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1937 军中抗战 新老部队的碰撞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823/


旅长陈赓答应给新一团补充的士兵陆续到来,赵天霸看着率先到来的几波士兵,一个个面黄肌瘦在寒风中瑟瑟发抖的样子,心里开始埋怨起来,“就算我新一团富得流油,你旅长也不能把一群逃荒的人扔给我吧”,埋怨归埋怨,新兵还得接收。要是真打起仗来,多一个人就多一份力量。当时的八路军像赵天霸这样的饭顿饱里吃,棉衣人手一套的部队还是属于凤毛麟角的。除了总后机关,就只有新一团和独立团了,独立团之所以可以这样,完全是赵天霸当时给打下的底子,也就是说两只完全可以自给自足的团队都出于赵天霸的手。赵天霸怎么说也是从70多年以后穿过来的人,思想的前卫性是当时所有人都不可能比拟的。


赵天霸看着眼前这些士兵新来的士兵,在心里勉强给打了六十分的及格分数,这主要还是因为士兵们的精神面貌都不错。尽管是及格分数,赵天霸也没有再看下去的意思,把新兵交给他从独立团带来的二营长刘涛之后,转身返回指挥所。


新一团的这些提前跟了赵天霸十几天的士兵,在面对新兵的时候一个个都和大爷一样,所有人的脾气从骨子里开始接近赵天霸。在训练场上,不论什么话最多说三句,三句以后如果再犯,没二话上去就是一顿胖揍,一边揍还要一边骂上:“咋,揍你你是不是不服气,不服气你从老子身上找回来,你娘怎么就生了你这么个笨蛋,你小时候脑袋是不是让猪踩了,给老子站起来,继续练。”新兵训练的第一天新一团就发生了不下一百起打架事件,士兵向赵天霸反应“老兵对他们这群想打就打,想骂就骂,他们实在忍受不了,希望团长能让老兵收敛一点。”


“扯淡,老子的部队里有本事的人就能随便打人,没本事的只能挨打,在老子的手下当兵,就得守老子的规矩。怕挨打的人趁早滚蛋,挨打不还手的人不是汉子。都吃一样的东西,凭啥你们就打不过他们?”赵天霸说完后看着新兵选出来的几个代表。


“团长,你的意思是在新一团打架不犯纪律。”新兵代表向赵天霸问道。


“就是这个意思,有本事你们把那群动手打你们的人都打翻了,到时候老子不仅不批评你们还要表扬你们。要是没别的事就下去吧。”赵天霸说完后下了逐客令。


接下来的几天,新一团不管是从别的部队来的新兵还是原新一团的老兵,都和吃了中华鳖精一样,从早上一出操进了训练场就开打,一直打到中午吃饭,下午再继续作战。所有的士兵在伤痛加身的同时,格斗水平都在快速提高。


士兵的训练由赤手空拳发展到木枪对刺,几个月下来所有的士兵身体素质明显改善,骨瘦如柴从此和他们彻底告别。赵天霸中间去过几次训练场,看着场地上赤露着上身浑身汗如雨下的士兵,一个个小腹上出现了明显的田字格,赵天霸不由的对自己手下新兵的明显改变感到高兴。


“这群生瓜蛋,进步还是很快的吗。”赵天霸对身边的警卫员李伟说道。


“那是,每天这些人都吃得饱,穿得暖,要是不发泄一下,估计早晚都能憋出毛病来。都是年轻人,好勇斗狠啊。”李伟跟随赵天霸的时间已经不短,对赵天霸这样平时没有什么官架子的脾气很了解,说起话来也就不拐弯抹角有啥说啥。


“打吧,打吧,老子有的是粮食养的起他们,只要上了战场能给老子狠狠的杀小鬼子,平时就是把天捅个洞老子我都负责给他补上。”赵天霸看着眼前的景象,咧着嘴乐呵呵的说道。由于赵天霸的放纵,新一团的士兵多次在执行任务的时候向友邻部队讨教,致使友邻部队的长官不断来到赵天霸的团部告状。


赵天霸每次都是当着友邻部队来人的面将惹事的士兵叫到团部一顿狠批,骂道高潮的时候还会有拳脚相加。只要友邻部队的人转身一走,赵天霸就立刻改头换面,表扬在外面打架的士兵给新一团长脸,鼓励他们下次继续。随着这种事情发生的越来越多,赵天霸驻地周围的部队已经不再到赵天霸的团部告状,而是直接告到旅部。旅长陈赓虽然对赵天霸这样明目张胆的犯纪律很不高兴,但是看着新一团的战斗力一日千里的提高,不由的帮着赵天霸和起了稀泥。


