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甲午战争的历史教训警惕北朝鲜潜在的继承人危机(转)

从甲午战争的历史教训警惕北朝鲜潜在的继承人危机



作者:奥塔 提交日期:2008-9-21 11:47:00

从甲午战争的历史教训警惕“今日”北朝鲜潜在的继承人危机

引 子


1894年的中日甲午战争以中国战败并割地赔款而告终,这场战争宣告了满清自同治中兴以来的强国梦想彻底破灭,同时也开启了之后半个世纪日本入侵中国的灾难大门,对中日两国的历史都有着极其重要的影响和作用。回顾甲午战争的历史因果,我们可以发现,引发这场战争根本原因就在于当时的中、日两国都在全力争夺对朝鲜的控制权,结果最终爆发了战争。但只要细加追究,我们就不难察觉,在引发当年甲午战争的种种历史缘由中,还有一股隐秘的、不为人所察觉的,但却起着关键性影响的作用力,那就是当时朝鲜高宗李熙(原名李载晃)的父亲大院君李罡应和明成皇后闵氏为了夺取朝鲜政权而爆发激烈的内斗,引发了朝鲜国内一次又一次政治危机,为日本势力渗入朝鲜半岛创造了可乘之机,并为后来的甲午战争埋下了导火索。

而这一切的一切,归根结底都要归因于一个人的过于软弱无能,无力在朝鲜面临历史性变局的重大历史关头挑起力挽狂澜、治国安民的重任。这个人就是当时朝鲜王国的继承人——高宗李熙。正是由于这个当时朝鲜王国法定继承人的事实缺位,才引发大院君以及闵妃这些僭主们反客为主、大打出手,并最终导致了一场影响深远的国家灾难。笔者把这样的现象定位为由于“继承人危机”而导致的国家灾难。这样的灾难案例在中国历史上、在世界各国历史上都曾不止一次的上演,而且今后也不会绝于历史。

令人担忧的是,在关乎今日中国国家安全的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以下简称北朝鲜),金氏王朝经历了金日成(一世)与金正日(二世)之间的父子权力交接之后,这种封建式的世袭体系已经开始面临难以为继的末路景象,一场类似当年的“继承人危机”又开始在今日的北朝鲜悄悄上演。而且,由于金正日缺席了2008年9月9日北朝鲜建国60周年阅兵盛典这一极其重大的政务事件,金二世的健康问题也开始引发外界的种种猜想,恐怕预示着今日北朝鲜的这场继承人危机恐怕已经为时不远了。

考虑到这种继承人危机对北朝鲜这个多难之国今后的命运将起到决定性作用,对于中国的国际防务安全也将产生历史性的关键影响力,笔者将通过分析继承人危机在“甲午战争”中的作用和影响来唤起国人对今日北朝鲜继承人危机可能带来的严重后果的关注和重视,并提供一些防务对策方面的意见与建议。


第一部分 回顾:浅析继承人危机对甲午战争的影响

正式沦为日本殖民地之前的朝鲜王朝又称李氏朝鲜,正式国号为朝鲜国,是朝鲜半岛历史上的一个封建王朝。1388年,高丽禑王派都统使李成桂进攻辽东,结果持反对意见的李成桂中途反水,学着赵匡胤来了个陈桥兵变。1392年,起兵4年之后的李成桂终于在开城废黜国王自立,改国号为朝鲜,并向大明王朝请求庇护,后来相继成为明、清两朝属下的藩国。1395年时,刚建立的朝鲜王朝定都于汉阳(即今日汉城汉江以北地区),1398年第一次王子之乱后再度迁都开京,1400年第二次王子之乱后最终定都汉阳(今汉城)。

李氏朝鲜的国土大体上相当于今天韩国和朝鲜的总和,北方沿鸭绿江和图们江同中国为界。朝鲜王朝历经27代君主共五百余年。在明清两代长达500多年的历史中,朝鲜与宗主国中国之间一直保持着亲密和谐(总体而言)的邦交关系,明朝还曾帮助朝鲜力挽狂澜、出兵打赢了丰臣秀吉发动的侵朝战争,使得朝鲜的国祚又延续了300年之久。

1863年(满清同治二年)朝鲜国王哲宗归天,由于没有儿子,因此哲宗的侄子李载晃继承大位,是为后来的高宗。继位之时的高宗尚且年幼,因此由其父李罡应出任建国摄政(是为后来的兴宣大院君),从而开启了一场绵延30多年的继承人危机,最终引发了1894-1895年的甲午战争。1896年甲午战争结束后,朝鲜脱离与清帝国的宗藩关系,改国号为大韩帝国。1910年日本侵吞朝鲜,李氏朝鲜王朝灭亡。

