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陲情缘 正文 第十二章三

喀喇魂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529/][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529/[/size][/URL] 3 唐一平和医疗小组在一起首次进行了病情分析。姜良驹列席参加了讨论。他搬来一个木凳挨着宋丹丹坐下,想离她近乎些。可是,宋丹丹冷冷看了他一眼,把自己的凳子挪到邵世杰身边,她和董冬冬把邵世杰夹在中间,姜良驹被冷落在一旁。 唐一平说:“在病情分析之前,先听听姜副指导员谈一谈发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529/



唐一平和医疗小组在一起首次进行了病情分析。姜良驹列席参加了讨论。他搬来一个木凳挨着宋丹丹坐下,想离她近乎些。可是,宋丹丹冷冷看了他一眼,把自己的凳子挪到邵世杰身边,她和董冬冬把邵世杰夹在中间,姜良驹被冷落在一旁。

唐一平说:“在病情分析之前,先听听姜副指导员谈一谈发病的前后经过。”

姜良驹说:“唐所长,你们不远千里,不辞辛苦,不怕困难,来到哨所为战士治病,我代表哨所全体指战员表示衷心地感.....”

“谢”字还没有出口,唐一平打断姜良驹的话,严肃地说:“这是在病情分析,不是欢迎会,你们当政工干部的少来那些没有用的客套话,直截了当,说正经事。”

姜良驹把韩书田发病的经过详详细细的讲述一遍,最后他说:“韩书田昏迷后,卫生员按照唐所长用电报传来的治疗方案精心治疗,韩书田昏迷十天后,突然醒过来,可是,什么也记不起来了,问他叫啥姓啥都不知道,嘴里总是说‘巡逻,雪,雪’,就成了现在这个痴呆的样子。”

姜良驹说完,从口袋里拿出一包香烟发了一圈,都不会吸烟。他自己只好把一支烟放在嘴上,刚要点着火。

宋丹丹瞪了他一眼,严厉地说:“不许吸烟,不准放毒。”

姜良驹不好意思地收起香烟,宋丹丹不给他不点面子,不留一点情面,他是有修养的,并没有在意,朝她尴尬地一笑。

主治军医邱占魁拿着韩书田的病历,抬起头,说:“我先谈谈,根据有关资料:在空气中缺氧百分之五十至六十的情况下,人的脑细胞活动能力明显减慢,处在浅眠状态的细胞大约有三分之二,有三分之一处于深眠状态,长期生活在这里的人记忆力显著下降,反应迟钝。在没有受到外来刺激的情况下,不可能全部失去记忆。我分析,韩书田可能是在巡逻中头部受到了重击或者某种强烈的刺激,为什么他总是重复‘雪,雪’,发病原因一定与雪有关,是因为在他受到外来刺激的一刹那,他看到了雪崩,被积雪覆盖。另外,长时间的昏迷使他的脑细胞全部进入了深眠状态,病人虽然是醒了,但脑细胞仍处在深眠中,使他所有的记忆都遗忘了。”

唐一平认真地听了邱军医的分析,沉默、思考。

这时,邵世杰翻开笔记本,说:“从运动医学角度上分析,人感到疲倦、劳累时,是因为肌体内缺氧所至,邱军医分析的是有一定的道理。遗忘,脑细胞处于深眠状态是缺氧和外伤所引起的,在病人没有恢复记忆之前,只是一种合理的推断。我国医疗仪器的落后,没有CT、MR等先进仪器检查的情况下,不能证实是否有脑外伤,再说,脑外伤只能造成部分脑血管的破裂和损伤脑细胞的坏死,只能丢失部分记忆和影响四肢的活动功能,不至于全部丧失记忆。我经过查阅大量的资料,又仔细地分析临床诊断,患者肢体正常,但眼底充血,脑压增高。我个人分析认为:主要问题出在脑中枢神经上,脑中枢神经缺氧或压迫,引起脑中枢神经麻痹、痉挛,或者是脑血管肿瘤压迫脑神经所至。”

当宋丹丹听到“脑肿瘤”这三个字,仿佛头顶响起一声炸雷,耳膜嗡嗡作响,脑海乱作一团。她急忙低下头,不愿让别人察觉到自己的情绪变化。

姜良驹对医学是门外汉,他坐在那里像听天书一样,一窍不通,他一本正经端坐着,摆出一付认真听的架子,其实,他心不在焉,不时地用眼睛余光偷看宋丹丹。她比以前消瘦些,但在姜良驹的眼里依然风采迷人,简洁的工作服,乳房突起,胸部丰满,黑黑的柳叶眉,一双眼睛显得更大更亮,在白色工作服反衬下,楚楚动人。这次她来到哨所,一时下不了山,他和她在一起的时间自从相识以来是最长的,等工作安定了和她好好谈谈,等完成哨所执勤任务下山后就结婚,和他同床共枕,卿卿我我,相伴终生。姜良驹想到这些,面对着自己未来的妻子,一股幸福感流遍全身。他正美滋滋地偷看着宋丹丹,突然发现她情绪反常,目光忧虑,像受到惊吓而恐惧似的。姜良驹心中“咯噔”一下,为什么她会这样,为什么?使他不得其解。

唐一平所长听完邱占魁和邵世杰的分析,说:“我同意邱医生和邵医生各自的病情分析,都有一定的道理。除了你们分析的意见外,我补充一点,不能排除病人的家庭病史,不清楚他家人有没有神经病、痴呆症等病史,遗传因子也是发病的一个因素。根据大家的病情分析,我考虑好了第一个治疗方案:采取中西医结合的治疗,输甘露醇、维生素和盐水,降低颅内脑压,同时,采用针灸疗法刺激相应穴位,观察一个至二个疗程,视病情变化而定。”

沉静片刻,没有人发表不同意见。

姜良驹坚定地相信有这么好的专家、医生和护士,韩书田一定会好起来的,他默默祈祷着自己的战士早日恢复健康和记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