肃然起敬:朝鲜战场上的215比0

夜月留香 收藏 0 79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在美国和韩国关于朝鲜战争的记叙中,曾不约而同的提到一个地名——葛岘岭。1950年11月29日这里发生了一场令各国军人肃然起敬的阻击战:志愿军一个步兵排,在对手100余架次战机和50余辆坦克的轮番攻击下,巧妙的利用地形,仅靠手中的轻武器顽强的阻击了拼死逃命的美军,歼敌215人,自己无一伤亡。


1950年11月28日夜。朝鲜北部,三所里通往龙源里的小路上,一支身着黄色棉服的队伍正奋力疾行。他们的军服上没有任何标识,但纪律很好,千余人的行军纵队除了有力的脚步声和沉重的呼吸声,听不到一个人讲话:他们装备简陋,大多数人扛着步枪,最重的火器只是轻、重机枪。朝鲜的寒夜中,士兵们敞开棉衣,呼出的热气和身上冒出的热汗,使队伍上方的空气中笼罩着一层淡淡的白雾,仿佛一种令对手不寒而栗的强烈气场。这只队伍的番号是:中国人民志愿军第38军113师337团。


志愿军已经发起了第二次战役,彭德怀的铁拳正在挥出。38军的任务是向军隅里、三所里猛插,切断敌退路,配合正面的志愿军第39军、40军围歼美军。正是在这种情况下,113师进行了彪炳军史的大穿插,14小时强行军72.5公里,先敌抢占了三所里,关闭了逃敌退路。读者熟悉的《谁是最可的人》,记叙的就是38军在三所里松骨峰的惨烈阻击战。三所里的战斗刚刚打响,113师侦察分队报告:“发现美军有迹象向三所里以西的龙源里逃窜,龙源里有可能成为美军的又一条逃路。


源里地处丘陵地区,在三所里的西面。它不仅北通价川、军隅里,南通顺川、平壤,而且它的北面有公路可与三所里相连,相距不过几十公里。因此不仅在三所里碰壁的敌人会转道龙源里,而且从清川江南撤的美军也可能从这里逃跑。不迅速守住龙源里,敌人的逃路还是切不断。113师师长下达了死命令:“命令担任第二梯队的337团,拼死也要赶到龙源里,死死守住龙源里” 军情紧急,337团立即猛扑龙源里。担任左前卫的1营1连将尖刀排的重任交给了2排,排长郭忠田。向龙源里进发时,2排已经5天5夜没正经睡一觉了,加上中间2昼夜的激战,战士们疲惫不堪,一边走路一边睡觉,后面的战士常常撞到前面的战士才清醒过来。在地图上用尺子量,三所里到龙源里的路途不到10公里,但为了抢时间,部队要在崇山峻岭中穿过去,悬崖峭壁、荆棘丛生,根本没有路,全排从荆棘中劈出一条路,衣服几乎被荆棘扯烂。


下山更难。山陡,又有积雪,急红了眼的部队走这样的路极易发生危险。郭忠田让大家把带的绳子接起来,拴在山顶的一块大石头上,一个接一个滑到山下,大同江却横在了眼前,全体战士利索的脱了棉裤,迅速无声的跳进冰河里。没什么挡的住这只英雄的部队。


关于113师向三所里和龙源里的穿插,美军战史有这样的记载:第9军第2师师长基瑟将军,乘直升机飞越军隅里上空,发现有数千难民沿大小道路南下。根据美军的经验,难民总是先于攻击的军队到达。其实,这些“难民”正是解放军的穿插部队。衣着简陋的中国士兵,在超越人体极限的强行军中,顾不上保持军容,被基瑟误判为难民。这个判断成为了悲剧的开始。


11月29日凌晨,郭忠田的尖刀排终于插到了联合国军的心脏——龙源里。这时美军还没有退下来,战场一片肃静。郭忠田登上葛岘岭主峰,审察着战场地形。主峰虽是制高点,但面对有空中和炮火优势的美军,这里太突兀了,一旦战机临空,部队只能白挨炸。顺公路望去,岭北侧有一个山包。巧的是公路在此正好有一个拐弯,任何车辆行驶到这里都必需减速更妙的是,山包靠公路一侧宛如刀削一般,坦克、装甲车肯定爬不上来。山包上有一块巨石,巨石下,一个天然的石洞仿佛是天然的掩体,可以防炮,放一个班进去没问题,山包距公路才50余米,非常便于步兵发挥火力。再看山包两侧,几个山头上都有志愿军的阻击阵地。郭忠田不由的心花怒放,他决定不按照上级的布署。转而将主阵地设置在小山包上。排里的重机枪安置在巨石附近,郭忠田亲自撑管,打起来后可以左右开弓,4、6班部署在巨石两侧,5班作为机动力量。至此,作战部署完成。


