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857/


一道选择题会有这样多的,提示吗?答案是否定的。皇帝陛下,根本不可能给我拒绝的机会。相信如果我选择,站在世家的一边,我将只能选择提前退役;搞不好,我还可能把小命搭上。

皇帝直白的逼我向他效忠,是一种帝王的谋略和权术。一个皇帝永远不可能去求手下向他效忠;皇帝眼中手下的人都是奴才,有些奴才可以直接收买、有些则需要用权势去逼迫!先逼你上船,再不断的给予你恩赐;你效忠则好,不效忠你就是在找死。

我被逼向皇帝效忠后,并没有直接出宫;而是被安排到外宫的待招苑住宿。待招苑就相当于皇宫里的招待所,是皇帝在宫里留宿臣子的地方。留宿我,表面上是皇帝的恩宠,实际上是让我先在这里冷静的想一想。说想一想也不是很正确;是让我有个安静的地方,慢慢接受现实。

……

皇帝一边修剪着盆栽一边漫不经心的问到:“昨晚睡得好吗?”

“谢陛下,赐臣下在皇城过夜,但臣一夜未眠!”我如实的回到。

皇帝不紧不慢的放下剪刀,拿宫女递过的毛巾擦擦手。挥退众人后,走到我面前道:“你到是很坦白,相信是个人昨晚都睡不下。……朕,也是一夜没合眼。……看样子你是决定信守你的誓言了!朕,也放心了,毕竟人才难求啊!”

听口气我也知道,皇帝是不会让我全身而退的;不如光棍点,干脆点:“是的,陛下!其实,我昨天就已经下定决心了。我一夜没睡,是在考虑两个问题。”

“哦!”皇帝很意外,接着高兴的问:“爱卿所想何事?”娘的,称呼都变了!这个世界帝王只称有爵位的臣子为‘卿’和‘众卿’;一般臣子为‘你’或‘你们’。‘爱卿’一词是泛指皇帝自己宠信的臣子。它暗示着,有没有爵位都一样,只要是皇帝宠信的臣子,封爵的日子不会太远了!当然,按帝国的祖制:要封爵位文官须二品及二品以上,武官须少将及少将以上才行;我就算升准将也不够格封爵。

我略带苦恼的回道:“回陛下,我在考虑陛下将如何发挥臣的作用;同时,我又该如何协调好和许家的关系!”

皇帝突然用手搭着我的肩膀,看着我的眼睛道:“先公而后私!朕,喜欢!”

很快皇帝发现自己有些失态了;便顾做悠闲的,在御花园的小亭里坐下道:“朕没看错你。……其实,爱卿和许家有关系,朕很清楚;朕并不反对爱卿和许家结亲,那样对你个人的发展有好处;但是,你必须要知道自己是属于那一派的。

朕单独组建一个势力,并不是要取代世家;而是要通过这支独立于世家的势力,来给世家施加压力。让他们知道,离了他们的支持,朕也有一批可用的心腹;他们不是仗着自己手下人才济济吗?大不了,朕不用他们的人!当然,完全不用世家是不可能的,换掉所有将军不亚于重建一支八百万大军;至少,朕手里有人可以替换那些反对派的将领。

现在,朕手下象你这样有发展潜力的人才不多,你可以先托身于许家的势力保护之下;不过,你绝对不能宣誓效忠许家。等朕将来的实力足够了,你必然也会走上前台;如果你有宣誓效忠世家的历史,各个世家是绝对不会容忍叛逆的;真要是这样,朕也保不了你。”

“臣知道了,臣宣誓只效忠陛下,就不会再效忠其它势力。”我表情严肃的回答到。其实刚才我心在想他不会是同性恋吧?

……

回想皇帝刚才的话,我才意识到世家传统是如何的具有公信力;连皇帝都忌惮它三分。

-------------------------------------------------------------------------------

好的‘传统’不仅保证了世家的稳定、团结和延续,还保证了世家在完全渗透军队时,不会削弱军队的战斗力;这样优越的传统,各个世家能不尊崇它、沿用它吗?

第一代世家的主人们,不愧是出身禁军的将军!当时天龙帝国新的格局已经形成,但是战争还是随时会发生;手握兵马的帝国功臣们知道,只有控制兵权才是自保之道。为了保证自己掌握军队,而又不被皇帝猜忌,同时还要保证军队的战斗力;他们通过自身的磨合,终于达成了这看似矛盾的统一。维系这个统一的纽带就是那些流传至今的‘传统’。历代皇帝为了确保江山社稷的稳固,也不得不自觉的避免破坏这些‘传统’。

只要这个传统在运转,皇帝就不敢向世家发难;至于世家的更替,那是历史中的某些偶然造成的。如:李家之所以倒台,是因为他们给帝国造成了数十万军队向天鹰投降的奇耻大辱。大投降气死了先皇,令在原西北方面军有利益的世家或多或少的受到损失;自身势力大损的李家当然架不住,皇家和众世家的联手问罪。依附李家一系的小世家只好失望的改投别派;有些损失巨大的小世家干脆从此烟消云散,成为历史。

----------------------------------------------------------------

“陛下,臣有一事禀报!”

