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823/


晋冀豫敌后抗日根据地的创建和游击战争的普遍开展,特别是一二九师的三战三捷,使入侵华北之日军感到极大的不安。日军为了驱逐与消灭我在晋东南的部队,以解除其后方的威胁,决定于1938年4月初对晋东南地区进行围攻。八路军总部获悉后,朱总司令、彭副总司令于3月24日至28日召集了东路军将领会议,研究和统一了反围攻的作战方针。决定以八路军一部兵力在地方部队、游击队的配合下,会同国民党军队钳制进犯的各路敌军,集中八路军主力寻机歼灭敌之一路,以粉碎敌之围攻。


4月4日,日军以第一0八师团为主力,并纠集第十六、第二十、第一0九师团及酒井旅团各一部共10余个联队3万人以上的兵力,由同蒲路上的榆次、太谷、洪洞,平汉路上的元氏、邢台,正太路上的平定,邯长大道上的涉县、长治以及临屯公路上的屯留,分九路向晋东南地区的八路军和国民党军大举围攻,企图将我军主力和部分国民党军合击歼灭在辽县、榆社、武乡地区,并摧毁抗日根据地。


晋冀豫军民为粉碎日军九路围攻进行了充分的准备。八路军及时将分散游击的主力部队集中起来,以便一部兵力牵制敌军多路。朱、彭总副司令还决定,动员第二战区东路军指挥部所属在晋东南的部队,同心协力对敌作战。


在各地党组织的领导下,抗日政府、群众,抗日救亡团体动员、组织群众支援战争,保证后勤供应,发挥了积极的作用。


4月10日前后,日军从东、西、北三面,侵入根据地。一二九师、一一五师三四四旅、决死一、三纵队、各基干支队以及国民党军队,在广大群众的密切配合下,分路打击、袭扰日军,使日军难以捕捉抗日部队的主力,陷入饥饿疲惫和恐慌不安的境地。


由南面侵入武乡之敌千余人,在游击部队围困、打击下,于15日黄昏弃城沿浊漳河向襄垣方向东窜。刘伯承师长命令主力部队追击,于16日拂晓将敌夹击于武乡以东长乐村地区。


赵天霸的新一团在这次战斗中担任了打援的任务,为其他部队围剿东长乐村的日军做掩护,这个很多人想干的买卖很对赵天霸的胃口,那么多人抢1000多人的装备有什么意思,反正自己身后有参与围剿长乐村日军的大部队,自己有靠山,赵天霸在作战会议上两眼一瞪说道:“都别和我抢打援的任务,谁抢我就让我的兵天天给他当陪练去。”


面对赵天霸的威胁,没本事的团队退缩了,有本事团队的团长都曾经是赵天霸的手下,自然不好意思和赵天霸抢买卖。赵天霸带着部队早早进入了阻击阵地戴家垴。听着后面炮火连天,看着自己对面赶来的上千日军,赵天霸不以为然的撇撇嘴,“就这么点人,不够我一个团吃的呢,我的速战速决。司号员过来,老子让你吹冲锋号的时候你就给老子使劲吹。”


战斗打响了,按照赵天霸战前隐藏火力的指示,新一团仅仅在正面阵地上摆放了两挺重机枪和四挺歪把子,另外配置了两门迫击炮。反冲锋的部队已经埋伏在部队的后方,新一团所有的半自动火器都拨给了反冲锋的队伍。


战斗双方一接触就进入了白热化,日军是要冲进去救人,时间紧迫;新一团是被赵天霸训练的只要动手就拼命,双方的人像割麦子一样一批批的倒下,新一团因为有工事掩护伤亡要比日军小的多。在这个平原上的阻击阵地后方,所有的突击队员都精神紧绷着,四下寂静无声,好像任何一点响动都会影响到他们听冲锋号的声音。


一个小时过去了,日军已经组织了三次冲锋,在冲锋的路上扔下三百多具尸体。新一团前线上的队伍也已经换了三次。日军出动了最后的预备队,前面撤下去的部队都在紧张的休息。


“是时候了,只要把鬼子这次冲锋打下去,就到老子收获战利品的时间了。你们这群小鬼,秋后的蚂蚱,看你还能再蹦跶几下。告诉前面阵地上的士兵,给老子狠狠的打,不要估计弹药的消耗。”赵天霸向身边的通讯兵说道。


阵地上的枪声大作,机枪和手榴弹的声音已经听不出点来。鬼子最后的这从进攻上来的快下去的更快。赵天霸看着鬼子撤退的身影,用背后拽出鬼头刀大声喊道:“司号员,给老子吹冲锋号。”


