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时空--百战雄狮 正文 038 是一道选择题吗

wh1978 收藏 1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1857/][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1857/[/size][/URL] 带着部队官兵对JM-1班用机枪使用情况的反馈,我回到了帝都。刚出军用机场,就看见家泉支着拐杖,站在一辆全新的‘富豪’豪华轿车旁向我挥手。 我刚准备迎上去,旁边就窜出一个彪形大汉,将我手中的行李给夺走了。我自信身手还不算迟钝,可还是着了他的道;刚打算反击,就发现那大汉一身制服,正拧着行李向轿车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857/


带着部队官兵对JM-1班用机枪使用情况的反馈,我回到了帝都。刚出军用机场,就看见家泉支着拐杖,站在一辆全新的‘富豪’豪华轿车旁向我挥手。

我刚准备迎上去,旁边就窜出一个彪形大汉,将我手中的行李给夺走了。我自信身手还不算迟钝,可还是着了他的道;刚打算反击,就发现那大汉一身制服,正拧着行李向轿车尾部走去……

“哥,看看我们家的新车。……怎么样?……还行吧,才八十三万!”家泉见我走近,便侧身向我介绍起了他买的新车,简直就象一个富家公子在向别人炫耀自己的名车。

“‘才’八十三万,你好大的口气!……败家仔!”我铁着脸走过去,语气沉重的责备到。

见我没有象往常一样回应他的拥抱,而是当面责骂。家泉无奈的苦笑一下,提我拉开车门,低头做了个请上车的手势。

坐在车上,我不待家泉开口就数落道:“你小子,有几个钱就烧得荒是吗?!又是名车,又是司机;这都不要钱开销吗?……我们还处在创业阶段,必须有效的利用每一块钱……跟你说话呢!看着车顶干什么……”

家泉发现自己漫不经心的样子,彻底的激怒了我;便解释到:“哎!……哥,这不都是你教的吗?……该花的钱,不要犹豫;这买车可是该花的。哥,你不在帝都你是不知道,地方上没个好行头,门难进、脸难看啊!……你在帝都的时候是禁卫军中校,找人办事很容易;开着那辆破车也没几个人敢拦你。你这一走,除了郝胖子那里,别的地方谁认识我伍家泉是什么人啊!……经常是正主儿没见到,先被那些把门的杂碎给堵在了外面。

请个跟班那就更有必要了;一是,我的腿只要变天就痛得没法着地;二嘛,有个跟班跑前跑后才象个体面人,那些大商家、大金主才会重视。……我在商场上也混了这么久了,还分不清轻重吗?”

“哎!算了……”我当然知道这个道理,只不过一时没想到。

家泉见我算是答应了,便笑着扯开话题道:“哥,没事!不就是花点小钱呗。……你这次真的调回帝都了?”

见我肯定的点头,家泉愉快的欢呼到:“太好了!……我们兄弟又可以并肩战斗了!……哥,这次一定不会再象上次那样被人挤走了吧?”

“不会,过去你哥我是坐在了敏感位置上,又没有背景才被人挤走的;这次回来可不一样了……”我自信的笑到。

“有什么不一样?”说着家泉瞄了瞄我肩上的军衔“还是一个中校,比在禁卫军时还低了半级;……难道……哥,这次回来你会升官?……那你不是很快就是上校了?”

“比上校厉害点!”我含糊的笑答到。

“难道是禁卫军的上校……?!”

“升上校是肯定的,有可能直接升……准将!……不管能不能升上,我都必须转预备役……哎!”我在回答时一扬一抑,搞得家泉都短路了。

好半响才都傻傻的念道:“我……我哥要当将军了!我哥要当将军了!”

