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1937 军中抗战 配合作战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823/


赵天霸很快就病愈出院,出院前赵天霸看望了一下将他从死神手里抢回来的孙老新生。“孙老先生,谢谢你那天为我治疗。我的身体情况我很了解,再中了第一枪以后我已经把自己当做个死人了。”赵天霸站在孙老先生的对面恭敬的对孙老先生说道。赵天霸在前世就认识几个类似与孙老先生这样的高人,他知道这样的人凡事都有自己的原则,对名利都看的很淡,任何人都无法用金钱来收买。这种人一直是赵天霸崇拜的对象。


今天赵天霸在孙老先生面前就像一个孩子一样,再也没有了往日的嚣张跋扈,除了尊敬剩下的只有感谢。


“南团长不是一般人,呵呵,老朽也差点被团长的一身铜皮铁骨折腾的散了架。既然现在团长的身体已经恢复,那么就该去干正事了,在这里和老朽耽误时间,只会让我们两人落入俗套。你说是吗?”孙老先生不温不火的对赵天霸说道。


“老先生说的即是,小子我这就走了。我知道老先生这样的人是不会在意别人的感谢的言语,不过小子还是想在这里再次谢谢老先生的救命之恩。”赵天霸从孙老先生的言语之中感觉到老先生似乎已经知道自己的来历,不过赵天霸对孙老先生这样的高人一点都不担心,前世那些得道的高僧,老道也能为人推算出前后几世的命运,这些事在有着5000年文化传统的中国并不少见。


“南团长,老朽有一言相告,以后日子中的某一天你会因为你了解的东西而做出你一件会使你丢掉性命的事情。老朽希望你到时候可以为你庇护和管辖下的国人多想一想。毕竟历史不会因为一个人的出现而改变。”孙老先生对赵天霸说完后,端起放在面前的茶杯,抿着杯中的茶水。


“谢谢老先生,小子受教了。悲剧难道一定要上演吗?真的会无法改变?请老先生教我。”赵天霸听完孙老先生的话后,立刻联想到自己在历史书里面了解到的新中国成立以后最大的浩劫——文化大革命。


“天命难为啊,虽然你属于逆天的存在,不过你还是很难有所作为的。有些人天生就是为了权而存在的,任何挑战他所掌握权的行为都会被他无情的消灭。走吧,老朽我累了。”孙老先生向赵天霸下了逐客令。


赵天霸看着孙老先生已经闭上眼睛,不再发出一点声音,知道老人不会再对他说什么了,于是赵天霸慢慢的退出房间,向自己的团部走去。一路上赵天霸思考着老先生的话,心里乱成一团。60年的天灾自己可以事先囤积粮草,可是,唉。赵天霸狠狠的摇着头,似乎想把脑子里面全世界都在经济大发展而中国却在动乱那十年的了解忘掉。“尽人事,待天命吧。”赵天霸长长的出了一口气,双腿一夹马肚子,打马狂奔地向驻地跑去。


赵天霸赶到驻地的时候已经日暮西山,看着驻地二道梁子上空飘起的炊烟,赵天霸肚子里面骨碌碌一阵乱响。在医院的日子虽然不错,不过不能大口吃肉,大碗喝酒。这让赵天霸这个肉食动物十分难受,看着近在眼前的村庄,想着那大块的猪狗赵天霸口水直流。


“团长回来啦,团长回来啦。”赵天霸刚到村口,村口的哨兵就大声的喊了起来,整个村庄顿时就沸腾了。连士兵带老百姓都冲出了家门,来到村口迎接赵天霸。


“乡亲们,我赵天霸完好无损的回来了。这群兔崽子没给你们惹麻烦吧。”赵天霸翻身下马,对着村内的老百姓说到。


“团长,战士们对我们可好了,那家有点啥事都能看到他们的身影。”


“那就好,我以为我不在的这段时间这群兔崽子都反了天了,不错,表现不错,值得表扬。”赵天霸看着围在身边眼睛里激动地充满泪水的士兵说道。


“炊事班,给老子做顿营养餐,这些日子都没好好的吃过肉,嘴里快淡出鸟了。”赵天霸穿过众人,回到自己的指挥所,进门以后大声的喊道。


“好嘞,早就听说团长你要回来,前两天就炖好了狗肉,狗肉大补啊,团长您屋里先喝着,我这马上就好。”炊事班长老王一边将炖好的狗肉端上锅台一边对赵天霸说道。


赵天霸回来后,新一团的气氛达到了一个顶点,所有的人都情绪激昂,身上仿佛充满了力气。这时候战士们才真正体会到团长在他们心中不可替代的地位。


“刘涛,干得不错,来过来陪老子喝点,鉴于你这次战斗的表现,我决定让你兼上副团长的职,以后我有事不在团部的时候,你来指挥新一团,你小子办事我越来越放心了。”赵天霸在酒桌上就下达了任命的命令。