喇叭所特有的声音在战场上响起,新一团的阵地杀声震天,全团的士兵都从战壕中跳起,跟在突击队的身后,向对面的日军发动了攻击。


日军看着突然出现的一千多人的八路军队伍向他们冲了过来,顿时兴奋的嗷嗷直叫,这种类型的战斗才是日军的最爱和最强项,面对面的主力决斗,刺刀临身的感觉能让他们找回大日本皇军应有的自信。


黄色和灰色的两股浪潮搅在一起,这是日军才发现他们引以为傲的拼刺刀的技术突然下降了,在双方的单挑中,他们总是以生命来承担失败的结果。他们面对的这支八路军部队只要三下放不倒他们就会用身体的一个不重要的位置迎向刺刀,然后在他们的刺刀刺入身体之后,用手上的武器划过他们的喉咙或着扎进他们的心脏。虽然双方都受到了伤害,但是相对于八路军的伤害来说,他们的伤是致命的。


李伟提着手中的大刀,刚冲进日军的人群就砍死两个日军。李伟周围的日军纷纷放弃自己的对手,集中力量向消灭掉李伟。李伟的身子却滑的像泥鳅,每每在日军的包围圈将要闭合的时候都会将身体一扭一扭的冲出圈外。李伟手中的刀配合身身体的步伐上下翻飞,上砍脖子下砍腿是不是还会向日军踢出黑脚。几个日军反而被狂转的李伟包围在中央逼得手忙脚乱。不到两分钟便撒手西去,向他们的日照大神控诉着李伟的恶性。


在新一团的猛攻下,救援来的日军仓惶撤退,留下满地的尸体,逃之夭夭。新一团完胜日军,又有一笔丰厚的收获进账。赵天霸命令人打扫战场照顾伤员,其余的人返回阵地等待旅部的消息。


14时后,敌一0五联队1000余人由辽县经蟠龙又赶来增援。在蟠龙担任打援任务的国民党第三军曾万钟部竞一枪不发,将敌放过。17时后,敌从辽县方向又增援1000余人。负责蟠龙那方面打援的772团向旅长陈赓发出了求救信息。


“团长,旅长命令我部立刻增援772团叶成焕部,日军将近两人人在那面猛攻。旅长指示,在围剿彻底将包围圈总的敌人消灭之前,我部必须配合叶成焕将来敌堵在蟠龙镇。”通讯员向赵天霸汇报了旅部的最新指示。


“一个人的人品要是好起来,就算有座大山也挡不住。吹集合号,目标蟠龙镇急行军。”新一团的队列从长乐村消失,一路急行军向蟠龙赶去。赵天霸到达蟠龙的时候已经是夜晚22时,已经整整12小时没有得到休息的新一团立刻加入到蟠龙阻击战中。


“给老子狠狠的打,让772团看看什么才是真正的主力团。”赵天霸在站在山坡上向自己的部队喊着,赵天霸从心眼里看不起772团这样对着空气练刺杀的部队。


赵天霸新一团的加入战斗,让772团大大的松了一口气。772团的士兵看着新一团士兵杀气腾腾兴奋的样子,也慢慢的进入了兴奋状态。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更何况是上千个榜样。772团很快在新一团身上学会了什么是生猛,什么是真正的战斗。


自从新一团进入阻击阵地,日军的攻击部队就明显受挫,推进速度减慢。每次只要日军进入阵地前沿20米的距离,新一团的士兵都会像狼群一样嚎叫着冲出战壕和日军进行白刃战的争雄。男人的热血总是很容易点燃,772团的乖宝宝们已经被土匪新一团的凶狠的打法震撼了,带坏了。两支配合作战的部队在前沿阵地开始较劲,对着进攻的日军发动了反冲锋。


进攻的日军一时间被战场上攻防转换这突如其来的变化打的摸不着北,仓惶向后撤退。


“一营长,去给老子把蟠龙镇口的日军占地夺下来。夺不下来老子砍了你个狗日的。”赵天霸对身边的刘涛吼道。


“是。”刘涛手里端着“捷克式”大喊着:“一营跟老子冲啊。”杀声震天,刘涛带着手下的士兵向已经撤退的日军追杀上去。只认军装不认人的战斗在夜幕下展开,整个蟠龙镇到处都在混战。擅长夜战,偷袭战的八路军充分利用自己的优势与进攻蟠龙的日军在夜幕下周旋。