“……哥,恭喜,恭喜你!……只要是将军,预备役就预备役!总之是比在役的上校要大,只是遇到现役的准将要首先敬礼;反正哥你过去也只是中校,现在向同级的将军敬个礼有什么了不起的……”家泉见我没想象中那样高兴,便自作聪明的宽慰我到。

“……在没有觐见皇帝陛下之前,说升将军还为时过早;关键要看陛下如何决定了!……我不是逐级晋升,在帝国能越级把校官晋升为将军的只有陛下。”我知道,能不能升准将,就要看我在皇帝面前的‘面试’情况如何了。

“哥,你一定行!……世人都知道,只要是皇帝陛下亲自任命的将军,前途一定远大……更何况你是越级晋升!”家泉鼓励到。

家泉的鼓励,并没有使我忐忑不安的心情平伏;反而让我脑海里的思绪开始翻腾;我不禁自然的想到:“……世人都知道皇帝亲自任命的将军前途远大;……那就是说,这次我一旦晋升,就会被陛下委以重任……。以我过去的锋芒毕露,许家现在才想起让我退居预备役;当时看来是有点脱裤子放屁,但现在想想其中还真有大学问。

反过来看:一个刚获得皇帝陛下亲自提拔的将军没有被重用,反到是被下放到了预备役部队,人们肯定会觉得有点奇怪;但是,在这个将军的头上,套上一个许家未来女婿的光环;人的惯性思维就会自动认为:‘这是皇帝陛下对许家的恩典;给他老许家一个面子,赐他们家里那个有点小聪明的女婿一个好出身。以许家势力,乘自己女婿圣眷正隆的时候给谋个好差事,实在是太容易了;如今下放到预备役,只能说明此子并不被许家看好’。各个派系只要有好苗子,那个不是往有权势的高位上送呢!只有占得实权、实位越多,派系才会越强大,只有强大了才有话事权;所以,各个派系一直以来都会牢牢的抓住每一个机会。

其实那些派系一定想不到,我这棵好苗子实在是好得过头了;许家刚才只是稍微浇了点水,转眼我就长成大树了。我仕途上迅速的窜升,令许家措手不急;没有事先经过许家教育培养的我,连军队里到底有那些派系、各派系有那些纠葛、皇帝陛下对那些派系是什么样的态度、各派系的现状等等,这一切都一概不知。这又如何能代表许氏一系在派阀林立的‘将军’圈里立足呢?就算让我傻傻的钻进去了,也无法为家族谋得利益,反而家族还要花费巨大的力气来保护我。

退一万步说,许家就算不指望我能为许氏这一家族带来什么利益,可还是必须保护我不受别的派系打压;因为,许家如果连自己的女婿都保不住,那些追随许家的人们将会大失所望。名门旺族、将军世家又如何?没有了手下那些跟着混前程的马崽,这名门又如何‘旺’下去呢?这家里的将军又如何一代接一代的出呢?

如今,许家老太爷是把我当成家族内优质的潜力股了;因为,小舅子许志军这一辈人要长成气候还得有些年头,而他们的父亲要不了几年就要陆续的退下来了。老太爷希望儿子退休,孙子上位前的这个空挡,家族能出一个领军人物,防止出现权利真空。选我栽培不仅仅因为我是许晴的未来老公、军衔爬升得快;最主要的还是我有一个政治因素,那就是我那任帝国教育总长的‘舅舅’桃李满天下……”想到这一切的一切,我的头开始痛了;好在车子也驶进了家门。

不待吃饭,我就跑到楼上蒙头大睡;因为,我不想让这一幕幕肮脏的政治表演在脑海里翻腾;晚上我还要去找许晴,我不希望坏情绪破坏我心中圣洁的那份感情。婚姻被家庭背景扯入了政治这个大沼泽,那怕是我这个有着领先思想的人也难以接受;但是,既然爱上了对方我也只能默默的接受这一现实。

-------------------------------------------------------

………

“爱卿,知道朕为什么要单独召见你吗?”

“臣,惶恐……臣不知!”

“因为,朕和你很有缘分!……更重要的是你有才华。……爱卿,用六年的时间从一个士兵逐步升迁到如今的位置,朕真的为你感到高兴……”

“谢陛下,如果不是陛下为臣提供一个施展自己才华的舞台;臣现在也许还只是边城县出来的一个小商贩……”

“呵呵,不要谦虚!朕调看过你的档案,你参加了对天鹰的所有作战行动,几乎每一次的作战你都发挥了不小的作用;象你这样的人才又怎么会是一个小贩呢!”