“团长,你不再的这段时间,我差点累死,平时看着你什么事情都不管,挺轻松的样子,真到自己干的时候才发现,这一个团将近两千号人,管起来实在是不容易。”刘涛喝光了就对赵天霸诉苦。


“你小子知道个屁,别的部队团长只管军事作战,别的事情都是政委管的,咱们爷们不是臭名在外,没政委敢来咱们这吗,所以了政委的事情团长也就都兼任了。要不老子给你这个副团长配个政委?”赵天霸用手在刘涛的脑门上拍了一下说道。


“政委,还是不要了,那些人和咱们尿不到一个壶里,来了反而惹咱们生气。团长来我敬你一碗,祝你身体恢复健康。”刘涛端起碗对赵天霸说道。


“你个狗日的,想喝老子的酒就直说。跟老子玩着弯弯绕。这才多长时间没见,敢跟老子耍心眼了。”赵天霸对刘涛笑着骂道,陪着刘涛干掉了碗中的酒......夜晚,赵天霸躺在炕上,摸着自己吃的圆滚滚的肚皮,回味着口中狗肉的香味,在脑子里策划着给新一团办个养猪场的想法。猪粪种田,猪肉人吃,士兵的伙食好了,身体素质就上去了,战斗力自然就提高了,猪这玩意属于典型的杂食动物,只要能吃饱,那膘绝对蹭蹭的往上涨。到时候用猪仔和老乡换点麦康,玉米棒子,这家伙所有人的生活水平肯定直线上升。赵天霸在YY中进入梦乡。


第二天赵天霸早早起来,叫过警卫排的战士说道:“你们去给老子到附近抗日立场左右摇摆不定的地主老财家里转转,看见有猪的都给老子抢来。对这群阳奉阴违的家伙不能给他们好脸。抢来以后把猪送到山里去,让里面的人好好的养着。”


警卫排的战士出发了,闲下来的赵天霸抽着烟卷在院子里来回溜达着,盘算该去哪打打秋风。时间不大,指挥所外一阵马蹄声响起,一个独立团的战士来到赵天霸面前。


“报告老团长,我们团长让我过来送信。”说完后将沈泉给赵天霸的信从兜里拿出来,递给赵天霸。


赵天霸打开信一看,见信上写道:“老团长,你出院的消息我们已经知道了,这段时间日军的驻山西第一军司令官莜冢义男向平安增兵,看样子是要对独立团动手。从平安城地下党送来的消息来看,日军这次集合到平安县城的部队已经达到8000人之众,并备有重武器。在现在这个树木还没有发芽的季节日军有这么大的动作,看起来是准备趁着山上树林中掩护少的时候不顾一切将独立团消灭。


我已经分别通知了梁**赵光义,准备配合作战,彻底消灭这群鬼子。希望老团长能早日带兵到达。让我们三人在老团长的指挥下干一次大的。”


赵天霸看完信后对独立团过来的送信的战士说道:“你回去告诉你们团长,就说明天我的部队就会到达。让他密切注意日军的动向,事先做好老乡的疏散工作。”赵天霸说完后独立团过来送信的战士转身回独立团去报信。


赵天霸脸上带着兴奋的表情,在指挥所的院子里大喊一声:“通讯班集合,通知所有作战部队,今天晚上必须到达团部集合,明天有作战任务。”8000多日军,四个团打,这场战斗的规模肯定小不了,赵天霸想想都觉得身上热血沸腾。


傍晚来临,新一团的战士集合在二道梁子,所有连级以上的指挥员都集中在赵天霸的指挥所内听着赵天霸的战前指示。


赵天霸扫了一眼身边围着的新一团的军事干部,然后清清嗓子说道:“独立团送来情报,日军最近平安县城增兵8000人左右,很有可能对独立团进行攻击。独立团是我的老部队,他们的团长派人来求援,准备配合梁汉的693团和青年纵队赵光义的8团一起硬吃这股准备进山的日军。这又是一次发财的机会,据情报上说日军带有重型武器,既然鬼子送上门来,咱们没有不收下的道理。明天除去留守部队,所有人都跟着我去独立团的防区准备这场歼灭战。”

