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逃出“女儿国”,初堕入花花世界的他[影子]

宋海峰 收藏 75 6055
导读:人生就是匆匆地来,匆匆地去 又为谁而留,又为谁活? 花开花落。。。。 在云贵高原川滇交界处,有一个海拔高达2600多米的湖——泸沽湖,那里有着文明的乌托邦和梦中的香格里拉之称。环湖生活着的是一个被称为母系社会活化石的摩梭原始部落,也就是人们习惯说的“女儿国”。本文主人公游伦威就来自这个充满神秘色彩的地方,而他现在的身份是长沙近威计算机网络服务有限责任公司的“掌门人”、湖北金绿叶静电复印纸湖南总代理。是什么力量让一个看上去有点憨、仅有初中文化的年轻人攀上事业的高峰?他那富有传奇色彩的人生

人生就是匆匆地来,匆匆地去


又为谁而留,又为谁活?


花开花落。。。。


在云贵高原川滇交界处,有一个海拔高达2600多米的湖——泸沽湖,那里有着文明的乌托邦和梦中的香格里拉之称。环湖生活着的是一个被称为母系社会活化石的摩梭原始部落,也就是人们习惯说的“女儿国”。本文主人公游伦威就来自这个充满神秘色彩的地方,而他现在的身份是长沙近威计算机网络服务有限责任公司的“掌门人”、湖北金绿叶静电复印纸湖南总代理。是什么力量让一个看上去有点憨、仅有初中文化的年轻人攀上事业的高峰?他那富有传奇色彩的人生经历或许可以给我们答案。





一、出走“女儿国”只是因为那份缥缈的情缘

上个世纪90年代初,泸沽湖作为旅游景点已经在全国乃至全世界成为了一股经久不衰的热潮。那个时候游伦威还只是个腼腆少年,长这么大没有跨出家乡半步,对外面的世界充满着不可泯灭的好奇。所以,很早就想到外去走走,再苦他也愿意。

游伦威和舅舅生活在一起,他不知道自己的亲生父亲是谁。在他们那里,男人和女人并不是组成家庭才生儿育女,而是“夜合晨离”的走婚。夫妻之情更谈不上了。母亲在他还只3岁那年就因病去世了。念完初中,他也就成了家中的半个劳力,放牧捕鱼,种植作物,但晚上很少与大伙一块围着篝火大碗喝酒,尽情跳舞。舅舅认定他是个不合群的孩子,所以也懒得说他,随他去。

眨眼间到了1992年,游伦威已满18岁,按当地的习俗,他可以到看中的女友家去住访了。然而就是在这个不寻常的秋季,他的人生因为一个到泸沽湖游玩的女孩的出现而转入了另一番天地。那天他独自去地里收玉米,回去的时候,走到半路已累得汗流浃背,于是放下担子耷拉着头在路旁歇着。不知啥时身边蹲下了一个背着牛仔包的女孩,还主动跟他搭讪起来。在抬头的那一瞬间,他的心莫名地扯动了一下。只见女孩长发际腰,面目清秀,特别是那不着粉饰的微笑,深深地印在了一个情窦初开的少年郎的心里。

游伦威起初还有点儿怯生,窘迫得说起话舌头打结,吞吞吐吐的。但女孩的随和很快就驱散了他的羞涩与腼腆。女孩告诉他,她叫信娟,是重庆大学的学生,这次是抱着一种探险的心态来到泸沽湖的。他当时就打心里佩服女孩的勇气,大老远的竟敢一个人跑来。相比之下,他觉得自己比同龄少了些什么。信娟说:“有机会你也可以到外面去看看呀,做什么事都得趁年轻。”他情不自禁地点了点头,尔后又无助地把目光放飞远处,那美丽如诗的山山水水似乎是一条永远也走不完的路。

或许是跟信娟谈得太投缘的缘故,不知不觉他竟然扔下担子不管,陪她走了长长的一段路程。虽然爱情这码事在他的人生字典中是个模糊得没有任何定义的概念,但他知道自己喜欢上了眼前这个长发飘飘的陌生女孩。那时他天真地想:要你她能够留下来那该多好啊。