“讲!”

“许家让我申请退出现役,转服预备役……”说着我就把许家对我的安排和原因如实禀报了。既然,不打算依靠许家的扶持了,还是坦白点好;免得到时候里外不是人。

“许家是对的,你的风头是太健了点!……朕,准备后天就下旨直接晋升你为准将。……不过听了你的分析;朕,就要好好考虑一下这圣旨该如何下了!既要起到烟幕的作用,又不能让许家怀疑你和朕是一路的。”皇帝有些头痛道。

“谢陛下,也不急于一时!我也觉得自己还不成熟,能当好一个上校就不错了……”我谦虚的对正头痛的皇帝客气到。

皇帝不满道:“上校,就算你只想当上校,朕还不愿意呢!……一个上校能干什么?你当上准将都不一定能帮得上朕!如今,不乘机让你过了将军这到槛,等将来还不一定是个什么形势。”

“陛下,臣这次的功勋真的如此大吗?放过这次机会,军官晋升就真这么难吗?”我不明白只好问到。

“当然,打了六年的天鹰战争,在你手上胜利结束;你认为功劳会小吗?……如果,你真的放弃这次机会;那么就必须在和平的环境下,与众多的上校竞争。在竞争中那些上校都有世家背景,朕也不好明着帮你!许家正是知道,在和平时期推荐提升一名上校会很难,才提出那个不是办法的办法。”说着皇帝眼里流露出:‘这小子真是傻瓜!朕的投资,不知是对是错’的神情。

看到皇帝脸上不经意的神色;我知道自己问了太多的为什么,这样容易让皇帝轻视我。可惜没办法,我的眼睛和耳朵只有一定的有效距离;之前一直窝在西北,我那会知道这些啊!心想:‘为了给你狗日的当马崽,我才会如此卖力的问为什么呢!不然,管你妈妈嫁给谁,凭我的知识绝对饿不死。’

“好了,你回去吧,朕,明天还要在‘镇国塔’为你们这批功臣授勋!”

皇帝‘送客’了,我只好请退,离开了皇宫。

------------------------

傍晚,我挽着许晴在帝国大街旁的公园里散步;看到远处那高高的皇城城墙。我忽然感慨到:“皇宫果然是个复杂的,政治大染刚啊!”

“我不许你看!”说着许晴挣脱我的胳膊,用双手蒙住了我的双眼。接着听见她哀怨的说:“你昨天在那里待了一晚上,还没待够吗?你回帝都这么久,算上现在也才见了我两次……。”

我知道她是撒娇,也在怪我没好好陪她。轻轻的拿下她的双手,我抱歉道:“对不起!许晴。我……”

“我不想听,我只要你抱着我就行……”听到许晴的要求,我紧紧的把她搂在了怀里;默默地感受着她的鼻息悠悠地穿过我的军服……

……

“我们结婚吧!”对于这个有着优越条件,却苦等了三年的女人;我满怀愧疚道。

看着怀里那双不可置信的眼睛,我调整表情,再次大声的请求到:“许晴,嫁给我吧!我愿用我的一生来爱你……”我突然求婚,是想把握和她在一起的每一天、每一分、每一秒;我想让这个我爱的、爱我的女人,尽可能多的享受到作为一个妻子的快乐;一旦将来,我和她的家族形成对立,受害者将不可避免的会是她。

在求婚的前一秒,我想到过和她分手;可是,我觉得那比杀了她还残忍。女人是感性的,她能顶住压力和诱惑(由于样貌、才情、家世背景都出众,追求她的优秀男子并不少)苦等我三年;是因为她相信我能履行当初的诺言,带给她幸福。我觉得,不论幸福是长是短,总比来临前去打破它来得仁慈……

谁说男儿不流泪;在她含泪答应婚事时,我也落下了眼泪。她是幸福的哭了,我却是愧疚的哭了。如果现在皇帝让我再选一次,我一定会选择辞职;因为来到这个世界,我本来就什么都没有!

-------------------------------------

“哥,你觉得这样对吗?”家权看着,在穿衣镜前整理军服的我,终于开口了。

听到这一句,我本就不高的心情,一下跌到了冰点。昨天,我对他倾诉了一夜,可一直没有得到他的鼓励和安慰;今天这看似没头没脑的一句,正是他真正的立场。

“哎!……”我叹息着,把最后一枚勋章扔在了穿衣镜旁的桌子上,扶着镜框呆呆的看着镜子里的我和他。

“哥,我觉得你变了!你过去是个有情有义的汉子,现在你为了自己的前途可以出卖你最爱的人……”

见家权都不认同我,我彻底的愤怒了,完全不顾风度的狂吼道:“够了,我没变,只是我们所处的环境改变了!你不要以圣人的姿态来教训我……”