皇帝嘉许的最后一句话,把敏感的我吓得是冷汗直冒;我过去要真是一个小贩就好了,‘外来者’的隐秘身份,将原本佻脱粗豪的我压抑得几乎扭曲了,现在我不论是有意或无意只要听到否定我身份的言论,身上的汗腺就会自然的开始工作。

好半响,确定皇帝的话不是针对我的隐秘身份后,我才谨慎的回道:“陛下,过誉了,臣无论是什么人都是陛下忠实的追随者……”

“中校,朕不怀疑你的忠诚!……因为,你不是一个贪恋权势的人;一个人只要少点贪欲和对权利的迷恋就决不会是奸佞宵小之徒……”皇帝说着后挥退了陪侍在御花园周围的内侍和护卫。见人都走远了陛下才继续道:“你知道我为什么召见你吗?”

我茫然摇头道:“臣愚昧,臣不知!”

“因为,朕需要一股力量,一股朕能控制的力量!”皇帝说着指了指花团边上石阶示意我坐下,同时自己也在石阶上坐下道:“……因为,朕要做一个开疆拓土的皇帝!”

听这话感觉皇帝象一个不得势的王子,在拉拢某个手握兵权的大将军。我感觉有些滑稽,但更多的是好奇;便的问到:“陛下麾下雄师八百余万,臣民十二亿……势力何等强大,为什么有此一说?”

“‘空有雄师八百万,皇帝手上无一兵’你信吗?……当年,天下各路诸侯皆反,皇家禁军四面出击,大小战阵不计其数,才保住了今天的天龙不灭。先祖皇帝大封文武功臣,赐他们三代富贵,九代免死;结果为后世造就了大批的官宦世家。

时代变迁,现在真正的远古世家几乎已经绝迹了;但是,那些远古世家的忠贞理念却成为帝国世家的传统,为后世的世家所继承!别看帝国的世家渗透军政,相互排挤、打压;一旦谁真的要谋逆造反,不用朕下令那个谋逆世家的男女老幼都会被众世家捆到金殿上来;从这点上来说,这些世家是帝国皇权的保障。

由于现在帝国军队是当时的皇家禁军发展过来的,所以渗透军权的坏习惯也被世家当做传统给保留下来了。这个坏传统历代皇帝都不喜欢,可又能如何?难道就凭这废掉世家吗?废掉世家当政的皇帝心里是舒坦了,可后世的基业谁敢保证呢?没有忠贞稳固的世家,皇权也不会稳固;看看别的国家,朝代更替那是家常便饭。”

‘娘的,今天我才搞清楚,这个世界的世家势力,为何如此嚣张。一边表忠心,一边抓军权;留给皇帝的是一道永远解不开的政治难题。’我明知顾问到:“陛下,既然世家忠心可用,开疆拓土应该不难啊?”

皇帝苦笑道:“不难?……军队动一动,就必然牵涉到人员的变动;用谁不用谁由战场形式来决定,可是那些世家会同意吗?每次的世界大战,对帝国来说都是一次世家势力的大洗牌,这是无法避免的轮回;所以各个世家不接受也要默默的接受。但是主动去打别人又是另外一回事了;估计我还才开口,同意的和反对的外加一大批搅局的,就会在朝堂上干起来。

各个世家在军中的势力犬牙交错,随便一个方面军就有好几股势力纠合在一起;你所在的西北方面军,许家是最大一股。任铁将军的家族原来是西北的一个不大的势力,当初要不是飞龙驻军需要一个懂装甲作战的将军,他可能要等到世界大战的时候才有机会领军一方。就算现在他领军一方,但是根基较浅;要不是有许家的支持,他可能早就被调回西北了……”

我愕然道:“帝国的主将任免也太儿戏了吧?……这样的军队如何能打仗呢?”