他把自己所知道的有关摩梭人的生活习俗和传说故事都讲了出来,信娟也很认真地听着。一晃就到了下午3点多钟,他猛然记起自己还有担玉米放在原来的路上,于是就极力邀请信娟到家里做客,而信娟却说她必须在天黑之前返回西昌。两人这才依依不舍地说再见。他一动不动地站在原地,目送着信娟走远,直至在视线中消失。

回到家,舅舅对他收一担玉米花了整整一天时间大为不满,信口说了他几句。他的心里更加难受了,不过不完全是因为舅舅教训了他,更多的是因为那个萍水相逢的女孩。草草吃罢晚饭,他默不作声地出去了,舅舅以为他终于有了中意的伴侣,是去住访去了,所以还会意地笑了笑。没有人知道,他其实是在泸沽湖畔的一棵小树下坐到天亮。那时的他尚不知道思考事业,他只是想去寻找那个一见倾心的女孩。这是游伦威第一有这样的感觉和冲动!

接下来的日子里,他像幽灵一般游荡在和女孩走过的路上,其实,他的心里多么怀念那天曾同她走过的路,多么想再能见到她。他自己也觉得自己也许是爱上了他。他多么希望能够有缘与心中的她重逢。他清楚那只是一个梦,但还是固执地拒绝醒过来。魂不守舍地熬了将近一个月,他终于呆不下去了,请求他的舅舅同意让他到外面看看。他的舅舅当然不肯,并且狠狠地训了他一顿。当天晚上,年少轻狂的他就不顾一切地走了,没跟任何人打声招呼。就逃了出来。而且一走就是9年,1997年舅舅去世他都不知道。他的舅舅临死前也狠狠地责怪自己,应该怕游伦威一个人在外面会遇到意外,毕竟他从来都没有到过外面。



举目无亲的游伦威孤单徒步走到了盐源县城,接着又转辗到了西昌。在建筑工地上度过了一个无眠之夜,在那个夜里他也思想挣扎过无数次。但他还是坚决不走回头路,就算饿,也要饿死在外面。次日他早早就去了火车站,但售票员却告诉他,他的钱已不够买到重庆的票了。于是他想尽办法混进车站,并顺利冲上了一辆就快开了的列车。只是擦伤一点皮。当到了一个比西昌更大的城市时,他才明白,自己到了成都。在熙熙攘攘的车流人流中盲目穿行,落迫无助的他落泪不止,他跑上天桥上大声呐喊。他也觉得自己狼狈不堪!美丽的爱情幻想在残酷的现实中成为了不堪一击的泡影,但他自己也很清楚地知道,眼下最关键的是怎么样活下去。这也是他理智的地方。

在路上,游伦威见人就拼命地问:“要不要做事的,给饭吃就行,不要任何报酬。”因为他的确饿得不行了。看到他的人们都用异样的眼光打量着这个狼狈不堪的年轻人,都以为他是疯子或者是骗子。在那短短的三天时间他不知跑了多少里路,脚都磨出了血泡,可没有谁肯请一个看上去和疯子并无区别的人干事。刚好那天晚上下了场大雨,睡在屋檐下的他被淋成了落汤鸡,他的眼泪也哗哗地流。第二天就发起了高烧。他感觉有些头重脚轻,晕乎乎的,艰难地站起来,不过走了不到五步就一头栽在了地上,额上裂开一道长长的口子,鲜血汩汩流出。当时他脑中闪过的念头便是:完了!又饿,又高烧,现在又撞裂了头,流血不止。。。。。





或许是他福大命大,正巧一位去晨跑的老人救了他,心不忍,而且看到他诚实脸孔,心想应该是从乡下出来的吧。加上老人心还怀着对同志和人民要热情的毛主席思想。就带他敲开了附近一家私人诊所的门。

好心的老人姓陈,是市机电厂的退休老干部。游伦威清醒后感激地叫他恩人陈伯,眼泪也顺势流了下来。在听游伦威讲过自己的遭遇后,陈伯安排游伦威暂时在自己的家里住着先....

本文内容于 2008-12-1 14:08:25 被宋海峰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3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7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