赵天霸带着新一团到达独立团防区的时候,赵光义和梁汉也先后带队赶来。赵天霸、沈泉、梁汉、赵光义四个人围坐在军事地图前,仔细的寻找着最适合战斗的地方。


日军的这次进攻是对九路合围的报复行动。他们已经通过他们的消息系统得知在蟠龙大胜日军的八路军指挥官是赵天霸,而新一团的驻地在偏远山区,围剿起来难度太大,因为一路上要经过很多分散的八路军的地盘。莜冢义男通过仔细研究赵天霸的活动方式,推算出赵天霸是八路军里仇日派最典型的代表,只要有和日军作战的机会就决不放过。莜冢义男特意安排了这次声势浩大的对独立团的作战计划,天上配合着飞机,地面上有重武器支援,准备把赵天霸的新一团引出来,然后彻底消灭掉。


赵天霸又何尝没有狠狠的和日军干一次的打算,赵天霸指着桌上的军事地图对身边的三人说道:“经过我的分析,日军这次行动完全是冲着咱们老独立团来的,也就是说日军的这次行动是冲着现在的独立团和我的新一团来的。日军在我手里没少摔跤栽跟头,最近的九路合围因为我的原因意外流产才会有这么大的报复行动。你们想想日军增援平安的8000人,再算上平安县城内部的5000守军,要是说他们只为打独立团鬼才会信。可是他们想不到咱们老独立团一次反围剿就出了四个团长,虽然兵力上有点吃亏,不过有你们两个团作为奇兵,这场战斗还是有很大胜算。我们现在考虑一下把最后的决战战场摆放在哪比较合适。”


“老团长,我认为把最后的战场摆在这里,这里山势陡峭,易守难攻。”赵光义一边说着一边把手指停留在地图上“三道沟”这个点上。


“我不同意,以我多年炮兵的经验,这个点迫击炮和掷弹筒很难对日军进行火力压制,敌人的飞机和重武器却可以给我们造成很大的损失。我认为将最后的决战摆在高家坨子这里好,炮兵可以发挥最大的效力,隔着高家坨子前的矮山,炮兵可以不受任何损失的对日军进行打击。”出身炮兵的沈泉提出了不同的意见。


“我认为该放在这个位置......”


“我认为你说的位置不好,天上日军的飞机很容易进入俯冲位置......”赵天霸听着三人说着不同的意见,不停的争论着,越来越麻烦。“都别说了,想看看你们长进了没有,一个个真让老子失望。东一个想法西一个打算,到底听谁的。老子我是总指挥你们都得听我的。主战场摆在依山村,地形复杂,背靠大山。鬼子的轰炸机不敢冒着撞山的危险随便进入轰炸位置;炮兵又可以发挥出最大威力;最主要战场能摆开,就你们说的那几个地方进来1000鬼子再加上我们的人都可以大眼瞪小眼面对面的在脸上找粉刺了。”赵天霸粗暴的打断三人的讨论,“军事民主”这个词赵天霸非常的讨厌,俗话说“家有千口,主事一人”这么东一句西一句还不如一人拍板来的痛快。


沈泉、赵光义、梁汉听完赵天霸的话后,都默不作声等待赵天霸给他们安排作战任务。“沈泉,你的部队负责将敌人慢慢的带进依山村,在路上山道两旁的至高点安排机枪手层层阻击。梁汉所有的炮兵都归你指挥,在提前到达依山村的这段时间把咱们所有的地雷都埋在大路上,密度要大。赵光义你带着你的部队不时的在日军面前晃悠一圈,让日军的指挥官认为他们的计划得逞,卯足劲进攻。我会带着部队打平安城,掏鬼子的老窝,把小鬼子的东西能搬的都搬咱们这来,搬不了的都炸了。注意时间上的配合,一定要等我把武器装备送回来以后,你们再把日军引到依山村。都明白了吗。”


“明白了,老团长。”三人回答着。


“现在报的家底吧,人数就不必再报了,主要是迫击炮,掷弹筒这类射程远,杀伤力大的武器。”赵天霸说道。


“迫击炮63门,掷弹筒68个,山炮1门。”沈泉说道。


“迫击炮15门,掷弹筒21个。”赵光义说道。


“迫击炮21门,掷弹筒27个。”梁汉说道。


“还是老子比较富裕啊,迫击炮107门,掷弹筒151个。梁汉这些家伙都归你指挥了。等小鬼子进入依山村,这么些家伙式来个齐射,够他狗日的喝一壶的。这仗打完了,武器装备先给赵光义,梁汉你们两支部队,你们分完了我和沈泉再分,到时候咱们就都他妈的快比中央军还富了。”未来是美好的,前途是光明的,仗还没打,赵天霸已经为几人描绘出一副大丰收的画卷。


