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左翼运动和赤军 ZT

andyjordan 收藏 10 520
导读:日本左翼运动和赤军 ZT 一直以来,我们都知道十九世纪中叶“一个幽灵,共产主义的幽灵在欧洲徘徊……”(马克思、恩格斯语)引发了科学社会主义的诞生,1917年俄国“十月革命一声炮响给中国送来了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语),并催生了中国共产党。但许多中国人却不知1949年10月1日,随着毛泽东向世界宣告“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了”、“中国人民从此站起来了”,毛泽东思想也不胫而走,在世界范围迅速地传播开去,并被一些国家的人们所接受,还推动了这些国家左翼运动的发展,甚至出现了打着毛泽东旗号的国外各种政治军事

日本左翼运动和赤军 ZT

一直以来,我们都知道十九世纪中叶“一个幽灵,共产主义的幽灵在欧洲徘徊……”(马克思、恩格斯语)引发了科学社会主义的诞生,1917年俄国“十月革命一声炮响给中国送来了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语),并催生了中国共产党。但许多中国人却不知1949年10月1日,随着毛泽东向世界宣告“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了”、“中国人民从此站起来了”,毛泽东思想也不胫而走,在世界范围迅速地传播开去,并被一些国家的人们所接受,还推动了这些国家左翼运动的发展,甚至出现了打着毛泽东旗号的国外各种政治军事势力。使人难以想象的是,在打着毛泽东旗号的国外各种政治军事势力中,当年日本左翼运动特别是其组成部分的日本赤军亦即日本红军,受“左”的思想影响之深,比当时的中国人有过之而无不及,他们甚至把“捍卫毛泽东思想,保卫红色中国”作为行动纲领,帮助中国坚决打击国际反华势力。

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社会主义在欧洲“凯歌奋进”,东欧出现了一批社会主义国家,在亚洲,新中国的诞生也使日本左翼运动兴起。这里特别值得一提的是,日本松山芭蕾舞团在日本左翼运动中发挥了独特的作用。在上世纪五十年代,他们根据中国歌剧改编的芭蕾舞剧《白毛女》在日本各地和世界各国演出,产生巨大反响,特别是使许多日本民众在无形中对中国革命有了很深的理解和同情,其中不少人也在无形中接受了“毛泽东思想”,并对中国有着非同寻常的亲近感。20世纪60年代毛泽东在中国大陆点燃“文化大革命的烈火”,日本青年学生也仿效中国建立起了红卫兵组织。中国红卫兵“革”的是“党内一小撮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的“命”,而日本红卫兵要“革”的却是整个“日本资产阶级及其统治集团和美帝国主义”的“命”。当时的奇特政治景观是,在中国,“文化大革命”风起云涌;在日本,反对“日美安全保障条约”的群众运动波澜壮阔。日本左翼力量还站在中国一边对苏联口诛笔伐,如20世纪60年代末70年代初,四位日本留苏学生新谷明生、足立成男、佐久间邦夫、原田幸夫等撰著《苏联是社会主义国家吗》(余以谦译)一书,痛斥苏联的“修正主义和社会帝国主义本质”,这本书在当时中国扎眼、抢手的程度是现在的畅销书不能相提并论的。

为反对日美勾结包围中国和遏制美军把越南战争的战火烧延到老挝及整个印度之那,日本农民、学生和左翼社会活动家们组成了28000余人的队伍,在三里冢建筑堡垒,遍挖战壕,把身体捆缚在木柱上,与两万多警察决战。这就是著名的三里冢反对机场建设斗争。在一贯“反体制”的日本冲绳,激烈的民众蜂起,烧毁了73辆美军军车。1971年,美日冲绳条约签字,一次就有92000日本人投入抗议游行,其中837人被捕。

