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前美国财政部长保尔森宣布,将对“政府紧急财政计划”进行适当调整,即对7000亿美元政府救市资金的使用方向做出重新安排。原定4500亿美元的政府资金将不会再按照原计划被用来购买因次贷危机而受影响的问题债券及金融产品,而是将直接投放到金融市场中,稳定并重振因金融危机而萎缩的信贷市场。

由于因此出现的巨大不确定性,美股随即大跌。

保尔森为什么这样做?之前已有不少分析,从各个角度,谈论了自己的观点。今天我要谈下自己的新的角度认识。


首先我们看,救市资金购买问题债卷与直接投放进金融市场,或者说参股金融企业。效果上是完全的不同。

购买问题债卷是对等交换。逻辑上,美国政府把优质的资本(美圆)替换了金融系统里劣质的资产(问题债卷及产品)。通过交换,银行剥离了影响其业绩的核心问题资产。从而能轻装上阵。这里金融市场的主题仍旧是金融企业。

而把资金投放进金融市场中,甚至说参股金融企业。则不是对等交换,而是金融系统保有自身的问题产品和债卷,额外接受援助资金,维持自身业务。这里由于政府投入大量资金,而银行作为获得资金的代价,既不能将问题资产交换给政府,则必然需要放弃自身独立性--股权、经营自主权等权利,来获得政府资金的注入。

我们看这2个方法中,购买问题资产这个方式对金融企业是最有利的,首先由于通过对等交换,金融系统最大程度摆脱了美国政府的控制及影响的可能性,保障了自身最大的独立性。同时摆脱了自身的问题资产,使自身存在获得健康。这个交换过程中,虽然存在折价问题,但是金融系统在获得了真金白银外,更摆脱了自身的问题资产,又维持了自身的独立性。可谓一举多得。难怪这个方案暂停导致股市巨大的波动。

而注资甚至持股方式,金融系统不仅保有了问题资产,而且使自身独立性大幅丧失。今后金融政策导向及实施,很大程度要看美国政府的脸色。


看到2种使用资金的方式差异,我们就会问,保尔森为什么原来要用前个方案,而今天却要转向。

首先是之前的危机的紧迫性决定的,几乎一夜间,残余的几大投行几乎全军覆没,同时危机急速向保险、储蓄银行等领域蔓延。因此美国政府只能治标。通过直接针对当时急迫的问题本身动手。

而今天保尔森的路线转向。我们必须看到仍旧是客观因素的决定了他的政策取舍。

首先是危机在金融领域得到缓和,而危机进一步向消费生产领域蔓延。这里问题的核心就在于金融系统与生产系统、消费系统之间的正向关联被危机破坏。金融系统无法有效的将政策意志及资金转向消费及生产领域。于是美国汽车业几乎面临崩盘,信用卡市场、个人贷款市场等消费领域也面临危机。这是客观环境核心。

但是仅有这个核心,还不足以推动保尔森改弦更张。其次2大事件直接推动了他的决定,首先就是美国大选结束。新的未来总统奥巴马上台。其次就是中国4万亿经济刺激方案的出台。

首先,奥巴马在竞选时的经济政策,相对于对手就极具政府参与经济发展的意识,他要求增加富人税负,并承诺当选总统后将兑现由政府拨款500亿美元推动经济增长和为遭受次贷危机打击的人设立总额为100亿美元救助基金的承诺。更在当选后的近日,多次呼吁现任政府拯救美国汽车行业。鉴于未来总统的意志压力,政策上必须适当转向,响应奥巴马的经济策略,加强政府参与及控制,及加强救市资金向消费及生产力领域倾斜。这就有了内部动力。

而中国的4万亿经济刺激政策,则直接给了保尔森外部动力。我们看到继续坚持原有资金使用方式,会出现2个问题, 通过购买交换,金融系统将劣质资产与政府手中的优质资产进行了交换。这些交换的资金对于这些具体的金融企业而言是纯粹的无负担的资本,但是由于整个金融体系中劣质资产过多,而金融系统担心危机持续,抱着现金为王的策略,必然发生一种保守的策略取向。既怀疑一切,并对一切怀疑对象控制贷款。避免刚走出泥潭而又重新掉回去。这就直接导致,即便美国政府大量交换劣质资产,这些钱对美国生产及消费领域依旧是保持惜贷的态度,这个态度如果没有外力介入,几乎不可逆转。其次,这些得到援助的金融企业在面对国内及西方发达国家的贷款要求会呈现惜贷的举措,但是资金毕竟在这些金融企业手中,而且又没有劣质资产制约。对于资本本能的逐利趋势,当外部新兴国家发展预期呈现向好局面的时候,资金反而可能向外流出。就如中国4万亿刺激计划出来后,股市及经济总体情况预期向好。那么持有纯现金的美国金融企业,在不受控制的情况下,很可能会出现大量资本外流,流向总体局面较好的新兴市场中。(当中国股市近日逆世界而涨的局面,揭示,在中国经济好,世界经济不好的情况下,资本逐利一定向这些市场流动)于是美国救市实践会出现非常可笑的局面:美国要投7000亿美金----这些钱的一部分一定是向新兴市场借的---这些借的钱,购买了金融系统的问题资产---这些金融系统摆脱问题资产,持有纯现金----拒绝或谨慎给发达国家内部贷款,把钱投向新兴市场。

我们看到,这个链条形成美国为救自己,而向别国借钱,然后把借的钱的相当部分再投回这些国家帮助别国建设的可笑局面。美国通过自身增加负债帮别人发展经济,这个亏美国一定不要吃下去。


因此综合而言,美国经济的现实,以及奥巴马的内因驱动,以及中国等新兴国家的经济刺激的外因驱动,决定了保尔森救市策略的转变。


在新的措施中,美国金融系统一定被迫放弃一定的独立性,同时虽然他们获得了大量资金,但是他们本身的问题资产还保有,在期货衍生品大量萎缩的现今,如果随意对外投资,因为本身问题资产的存在,金融企业必须保持足够资本的可控性、快速变现性,来应对可能出现的危机。因此,这就有效阻断了资本外移的趋势。同时使向新兴市场借钱的意义和效用得到保证。同时,美国政府通过降低金融系统的自主性,增加政府自己在市场的影响力。可以有效促使金融系统获得资金的流向方向控制。确保生产领域及消费领域能得到金融系统的有力支撑---无论金融企业自身是否愿意。


这一切,正是保尔森变换策略的根源。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