到处都是火光,到处都是惨叫。相比起772团的编制全乱的情况,新一团的战斗序列保持的十分完整,团部的任何命令到可以及时下达各连各排。


一营长刘涛穿过蟠龙镇,一路上看着772团分散的三五个人一组的战斗序列直嘬牙花子,心里暗暗佩服团长赵天霸带兵有方。

战斗一直打到后半夜,刘涛的一营在前面攻击的很不顺利。蟠龙镇大路上的日军死战不退,新一团伤亡很大。


赵天霸来到一营的阵地前,看着对面由轻重机枪组成的火力网,连续组织了几次突击队都无功而返。


空旷的大街上没有任何遮拦物,新一团冲锋的士兵一旦进入日军的射程就是一个个活动的靶子。


“火力很强打是吧,狗日的这是把家底都搬出来拼命了。一营长,别打了,去拆几个木门摞在一块,用绳子帮上当盾牌使唤。慢慢向前推进到日军阵地前40米处给老子站稳当了,后续部队每人四颗手雷,用最快的速度给老子扔完。娘的,跟老子比火力,你的思想还落后一个世纪。”赵天霸看着前方战斗损失巨大,心里在滴血。愤怒的赵天霸准备用1000颗手雷炸平眼前开阔地上的日军阵地。


二十块巨大的门板顶在攻击队伍的最前面,门板后门跟着弯腰前进手里已经将手雷拉环拉开的士兵。日军的机枪打在几层叠加的门板上没有任何攻击效果,日军有些傻眼,连忙将手雷向新一团冲锋的队伍投掷。


新一团付出了一百多个士兵的生命部队才推进到日军阵地前方40米的位置,从日军部队投掷过来的手雷和空中落下的迫击炮弹还在士兵身边不断的爆炸。


刘涛从门板的缝隙中看着已经在投掷范围内的日军阵地,拉掉了手雷的拉环,揭开了进攻的序幕。1000颗手雷也许在一场战斗中不算什么,可是如果这1000颗手雷在不到1分钟的时间集中在一个特定的区域投掷所表现出来的攻击力还是很震撼的。


1000颗冒着白烟的手雷划过40米的距离,在日军阵地的上空以及地面炸开,手雷的碎片在空中无规则的飞溅着,整个日军阵地再也没有安全死角,日军的残肢断臂被炸的满地都是。


“司号员,吹冲锋号,给老子一鼓作气把鬼子赶出蟠龙镇。”赵天霸看着对面日军阵地里面火光冲天,下达了总攻的命令。


冲锋号响起,处于战场最前沿的一营士兵听到冲锋号后就地捡起地上陈横在前面攻击部队身边的武器,一脚踢倒门板,怒吼着冲向日军的阵地。阵地上的日军在出发前接到的是死命令:不惜一切代价救援被围困在武乡的日军。日军前后赶来增援的部队与新一团混战在蟠龙镇口这狭小的空间内。


“全团压上,一个不留。准备白刃战。”赵天霸一边下达着命令一边拽出背后的鬼头刀向最前方冲去,这个时候将是兵的胆,自己出现在战斗的最前沿对所有的士兵都是一种鼓励。


赵天霸在新一团的最前面就充当着尖兵,手里一柄鬼头刀挂着阵阵刀光,砍死一个有一个的日军,以赵天霸在箭头新一团形成了一个极具攻击力的锥形阵。随着赵天霸带队冲到蟠龙镇口的位置,赵天霸下令道:“留下两个连的人在这顶住阵外鬼子的进攻,其余人马迅速歼灭残敌。”


日军被拦腰截断,首尾不能相顾。蟠龙镇外的日军为了救援被新一团截断在镇内的日军在城门洞内和驻守在这里的新一团士兵发生了激战。城门洞这不到30平方米的空间内聚集着40多个交战双方的士兵,而且后方还不断有人马向这里涌入。这里的战士已经无法躲闪,每一下都是同归于尽鱼死网破的攻击。很多战士都是左手抓着刺过来的刺刀,将刺刀尽量向下压,使刺刀刺入身体下部那些不会一下致命的位置,右手恶狠狠的挥舞着手中的武器,找准对方的致命位置猛刺。


赵天霸留在这里的一个排的战士在不到五分钟就全部阵亡。后续的一个排又顶了上去,当这个排的士兵进入门洞的时候,看着眼前的景象不由的虎目流泪。门洞内的尸体已经堆积到1米多高,在这些尸体里面能够清楚的辨认出那些是自己的战友,因为他们的身上至少插着三把鬼子的刺刀,很多战士的尸体是被刺刀夹在空中而无法倒地。这个排的战士深一脚浅一脚踩着满地的血水,将日军死死顶在门洞靠近阵外的入口。


