试论孔子的中华民族统一观

zhangjie_eq 收藏 1 141
导读: 纵观中国历史,统一是中国历史的主流,是中国历史发展中的基本方面。就秦至清两千多年历史中,其中十个王朝,国家疆域基本上都是统一的,共约1600余年;其中四个时期,是分裂的,共约500余年,而内中400余年为民族和战争时期,与我们通常所说的国家分裂并不一样。真正分裂的时间只有l00余年。 历史上的每次分裂,大都由于封建统治者的腐败,帝国对经济结构无力改革,生产力受到压制,人民无法生活下去,这造成了帝国的崩溃。一发生大战乱,“龙战于野,其血玄黄:”这是《易·坤》的断语。战乱中,“流血如海


纵观中国历史,统一是中国历史的主流,是中国历史发展中的基本方面。就秦至清两千多年历史中,其中十个王朝,国家疆域基本上都是统一的,共约1600余年;其中四个时期,是分裂的,共约500余年,而内中400余年为民族和战争时期,与我们通常所说的国家分裂并不一样。真正分裂的时间只有l00余年。


历史上的每次分裂,大都由于封建统治者的腐败,帝国对经济结构无力改革,生产力受到压制,人民无法生活下去,这造成了帝国的崩溃。一发生大战乱,“龙战于野,其血玄黄:”这是《易·坤》的断语。战乱中,“流血如海水”,“白骨蔽平野”’“千里无人烟”,经济被毁灭,这遭到人民厌恶、反对。直到回至大一统时,带来了和平与秩序,人民才相对安居乐业,经济得以复苏。


造成分裂后终归大一统,在思想文化上的原因,是汉以后的各朝统治者,以及人民大众,都遵奉儒家思想,把它作为治国的政治原则。孔子和儒家是主张“大同”、“四海之内皆兄弟”、“民本”、“尊王”、“大一统”的。大一统帝国在中国一直存在,重要原因是一直由接受儒家教育的文官在统治,执行了孔子的关于“大一统”的教导。孔子所作的《春秋》一书,就贯串了这个思想。董仲舒解释《春秋》说:“春秋大一统者,天地之常经,古今之通谊也。”(《汉书,董仲舒传》),司马迁在《史记》中就是这样歌颂孔子的:“周室既衰,诸侯恣行,仲尼悼礼废乐崩,追信经术,以达天道,匡乱世,反于正,见其文辞,为天下制仪法,重六艺之经于后世。”在汉武帝时独尊儒术,后世各代帝王也是将儒家学说放在独尊位置上。这样的文化体制承继不绝,即使政治上遇到分裂,仍可使文明延续下去,使政治回归于统一。


扎手和儒家的有关中华民族统一的哲学观点有以下几方面:


一、“大同”观:


在《礼记·礼运篇》中,孔子指出:“大道之行也,天下为公。”


这是孔子的政治观点,内涵着深刻的哲理。在这里,他把统一和分裂的本质原因,说得很清楚。


在唐尧虞舜时代,是孔子所指出的“天下为公”的,因而是统一的境界。相反,奴隶封建专制制度是“天下为家”,“故谋用是作,而兵由此起。”造成了战争和分裂。孔子又说:


“天下有道,则礼乐征伐自天子出’;天下无道,则礼乐征伐自诸侯出。自诸候出,盖十世希不失矣;自大夫出,五世希不失矣。陪臣执国命,三世希不失矣。”(《论语·季氏》)这也是说,统一与分裂,是由于天下有道(为公)与无道(为家)。


再从经济、文化来说,实现“大同”时,“天下为公”,经济、文化发展了,人的道德思想提高了,就“谋闭而不与,盗窃乱城而不作”,战争和分裂当然也消失了。重视人民经济利益,也提高了人民的向心力。


所以,孔子的理想——实现大同,大一统,也就是人民的不可抗拒的理想、愿望。这种理想、愿望形成了民族的凝聚力,是团结起来,反对战乱和分裂的凝聚力。精神外化为物质力量,在国家每次分裂后,促成了统一。


二、“天命”观:


孔子说自己是“五十而知天命”。(《为政》),又说:“君子有三畏,畏天命,畏大人,畏圣人之言。小人不知天命而不畏也,狎大人,侮圣人之言。”(《季氏》)他把是否敬畏天命来区分君子与小人。这是把天命看做最高的价值泉源。他说:“大哉!尧之为君也。巍巍乎,唯天为大,唯尧则之。”(《泰伯》)说尧的成为圣君,是以天为法,则天而行。“不知命,无以为君子也。”(《尧曰》)这“命”也是“天命”。


那么,“天命”究竟指的是什么呢?先秦的“天命”亦称天,天既指高高在上无声无臭的自然之天,又是人类社会政治道德的最高立法者。天之所命,称为“天命”。社会是随着自然的步调而行进的,正义是宇宙秩序在社会方面的呈现。《尚书,洪范》中说:“天乃赐禹洪范九畴,彝伦有叙。”认为天为人类社会道德确立了最根本的原则。天命也就是天之法令,也就是天道所成的自然规律。只有天子,才能接受天命,亦即是天下统一才是接受天命。众人头上共一片“天”,这就是规律的统一性、普遍性,是客观事物发展的某种不可抗拒的必然性。


春秋时代,一些大国诸侯为了争夺霸权的需要,纷纷把自己说成是天神的代理人。这是一种歪曲的说法。因为各个时代的国家分裂,都是违背了天命,违背了民心所向,终于回归于统一。统一的时期长,而分裂的时期短,有的只有7年,较长的分裂时期为285年、135年,都由于外患引起的,结果还是归于统一。这些都说明“天命”是不可抗拒的,实现“大同”就是天命,是民心所向,就是无可抗拒的。所以《易,乾》说:“夫大人者,与天地合其德,与日月合其明,与鬼神合其吉凶。先天而天勿违,后天而奉天时。天且勿违,而况于人乎!况于鬼神乎!”即要求我们永远遵循自然规律行事。孔子赞扬管仲:“桓公九合诸侯,不以兵车,管仲之力也。如其仁,如其仁。”(《宪问》)由于管仲主张大一统,所以孔于赞他是“七”人。孟子生活在战国中期,天下一统的趋势已很明显,各大国君主仍在激烈地争夺天下。孟子就提出得民心者得天下的理论。《孟子·离篓上》说:“桀封之失天下也,失其民也,失其民者,失其心也。得天有道,得其民斯得天下矣。得其民有道,得其心斯得民矣。得其心有道,所欲与之聚人,所恶勿施与也。”这特别指出得民心的重要,也就是遵循天命的重要。


《礼记·丧服四制》说:“天无二日,土无二王,国无二君,家无二尊。”这就是说,必须维护天命,维护大一统。


三、“太极”观


从儒家的“太极”观,可说明由分裂而统一是自然的必然现象。《易·系辞上》:“易有太极,是生两仪。”据乌王堆出土帛书《系辞》,“易有太极”原作“易有大恒”、大与太通,恒指恒常不变的东西。可知“太恒”相当于老子所说的太一,也就是“道”。太一“或“道”是老子所创造的一个表示宇宙万物的本原、始基的最高实在的范畴。《吕氏春秋》:“万物所出,造于太一,化于阴阳。”“太一出两仪,两仪出阴阳。”《礼记,礼运》:“是故礼必本于太一,分而为天地,转而为阴阳,变而为四时。”所以,“道”蕴含着最高的人文价值理想,是人类社会之本,天地之根。阴阳之分不得不由,不得不依,不得不归于本体。这里也说明,统一是本体,阴阳之分不得不归于本体。张载在《横渠易说》中说:“一物而两体者,其太极之谓!阴阳天道,象之成也;刚柔地道,法之效也;仁义人道,性之立也。三才而之,莫不有乾坤之道也。易一物而合三才,天地人一,阴阳其气,刚柔其形,仁义其性。”亦是指阴阳二气统一于一体太极。太极是天地人共同遵循的最高准则,不容有二。我们再用《易·乾》来分析人类社会的这种交替变化吧!彖曰:“大哉乾元,万物资始,乃统天,云行雨施,品物流行。大明终始,六位时行,时乘九龙以御天。乾道变化,各正性命,保合太和,乃利贞。首出庶物,万国咸宁。”这可用来说明:人类社会与天道统一时,云行雨施,万物生长繁衍,人们各正其位,各司其职,生产众多物资,经济得到发展,社会就平静安宁。《易·坤》:“龙战于野,其血玄黄”。“龙战于野,其道穷也。”可用来说明,统治者如果居功自傲,经济结构欲振无力,阻碍了社会进步,人民负担过重,生活困难,产生怨望,就会造成社会分裂,发生战争惨祸。这些都说明了分裂与统一的一大根源。王夫之认为阴阳要本归于和顺,和顺即是阴顺阳,阳顺阴,阴阳两大对立,势力协调共济,因相相成,维持一种必要的张力,构成天人整体的和谐。这种和谐称之太和。太和也就是太极最本质的内涵,太极即太和氤氲之气。阴阳、刚柔、仁义虽有分而必有合,不可强同而不相悖害,谓之太和。


