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1917 第二卷 草创根基 二十八、疯狂过后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683.html


林白有点担心,上前道:“小天,这帮日本兵很凶悍,全松了绑,我怕你…..不如直接杀了算了!”方觉摇头道:“没事,我还要找他们问点事,再说他们手里没了武器,能凶到哪去,你在旁边看紧点就行了。”

赵胜全分队长按照方觉的吩咐迅速指挥地牢守卫把这十六个日本兵架到地牢门外的院子里,这些俘虏看上去也似乎奄奄一息了,到也没有反抗,就被稀里哗啦地扒了个精光,扔在了地上。

“去,找些水桶来往他们身上泼水!”方觉接着命令赵胜全道:“等他们身上那些脏东西洗掉了,再找些干净的衣服给他们换上吧,然后弄点东西给他们吃,等吃完派人来告诉我,再来审问。”

方觉回自己的屋坐了一会儿,看来会儿书,赵胜全就派人来请他去了。方觉带上林白和张彪一帮人又回到了地牢前的院子里。这十六个都换上了衣服,吃过了东西,坐在地上,但仍然个个沉默不语,明显有些垂头丧气。方觉走上前,大声问道:“谁是队长,站出来说话!”听到方觉的问话,有两个盘腿坐在地上的日本兵慢慢站了起来,方觉刚要开口问话,这两个人突然伸出双手疯狂地向方觉掐了过来!

啪!啪!站在方觉身边的林白和张彪果断开枪,一枪一个把这两个日本兵打倒在地。方觉生气了:“林白哥,别都给我打死了,这些俘虏我留着还有大用处!”

林白伸手把方觉拽了回来,悄悄提醒道:“小天,这帮家伙没一个好东西,你仔细看看他们的眼神吧!”方觉细细地看了看吃了一惊,两个被打死的日本兵表情依然狰狞,而那些低头盘腿坐着的俘虏眼里还时不时闪露出凶光!

敬酒不吃吃罚酒啊!方觉腾地火了,朝赵胜全命令道:“先拽一个毙了,直到他们的队长站出来为止!”

“慢着!”俘虏中终于有个人坐不住了,一跃而来:“我就是他们的队长!”

“你叫什么名字,什么军衔。”

“中岛今朝吾,日本陆军大尉。”

“你们其他人现在在哪?”

“我没有必要要回答你的问题,我们正在执行命令,我们是日本领事馆的宪兵,享有豁免权。警告你们马上放了我们,否则视为你们就是跟大日本帝国作对!”中岛恶狠狠地对方觉道。

方觉乐了,真算见识了这个时代小鬼子的嚣张气焰了,被俘虏了还这么牛逼?那要是继续纵容他们,那还得了?方觉阴阳一笑,朝李天宝一招手:“李天宝,你过来一下!”

李天宝拎着枪跑了过来:“少爷,这家伙这么不识抬举,要我干掉他吗?”

方觉摆摆手,突然笑容满面道:“不用,李天宝,我听说你原来在天龙山是专门拷问‘肉票’的,你就照着最惨那种把这个叫中岛的家伙当成‘废票’给我弄死。让我开开眼,就行了!”

“是,少爷”。李天宝笑嘻嘻地回道:“不过好久没干这活了,也不知道手生没有,我给您搬个椅子来,您看好了。”跟方觉打完招呼,李天宝一指中岛今朝吾:“来几个人,把这家伙给我绑结实啰!”

随后,李天宝当场点了几个曾干过土匪的团丁帮忙,这几个人倒也心领神会,如狼似虎地扑向中岛今朝吾,找来条大长凳,把他结结实实捆在了板凳上。

有一个人到前院拿来一摞黄纸和一盆水,两个人一左一右死死按住了中岛今朝吾的头,拿黄纸的团丁把一张黄纸打湿完,小心翼翼地递给了李天宝。

李天宝兴奋地对方觉介绍起来:“少爷,这个是我最喜欢弄的玩意儿,我们大寨主老不让我们用,今天您就开眼吧!”说完,李天宝抄起湿纸狠狠地糊在中岛的脸上。中岛今朝吾呼吸立即急促了起来,全身使劲,晃动着脑袋想把脸上的东西弄下来,然而手脚和头被牢牢按住,中岛今朝吾的身体渐渐绷得笔直起来,眼看着要窒息了,突然他脸上的黄纸因为太湿而撕裂开,中岛今朝吾拼命地急促呼吸起来,身体慢慢软了起来。

方觉走上前,看着中岛今朝吾痛苦的表情,笑道:“可以说了吗?中岛大尉。”

中岛今朝吾猛地瞪着方觉,恶狠狠地威胁道:“你这个该死的小支那猪敢这样对待我,我们帝国军队会灭了你们全家的!”

听到这么嚣张的话,方觉突然笑的更欢了:“有意思,有意思!李天宝,那几张黄纸给我,我也来贴着玩。”

李天宝忙不迭拿了张湿纸放到方觉手上,方觉对准了中岛今朝吾一张一张贴了下去,李天宝笑嘻嘻地帮方觉把贴满的纸重新摆正不留一丝一缝,很快,当方觉笑吱吱地贴到第八张黄纸时,中岛今朝吾全身开始剧烈地抖动起来,震得长凳砰砰直响。听着中岛今朝吾临死前痛苦的挣扎,院子里所有日本俘虏都抬起头眼睛瞪了起来,在周围团丁的枪口包围下,院子里突然变得很安静,只有一大一小仍在边笑边玩着‘糊纸’的游戏。

眼看着自己的长官受辱,日本俘虏兵终于受不了了,圆睁血红的眼睛就不要命地向方觉冲过去!

杨宝和张彪见状,迎了上去,手砍脚踹,立刻把几个日本兵打翻在地。绝望之中,其中有一个日本兵突然翻身坐起,猛地向围墙撞去,顿时头破血流倒在地上。其他几个日本兵相互看看,也一起呐喊起来,前仆后继地向围墙撞去!

事情发生的太突然,眼瞅着这群疯狂的日本兵自杀行动,院里居然没有一个人反映过来!等这群日本兵头破血流地倒在地上,方觉才从震惊中醒悟过来,后悔死了:“快,检查一下,看还有没有救!”

已经没有了,这群日本俘虏抱着必死的决心,撞墙的力道很大,呻吟了片刻就都纷纷见天照大娘去了。与此同时,长凳上绑着的中岛今朝吾大尉剧烈地抽搐了几下,也咽下了最后一口气,手脚顿时软了下来。

方觉看着眼前日本兵激烈赴死的场景,刺激很大,早就听说抗战的时候日本兵难俘虏,真是百闻不如一见啊,怎么都不把自己的命当一回事呢?

方觉实在无法理解,这种疯狂行为,但一下子死了这么多宝贵的会说中国话的鬼子,注视着他们的尸体不免黯然伤神:还有机会抓到这种素质的俘虏吗?

正在伤感之时,李天宝突然凑近,扯了扯方觉,压低了嗓子说:“少爷,那边还有一个!”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