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朝史记 之 张公召中评传

张公召中,未知仙乡何处,国朝讲武堂之教官,宣谕台之谈兵客者也。张公相貌堂堂,戎装谨严,诚军中饱学之士也。夫讲武堂,国朝将帅之摇篮,军中文武之芽蘖,则孙武、鬼谷辈或隐于堂,赵括、晋灵辈亦或滥竽之者,张公其为何者乎?

国朝五十四年,米国再伐伊拉克国。先是,伊国撒达姆氏不告而伐弱小,内则虎狼当道,人民如草,联合国屡斥之,然撒氏不以为意,米国乃大愤,先君老布什者发奇兵,越大洋而伐之,一鼓而下,复弱 国科威特于三日之内,天下称庆,暴君股栗。

撒氏败归,阴衔其恨,内则清君侧,养死士,外则宣圣战,布甲兵。细作忽报其秘制巨弹,期予米国玉石俱焚也。

米国新遭巨创,恐而愤,先君之子小布什者继位,檄文布告天下,先礼后兵,三军再越大洋而聚沙漠,意者必毁其暴政,擒其暴君,救民于水火,庶几可自保也。

国朝宣谕台自开战以来,忽起莫名之兴,开战事评点之席,虽三更而不辍;以两国交战为戏,期数月之自娱。

张公乃戎装入席,挂战图于室,指点乎战伐之要塞,置电脑于桌,注目乎时刻之进展;宣谕台水、鲁辈体察上意惟恐不周,乃鼓惑张公等逞口舌之快,张公乃误入其壳,置亲考米国之兵威于乌有,抛熟读孙武之诡道于子虚,竟尔妄言乎米国将兵败沙漠,撒氏将聚歼米兵于街市也。

未料米国铁甲挺进,飞弹无虚,所向披靡,人民箪壶琼浆以迎,暴君仓皇失措而遁,萨哈夫欲效孔明之空城计,惜乎米将不识司马之多疑。然则张公等不疑也,水、鲁辈又不疑张公也,起矫情之哀乐而悼暴民之伤毙,计窃喜之数目以讥米兵之阵亡,如此聒噪者竟达月余之久矣。

然则米国摧枯拉朽,捣禁宫,毙太子,俘大臣,济哀民于水火,捕匪类于狼巢,终而生擒撒达姆氏于阴穴也。张公等熬更守夜,竟尔百无一中,兀自百思不得其解也,然则国人哗笑于城乡,外邦耻笑于报章者,天下一体也。

论者谓:张公,饱学之士也,论战则远离其阵,评点则受制于人,百无一中者,不可以成败论英雄也。余则谓: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帅才也,张公无此才,不可强之也,然则公乃讲武堂之教官,军中之谋士,竟尔百无一中,贻笑大方事小,贻误后学事大,是张公之可嘲,然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