梁汉因为要提前进山埋放地雷,开完会议以后带着他的人拿着所有的迫击炮掷弹筒和地雷离开独立团驻地向依山村行进。


梁汉,赵光义,沈泉三个团的机枪统一配发给沈泉的独立团使用,三个团的手榴弹手雷集中在赵光义团的手里,赵天霸的团原封不动,持原有的火力准备在日军出平安以后的第二天攻打平安城。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三人在谈笑中等待着前方哨兵的消息。


赵天霸等人紧罗密布布置的同时,日军也在做着战前的最后部署。坂田师团这个双手最早沾满中国人鲜血的部队管辖下的两个联队是这次作战任务的主力,大佐中村优斗是这次行动的最高指挥官。此时中村优斗正站在平安城的日军指挥所里,腰间别着军刀,指着军事地图上的每个村庄和山峰为下面的中队长以上级别的人布置作战任务。他设想了很多种作战计划,按照八路军当时的作战习惯把决战地点定在了大山而不是村落,所有的作战计划完全是以山地战争为重点,兵员配置较以前平原作战也都了很大变化。


随着平安城内涌出的大量日军汽车和车后跟着跑步前进的步兵,这次战斗开始揭幕。日军出平安城的消息以最快的速度传到了独立团指挥部。


赵天霸听到消息后,拳头狠狠的落在地图上依山村的位置,对沈泉与赵光义说道:“小鬼子出来了,按计划准备战斗吧。一定要注意时间上的配合。”说完后赵天霸带着新一团钻进了大山,绕道向平安城进发。


日军进攻独立团的战斗没有试探攻击,上来就是一副拼命的样子。在天上飞机身后大炮的掩护下,平安县出来的日军向独立团发动了猛烈的进攻。沈泉按照赵天霸事先的战斗安排,带着鬼子在大山里面开始绕圈。赵光义的部队不时出现,对鬼子实施手榴弹轰炸后立刻消失在茫茫大山。沈泉的独立团有了梁汉与赵光义团队的机枪支持,火力自然是超级强悍,在每一个山头都对日军层层阻击,日军的进攻进展十分缓慢。整整三天下来,除了第一天独立团有意放水让日军长驱直入前进了近百里外,剩下的时间完全是在八路军的骚扰中度过。


在第二天凌晨,赵天霸带领着独立团明目张胆的拔掉了平安城外的日军炮楼,平安城由于大部分日军都进山围剿独立团,留在城内的守军人数只够防守平安城,所以只能看着赵天霸将一个个炮楼用炸药送上天而不敢出城支援。


看着城外的八路军,平安城的日军紧张的戒备着。也许城外的八路扎完城外的炮楼就会撤退,也许城外的八路军是想引他们出城战斗,也许城外的八路军根本就不干主动攻击县城。所有的猜想在赵天霸攻城的一声令下之后,被新一团猛烈的炮火打得支离破碎。面对四门同时响起的冲锋号,城内的日军和伪军不得不将本已捉襟见肘的部队平均分配在四个城门,一时间平安县求援的电报,电话不断向外传出。


由于平安城四个城门上的日军和伪军战斗力的差距,在新一团的猛攻下伪军总是最先支持不住,被打开缺口。随着八路军涌入城内,平安守军被分割包围成四个部分在城门附近困兽犹斗。


“快速解决战斗,能用枪突突就别用刺刀打,后面还有战斗。”赵天霸下达完命令后带着警卫排根据以前地下党送来的情报,向日军的军火库冲去。


“一营长,带两个连的战士在平安东西各15里的位置设下阻击阵地,一定要掩护大部队撤出平安城。”平安县的战斗已经进入尾声,只有北门还有日军小部队依仗地形负隅顽抗。


“二营长,带着你的人给老子搬,把这里都给老子搬空了。”赵天霸接连打开三个仓库的大门,看着里面满满当当的武器,装备。向二营长下达命令。


“三营长,带着你的人跟老子过来,老子交你们开汽车。”赵天霸看到日军停车场上的数十辆汽车和摩托,灵机一动想出了用汽车给鬼子搬家的主意。


在赵天霸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教了三个战士之后,赵天霸彻底断了继续教下去的念想。这个年代的人接受能力比较差,见了这铁家伙谁也不认识谁,都是一副带答不理的样子,除了一档靠带速能走以外,只要换挡肯定灭火。


“唉,知足吧,一档也行啊。现在这时候也就是汽车能带了这东西了。”赵天霸看着用油布盖着的十三门山炮说道。


“三营长,去鬼子的营地里看看,把所有的药品统统都带走,带不走的给老子砸了。”新一团已经从作战部队向搬家公司转变。

“所有的武器都装上车,放不下就给我往高里摞,用油布裹上,油布上面绑绳子。”赵天霸的声音不时在平安城日军的军火库内响起,经过半个多钟头的搬运,所有的汽车都被塞得满满当当,就连驾驶室内都被装满了物品。反正也是一档,大不了就让战士们把车推着火,所有能利用的空间都被充分利用起来。


