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战老兵讲纳粹集中营惨况:喝死老鼠肉汤

2野劲旅 收藏 0 314

距离二战结束已经60多年了,但依然有很多不为人知的秘密藏在一些二战老兵们的心里。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11月12日披露,一名曾被关押在纳粹战俘营的老兵日前打破沉默,以亲身经历为例,讲述了当时被俘美军士兵的悲惨遭遇。


喝死老鼠肉猫肉汤 蒲公英叶子成了美食


安东尼·阿切韦多于1924年7月31日出生在加州,父母是墨西哥移民。由于是墨西哥裔美国人,安东尼小时候不能和白人小朋友一起上学。1937年,安东尼的父母被驱逐出境,一家人回到墨西哥。17岁时,安东尼重新回到加州并参军。在被派往欧洲战场前,他在伊利诺伊州接受了医疗训练,随后被分在第70步兵师第275步兵团当军医。


1944年的阿登战役(也称突出部战役,是希特勒最后的疯狂反扑),安东尼被德军俘虏。他被送往德国巴登-奥普小城的战俘集中营,那里关押着数千名被俘的美国、法国、意大利以及俄罗斯士兵。在集中营,安东尼没有名字,只有战俘号码“27016”。几个月后的一天,战俘中的所有犹太人和两百多名美军士兵被转移至布痕瓦尔德集中营下属的Berga an der Elster苦役营。


苦役营中,美国战俘每周仅能吃到100克面包,是用红杉木木屑和大麦做成的。虽然有汤喝,但是用死老鼠肉和猫肉做成的。偶尔能吃到蒲公英叶子,那已算是“美食”。士兵们2人挤一个铺位,没有任何被褥取暖。如果有人想逃跑,轻则会被枪杀,重则会被执行“前额死刑”,即用木质子弹击中逃跑者前额,粉碎其大脑。


12本日记记录遇难战俘


安东尼努力记住每个遇难的战俘,为此,他记了整整12本日记,详细记载了囚犯的姓名、战俘编码以及死亡原因等,他将此视为作为军医的责任。


1945年4月11日,布痕瓦尔德集中营正式解放,但是在那之前,战俘们被纳粹秘密转移。“349公里的转移之路成了死亡之旅,转移过程持续了三个星期,期间没有饮用水,没有厕所。刚开始在一起的美军士兵有300多人,到最后获得自由的时候,只剩下165人。”“我看见公路两旁有很多被屠杀的人的尸体,包括妇女和孩子;还能看到带刺的铁丝网上挂上不少尸体。”


被迫签署保密协议 数十年守口如瓶


安东尼的故事并不罕见,但大多数经历都被官方刻意隐藏了。“获得自由后,我们签署了保密书,上面规定我们不能在书中、报纸杂志上、电视广播上,或者书信演讲中提及这些经历。”美国军事历史中心历史学家弗兰克·谢尔里解释说,当年这么做是为了保护逃亡者和帮助战俘逃跑的人。


几十年来,安东尼对这段经历一直保持缄默,就连他的四个孩子都不知道这段故事。近年来,安东尼开始在当地高中授课,向年轻一代讲述他的故事。他说:“是时候让人们知道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人们永远不该忘记二战的残酷,希特勒是世界上最大的恐怖分子,我不希望世界再次陷入战争深渊。”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警报!一大波“日韩”军舰冲击中国岛屿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