赵天霸带着其他的人正关门打狗,被截断在蟠龙镇内的日军被分散包围在最后的两个街角进行着顽抗。“给老子用机枪突突死这群狗日的。”赵天霸一边下达着命令一边向城门洞跑去,他知道这个地方一定会遭受日军猛烈的攻击,这里要是守不住,镇内的所有成绩都会消失殆尽,之前做的一切都会随着日军进入蟠龙镇化为飞灰。


坚守在城门洞内最后一个士兵听着身后团长调兵遣将的声音,看着对面那五个同时将刺刀捅进自己身体的日军微笑着拉响了身上的手雷,伴随着这声手雷的爆炸声,城墙上刚被赵天霸排上去的轻重机枪开始向镇外的日军开火。


“狭路相逢勇者胜,跟老子杀呀。”赵天霸的声音在城门附近响起,传进了每一个新一团士兵的耳朵。新一团乘胜追击,在城头机枪的掩护下,对城外的日军发动了进攻。


日军的指挥官听着城内已经不在有枪声响起,看着由城内冲出来的八路军,下达了暂时撤退等待支援的命令。日军边打边退,赵天霸看到日军不再进攻也下了收兵回城的命令。


赵天霸脸色煞白的回到蟠龙镇内,叫过一营长刘涛说道:“刘涛,现在我把新一团交给你了,你一定要给我带好了,如果我从医院回来发现新一团垮了,我就一枪嘣了你小子。”说完后赵天霸痛苦的撕下已经满身血污的军装,用手捂着腹部,手指间不时有鲜血流出。


“卫生员,卫生员,妈的,去给老子把卫生员叫来,团长受伤了。”刘涛哽咽着声音对身边的战士吼叫着。刘涛和李伟两人将赵天霸平放在刚才冲锋用的门板上,检查着赵天霸的伤口,赵天霸的腹部有两颗子弹打入,子弹贯穿了赵天霸的身体,鲜血正不断的从四个子弹留下的伤口向外冒着。


时间不大,卫生员提着医药箱来到刘涛身边,动作熟练的给赵天霸包扎着。包扎完对刘涛说道:“团长失血过多,随时都有生命危险。得赶快送到后方的医院去治疗。”说完卫生员准备叫身边的负责运送伤员的地方部队将赵天霸送到后方医院。李伟看着躺在门板上的团长,深深的自责着,不容分说的带着警卫排的士兵抬着赵天霸连夜向后方医院跑去。本来准备过来抬赵天霸的士兵看着两眼血红的李伟,没敢吱声,天知道如果他们从李伟手里抢着抬赵天霸,李伟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这一夜蟠龙镇的居民是在心惊胆颤中度过的,持续了整整一夜的枪声和喊杀声,让这群老百姓陷入了深深的恐慌,日军以往在战后杀人报复的情景一直出现在他们的脑海里。第二天天一亮,老百姓们都偷偷的从门缝向外看着,当他们发现这时在街面上出现的是八路军的时候一颗提着的心放进了肚子,纷纷从家里走出来,帮着八路军收拾战场,照顾伤员。


刘涛这时候已经没有再和后面的772团抢战利品的心情,瞪着两只血红血红的眼睛正对着新一团所有的干部说着话:“团长受伤了,腹部中了两发步枪的子弹。团长什么时候受的伤谁也不知道,在昨天晚上战斗结束以后,团长已经因为流血过多脸色显得十分苍白,在交代了几句以后就昏迷过去了。你们说,我们应该怎么办?”


“给团长报仇,干死小鬼子。”下面的军事干部纷纷请战。


“我们是要给团长报仇,干死小鬼子。但是不时现在这个时候,我们新一团在这次战斗中损失也是比较大,团长临走以前让我把新一团带好了,不能垮掉。所以我们现在必须冷静下来。不能冲动,不然等团长从医院出来一打听咱们因为一时冲动,把新一团的老底子全部打光了,恐怕团长是不会放过我们的。现在我们要做的就是稳定住士兵们的心态,做好下面战斗的准备。尽可能在战斗中多缴获战利品,壮大我们新一团的实力,在团长回来的时候交给团长一个完整的新一团。当然,战斗的时候不能掉了新一团的名头,这是团长最看重的东西。”刘涛对所有的军事干部说出了他想法。


随着刘涛的话语,所有的新一团干部都冷静了下来,现在他们都明白团长赵天霸出院后最想看到的是一个兵强马壮的新一团而不是为了给他报仇和日军两败俱伤的新一团。最后他们集体向带李团长刘涛表态会安抚好战士们的情绪,在保存实力的同时提高部队的战斗力以及装备。


日军的九路合围因为南部进攻的失败而告终,参与围剿的部队都撤回了据点。日军的指挥官不能容忍八路军做大做强,更猛烈的作战计划即将出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