在战士们装车的这段时间,赵天霸终于教会了李伟等十几个警卫排的战士如何开摩托,看着这群第一次驾驶就敢油门轰到底胆大包天的家伙,赵天霸深深的体会到什么叫做无知者无谓。


在赵天霸撤退的命令下达后,平安城的西门出现了一支身穿灰布军装,驾驶着摩托和汽车的队伍,每辆汽车的两侧都跑步跟随着十几个随时准备推车的士兵。新一团来也匆匆去也匆匆的消失在平安城的大道上。


车队到达距离依山村最近的位置停了下来,赵天霸开始指挥战士们卸下车上的武器和药品。赵天霸站在一边抽着烟看着已经具有专业搬家水平的新一团战士,感叹着人的潜力真是无限巨大,已经连续20多个小时没有合眼的战士们现在都是一副生龙活虎的样子。


“摩托搬着走,汽车都炸掉,所有的东西先搬进山里藏好,通讯员去依山村找梁汉,让他派人过来帮忙。娘的,东西太多了也让人发愁啊。”赵天霸一道道命令下去,几十辆汽车的东西被快速的搬进山里,堆放在隐蔽的地方,整个新一团围绕着堆放物品的位置设置了防御阵地。


日军周围的部队基本上因为进山围剿独立团而被抽调一空,增援平安县的部队到达平安城后再也分不出军队追击已经撤退的新一团,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新一团逃进大山。


在梁汉的部队与新一团汇合后,从平安城搬出来的东西被两个团的战士一次性搬到了依山村,看着眼前堆积的如同小山般的武器装备,军需药品,赵天霸和梁汉两人对打赢这场战斗的把握更大了。


“梁汉通知独立团和8团,明天中午时分到达依山村,趁着鬼子疲劳,我们以逸待劳痛痛快快的打场歼灭战。我得先睡会,整整一天没合眼了,困死老子了。”赵天霸说完后,转身走进屋内,片刻就响起了鼾声。


梁汉一面指挥部队为山炮搭建炮台,一面派人通知沈泉梁汉在第二天中午前到达依山村准备和日军决战。


新一团的士兵整整睡了十多个小时,后来因为腹中饥饿,被饭香吸引才爬起身来。一阵狼吞虎咽后,个个变得精神焕发,精力无处发泄的战士们只能对着手中的武器发泄多余的精力,武器被他们擦的又快又亮。


赵天霸舒服的挺着肚子,用牙签挑着嘴里的菜经,和梁汉聊着天:“老梁,你有没有想过打完仗干什么去。”


“没想过,不过人总是逃不了那几样事,结婚生子是必须的,别的事情到时候再说。”梁汉回答道。


“唉,这就是差距啊。人无远虑,必有近忧。你看我,早都想好了,等打完仗,我还接着在部队干,虽然说世道和平了,可是军队总得有人干吧,要是万一那天再有什么美国鬼子,俄国鬼子进来,咱们也不会因为没有准备而乱了手脚。我这辈子就是这个命,这要是放在满清那时候,就我这性格估计义和团都的是我成立的。”赵天霸本想说在和平年代会被枪毙好几次,但是一想那有不时什么光荣的事情,干脆还是往清朝的时候扯吧。


两人一边说着,一边等待着时间的到来。10点整的时候,赵天霸给炊事班下令做午饭,做四个团的午饭。


11点的时候,赵天霸的新一团和梁汉的693团已经饱餐战饭进入各自的阵地,11点半,赵光义的8团撤进依山村,12点10分赵天霸的新一团掩护独立团撤进依山村,和日军的先头部队交上了火。12点40分,四个团队准备就绪,依山村这个背靠高山的村庄见证了一次当时八路军火力最强悍的战斗。


新一团与独立团两个部队顶在最前面,在日军踩爆事先埋好的地雷后,向日军发动了攻击,没有步枪,清一色的机枪和冲锋枪。赵光义的团作为预备队被摆放在最后方,梁汉指挥的炮兵隔着山丘,向日军发射着炮弹,13门山炮,200多门迫击炮,将近300个掷弹筒同时向日军发出了怒吼。没有树林的掩护,日军在坑坑洼洼的地面上四散奔逃。