(一)李熙继位后朝鲜王朝内忧外患的风雨历程

李熙继位以后,由于年幼无知,因此亲政之前的朝政掌握在其父李罡应手中;李熙21岁亲政之后,又由于昏庸无能,朝政逐渐被他的老婆闵妃(就是明成皇后)及其族人掌握,出现了外戚干政的局面。可以说直到甲午战争爆发之前,李罡应集团与闵妃集团之间的政争就一直没有停止过,给当时清朝与日本之间的斗争制造了没完没了的借口与内应。兄弟我整理了一下,这一阶段的朝鲜总共爆发了以下一系列主要的内斗事件:

1.1882年壬午兵变

闵妃掌握朝政以后,并不像韩剧情节那样励精图治、积极推动朝鲜王国的现代化建设,而是与族人结党营私,开始了骄奢淫逸、横征暴敛的外戚统治。这一情况不仅受到了当时已经交权的大院君李罡应的反对,也遭到了国民的一致反感。1882年朝鲜大旱、人心浮动。到了7月份,士兵由于军队长时间克扣军饷而聚众哗变。大院君李罡应利用局势袭击闵妃集团,闵妃扮成宫女避难忠州,大院君复辟,是为“壬午兵变”。

当时清朝政府为防日本借机入侵朝鲜,决定依制出兵朝鲜、恢复秩序,这其中就有后来纵横中国政坛数十年、几乎参与了甲午战争以后历次重大事件的袁大总统——袁世凯。8月25日,中国军队进抵汉城城外,并制定了诱捕李罡应的计划。次日下午将李罡应诱捕后送回中国软禁,历时33天的大院君复辟宣告终结。9月份,朝鲜政局逐渐明朗,闵妃在清军护卫下返回汉城。朝鲜朝廷再次改组,外戚继续执政。壬午兵变遂告终结

这次兵变是朝鲜内斗的第一次公开爆发,结果是巩固了闵妃集团的统治、打击了大院君集团的势力,为以后的内斗开了个不好的头,朝鲜的国本开始动摇。而兵变后中国开始在朝鲜长期驻军、直接干预朝鲜国内事务,也因此引发了日本势力大规模插手朝鲜局势的欲望。

2.1884年甲申政变

1883年开始,中国驻朝鲜军队开始由袁世凯掌控,但朝鲜的政局并不稳定。由于闵妃集团最初上台时曾鼓励高宗采取开化政策并引入日本势力,因此日本在朝鲜国内已经积累了一定的势力,并在朝鲜官员中安插了代理人。1884年正值中国深陷中法战争而自顾不暇之际,日本势力开始在闵妃集团内部散布“脱离中国、自立自主”的思想,并支持以金玉均、洪英植、朴泳孝为首的开化党发动政变,是为“甲申政变”。政变中开化党人劫持了高宗,并残杀朝鲜重臣多人,局势一度对中国极其不利。当时袁世凯立即带兵镇压,开化党执政三天遂告垮台。

尽管中国成功镇压了日本势力挑起的政变,但清政府架不住日本的外交与军事压力,不得不与日本就朝鲜问题进行谈判,并于1885年签订《天津条约》,约定:中日两国同时从朝鲜撤兵;两国均不派员训练朝鲜军队;今后朝鲜如有变乱等重大事件,各国派兵去朝鲜前要事前照会,事后即撤军,不再留驻。甲申政变的最大后果就是中国政府默许了日本对朝鲜的控制权,日本势力开始公开插手朝鲜政局,中国以及朝鲜政府对朝鲜局势的控制能力被逐渐减弱。

3.1885年清朝送大院君返回朝鲜

1885年,朝鲜政府请清政府派遣外务顾问主理洋务,李鸿章派其幕中的德国人穆麟德往朝鲜国。没想到这个穆麟德为沙俄收买,竟向闵妃集团鼓吹朝鲜“引俄拒清”的思想。李鸿章发觉后,立即罢斥穆麟德。为了牵制闵妃集团已经产生的意欲摆脱中国政府的离心倾向,李鸿章下令放还大院君,利用其影响力抵制闵妃集团依附俄国的倾向,李罡应在袁世凯护送下乘北洋水师军舰返回朝鲜。

这一事件的最大后果就是朝鲜再次陷入了闵妃集团与李罡应集团水火不容的政争之中。闵妃集团对中国政府送返李罡应更是恨之入骨,那个二杆子国王李熙也“时以三千里山河臣服于华为耻”,官员们见势也不断以“引俄背华之议”来蛊惑邀宠。为了加速朝鲜脱离中国的步伐,闵妃集团于1886年秘密致函俄国驻朝鲜公使,请求俄国保护朝鲜,实现朝鲜的完全独立。没想到这一情况被闵妃的侄子闵泳(“立羽”,这鸟毛的名字也太难打了)密报给了袁世凯。袁大总统一时心血来潮、头脑发热,竟致电李鸿章要废除李熙,另立新君。李鸿章因为当时北洋军备不足而没有采纳。事后朝鲜与俄国方面均矢口否认此事,事件虽然不了了之,但李熙以及闵妃集团对袁世凯与中国政府开始离心离德。