上面有旅长护着,下面有着实的惹不起,赵天霸周围的部队竟想出了在他们与赵天霸地盘相交的地带布置岗哨的办法来避开新一团的讨教。


新一团的士兵渐渐的觉得和周围这些部队的士兵切磋实在没什么乐趣,也就不再出去找他们的麻烦,安心呆在驻地进行着军事训练。


一天赵天霸正躺在床上抽着烟,想着上次李哲强帮他在高庄打那两个鬼子联队的事情,觉得自己应该去李哲强的356团看看这个老朋友,要不然面子上说不过去。赵天霸一骨碌身从火炕上爬了起来,来到指挥部外面,带了一个排的士兵向李哲强的驻地走去。


赵天霸和李哲强的地盘距离近百里,中间要经过新二团,独立团的防区。新二团被赵天霸的部队打的不敢露头,哨兵看到新一团的团长带着一群战士向他们的方向走来,急忙向团长报告,新二团的团长下达了不与新一团那群牲口接触的命令。赵天霸直接穿过了新二团的防区进入了独立团的领地。


赵天霸的队伍在独立团的防区内没走多远就被独立团的士兵拦住。“你们是哪个部队的?”


赵天霸在刚进独立团防区的时候,就想看看自己的新老部队之间战斗力的对比,所以带着李伟溜到队伍的最后。新一团走在最前面的排长刘勇一见独立团的哨兵竟然敢拦住到哪都横着走的新一团,心里有点起火,再加上团长在后面看着,自己的一个排要是被这一个哨兵拦下脚步,团长回去非收拾自己不可。于是刘勇来到那个哨兵的面前,抬手就是一耳光:“老子是新一团的,滚,别在老子面前晃悠,老子看见你就烦。”


“我操,你个狗日的打谁呢?”赵天霸在独立团留下的影响很明显还在“吃啥不吃亏”的思想被这个哨兵用行动诠释的淋漓尽致。哨兵张口就骂,骂的同时抬起腿对着刘勇就是一脚,将刘勇踹的后退两步。刘勇准备追的时候,哨兵已经转身向后方跑去,空气中传来哨兵留下的话语:“新一团算个毛,等老子叫人过来,咱们群P。”


在哨兵的身影消失在视线之外以后,赵天霸对着身边的战士说道:“看见没,这就是我以前对你们说的‘吃啥不吃亏’最理智的表现,打不了就跑,叫上人回来接着和你干。你们都学的点,不吃亏并不时说一点亏都不吃,要认清情况。在打的了的时候往死里磕,打不了的时候就得跑,找机会把吃过的亏找回来。倒是老子的老部队,比你们这些刚进家门的人灵活多了。”


“那团长一会他们的人来了,咱们还打吗?”排长刘勇对赵天霸问道,被一个哨兵踹了一脚,让他感到很丢人,想找回场子。


“打,为什么不打,不但要打,还要狠狠的打。我到要看看你们这些只会欺负像新二团那种饭桶部队的人的真正实力。老子一会只管看戏,你们放开手脚好好干,打赢了,回去给你们吃肉,打输了别说吃窝头,连凉水你们都别想喝。”赵天霸悠闲的找到一块石头坐在上面抽着烟,准备看新一团与独立团之间的全武行。


时间不大,一阵骂骂咧咧的声音从远处传来,赵天霸看着对面来的将近百人的队伍,期待着刘勇带领的士兵们的表现。“呵呵,人数1:2,很有看头嘛。”赵天霸对身边的李伟说道。


赵天霸刚说完,刘勇就带着新一团的战士与独立团来的人展开了对攻,双方都默契的扔掉了手中的武器,将速度提升到最快,两支队伍狠狠的撞在一起,仅仅是刚一接触,双方由于之前快速的奔跑所带起来的惯性的冲击,就有10多名战士倒在地面。


新一团和独立团的士兵打在一起,赵天霸一边看着一边说道:“啧啧,不错,到底是老子的部队,一打二都能打的风生水起,有看头。看刘勇那小子,打架就不知道用脑子,怎么就不会先拣身边的那个小个打呢,等打完了让狗日的反省反省。”


“呵呵,在占便宜这方面,独立团这些兵就比新一团的人强多了,你看看,乖乖,四打一,三打一的场面随处可见。估计这次刘勇他们这群小子该长见识了。”赵天霸看着独立团里面身手最好的人缠住了刘勇等新一团比较能打的士兵,其余的人在别的位置形成明显的人数优势,新一团已经有了顶不住的迹象。


“团长,要不要出去让他们停手?”李伟向赵天霸问道。


“不用,这是让新一团向独立团学经验的时候,只有把这群兔崽子打疼了他们才会长记性。要是独立团的人只是把他们打到就停手,老子就连他们带沈泉那小子一起骂。打架也是作战,也要讲究稳准狠。”赵天霸就这样一直看着新一团的战士遭受着老部队独立团的蹂躏。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