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狂麻将城 婴儿争夺战 和城里人换个小孩是件占便宜的事情

4408089 收藏 0 6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769/


他们一次次跨过那座瘦长的石桥,去探望自己的亲生儿子,

可谁想到……


其实,赵虾娣夫妇俩也是从一开始就怀疑这事了。不过他们不着急。或许他们觉得和城里人换个小孩是件占便宜的事情。

他们给孩子取名龙根。孩子长到三个月开外,皮肤就越发白得可爱,来看的人纷纷叫奇。他们忍不住就把在医院换牌的事情说了。乡里人都纷纷帮他们出主意:“别忙跟他们换,等长大些了看看,孩子好便罢,不好就不跟他们换!他们能把你怎么的?”

他们觉得这办法停好的,里外不吃亏。

可他们心里也沉甸甸的,好象挂着什么。每次进城卖菜,都要到雪梅家里坐坐,看看那小孩。五个月时,“非非”长得十分健壮,而乡下的“龙根”却瘦弱多病。虾娣曾打算主动提出换孩子的事情,可舅舅拦住了:“忙什么?现在能看出什么?想换什么时候不能换,怕他跑了不成!”

乡下人做大事情总是要请舅舅做主的。虾娣没有亲舅舅,但有两个表舅,姓罗,都是村上的“神气码子”。大舅做过支书,小舅当过村办厂的厂长,不过现在都下台了,合伙在家里做麻将牌卖钱。

这几个村做麻将牌成风,简直靠它发了财。家家都是新盖的瓦房,越盖越气派。责任田里面主要种蔬菜。蔬菜价格见风涨,也是一棵摇钱树。所以那天大舅气粗粗地拍桌子:“咱乡下人如今缺什么!除了居民户口,什么也不缺!吃的住的用的,哪样比不上他街上人!他街上人生得出聪明伢子,咱乡下人就生不出?什么亲不亲?有奶子就是娘!哪个伢子好就要哪个!这玩意儿拿钱买还没处买哪!……”

在乡下,舅舅就是家庭法官,舅舅的话就是法律。况且她的舅舅当过村支书,几百人口都曾畏他、服他呢!

那天在桥头,雪梅鼓足了勇气向虾娣说出了一番决定性的话,虾娣听说儿子能报居民户口,自己还好生二胎,就乐呵呵地答应了。她回来跟男人一说、跟婆婆一说,家里人都很高兴。婆婆拍着巴掌说:“这种事情,打着灯笼也没处找哇!咱碰上了,是咱的福气!赶快上街去化个验,是人家的伢子就还给人家,咱的伢子到底是咱的伢子,不是亲生的也养不家呀!咱也不要贪心不足,贪心不足要遭报应的呐!……”

虾娣不耐烦婆婆的罗嗦,打断她说:“准不准,还要问我舅舅呢?”

“又要问你舅舅!问他的事,十有九不成!”

婆婆说:“你舅舅这人就是太黑心,太甩,不黑心、不甩上头也不会撤他的职。你听他的话,盐还要卖馊了呢!……”

虾娣不听,只管下田摘了菜,上街打酒、买了鱼肉,摆下了丰盛的晚饭,去请两个舅舅过来坐上座……

两个舅舅,罗财子和罗富子,都是吃酒的好手,一顿能吃几瓶白酒。过去罗财子当村支书的时候,很少在家吃饭,每天都有人请。有时人家请他要提前好几天预约,否则恕不光顾。村里结婚死人,奸情纠纷、过生日、砌房子、盖猪圈……样样事情都要他到场。被撤职之后,他就寂寞多了,兄弟的村办厂厂长也当不成了。两人整天在家里咬牙切齿的,不知道在骂谁。

这天晚上,兄弟俩在虾娣家一坐,放开肚皮吃,几杯酒下肚,脸又红光光油亮亮起来,仿佛又回到过去那种一句话掼下去没改的派头。虾娣在一旁小心伺候着,一边结结巴巴地汇报。

罗财子听完之后,阴阴地笑起来:“你看你看,咱关照你别急吧?现在他们急了吧?”虾娣畏缩缩地点点头,他越发拖长了声调,“他们急----咱就不急---让他们去急---,急到最后,他们还要来求咱,不要咱加条件,他自己就会加,对吧---?啊---?”

赵婆抱着一捆柴草在堂前走过,此刻立住了,忿忿地说:“别作孽了!人家的伢子卡在身上做什么?人家的伢子不还给人家嘛?咱看人家一家子蛮讲理的,蛮客气的,不要做了孽遭雷打喔!……”

“你懂什么?”罗财子嘘道。

罗富子闭起眼,用筷子在空中划着圈,做出一副老谋深算的样子:“城上人,还会真心待咱乡下人?还会平白无故地给好处咱?人家又不少一窍!他是看自己的伢子呆,看咱的伢子好,才变着法儿来骗咱的伢子!两个伢子都报居民户口,名义上喊你妈,实际上还不都是她的?到那时侯伢子还会认你这个乡下土八路的娘?就是认了,那个呆儿子,又有什么用处?白吃饭,倒贴钱?说不定那个呆伢子真是个大呆子,害了什么大病你也不晓得……”

这番话说得他们夫妇婆媳连连点头。真是太可怕了!虾娣心想:“幸亏问问伢子的舅舅,没有上当,世上的事情还又这么绕人的!”



城里人在乡下碰了一鼻子灰之后,万般无奈,不得不向医院冲杀而去。一场罕见的争夺亲子的官司开始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