阵地确定后,战士们都想抓紧时间打个盹,郭忠田却下严令:“全排立即抢修工事,谁也不许睡觉。” 这里有必要介绍一下中国军队的土工作业。当武器装备逊于对手时,土工作业往往能扭转劣势,电视连续剧《亮剑》中,孤军深入的山崎大队利用优良的武器据守环形工事,八路军屡攻不克,李云龙团正是用土工作业,将阵地距离缩短到手榴弹的投掷距离,从而消灭武器占优的敌人。作为一名经验丰富的指挥员,郭忠田深知土工作业的重要性。他对全排的要求是什么东西都可以扔,三件东西不能扔,一是武器弹药,二是干粮袋,三是小铁锨。每次打扫战场,郭忠田都会命令每个战士都要拣一把轻便、刃口好的工兵锨、郭忠田逐个检查着工事,但仍不满意。他和美军交过手,领教过美军的火力,他对着疲惫不堪的部队下达命令“到主峰上再造一些假工事,来个真假猴王”后来的战场实践证明,正是这些假工事起了生生死攸关的作用。


8点多,东方放亮,郭忠田忽然发现公路上出现了许多小黑点,渐渐的小黑点越来越清楚,是1辆吉普车,3辆十轮大卡车,再后面是黑压压的美军车队。这支美军在三所里碰壁后,正向龙源里逃来。郭忠田命令进入阵地,并规定:吹一声长喇叭,轻、重机枪立即开火。吹两声长喇叭,一人扔两颗手榴弹。三声长喇叭,全排出击,与敌人刺刀见红。说完,郭忠田飞快的;穿过松树林,来到了前沿6班长张祥忠的工事里。


张祥忠参军前以打猎为生,练得一手好枪法,郭忠田准备把第一枪的任务交给他。汽车轰鸣声越来越近。“打掉那辆吉普车有没有把握?”张祥忠的回答很干脆,“跑了兔了我就不玩鹰”很快,车队行驶到了2排阵地下的拐弯处,速度慢了下来。张祥忠瞧准时机,扣动扳机,一串子弹射向吉普车。吉普车瞬间燃起了烈焰,车上的军官也被击中,当场毙命。


“嘀——”郭忠田吹响了一声长喇叭。2排的机枪、步枪一起开火。郭忠田命令:“5班出击,从右翼插下去,把敌人消灭掉,4班到汽车上抢弹药。”幸存的敌人跳下汽车,向路边的一条大沟冲去,准备依托地形反击,但马上遭到5班的猛烈攻击,很快这一股美军就被消灭。4班搬来不少弹药,还有不少面包和罐头,正准备饱餐,忽然从北方传来了“轰隆隆”的声音。郭忠田一听便知是坦克。随即命令:“全排立刻进入阵地,不准暴露目标,听命令开火!”越来越来近的坦克有50多辆

刚刚进行了长距离的行军,部队没有携带反坦克武器,不要说专用的火箭筒,就是炸药包也被轻装了,到底打不打?“打吧,排长!”战士们群情激昂,第一辆坦克已经驶到拐弯处了,郭忠田急的双眼直冒火,那一刻他宁愿自己是董存瑞。郭忠田有这样的勇气,但作为指挥员,他并没有因为情况紧急而丧失理智,一个步兵排,没有火箭筒、炸药包,就连反坦克手雷都没有,靠步机枪和每人4棵手榴弹去阻挡一个坦克营的结果是什么他很清楚。


看着敌人的坦克从面前逃走,是这支王牌部队的尖刀排从不曾有过的,对战士们来说是一种耻辱,几名战士捆好手榴弹请战,;郭忠田深思了好一会儿,一开口便斩钉截铁的说:“把敌人的坦克统统放过去,谁也不准开枪!”郭忠田的命令让大家大吃一惊:“排长!上级命令不让我们放走一辆坦克、一辆汽车,放走了敌人怎么交代。”郭忠田火了“我是排长,听我的!”坦克过完了,紧接着,美军的运兵车、弹药车、炮车组成的车队接踵而至,头尾相连,一眼望不到边。


