻屯军司令,同时还刚刚接替被我八路军打死的常冈少将,出任第二混成旅团长一职;这个嗜血成性、狂妄自大的家伙怎么也咽不下这口气。阿部规秀被称为“山地战专家”,陆军大学的“名将之花”,陆军大学的高才生。当时大家都有一个经验,敌人一旦吃了亏以后,它就要报复,拼命地报复。所以八路军赶快撤离战场隐蔽起来,然后再见机行事。果然,就在消灭石村大佐后的第二天,阿部规秀亲率日军气势凶凶地扑向涞源,欲寻我八路军的主力决战,以挽回所谓“皇军的体面”。


赵天霸同时也接到了上面撤退的命令,赵天霸脑子里全是活劈阿部规秀,听到这个命令后,不由的有些沮丧。但是对于上面的命令赵天霸还是认真的实行了。


刚晋升为中将,就在战场上丢了一个大队,阿部规秀很是羞怒,决定亲自率领第二、第四大队1500余人,沿着原来第一大队的行进路线进犯,以趁八路军还在“消化”胜利果实的时候,打八路军一个措手不及。11月4日夜,阿部规秀率部越过白石口,进至雁宿崖一带,但是连八路军和老百姓的一个影子都没找到。扑了空的日军把八路军已经为之埋葬的尸体,一具具重新挖出来,用木杠子抬到一起,架上木柴,浇上汽油,点燃焚化,整条山谷弥漫着焚烧尸体的焦臭味。他想让手下的士兵感受到同胞战死的悲愤,激起他们复仇的决心。


这个消息传到了赵天霸的耳朵里,赵天霸心中的怒火再也压不下去。“狗日的阿部规秀,别以为上面有命令老子就不敢动你。总部还说不让杀俘虏老子也抗令杀过。这次就算总部要砍老子的脑袋,老子也要先把你的脑袋剁下来。”


“刘涛,集合队伍,跟老子连夜打回燕宿崖,活劈了阿部规秀这个畜生。”赵天霸向刘涛下达了作战命令。


阿部规秀寻求的主力决战终于到来了,虽然比他想象的要迟一些不过还是来了,只是他将要面对的是一支装备精良,训练有素,火力强硬的部队。

11月5日凌晨,赵天霸带着新一团在当地民兵的带领下,包围了阿部规秀所在的燕宿崖,战斗前的气氛在部队种蔓延着。中国有句古话叫入土为安,阿部规秀竟然将已经死去的八路军战士的尸体从地下挖出来焚尸,已经触及到了新一团所有士兵所能接受的底线。赵天霸在部队出发前对他们说的“人死为大”至今仍然回响在他们的耳边,所以整只部队根本不需要任何动员,斗志和心中的怒火都已经到达了爆发点。


“给老子传令下去,见到阿部规秀那老小子给老子留下,老子只要活的。”赵天霸在发动总攻前向全团下达了只要活阿部,不要死规秀的命令。


几分钟后随着赵天霸最后的命令传递到每个士兵的耳朵里,赵天霸从腰里摸出了手雷。用赵天霸自己的话说,手枪的枪声已经不能代表我心中的怒火,炮弹又怕像历史上那样炸死阿部规秀这个老小子,所以我选择了手雷这个东西。


在赵天霸手中的手雷发出巨大的爆炸声后,整个新一团全体士兵向日军发动了进攻。阿部规秀耳轮中听见一声手雷爆炸后外面巨大的中国军队的喊杀声,这个双手沾满中国人鲜血的家伙兴奋的从床上蹦了起来,挎上自己的指挥刀就冲到院内。训练有素的日军依靠村内有利的地形,抵抗着新一团的进攻。


“三营,所有迫击炮禁止发射,二营手雷进入村内后同样也禁止使用,谁炸死了阿部规秀老子就枪毙了他个狗日的。一营冲锋,其他人全体上刺刀,一枪打死狗日的难解老子心头之恨,老子要让他们也尝尝鞭尸的滋味。”赵天霸的喊声在空气中回荡着,所有新一团的士兵都跟随在一营的身后犹如天空中的乌云一般,布满了整个村庄的外围。