4.1894年东学党起义以及1896年甲午更张

1894朝鲜发生东学党起义,朝鲜政府依惯例请中国军队平乱,但日本军队不请自至。后起义军议和,日本拒绝撤军,挑起甲午中日战争。中国军队失利,日本对朝鲜加大压迫,要求朝鲜政府按日本方案改革,逐华兵、废华约,朝鲜政府拒绝。日军包围朝鲜王宫。朝鲜亲日派密谋推翻闵妃政权,由大院君重新执政。日军攻入朝鲜王宫,将高宗和闵妃软禁,随后成立亲日派政著手改革。史称“甲午更张”。

至此,由朝鲜法定继承人李熙暗弱、无力担负继承人职责而引发的这场内忧外患的争端终于告一段落,清朝、闵妃集团、李罡应集团、李熙等都成了最后的失败者。而日本则借机完成了现代化改革,跻身于世界强国之林。由于朝鲜被日本实际控制,也为日本后来发动“九一八事变”、全面入侵中国提供了桥头堡。我中华也被拖入了长达半个世纪的血泪历史。

(二)甲午战争的历史教训——由继承人危机引发的局势溃烂

回顾当年朝鲜王朝的这场继承人危机,兄弟我总结出以下四大特点,大家如果对比一下今日北朝鲜局势的异同,不知作何感想。

1.朝鲜处于历史变革的十字路口

在1863——1896年这段继承人危机期间,包括中国、朝鲜、日本在内的原中华文明圈国家都在经历一场“三千年未有的大变局”,原先封闭、落后、僵化、停滞的文化、经济、政治、军事体制已经难以抵挡历史大潮流的浩荡冲击。在英、美等国家的强烈冲击下,中国与日本分别开展了“洋务运动”与“明治维新”,国力、民力以及国际地位都得到了不同程度的提振。作为邻国,这些情况朝鲜都是实实在在的看在眼里的。尽管朝鲜国内由于内忧外患没有大规模、成体系的开展维新运动,但各类维新的做法以及思想在朝鲜已经得到了实施与传播,从一个封建国家转变为现代化国家已经成为朝鲜必然的国家命运。

2.继承人黯弱,导致僭主势力大打出手

李熙作为朝鲜事实上的法定继承人,却没有能力担负起主持大局的责任,结果大权旁落,大院君集团、闵妃集团、开化党集团眼见国王无能,便纷纷开始觊觎统治大权,并且大打出手。套用电视剧《汉武大帝》的一段台词:集市上的兔子那么多,却没有人去抢,因为那些兔子都是有主的;野地里的兔子尽管只有一只,却引来了人们的争相哄抢,因为那只兔子是无主的……。一个国家的最高统治权力也是一样的,如果法定的主人没有能力去掌控他,那么这个大权就成了一笔无主的充满诱惑力的宝藏,怎能不引发国内政治势力的哄抢呢?哄抢中又怎能避免厮杀冲突、国破家亡的悲惨局面呢?

3.周围强邻环伺,朝鲜的命运事实上由不得自己掌控

当时朝鲜周边主要有中国与日本两大强邻环伺,朝鲜本身也是清朝的藩国,可以说朝鲜的命运根本由不得自己掌控,完全要看中国与日本的脸色而定。从唐朝开始,中国与日本就围绕朝鲜半岛的控制权进行了多次较量,前两次(唐朝政府征伐高丽以及万历援朝战争)都以中国取胜告终,结果1000多年以来朝鲜就归附了我们中华文明圈。但是19世纪的这场争斗却以中国失败、日本入寇作为终局,结果后来的50年朝鲜沦为了日本的殖民地;而中国也因此彻底断送了洋务运动以来的改革成果,陷入了内忧外患的深渊之中。这段感慨倒不是针对朝鲜而发的,主要是针对可以影响朝鲜国运的中国而言的。如果不好好的掌握住对朝鲜的控制权,那么中国必将陷入现实的威胁与深重的灾难之中。

4.国内的僭主势力选择不同的外国势力作为依靠

基于以上三点结论,当朝鲜的国家命运处于历史十字路口,一方面国内充斥着觊觎神器的僭主争斗、另一方面国外又强邻环伺的情况之下,国内的僭主们为了维护自身在国内斗争中的利益,必定会把外部势力引入国内达到“挟洋自重”的目的。面对这样的局面,站在朝鲜的立场上,僭主斗争就会演变成大国博弈的缩影,僭主们最终避免不了成为大国代理人的宿命;站在大国的立场上来看,既然一个大国不可能同时满足各方僭主的利益,那就免不了要面对与其它僭主以及他们背后的大国进行正面抗争的命运,对朝鲜的争夺最终必将关系到大国自身的国运与利益。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