“火力延伸。”梁汉一声令下,所有的炮火开始向远方延伸,依山村前日军的阵地已经被炮弹犁了一遍,随处可见日军的残肢断臂。


日军顿时被突如其来强悍的炮火打击打晕了,指挥官中村优斗大佐刚刚观察完这里的地形,先入为主认为八路军只会在山中作战的观念,让他做出了部队替换的指令。中村优斗把战斗里强悍的坂田师团中的两个联队后退,抓紧时间吃饭,以便一会打更艰苦的山地站;把战斗力一般的地方驻守部队派到前方负责对眼前这个依山村八路军的进攻。中村优斗万万没有想到,八路军会在平地上与他决战,在他发觉事情不对的时候,顶在前面的地方驻守部队已经在炮火下溃散下来,紧随其后的是独立团与新一团两个八路军团队的掩杀。


两支以机枪为主要火力的部队,对着刚刚端起饭碗的日军队部开始了无情的扫射。强悍的坂田联队士兵,排着方阵悍不畏死地一边喊着:“大日本帝国万岁。”一边迎着机枪子弹端起枪与八路军战士展开对射。


双方军队就这么面对面站着互相射击,无法躲闪也无处躲闪,村口空旷的平地上,双方士兵仿佛被割倒的麦子一样,一排排的倒在地面,双方的士兵都杀红了眼睛。地面上的尸体渐渐在地面上形成一道道尸墙,地形稍微低些的地方,血水已经淹过了脚面。


在很短的一段时间,日军已经利用尸墙设置了两道阵地,冲锋的八路军战士被阵地上的日军成片的扫倒在地。杀红眼的基层干部组织着一波波的攻势,要杀光眼前的日军为死去的战斗报仇。


“娘的,你个兔崽子没见上去的弟兄都被鬼子打死了吗?还他妈的让战士们冲,滚,到后面清醒一下。操,就因为你的指挥失误,葬送了多少士兵的性命。”赵天霸冲到交战的最前方,找到了指挥战斗的营长,一阵拳打脚踢后现场指挥战斗。


“炮兵,炮兵,给老子接着炸,把前面的鬼子连人带尸体都炸碎了。妈个比的,老子的兵啊,小鬼子我日你祖宗。警卫排去把摩托车开过来,架上机枪给老子突突这群狗日的。”赵天霸心里一阵搅乱,为了不影响清醒地指挥战斗,他不得不大声发泄着。


随着梁汉炮兵的再次发威,炮弹落在日军的人群中接连不断的爆炸。日军阵地被撕开一道口子,不得已又开始向后撤退。赵天霸看到日军正在炮火够不着的地方从新设置防御攻势,当机立断决定顶着头上的炮弹向日军发动进攻。


“给老子吹冲锋号,就算顶着炮弹也不能让鬼子再把工事建好。”赵天霸说完后,端着机枪,带头向日军冲去。


随着赵天霸跳出尸墙,向日军冲去,所有的战士都同时发出怒吼,冒着日军的枪林弹雨,将正在设置防御工事的日军打成筛子。而后一鼓作气冲入日军内部,在村口的道路以及两旁宽阔的田野里和日军展开了决死拼杀。


这时天空中响起了日军轰炸机的声音,日军的飞行员在天空中吃惊的发现,下面的八路军部队的人数,竟然超过进攻日军的人数,而且还有大量的重武器支援。飞行员在空中盘旋着,因为找不到安全的俯冲位置而无法对由依山村涌出的八路军投弹,害怕造成误伤而不敢对和日军搅在一起的正在战斗中的八路军投弹。无耐之下,飞行员向空军指挥部报告了战斗情况后,返回基地。


赵天霸冲出来后向前跑了没有几步,就被身边的警卫排战士按到在地,他们这次对赵天霸进行了贴身保护。赵天霸看着在他身前碍手碍脚的警卫排战士,连骂带打才恢复了自由,等赵天霸恢复自由再想向前冲锋的时候,发现自己的眼前摇晃的都是穿灰布军装的八路军,赵天霸狠狠的瞪着几个拦他的警卫排战士一眼,看着部队已经胜券在握,便将指挥权交给了沈泉,转身回到依山村,通知赵光义随时注意前方的军情准备乘胜追击撤退的日军。


赵天霸说完后找到那个被他打回来的营长,准备拿这个营长出气。赵天霸来到这个营长面前对他说道:“柱子,我说你小子,整个一个愣头青。作为指挥员,必须要时刻保持清醒的头脑,不能感情用事。刚才就因为你小子一时犯浑,害死老子多少战士你知道不。你个狗日的,属牛的吧,见了红色就啥都不知道了?”