阿部规秀低估了赵天霸新一团的火力,他将所有的轻重机枪都安排在赵天霸所在位置的村口,身后由步枪与迫击炮掷弹筒掩护。双方用机枪对射着,机枪枪膛里面飞出的子弹带起片片血花。


由于机枪的压制,赵天霸这个位置的进展缓慢,只要日军的机枪手不全部死光,这就是一场不会结束的战斗。阿部规秀身后的战斗却不出他的意料,八路军仿佛不要命一样的进攻,同样是机枪冲锋。当第三波冲锋的队伍被打散,第四次冲锋开始的时候,日军的装弹速度已经跟不上冲锋部队的节奏,冲锋的部队一举冲到日军身前20米的距离,双方展开了刺刀见红的白刃战。


赵天霸每顿两菜一汤顿顿有肉的营养餐,让身体瘦小枯干的形容词远离了新一团,即使面对油光满面的日军,新一团战士的身体素质丝毫不吃亏,激烈的对抗,斗志、技巧、与身体素质的打拼,在这块战场上如火如荼的进行着。


日军与新一团的战士战斗在一起的时候才发现他们面前的敌人有多么的恐怖,高超的战斗技巧,丝毫不逊于他们的力量,无法躲避时的舍命一击,这所有的表现让他们感觉到此时与他们搏斗的已经不是人类,而是发狂的野兽,一群来复仇的恶狼。肘击肋骨,脚踢小腹,揪住头发向地面上的石头猛磕,这些他们不屑的招式带着巨大的杀伤力施加在他们身上。很多日军被不断涌上来的八路军同时将五把刺刀扎进身体,然后高高举起再狠狠的扔到地面。面对这样的部队他们胆怯了,后退了,看似远离了死亡,实际上他们已经步入了死亡的漩涡。赵天霸这个因为杀俘虏被从团长位置上拉下一次的人是绝不会留下一个能喘气的日本猪的。


随着后面进攻部队深入村内,顶在赵天霸前方的日军的机枪声也显得开始杂乱无章,渐渐的被新一团的火力压制,消灭。胜负已分,阿部规秀带着为数不多的几百日军在村内负隅顽抗。


天色大亮,赵天霸带着新一团层层包围了村中央最大的一个房屋,很多战士已经爬上了周围的房顶,几乎所有的空间都站满了枪口对着院内的八路军战士。


“呀。。。。。。”院内一阵日军垂死挣扎的喊声响起,院门出现了一个举着军刀的日军中尉,这个日军的身体还没有出现在门外就已经被门前的六个战士六把刺刀捅了12个窟窿。


“八路军指挥官阁下,我们的阿部规秀中将愿意以决斗的方式体面的结束这场战争。希望阁下可以答应中将这个最后的要求,给我们体面的死法......”屋内传出日式中文的声音。


赵天霸听着这些话语,觉得怎么听怎么别扭,张嘴打断日军翻译的话语说道:“老子就是准备活劈你们这群狗日的,要不早用迫击炮手雷炸死你们。你们都给老子出来吧,一对一的决斗,老子给你们机会。”