“打”郭忠田一声令下,全排一起开火前边的几辆车被立即打着了火,两辆弹药车被引爆,后续车队被前面爆炸的车辆挡住了。美军的反扑很迅速,已经开过阻击线的坦克被爆炸声和火光惊醒,3辆坦克回过头来反攻。一名指挥官从炮塔上探出身来,手举旗子发布命令,很快有200多名美军步兵集结起来,准备用坦克掩护步兵,攻击2排阵地。“打掉他”郭忠田命令刚下,张祥忠一枪将敌指挥官击毙。第二辆坦克上钻出个指挥官,躲在两辆坦克之间,用步话机呼叫。不一会功夫,飞来了30多架敌机。这一次更证明了郭忠田独到的战术眼光和智谋。敌机将葛岘岭主峰当成了志愿军阻击阵地,机炮扫射,汽油弹、炸弹把整个山头变成了火焰山。但2排毫发未损。美军向2排阵地包抄过来,当近至手榴弹投掷距离时,郭忠田吹响了喇叭,手榴弹把美军炸的抱头鼠窜。美军再次组织冲锋,又被2排的机枪打了下去。


30分钟后,美军占领了2排对面的高山,向2排猛烈射击,50多辆坦克回过头来倾泻弹药,天上的飞机再次飞临轰炸。2排被美军火力压制住了,坦克趁机加大油门向被打坏的汽车压去,后面的坦克将被压碎的汽车推进沟里,道路很快疏通。被阻挡住的汽车、炮车加大油门潮水一样向2排阻击线涌来。眼看敌人就要通过封锁线,关键时刻,神枪手张祥忠立了头功,一辆弹药车的油箱被他打着了,一车的榴弹炮弹连续爆炸,吓的车队顺着原路退了回去。


战斗间隙郭忠田命令战士再到葛岘岭主峰上挖假工事,就好象又上去了一支增援部队下午2点,敌机又来了,对着假工事轰炸了半个多小时,山头变成了一片火海,飞机一走,大炮、坦克一通狂轰滥炸,美军步兵在2排阵地面前集结起来,呐喊着分三路向,向山上冲来。337团首长在永远镜中看到了望排的处境,直接要通了郭忠田的步话机:“2排的同志们,这个山头关系全局希望你们坚决守住,打出抗美援朝英雄排”这些话的分量是和平时期的人无法体会的,然而在当时,它却极大的激励了战士们的士气。


美军突击队越来越近了一声令下,所有火器一起开火,特等射手阎镇章11枪击毙9个美军。战士朱高品在敌人十几米的地方将手榴弹甩入敌群。2排给敌人以迎头痛击。美军这次攻击持续了两个小时,但始终未能攻上下2排阵地。


2排难攻,敌人开始转攻占连阵地眼看3连吃紧,郭忠田让5班带机枪从侧面攻击敌人,果然奏效,敌人再一次被打退。这时围歼的大部队已经要到了,美军拼尽全力垂死挣扎。飞机进行了第三次大轰炸,对着假阵地足足炸了一个小时。这次敌人是背水一战,倒下一批又冲上一批,表现出少有的顽强。2排战士奋勇还击,敌人一排排的倒在阵地前,5点多敌人的攻势开始减弱,后撤的车队始进行了合围。


打扫战场时,2排阵地前面共发现215具美军尸体(击伤和尸体被美军拖回者不算)郭忠田集合全排,向连长报告:“全排一个不少,除了5班长的耳朵被震的听不清声音,全排没有一个伤亡。”他又清查了一下弹药,共消耗1305发子弹和14颗手榴弹,缴获和击毁美军火炮6门、汽车58辆。接着郭忠田向连长检讨了两条作战不足:“把敌人坦克放走了:没抓住一个俘虏。”连长笑着说:“放走坦克是正确的,是为了更好的打击敌人。你们打的是完备战,没有俘虏不算缺点。”听了连长的抨价,全排一片欢呼。


战后,志愿军总部授予2排“郭忠田英雄排”的光荣称号,并给郭忠田记特等功,授予“特等功臣”“一级战斗英雄”称号。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