“报告团长,我就是属牛的,从小打架就不要命,小名就二牛。”柱子对赵天霸说道。


“你狗日的犯错不思悔改,还用属相和小名跟老子狡辩。”赵天霸被眼前这个憨憨的家伙气乐了。“明天开始去当排长去,啥时候能在战场上冷静下来,啥时候再当营长。滚吧。”


赵天霸没想到他的一句话说出了一个日后统兵有方的将军,跟随赵天霸走南闯北立下无数汗马功劳的部下。

中村优斗皱着眉头,在望远镜里看着眼前漫山遍野的八路军,看这规模至少有4个团的人数,人数比预计的多这并不能让中村优斗满脸愁云笼罩,此时让他最郁闷的是这些八路军部队手中的武器装备。


冲在最前面的八路军部队手中端着都是机枪,子弹仿佛不要钱似的拼命的向他的部队招呼,自己已经连续组织了几次火力压制,谁知对面八路军的炮火比他还要强悍,他这里每每打出一发炮弹,立刻会有数十发炮弹从天而降,几个被自己下了死命令坚守阵地的中队,都全灭在这机枪和炮弹的轰炸中。


“帝国这群该死的军务大臣,为什么就不能为帝国在前线奋战的士兵配发自动或者半自动火器,该死的三八大盖,打完一颗子弹还得拉枪栓从枪膛中退出弹壳。战场上一分钟的时间就能决定胜负,我们的胜利就在拉枪栓的时间内被眼前的支那人活生生的抢走了。”中村优斗在望远镜中看着前线的士兵一个个在拉枪栓退子弹的过程中被对面飞来的机枪子弹打的体无完肤,在心里狠狠的诅咒着帝国负责军械生产的那些老爷们。


“通讯员,给莜冢义男司令官阁下发报,请求撤退。”中村优斗看着被八路军一直压着打的部队,准备撤回平安城,保存实力。


“司令官阁下,这次对独立团的围剿战斗进展的很不顺利。敌人的人数超出了我们当初的预计,达到了4个团的数量,而且八路军拥有大量的山炮,迫击炮和轻重机枪,我们的火力优势已经不复存在。几天的战斗我大日本皇军作战部队已经人困马乏,士气低落,恳请司令官阁下同意我们撤回平安县,以图后事。最后祝我大日本帝国武运长久。


中村优斗。”


莜冢义男在司令部看着中村优斗发来的电报,眉头拧在一起。平安城被八路军洗劫这事情他已经知道。所有的汽车和摩托车被八路军那群泥腿子组成的军队开走的时候,他已经意识到事情的可怕——八路军成长的太快了,在他的印象里,这个连油门和离合都叫不上名字的部队,突然出现这么多的人会驾驶汽车,这所有的一切都让他难以接受。平安城的武器库和医疗室被洗劫一空这对于前线作战的中村优斗来说必然是一个不小的打击,当初因为不想影响作战部队的士气以及战前估计的四个联队对战两个团的人数上绝对优势使莜冢义男压下了平安失守的消息。现如今已经被八路军拖的精疲力尽损失惨重的作战部队让四个团的八路军在后面追着打,他莜冢义男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作为日军的资深将领,莜冢义男还是当机立断的向中村优斗的军队下达了撤退的命令,另外派出飞机作为先头部队对进山的四个联队支援,随后抽调大同,太原的三个联队日夜兼程的赶往战斗现场。


随着太原几场的机群起飞,太原与大同两个日军在山西的军事重镇涌出了大量的日军,汽车在大路上排成两条弯弯曲曲的蛇形,一眼看不到边际。车队所过之处路上尘土飞扬。几百里的路程在车轮下快速的消失着,八个小时后,车队进入平安城,随后平安城的城门口出现大量的日军向山里进发。


日军进山的军队,在这些天的战斗中损失近三分之二的人数,在八路军持续不断的进攻中,损失还在加大。中村优斗看着眼前疲惫不堪的军队,感觉到这个部队的士气已经跌到了谷底,如果再下令撤退的话,部队将彻底失去战斗的意志。就算有些士兵能活着撤回平安城,这一场战斗也会成为与他们纠缠一生的梦魇,这些人将来会产生恐惧心理,战斗水平最多发挥出训练时的五成。中村优斗下令原地坚守待援,自给也来到战斗的最前沿督战。日军的士兵看到最高指挥官中村优斗就在他们身边,斗志开始回升利用地形的优势抵挡着八路军的进攻。


随着八路军进攻部队距离依山村的距离越来越远,日军的轰炸机有了用武之地,机群带着巨大的声音在天空俯冲而下,大量的炸弹倾泻在八路军的队伍之中。战斗仍然在继续,八路军作战部队有地面进攻武器的优势,日军有空中轰炸机的支援,战斗整整持续了一天一夜,最后在日军的地面增援部队到来的时候,赵天霸才下令八路军撤出战斗。