这可说明,历朝多次分裂,结果还是归于大一统的自然之理。


四、“中庸”观


《中庸》:“中也者,天下之大本也;和也者,天下之违道也。致中和,天地位焉,万物育焉。”“和”是宇宙万物发展的基本途径。《礼记·乐记》:“和,故万物皆化。”故《中庸》提出君子要“极高明而道中庸。”中庸不是庸俗、圆滑、权宜之计,而是和谐,求得天人之间的和谐。这是中国传统文化中的核心内容。“仲尼曰:‘君子中庸,小人反中庸。君子之中庸也,君子而时上。小人之反中庸也,小人而无忌惮也。”’应用在国家政治方面,“柔远人则四方归之,怀诸侯则天下畏之。”“送往迎来,嘉善黔不而能,所以柔远人也。继绝世,举废国,治乱持危,朝聘以时,厚往而薄来,所以怀诸侯也。”


儒家主张中庸,也就是主张群体、国家内部、人际关系和谐,反对纷争,由异趋于谐调。反对因利而斗,因异而争,使社会秩序遭到破坏。《卫灵公》:“君子矜而不争”,《八佾》:“君子无所争。”《子路》还指出解决矛盾的办法:“君子和而不同,小人同而不和。”


先秦时候,争乱纷坛,礼坏乐崩,人们本应和睦相处的群体维系遭受破坏。齐国相晏婴就根据孔子的思想,建构“和一不争”的学说。“和一不争”思想溶人了中国传统文化和民族性格之中,强调不光是群体内要团结,民族之间也要团结,反对纷争。


造成目前的两峡对岸对立的现状,既有意识形态原因,也有历史原因。但是,两岸人民过去和现在都没有不相容的地方。冷战结束,也造成了国内统一的客观条件。元初,台弯地区巳列入中央的版图。以后,近四百年来,台湾先后10次道到日、美、英、法、荷兰、西班牙诸国霸占和侵略,两次沦为外国殖民地。台湾受外国侵略次数之多,规模之大,时间之长,罹难之惨,实是触目惊心。


现在,海峡两岸,“其见天地之心!”(《易·复卦》)正是统一的时机,正是适应大自然的阴阳转化的规律的时候了。虽然中国历史发展呈治乱与兴衰循环交替的状态,但是,分裂终要归于统一。而且,分裂与统一,毕竟在于人的能动作用,宋程颢程颐说:“自古治乱相承亦常事。君子多而小人少,则治。小人多而君子少,则乱。”朱熹也说:“气运从来一盛了又一衰,一衰了又一盛,尽管恁地循环下去,无有衰而不盛者。所以降非常之祸于世,定出非常之人。”时势造蓦,英雄亦造时势,只要海峡两岸人民一致努力,分裂终会归于统一,这种统一一旦完成,炎黄子孙将昂首于世界民族之林。


(本文执笔 朱方褒,温岭市孔子学会理事)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