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倩于2001年9月26日在某银行广州华景新城支行开通储蓄存款账户。不料,王倩今年1月3日去取款时发现账户上仅剩395元,另外的86000元存款不翼而飞。经查,她的存款被3名陌生男子持克隆存折盗取,王倩遂将当事银行起诉(2008年10月23日《羊城晚报》)。

在道德滑坡、无诚失信普遍存在之今日,银行领域也成为金融犯罪多发的重灾区,早些年根本不可思议的乱七糟八事竟然层出不穷。除了常常见诸于报端的柜员机流出假币、吞卡丢钱、只减存款不出钱、提供假账号误导客户等等之外,储户存款在毫不知晓情况下被盗取也日益成了“多发病”,使客户对银行的信任度以及存款的安全感都大大降低。尤其让人难以理解的是,储户存款被盗取后,有关金融机构大多是百般推诿“抵赖”、竭力撇清自身,把责任完全推给储户。于是人们不禁要问:究竟是谁神通如此广大?能够连破数关盗取储户的存款。

问题的答案客观而又清晰地呈现在那里,无须多么复杂的分析、判断和推理。首先,“盗取”案绝大多数是银行内部人员所为。这些“盗取”者业务熟练程序清晰,利用身份或业务之便能够非常便捷地接触客户资料,因此做起案来十分顺利。若是两人以上勾结的共同“盗取”更易得手,并且除顾客查询或取款外难以发现。如果不是银行内部人员作案,那么在储户卡(存单)、身份证、密码等均未失泄情况下,外部罪犯如何能将储户存款盗取?他们根本无法得到客户有关信息。他们想得到储户姓名,存款时间、存款数中的任何一项都决非易事,更不用说准确地得知姓名、身份证号、密码等等了。因此可以确定,这些盗取人只能是来自银行内部。此无可置疑。

其次,有的“盗取”案是银行内部人员同外部罪犯联手实施。由银行内的“蛀虫”提供储户相关资料,供外部罪犯实施身份证、储蓄卡、存折等的克隆伪造。待各种“手续”一应俱全后,内部“蛀虫”或者为盗取大开方便之门,或者指使异地取款,得手后共同分赃。若无内贼协助,毫不知情的“外鬼”纵是使尽浑身解数,也盗取不走客户的一文钱。因为在认真负责的银行工作人员面前,且不说“外鬼”对储户毫不知情,即便握有支离破碎的一点客户信息也无济于事,在密码、挂失、印鉴、身份证、户口等任一关口前都能识破之。尤其是密码,“外鬼”更难得到。报载湖北安陆市胡姓男子与该市某储蓄所的“内鬼”记账员共谋,从1992年至2005年间先后盗取储户存款291万元,直至东窗事发。

鉴于上述理由和事实等可以确定,凡未发生失泄问题的储户存款被盗取案件,均应从银行内部着手破案。因为至少是有内部人参与。然而在行业和部门保护主义的庇荫下,有关银行大多将过错全部推到储户身上。这种诿过卸责“庇护”犯罪的行为,非但不能使内部盗取者收敛,反而更加助长其对储户存款的猖狂盗取,直至形成恶性循环。










备注


1 武汉新洲区个体商户彭先生银行卡从未离身、密码也没有外泄,但卡里的151.9万余元,却在一夜之间被人在澳门消费了,只剩下4万多元。

2007年7月10日《武汉晨报》


2 西安储户黄先生卡中13万余元被人在广东肇庆盗取。

2008年7月23日《楚天金报》


3 人在郑州,银行卡一直带在自己身上从未丢失过,密码也没有告诉过任何人。可是卡上的钱却被人在开封杞县ATM机上盗取走2万元。这让市民王先生感到很不可思议。

2008年1月2日《东方金报》


4 人在仙桃市,银行卡也随身未丢失,卡上的5万多元却被人在武汉三家银行的取款机上分26次盗取。储户吴女士将发卡银行告上法庭索赔损失。

2008年4月28日《楚天都市报》


5 童先生是保定高碑店人,他于2007年3月在高碑店一家储蓄所开了帐户。截止同年7月1日,其帐户上还有30600元。数日后,童去办理业务时发现自己的帐户上仅余47.55元,遂将该储蓄所告上法庭。

2008年5月9日《河北青年报》


6 昨日下午3时许,记者在武昌区大成路建设银行前见到了心急如焚的市民李先生。他说银行卡一直随身携带,没开网上银行、密码玛也未失泄,可是5月2日才开户卡中的9000元钱,却被人在江西省鹰潭市分四次取走。9000元钱就这么没了,他要来该银行讨个说法。

2008年5月13日《长江商报》

7 广州市民王女士2001年在工商银行开户。今年1月份,她的86000元存款在1月2日和3日、被3个男人分3次从三个不同地点盗取。王女士认为银行违反储蓄合同,并向法院提起诉讼。

2008年5月24日《北京晨报》


8 存折还在手中,可存折里的128万元却不翼而飞。鉴于存款的密码并非只有储户掌握,被告银行的系统中也有储户的密码等信息。故佛山市禅城区法院判决:被告银行于10日内向原告储户支付全部存款及利息。

2008年6月13日《羊城晚报》


9 中国农业银行中山分行某支行担任事后监督、三级主管的梁某,发现储户卢某的大额存单上有资金41万,顿起侵吞之意,边记下卢某的账号和相关信息。梁后来让其兄冒充卢某到银行挂失卢某的存折及密码,获取新的存折和密码后再冒领41万元存款。而后梁某用其兄的照片以及记下的卢某身份证号码,托人伪造了一张卢某的身份证。

2008年8月21日《羊城晚报》


10 银行卡好好地在自己手里,其中的4万多元却被别人从取款机上取走了。这就是河南郑州28岁的史成云之遭遇。

2008年8月29日《中国青年报》


11 湖北潜江储户胡某的储蓄卡一直随身携带,可是她存在当地邮政银行里的1.3万元,却在2年时间里被人从异地盗取。

2008年9月8日《楚天都市报》


12 珠海市黄先生辛辛苦苦攒下6000元钱,银行卡和密码均未失泄,却在某银行珠海市东风路支行被分三次盗取。

2008年9月16日《中国青年报》


13 存折明明揣在身上,自己也没支取,可家住武昌中北路的杨先生存折里6万元存款却“不翼而飞”,被人从汉阳某邮政储蓄所盗取。

2008年11月7日《楚天金报》


14 贵阳市云岩区农合银行行长王燕利用职务之便,采用强制销户、挂失、伪造存单等手段,把储户的存款转帐或取走。至案发时已作案12次,盗取了不同储户的存款119.9万元。

2008年11月10日《武汉晨报》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