正是在上述正义运动的背景下,那些“不承认”准确地说是不甘心运动失败的一部分日本青年(主要是红卫兵)拿起了武器,组成了日本赤军。他们的纲领和目的非常明确:“建立世界革命的根据地,实行革命的武装斗争,打破对中国的反动包围圈,支持巴勒斯坦人民和一切革命的和正义的斗争。” 他们不断制造反对日美勾结包围中国的舆论,多次阻截日本首相的飞机,劫持大型客机,抢劫枪店和警察(其实自始至终也没弄到什么像样的武器),使用土造的定时炸弹实施各种各样的对驻日美军的拼死袭击,包括用火焰瓶焚烧美军飞机和机库。他们还爆破“兴亚观音像”(由南京大屠杀时指挥日本军队占领南京的指挥官松井石根所建)和“殉国七士碑”(东条英机等甲级战犯慰灵碑),实施三菱重工爆炸案(他们认为大企业是实施帝国主义掠夺的先头兵),策划爆破列车暗杀昭和天皇(未遂)。令人感慨的是,他们对毛泽东和红色中国的“忠诚”不亚于当时的中国红卫兵,被围剿时日本警方和家属的喊话竟都是:“你们知道尼克松先生正在中国同毛主席会谈。出来吧!你们的任务已经完成了。”

在受到日本政府和驻日美军的严厉打击,国内无法立足的情况下,日本赤军将目光转向了海外,要在国际上建立革命根据地。他们当中有的人劫机到了朝鲜,多数则在1971年先后到了中东,“与当地巴勒斯坦游击队并肩战斗”。赤军领袖重信房子还同一名“解放巴勒斯坦人民阵线”成员结婚,在那里生活了近30年。赤军在中东制造了一系列令以色列、美国政府震惊不已的袭击事件,还从那里将触角伸到欧洲和东亚打击西方国家,如袭击海牙的法国使馆(1974年)、策划荷兰外交官绑架案(1974年)、攻打吉隆坡的美国大使馆(1975年)、制造意大利那不勒斯美国军事设施爆炸案(1988年)等等。

应当指出,在中东的日本赤军无形中同当地的宗教极端组织和恐怖分子结盟,从此他们中许多人逐渐由“胸怀崇高理想”的激进青年,变成了嗜杀成性的罪犯。如1972年5月,三名赤军成员在以色列特拉维夫机场,乘以色列军警对亚洲人戒备不严,用阿拉伯恐怖分子提供的武器向人群疯狂扫射,造成24人死亡,多人受伤,其中大多数为无辜的波多黎各平民。也正是从这一恐怖事件开始,他们一步步走向孤立,尤其是东西方冷战的结束,更使他们赖以生存的条件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一些原来愿意收留他们的国家不再给予庇护,甚至连他们为之“奋斗”的阿拉伯世界也抛弃了他们。走投无路的日本赤军成员一个个被逮捕,重信房子也在2000年落入法网。2001年,被捕的重信房子宣布“日本赤军”解散,并对曾经犯下的罪行表示懊悔。2006年2月23日,日本东京地方裁判所(法院)作出判决,认定“日本赤军”创建人重信房子犯有蓄意谋杀和策划恐怖袭击罪,并判处这位绰号“女皇”的60岁老妇20年监禁。但重信房子的辩护律师却在法庭外念起了她的抒情诗:“这个判决不是最后结果。这仅仅是个开始。坚强的意志还会继续传播。”在中东残存的极少数赤军成员也仍“顽固不化”、“赤心不改”,直到今天还在“为巴勒斯坦人民的生存而战”。

还值得一提的是,日本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左翼运动表现出的中国情结,一直延续到了八十年代。如日本久留岛龙夫军事研究小组于1979年出版了名为《苏军在日本登陆》的书,这是一部著名的幻想小说,故事梗概是:苏联为谋求霸权侵略中国,为了抵抗苏联帝国主义的入侵,无数日本青年怀着对于中华文明的热爱和对苏联的反感,远赴中国投身到抗苏援华的事业中。不幸的是,苏联乘日本全力援助中国,突然袭击了日本本土,并几乎占领了日本全境。中日联军在中国大陆战胜了苏联后,反攻日本本土,光复了日本。八十年代初,该书在日本十分畅销,这也从一个侧面反映了当时日本国民对中国的亲切感。

上述日本左翼运动和赤军的历史对今天的中国人来说是难以置信的,但却是不容争辩的事实?我写这篇博文时,心情矛盾、复杂、沉重,我既无意赞颂它,也不想谴责它,一切让历史来回答吧!但有一点我是清楚的:作为中国人,南京大屠杀要永世不忘,但日本左翼运动和赤军也应当记住……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