新一团的士兵向后退了百米,留出决斗的场地。阿部规秀带着他残存的手下,保持着日本人特有的傲慢,走到场地之中。


赵天霸看到阿部规秀等人已经准备好后,用手指着阿部规秀说道:“你,是我的。”说完后从身边李伟的手里接过鬼头刀,在手里掂量着。


日军的几个军官先后下场,被刘涛,李伟,新二营长王军,三营长高山,四营长徐强以绝对的优势砍翻在地,日军只剩下了阿部规秀。


赵天霸右手攥着鬼头刀,迈步来到阿部规秀身前五米,刀锋对着阿部规秀,抬起左手向阿部规秀勾着,示意阿部规秀上前比试。


阿部规秀从刀鞘种拔出指挥刀双手紧握,围着赵天霸转圈。一圈,两圈,赵天霸看着不停在身边转圈的阿部规秀,将左手的拇指向上翘起后转动手腕,拇指指向地面。


阿部规秀看着赵天霸挑衅的动作和一副看着死人的眼神,强按下心中的恐慌,吼叫着将军刀高高的举过头顶,用尽全身力气向赵天霸砍了下来。


“老子就是要彻底打垮你,无论是在心理上还是生理上,让你就算死都觉得你自己什么都不是,以前所有的一切不过是坐井观天,狂妄自大。”赵天霸一边冷冷的说道一边抬手,迎向阿部规秀砍下来的军刀。两把武器猛烈的碰撞在一起,火花从相交的地方向四下迸射。赵天霸单手磕开了阿部规秀用尽全身力气有上向下砍出的一刀,随后赵天霸一刀一刀狠狠的砍在阿部规秀的军刀上,完全是一副拼力气的举动。以赵天霸的功夫根本用不着这么费力,但是赵天霸就是要彻底摧毁阿部规秀的精神殿堂,在他死前彻底践踏阿部规秀自以为是的武士道精神。


10刀,阿部规秀手开始发抖;20刀阿部规秀已经在咬牙强顶;30刀阿部规秀身子在后退;40刀阿部规秀的手臂渐渐抬不起来,50刀阿部规秀被赵天霸用刀背拍倒在地手中的军刀掉落在身旁两米之外,赵天霸一脚踩在阿部规秀的脸上,口中飞出一口浓痰准确的落在他的脸上。


此时的阿部规秀满脸死灰,一个50多岁的军国主义者被强横的力量打倒在地,他的自尊心已经受到了严重的打击。此时他的脑子里面已经没有了武士道,有的只是希望赵天霸可以痛痛快快的给他一枪,让他不必在忍受这种侮辱。赵天霸看着脚下踩着的阿部规秀脸上再也没有刚出场时的高傲,只有一副迟暮之年期盼早死的样子。赵天霸感觉到踩着他都是对自己的一种侮辱,手起刀落。鬼头刀的刀锋划过阿部规秀的脖子,阿部规秀的人头在地面滚动着,当人头停下来的时候,五官向下,仍然是一副没脸见人的姿势。


“老子不要俘虏,只要是带口气的都给老子咔嚓了。”赵天霸在鞋底曾干净刀刃上的血迹,对新一团的士兵们喊着。


“报告团长,没有俘虏,所有的日军全部在战斗中死亡。”赵天霸看着说话的刘涛,深深的点了点头。


11月23日,东京各大报刊都刊登了一条来自中国战场的消息《名将之花凋谢在太行山上》。所谓“名将之花”便是那位双手沾满了中国人民鲜血的刽子手,日本“蒙疆驻屯军”最高司令官阿部规秀中将。阿部规秀之死,震惊了日本朝野。《朝日新闻》报道称:“自日军成立以来,中将级将官的牺牲,这是没有先例的。”阿部规秀是抗日战争中被我军击毙的日军最高级别将领。阿部毙命约二十天后,他的骨灰运抵东京,东京下半旗为这位罪魁致哀。


大约十几天后,延安从日本广播中获知阿部规秀在燕宿崖战斗中被击毙的消息,毛泽东、朱德立即向晋察冀军区发来贺电,蒋介石闻知此事也异常高兴,并给延安八路军总部发去了贺电。燕宿崖一战我八路军击毙日军1500多人,彻底粉碎了敌人的秋季大扫荡,阿部规秀成为自抗日战争以来我军击毙的日军最高级别将领。


对此日军极为懊丧,敌华北方面军司令官多田俊发出了“名将之花凋谢在太行山上”的哀叹。另一件饶有趣味的事是,黄土岭战斗之后不久,驻张家口日军警备司令小柴曾经“屈尊”给当时我晋察冀军区司令员聂荣臻写了这样一封信:“麾下之部队武运亨通,长胜不败,鄙人极为佩服。现鄙人有两件事求教,一是请通知鄙人在雁宿崖被麾下部队生俘的皇军官兵数目、军职及他们的生活近况;二是战死的皇军官兵是否埋葬、埋在何处?可否准予取回骨灰,以慰英灵?”昔日不可一世的侵略者终于不得不向中国人民低头乞求。它震惊了敌人,对国民党所谓的八路军游而不击这个谎言也是一次最实际的戳穿。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