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日暮西山的闹剧:蒋经国上海“打虎”记

x1c1t4 收藏 1 548
导读: 抗战结束不久,国民党背弃和平民意发动内战,穷兵黩武,消耗了大量资金与物资,致使生产萎缩,物资匮乏。国民党官员又腐败透顶,老百姓称他们个个“五子登科”——房子、车子、金子、票子、女子都捞足,贪污腐败盛行,经济秩序一片混乱。为了弥补亏空,政府又大收“戡建税”,扩大法币发行,致使货币贬值,全国各地出现物价攀升、通货膨胀的危局。1948年6月军费占预算总额47%,赤字高达九百万亿元,而财政收入仅及支出的5%左右!1948年1月至8月上海物价竟然上涨56倍!国统区的经济已到了总崩溃的境地了。

抗战结束不久,国民党背弃和平民意发动内战,穷兵黩武,消耗了大量资金与物资,致使生产萎缩,物资匮乏。国民党官员又腐败透顶,老百姓称他们个个“五子登科”——房子、车子、金子、票子、女子都捞足,贪污腐败盛行,经济秩序一片混乱。为了弥补亏空,政府又大收“戡建税”,扩大法币发行,致使货币贬值,全国各地出现物价攀升、通货膨胀的危局。1948年6月军费占预算总额47%,赤字高达九百万亿元,而财政收入仅及支出的5%左右!1948年1月至8月上海物价竟然上涨56倍!国统区的经济已到了总崩溃的境地了。

蒋介石避开经济动荡的根本原因,认为只要打击贪污和投机倒把,便能转危为安,并把发行金圆券看成挽救经济的灵丹妙药。他在孝陵卫对军官训练团讲话时,居然说,“共产党最怕我们发行金圆券”,真是令人啼笑皆非。蒋经国在戡乱建国训练班讲话时也说:“共产党,投机奸商,是革命的两大敌人。肃清奸商,稳定物价,就能消灭共党。”1948年8月13日,蒋介石在庐山牯岭,在行政院长翁文灏、财政部长王云五的帮助策划下,提出了“经济紧急处置方案”,准备进行“币制改革”和限价政策。

经济紧急处置方案的主要内容是:一、8月19日起,以金圆券为本位币,以一元金圆券兑换300万元法币,十足准备发行金圆券;二、限期以金圆券收兑人民持有的黄金、白银、银币与外汇,逾期任何人不得持有,违者严办;三、限期登记管理本国人民存放外国的外汇资产,违者制裁;四、整理财政并加强管制经济,实行限价,以稳定物价、平衡国家总预算及国际开支。

上海是中国的经济中心,“币制改革”和“限价政策”如在上海获得成功,即可打开全国的局面,经济状况如获好转,内战就可以打下去,国民党政府就有起死回生的希望,上海是这次经济管制的重中之重。但年轻时搞过投机交易的蒋介石知道,用缺乏信用的纸币收缴人民手中的硬通货并不容易,非有行政铁腕解决不可。上阵还需父子兵,思前顾后,蒋介石只能把如此重任交给长子蒋经国。为此,蒋特别授权成立“经济管制委员会”,任命中央银行总裁俞鸿钧为上海经济督导员,蒋经国为副督导员,负实际责任。蒋介石找来蒋经国,充满期望地说:“经儿,这次发行金圆券,收兑黄金,事关党国生死存亡。我派你去上海全权处理此事,你不要把上海当成花花绿绿的十里洋场,要把它当成狼窝虎穴!”蒋经国不敢怠慢,当即表示:“只要对国家有利,我个人甘冒一切危险,什么都可以牺牲。”犹豫了一下又说:“这次强行收兑黄金势必得罪很多人,尤其是高官富绅,问题在于能否认真执行既定的方案。”蒋介石有意为蒋经国壮胆,提高嗓门说:“经儿,你放手去干,天塌下来,有我顶着。”有了老蒋这句话,蒋经国就像拿到了尚方宝剑,彻底放心了。8月20日,蒋经国率领“经济勘建大队”,浩浩荡荡到中国黄金最多的城市上海督战了。

当然,此时的蒋经国正是踌躇满志,言出必行,到任两天,蒋经国就出动六万军警在全市进行大搜查,命令“凡违背法令及触犯财经紧急措施条文者,商店吊销执照,负责人送刑庭法办,货物没收。”多年留学苏联的蒋经国比别的国民党员还多了些政治招数,他于数日内成立了一万多人的“上海青年服务队”。青年服务队号称“打虎队”,上街示威游行,带武器入户搜查,翻箱倒柜,挖地三尺,很快就掀起了一场搜查金银的运动……

表面上轰轰烈烈,蒋经国内心却很清楚上海“打虎”工作的艰巨性。蒋经国在《沪滨日记》里写道:自新经济方案公布之后,一般市民对币制的改革以及经济的管制,多抱乐观的心理,而政府人员则多抱怀疑态度。两天来,日用品的价格涨得很厉害。扰乱金融市场的并不是小商人,而是大资本家和大商人。所以要开刀就要从“大头”开始。上午召开统一检查会议。这批出席人员中有许多都是官僚,而且是想弄钱的人。对于他们,必须严格的加以管理与监督。下午照常在中行办公,处理事务。以今天的情形看,目前工作是相当吃力的。但已经骑在虎背上,则不可不干到底了。