“靠传统和默契!各个世家有默契,可以物色有前途的中、下级军官培养,但是绝对不能发展中、下级军官为本家族、本派系的成员;只有把他们培养成将军,才会让他们公开效忠世家。由于谁是谁一系的人马,大家都知道,所以在战时绝对不会有人在背后下黑手或故意抗命。一是军法无情,你干了不该干的事或者指挥失当都会被追究;二是传统,你违背了传统家族会第一个至你于死地,不是应为家族成员的品德有多高尚;因为你玷污了家族的荣誉、毁了家族的发展空间……”

“这些世家真狡猾!明明对权利有着无限的向往,却用一套套的条款把自己规范在触级历代皇帝的容忍极限之内。不是他们不想造反,而是无法一家独大;不过好在他们明白在军事指挥上搞内斗,那是在和自己的利益过不去。”我刻意讨好的分析道。

皇帝无奈的回到:“搞垮了帝国都没好处,现在的帝国好歹是两大世界霸主之一。无法染指帝位这个可望而不可及的虚位,做个一人之下的万万人之上的拥有实权的大世家也是非常不错的……;所以,朕从不担心他们会谋反,可是他们谋夺利益的方法严重阻碍了,帝国重现昔日的辉煌。”

“陛下,我有一点不明白,天鹰之战为何能得到世家的支持呢?”我疑惑的问到。

“天鹰之战能够顺利进行,是因为帝国的国威受到了极大的挑战;不反击的话,帝国周围的小国可能会有连锁反应。当然,还有一个关键原因是,十大世家中的李家;因为天鹰之耻,而被朕和九大世家给瓦解了,出现了权利真空!没有什么比战争更能完成迅速完成权利的扩张了,有机会那些世家会不支持吗?”

我有些迷糊的问到:“陛下,我听糊涂了,帝国究竟有多少世家?”

“帝国的世家有大大小小两百多个,但是都分别团结在十大世家周围。十大世家平时并不干涉这些依附于他们世家,但是一有大事这些小世家就会追随这十大世家;可以说,帝国的世家分为十个派系。……你的档案中,任铁将军对你评价很高,他的家族就是‘许家’这一系的。”

皇帝的例子是举明白了,可在另一个问题上又把我搞糊涂了:“陛下知道我和许家的关系,为何又如此对我推心置腹呢?”

“你除了是个有才能的人,还是个不甘心被人摆布的人;最重要的是你想独自创一番事业。……你的档案里,有训练军士、师团营连排主官、军校教授和将军们的荐言;荐言除了说你的作战思维如何优秀以外,朕发现还有几个共同点:负责、独立、有大局观!装甲会战后朕初次见你就有好感;因为你的军龄与战争同步、你的升迁与胜利同步(天鹰之战是皇帝登基一来的第一次对外战争,只有不断的胜利才能提升新皇的威望),这就是你我君臣的缘份。

你带特种部队来帝都后,朕就命令情报部门关注你;因为你带的是一支可以创造战争奇迹的部队。朕不摸摸你的底,如何敢放心把你和你的特种部队留在帝都呢?可惜,后来发现你和许家有牵扯,朕很失望;所以,军部和情报部门抢夺特种部队控制权的时候,朕没有帮你。

直到你被赶出帝都,朕才意识的自己可能错了。许家没有出面保特种部队的控制权,更没有保你;只是让你从那里来回那里去。如果当时你要有野心,只需娶了许家的Y头就行;以你的才干和两人深厚的感情,许家非保你这女婿不可。以你军事上表现出的战略战术意识水平;回到西北后,你有足够的时间反思政治上的失利,并做出调整(娶许晴)。

情报显示,你早已赢得了许家上下的认可,可婚事拖到再次调回帝都都没定下来;可见你不是一个愿意当‘上门女婿的人’(暗指,我不愿仰人鼻息;不是攀龙附凤的人。)。

朕知道,再不抓紧时间和你交流一下,你最终还是会迫于身处的政治形势,而完全倒向许家。……朕现在问你,你愿意追随在朕的身边吗?”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