“老团长,这仗打得真憋气,就这么看着剩下不到1000个小鬼子跑掉,我真是不甘心。”沈泉在赵天霸身边抱怨着,一边说着话一边将脚下的石子踢出去很远。


“你还想打?”赵天霸问道。


“恩,还想打,可是敌人的增援部队太强了,又是三个联队,天上飞机,地下大炮的就是打也打不赢啊。”沈泉说完后愁眉苦脸的蹲在地面,手指在地上划着圈圈。


“你们两个呢,是不是还都想打。”赵天霸问道身边的梁汉与赵光义。


梁汉与赵光义听着赵天霸话中的意思是还有打下去的想法,两人互相看了一眼,梁汉出来说道:“老南,打是想打,可是怎么打?大家都看到了,我们的部队因为是轮番上阵,损失虽然不大,但是也无法硬抗日军三个联队的生力军,硬碰硬是会吃亏的。”


“老子从来不吃亏,吃亏的事咱们说啥都不干。打仗有很多打法,就现在来说,鬼子就是一个成年人,我们就是四个十五,六岁的半大小子,和成年人打架肯定是要吃亏,但是我们可以想别的办法啊。你们想啊,孩子他爹打了你,你找谁出气去,你不能大街上见个小孩就动手吧。对头,孩子他爹动手打咱们,咱们就拿他的孩子出气,冤有头债有主,咱们欺负他们的孩子去。哪人少打哪,哪好打打哪。”赵天霸边说边看着身边的三人,发现三人在听完他的话后,两只眼睛里都开始闪现出智慧的光芒。


“老团长,你真是太有才了。鬼子这次从平安周围的县城征调了这么多士兵进山,他们的守军肯定严重不足,只要我们的速度够快,给鬼子再搬上两次家的机会还是有的。退一万步说,拔几个炮楼还是很轻松的,虱子小了也是肉啊。”赵光义说完后,三人磨拳擦掌的要对周围防守空虚的日军守军发动攻击。


“你们这群人啊,慢慢的都和老子一样了,一点不挑食,大小通吃。有前途,有前途啊。”赵天霸不知道什么时候手中已经夹上了烟,一边抽着烟一边对三人说道。


“老团长,水泉,潞阳周围的炮楼归我了,两个县城就交给老梁和老赵,你已经把平安城搬了,这次让我们也表现一下。老团长让你的部队给我们当预备队吧。”沈泉对赵天霸说道。


“行,老子就给你们当回预备队。预备队好啊,光吃不干活。这便宜事哪找去。我先回去休息会,你们出发的时候通知我一下就行。”赵天霸说完后回到自己的屋内,躺在炕上睡了过去。


平安城周围的山区中同时行进着四支部队,三支身穿灰布军装的八路军部队和一支身穿黄色军装的日军部队。四支部队在山区中向不同的方向前进,因为没有交集,所以也就谈不上发生什么战斗。


中村优斗的眼前终于看到了平安城,他突然有种起死回生的感觉,眼睛里有些潮湿,脸上带着安心的表情。再看跟随他出去的日军,一个个长出一口气,看着近在咫尺的县城,让他们有了安全感,紧绷的神经在这一刻彻底放松。进入平安城后,所有活着回来的进山部队都对山里的战斗只字不提。那场可怕的战斗让他们永远都不愿意再想起。


中村优斗的部队在平安城驻扎休整,他本人也再向莜冢义男具体汇报了战斗情况后,把自己狠狠的扔到床上,睡了个昏天黑地,当他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傍晚,这一觉他竟然睡了快30个小时。


中村优斗来到平安城的指挥所,看着一个个陌生的士兵,不禁问道:“你们什么时候来的?我进山前怎么没有见过你们。”


“报告大佐,我们是在平安城被八路军攻陷之后赶来的。您进山后的第二天八路军占领了平安城。”士兵回答到。


“哦,最近有什么八路军的情报没有?”中村优斗终于明白了自己的部队为什么会被打的那么惨,原来平安城的武器都被他们搬进了山里,难怪第一天让自己的部队前进了进百里山路。


“报告大佐,潞阳,水泉,以及周边的炮楼在昨天同时受到八路军的进攻,由于守军士兵明显不足,在全部玉碎后,被八路军占领。所有物资被搬光。”士兵诚实的回答着。


“八嘎,这群支那人,皇军是不会放过你们的。”中村优斗听完后怒气冲天,一脚踢翻了指挥所里的桌子,只是他不知道在莜冢义男的指挥部里,几个小时前也上演了同样一幕。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