为了显示自己的决心,树立典型,蒋经国果真向“大头”开刀了。财政部秘书陶启明因泄露国家经济机密,串通商人搞股票投机,被逮捕判刑;上海警务部科长张尼亚与上海警备部第六稽查大队队长戚再玉两人因勒索被枪决;华侨王春生因把存款汇往纽约被处死;包括一部分巨商大户在内的64名商人关进监狱。蒋经国确实是下了狠心的。上海流氓大亨杜月笙的儿子杜维屏是一颗硬钉子。杜月笙与蒋介石关系非同一般,他在“四·一二”政变的关键时刻出钱支持了蒋。杜维屏凭着其父亲的这一层关系,胆大妄为,顶风作案,大肆炒卖黄金。蒋经国得知后,毫不犹豫地将杜维屏抓了起来,并判了8个月的徒刑。杜维屏被抓的消息,一夜间传遍了上海滩,许多人听后都胆战心惊。国际舆论把蒋经国誉为“中国经济沙皇”。

杀鸡可以骇猴。太子动了真格,上海的富商大贾平民百姓谁敢不从?一个月后,中央银行收讫黄金、白银、外汇价值共计三亿七千万美元,物价也稳住了。

旗开得胜,蒋经国气势如虹。从苏联回国后,蒋经国一直谦虚谨慎,惨淡经营,尽心营造公正贤能的个人形象。如今撞着千载难逢的机遇,蒋经国当然竭尽所能在“打虎”中凸现这一形象。有人鼓噪:蒋经国才是国民党的希望!

这种鼓噪多少包含别有用心的政治炒作。不过“希望”在于未来,谁也不能武断地否定蒋大公子的政治前途。关键问题还在于蒋经国起初自己所说的:能否认真执行既定的“打虎”方案。蒋经国没有意识到至今为止他打的其实都不过是猫狗,真正的斑斓猛虎他还没碰上。不过此时,蒋经国已经于不知觉中置身于虎穴了,一场真正的打虎戏马上要上演了,蒋经国这下才真正领略到猛虎的厉害,惊出了一身冷汗。

上海流氓大亨杜月笙的公子杜维屏被抓起来后,杜月笙无奈,咬出孔祥熙的儿子孔令侃主办的扬子公司,扬子公司囤积的违禁物堆积如山。蒋经国为了显示执法公正严明,二话不说,查封了扬子公司,逮捕了表弟孔令侃。扬子公司虽由孔令侃主持,但是宋美龄是有股份的。蒋经国这么一来,惊动了总统夫人。宋美龄气得要命,立即打电话给在北平的老蒋,叫他回来放人。蒋介石正在北平开军事会议,得知后,匆忙飞到上海。到沪后,蒋经国求见,宋美龄一手挡驾,说蒋需要休息一夜才能谈事。这样,蒋经国就无法与蒋介石面谈扬子公司囤积案。宋美龄给蒋介石吹了一夜的枕头风,蒋哪敢顶风而行。第二天,蒋召来蒋经国,明确要求蒋经国立即罢手扬子公司囤积案。蒋“语重心长”地说:“人人都有亲戚,叫亲戚太丢脸的事情,你想一想,谁又能够真正的铁面无私呢?这个案子就这样算了吧。”蒋经国这一阵子在上海打虎本来就辛苦,现又听父亲此番表态,如泼了一头冷水,心顿时凉了下来,垂头丧气地瘫在沙发上,一动不动。蒋经国彻底绝望了,对打虎、对整个国民党政权绝望了。

对真正的大老虎不敢打,使蒋经国在上海的威信一落千丈。上海人幡然醒悟:国民党的币制改革,原来是把人民的财富集中到权贵手中!

人们对经济改革的信心崩溃了,对金圆券的美好期望也随之灰飞烟灭,金圆券迅速贬值,大家纷纷抢购各种物品。商人拿金圆券到工厂订货,工厂也不敢滞留现金,又赶紧购买原材料,原材料价格飞涨,各种物品价格也随着飞涨,抢购之风如排山倒海。政府的限价政策很快土崩瓦解。11月1日,政府无奈宣布取消限价;11日,政府修订金圆券发行办法,不再限制人民拥有黄金、外汇,取消金圆券的含金量保证……蒋经国虽然反对,但终归是孤掌难鸣。币制改革彻底失败了,翁文灏内阁倒台,财政部长王云五去职。蒋经国在放下经济特派员职位的前一星期里,几乎天天喝酒,喝得大醉,以至于狂哭狂笑。他在京沪报纸上发表《坚决反对开放议价》一文,并愤怒地辞职,不再管事。接着,他发表了《告上海市民书》,向上海市民表示道歉,请他们“运用自己的力量,防止不法商人、官僚、政客和歹徒控制他们的城市”。之后,蒋经国哀伤地离开上海,悄然回到杭州寓所。

蒋经国上海打虎前后不过70天,他苦心营造的政治声誉,这一下全输光了。有的人提起蒋经国,就说他是政治骗子;有人原谅了他,说这都是“杨贵妃”不好,害了他。金圆券骗局的揭穿,等于是国民党政府自我暴露了整个政权的腐败和欺骗性,仅存的民心彻底毁掉了。“打虎”的失败,预示着国民党政权再也无药可救了。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