“我不是教训你,而是有些害怕;害怕你走出这个门以后,回来的却不再是我那有情友义的大哥……”家权悲痛的哭诉到。

“不论是小兵,还是将军。我们兄弟的感情都不会变,你相信我!”我无力的倾吐着自己的想法。

“可是,你还是为了前途而放弃了许晴姐!……你的求婚只是在做补偿而已!”家权极力的指责到。

我激动、气愤的回过身来,却不知如何回应;只有以微抱的姿势双手捏拳,来回不停的走动,好半响才理顺思路。对家权吼到:“我是什么!我是什么……。我只是一个小贩;当然,我原本就只是个机关小干部。……在这个世界;我他妈的更贱,只是一个小贩!”叫骂着,我用茶杯把桌上的相框砸了“……在皇帝找我以前,我根本就不认为我有能力让她一生幸福;所以,我和她的婚事一直拖着。……本以为,我努力点一定能给她幸福;到最后我才发现我的努力能有所回报,居然还是托了她家里的福!……我是什么?我是一个男人,我也有自尊!过去我不知道许家在背后帮我,所以还自以为是个人才、是个天才。……到了前天我才知道,我首先是世家权利争斗中的一颗棋子;然后,才是许家的未来女婿。……既然,我无法摆脱做棋子的命运;我为什么不做一个,能保有一点点自尊心的棋子?……我选择做皇帝的棋子,也许有一天,我也能在帝国建立起一个世家;要是做许家的棋子,我不敢保证自己的子孙还会姓‘伍’。……再说我效忠皇帝,并不就绝对会和许家形成对立;只是多了一些对立的概率,我会尽量避免这样。”

家泉听了我的不是解释的解释,反而觉得我这个哥哥挺可怜的,脸上的那股悲伤和失望的表情被无奈的苦笑代替了。他走近我,一边收拾砸烂的相框一边道:“哥,为什么你的自尊心那么强呢?……如果,当官不舒服可以退役做生意嘛!……见你这样子,我不知该高兴,还是伤心。你是为了向世人证明自己的价值,而不是贪图富贵我很高兴;可是见你心中有一把枷锁,我又为你伤心……”

我在默默的听,默默的想:‘我为什么会如此在意那所谓的自尊呢?……一个有着领先时代的意识的人,却只能沦为别人的附庸和棋子而存在;我想没有人会不感到郁闷和压抑,没有人真的能做到笑看人生。我在自己的世界里是一个自负的狂妄的小青年;如今孤身来到异界,内心又不断遭遇搓折,产生自卑感是很正常的事……对了,是环境改变了……’想到这里我终于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这样偏执的在乎自尊了。是我的潜意识里还当自己是过客,内心一直没有溶入过这个时代;我留念那个失去的世界,我不想那份‘异世来客’的优越感消失。我近乎偏执的强调自尊,其实,是想留住我对消失了的‘家’的眷恋。

人的心理很复杂,潜意识更是隐藏在复杂心理的背后;人们反思的结果,往往只是在复杂的心理上理出一个头绪,很少能理解自己的潜意识。我要不是通过回忆,发现那句无意中流露出的‘…原本只是一个机关小干部……’;可能我反思的结果,还是只能用自卑做结论。

“哥,……”家泉的叫唤将我拉回了现实。我笑着问到:“不恨哥了?”

“我从来就没恨过你!……不信?我要恨过你,我就是小狗!”家泉见我笑着摇头,以为我不信,便急忙发誓到;这个誓言还是他跟我学的。

我成心逗他到:“那!你为什么一脸愤怒的样子?”

“我又不知你是怎么想的,你只告诉我效忠了皇帝,还说效忠皇帝比起效忠许家如何好。我又不知道真正的内情!只以为你是贪图富贵,就把对许晴姐的感情给抛弃了……;我是担心你变成一个没感情、惟利是图的小人,为你着急,提醒你!”

“你放心,哥,不会的!我就算惟利是图也不会做无情无意的小人;我们是商人、是企业家不惟利是图,如何发家致富啊?哈,哈!”我开玩笑式的向家泉表明了我的心意。

“哥别坐,小心把军服弄皱了,你还要穿它去授勋呢!……还有一枚勋章没带上,我帮你。”家泉说着就要帮我挂勋章。

“你说,这带一堆牌牌去,又带更大一堆牌牌回来,有什么意思!”我得意的对家泉道。

“没意思,你还美孜孜的?哥,你就得意吧!……回来记得请客。”

“没问题,新鲜出炉的准将亲自给你做晚饭!虽然,你的面子比脸盆还大;不过,本将军是有什么做什么,想吃好的就自己去买菜。”

“没问题,自从请了胖子当厨师,我就没逛过菜市了,今天正好去逛逛。……哥,给,你的军帽……真精神!……可惜我就没机会了……”边聊边帮手,很快我就穿戴整齐了。不过家泉看到我一身军礼服,外带一大摞勋章;想想自己的腿,却有了一丝遗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