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788/


马大元想不到自已会被射进潮湿、粘稠的牛屎团中,他直喊秽气。由于射得猛,他深陷其中,不能动弹。为了引起费敏鸾的注意,后来,他不再骂这一团牛屎了,而是“唉哟、唉哟”地叫喊。

如果不是费敏鸾身手敏捷,看准时机抓住了绣花鞋里子上垂下的一根线头,那么后果将不堪设想。最轻也得弄个头破血流。他抓住了线头后,在鞋里荡了很长时间的秋千,也如同钟摆一般。“钟摆”停下后,他做的第一件事是下跪、磕头,口中念念有词。

“姑奶奶!好姐姐!多谢你们的救命之恩!日后,我一定要好好地报答你们!”念罢,他坐在地上仔细地观察这一只绣花鞋。这里像金釭衔璧、琳珉青荧的皇宫一样,很不一般。审视了一番后,他差一点儿惊叫起来,“耶!这只绣花鞋怎么和内子大婚时玉足上的鞋子一模一样啊?晓梅!晓梅!难道你已经遇难了?你真是一个好烈女啊!以前,我总是骂你死脑筋,说与你走不到一起、过不到一块儿,现在我好后悔啊!连肠子都悔青了,你说我有多后悔啊 !”自言自语一番后,他暗自垂泪。

这时平地响起一声炸雷 ,吓得他浑身哆嗦。

“妈拉个逼!谁在这儿奸尸啊?!快下来,帮一帮老子!老子镶在这里时间长了,影响军务,唯你是问!”原来是马大元的声音。他知道参谋长所处的方位与他所处的方位正好相反,就命令血球们向这一边推动牛屎团儿。

“老子在这里奸尸!不服气将老子送上军事法庭!”费敏鸾猛然站起来并且转过身来。

闻言,马大元缩起了头,然后说道:“兄弟,误会!误会!是误会!别往心里去!”

“啊呀!是我瞎了眼,连军长也认不出来了!我抠下自已的眼珠子让你当弹子打!”说罢,费敏鸾装着要抠自已的眼珠子。

“参谋长,别胡闹啦!得留下眼睛看军用地图啊!我没看清你,你也没看清我,我们互相不怪罪!时间紧迫,我们碰一次头吧,看一看下一步我们该如何打算?你是‘智多星’,你先讲一讲吧!”马大元位于低处,且动弹不得,他不得不仰面和他说话。

“还是你先说吧!”费敏鸾此时已经来到鞋跟并且坐在了跟沿上,这样来得亲近。

“你客气我就不客气啦!最近我在想这些问题:一、是不是要就地解散,大家回乡务农,或者成为散兵游勇?二、如果我们“转进”,那么是不是要收编83军残部?世上总不能有两个太阳啊?!三、如果我们合二为一,那么如何凝聚人心呢?队伍新败,悲观失败的情绪已经在部队中蔓延,不及时控制、化解、祛除、转变,很可能让其毁掉部队。四、如果这一支队伍整编完毕,训练成功,那么我们让他们干什么?是种菜?是喂猪?是打仗?是自卫?还是当摆设?五、我们生存的目的是什么?难道我们从此就‘马放南山’了?六、我们阵亡后,国民政府如何评价我们?下情是否已经上达?我们的死是不是白死?七、我们是否在抗战史上留下了章节?八、二军合并后,谁来破解正在河底沉睡的重磅炸弹的秘密?九、大军粮秣油料、枪枝弹药的供应是否能得到保证?十、军官们超过了法定的婚龄,如何解决婚姻的问题?你总不能让他们娶老母猪吧?十一、军用地图、作战手册的绘制、更新问题,靠谁解决?十二、“士官条例”、刑罚类型、军史、党史,谁来制订、立法、写作?十三、“新生活运动”要不要继续提倡?十四、“三民主义”如何发扬光大?十五、我们与共产党的血球保持怎样的关糸?我们与日本人的血球保持怎样的关糸?我们与汪精卫势力的血球保持怎样的关糸?我们与地方土匪的血球保持怎样的关糸?等等,这些我们必须考虑。十六、如何解决兵源?十七、老弱病残者的福利、人权,如何保障?你总不能像拖野狗一样,将他们抛弃啊?十八、日后军官成家后,部队家属如何安置?子女上学如何解决?十九、春来解冻,部队血球们如何生存?二十、要不要搭建活动营房?等等。这些问题最近一直困扰我。有一些问题好解决,有一些问题难解决,有一些问题百思不得其解!我想听一听你这一位高参的意见!我是虚心请教啊!”听得出来,马大元的态度是诚肯的。

“这些问题确实是问题,不是一天二天能够解决的。依我愚见,搭建活动营房乃当务之急!其次,后勤保障也事关军队的生死!其他的事情缓一缓,日后再说吧!”费敏鸾是一个机警而务实之人,他说。

“说得好!说得好!我们不谋而合!我们不谋而合!正如周渝与诸葛亮面对来犯的曹贼不谋而合写出一个‘火’字一样!这就叫‘英雄所见略同’!好!好!好啊!开始合作就这么顺利,以后一定合作愉快!”马大元拍手大笑,情绪感人。

“叶军长,我说错了!”费敏鸾面带智深、诡谲的笑容。

“什么?你在耍猴?”马大元一脸的不快。

“借我十个胆我也不敢啊!”费敏鸾从容地说。

“那为什么要改口呢?!”马大元皱着眉头说。

“你我不在其位,怎谋其政啊?”费敏鸾笑着说,说罢站了起来。

马大元也想站起来,他越用劲陷得越深,于是,他明白了参谋长的话的意思。

“英雄所见略同!英雄所见略同!哈!哈!哈 !好你一个参谋长,说话拐弯磨脚,把我搞糊涂了!请你想一想办法,把我从‘团长的宝座’上赶下来吧!”马大元神采飞扬,特别开心。

“这是牛团长的宝座吧?呵呵!”费敏鸾在鞋沿背着手来回走动,边走边说。

“不错!说得不错!哈哈哈哈!”马大元仰天大笑,笑毕,他接着说道,“你是走桃花运的人,而我是吃牛屎运的人,我们殊途而同归啊!”

“送军座一首诗吧!‘出师未捷身先死(屎),常使英雄泪满襟’!” 费敏鸾吟哦起来。语气优雅,音质悦耳。

“泪满鞋!泪满鞋!”马大元摇动手指,并且指着参谋长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