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时空--百战雄狮 正文 025 发财的机会来了

wh1978 收藏 1 1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1857/][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1857/[/size][/URL] 听说我要开公司,可把我那挂名的老舅高兴坏了;不过,一听说是军事用品公司,他老人家又有点失望;最后,他还是给予了我很大的支持,办许可证甚至是资金上,都给我提供了很大的帮助;使得我的公司起点还是算比较高的。 接回家泉后,我仔细琢磨了一下;决定先从轻工产品入手。在军营和工业区之间两头跑;半个月后,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857/


听说我要开公司,可把我那挂名的老舅高兴坏了;不过,一听说是军事用品公司,他老人家又有点失望;最后,他还是给予了我很大的支持,办许可证甚至是资金上,都给我提供了很大的帮助;使得我的公司起点还是算比较高的。

接回家泉后,我仔细琢磨了一下;决定先从轻工产品入手。在军营和工业区之间两头跑;半个月后,我低价收购了一家几乎破产的小型布厂和一家已经破产的制衣厂;由于社会经济有些畸形,这些民用产品的销路一直处在供过于求的境地;小型民用品企业一直举步为艰,惟有军工企业一直生产红火。

军工企业的申办十分容易,但要取得销售渠道却是难上加难;因为,军队供给是由隶属军部的‘后勤供应部’统一招标采购,国内根本就没有别的销售渠道,能外销的都是有势力有背景的大财阀;大多数军工企业生产是红火,但绝大多数都是来料加工。

要生存就要有新产品,我说是负责设计,但是军队事物繁忙,我又那里一时能顾得上呢。只好利用夜色,将过去的那些埋藏的装备都挖了出来……

一个多月后,印有‘双手互握’产品商标的,公司第一代产品就在仿制下诞生了。

由于我讨厌中国迷彩服的臃肿;顾不上适用性,我在式样上选了美式迷彩服。迷彩服、战术背带、迷彩背包和我设计的联体作战服、战术背心、战术腰包等就成了公司的第一代拳头产品。

…………

我知道,一旦特种部队的装备模式定型,大批量装备的采购权就会被‘后勤供应部’按清单接管;所以,我强烈要求把第一批装备的拨款一次性要到了手里。我第一批产品的生产经费就是从中挪用的。

家泉不愧是军队出生的管理者;在上级来视察部队训练之前,第一批产品就按质保量的送到了部队。初步具备战斗能力的特种突击团,在新式作战服的衬托下显得英气逼人。

看过部队野外突击演练后,几个军部来的大佬就找来‘后勤供应部’的高官,为‘兄弟联合防御用品公司’做起了不知内情的强制推销……

“看看人家这作战服的实用性……我们天龙帝国一直保持第一军事强国的地位,就是因为我们能够接受新思维、新关念;这衣服和背包,我觉得比过去那一身‘土拨鼠’皮强多了……为什么你们就没发现呢?该不是那些供应商的小酒喝多了吧!”

‘后勤供应部’的副部长郝强中将,一脸委屈到:“……这‘兄弟联合防御用品公司’我们连听都没听过,要知道他们的产品好我们是不会不选用的……看来还是属下的采购员信息不灵通啊!”

“不灵通?我看是那些家伙被那些供应商,灌得不知天南地北了……今年外调下派的指标,是该向‘后勤供应部’有所倾斜了……”

我见郝强中将冷汗直冒,怕得罪‘后勤供应部’,便出言圆场道:“各位长官,不能怪‘后勤供应部’的各位长官;‘兄弟联合防御用品公司’是我资助我那伤残退役的弟弟开的,由于才开张还没来得急邀请‘后勤供应部’长官去视察……特种突击团装备需求较为特殊,时间又紧,我弟弟他这段时间一直在厂里监工……实在是不能怪各位‘后勤供应部’的长官。”

见各位大佬脸色,好了一些;郝强擦了一把那肥大的脸,对个位大佬保证道:“属下,马上就安排考察‘兄弟’公司;如果,产品性能达到规定标准,我们就下一批试用定单……既然公司是中校家开的那更好,连质量保证人都省了;相信中校不介意拿自己的前途,为自己公司的产品质量做担保……”

既然,我与公司的关系爆了光,那中午的招待宴就不能装穷了;为了让各位大佬在看好之余吃好,我特意命人去帝都最好的酒楼,订了两桌最好的酒席送来。

郝强不愧为食家,在席间为各位大佬当起了义务解说员;可着劲帮我腐败各位将帅。有些马屁话令我这‘见多识广’的人,都高山仰止;此后,我决定在我的部队和公司,一定要大力培养一些高级陪酒员,那是升官、抢预算、抢客户的必备‘才干’。

-----------------------------------------------

自从搭上郝强这条线,公司的业务是蒸蒸日上;我没有扩大工厂规模,而是采用转包的形式,将这些轻工定单分包给了别的工厂;用我们选定的布料、指定的工艺进行加工。为保证品牌,从原厂选拔优秀工人,组成监工、主管队伍住厂监督;原来的工厂成了新产品的实验工厂。

我不想在技术含量低的产品上,做过多的投入;因为,迷彩作战服和迷彩用具一旦打开市场,同类产品就会蜂拥而来;我只要保证自己的产品更新速度和品牌就行。我的目标还是进军机械重工和化学重工。

…………

这段时间,我是充分理解了做企业家的苦;看着那一张张支票、现金一张接一张的往外递,可把我心痛死了;在家乡我也就是一个普通的小小干部。现在白天军营里扯着嗓子日娘,晚上交际会上花钱如流水;白天当阎罗,晚上当瘪三;累个半死还要陪人花天酒地,几乎成了我的生活写照。

“小伍啊!……‘兄弟’公司的货没话说……咯……你小子更没说的,够……够义气!……明年的单子我……我让下面一次下给你!”打着饱嗝的郝强副部长,大着舌头给我保证到。

我谦恭道:“那里,没有你郝部长关照,小伍也大方不起来不是……今天有您给我们‘兄弟’撑腰,公司前途可期,前途可期……”

家泉也借机插话,猛拍到“没您的大力支持,兄弟公司难有今天的成就!……我哥有句老话就是‘我好你也好,大家都好!’。”说着用手指了指郝强手上的一张支票,暗示他把支票放进兜里,拿在手上太招摇了。

喝得黄七五八的郝强,收钱的能力确实好强;眼睛看着我们哥俩,却能看也不看就把支票一次性放入内衣口袋;我自信在喝得如此天昏地暗的情况下,自难做到如此熟练和精准。

…………

见其小车屁股一溜烟的远去,我吩咐到:“家泉,明天一早你就给他送盒老参去,把单子拿下……就说老参是给他解酒的;他是明白人知道我们怕夜长梦多,不会怪你心急!”

家泉有点埋怨道:“哥,一次就给了他二十万,加他那秘书总共给了二十五万……一盒天云国老参可是要三万多啊!连刚才吃的,我们三十万就这么没了……那该是多少原材料啊!”

“糊涂!……我不心痛?谁叫他是后勤供应部最说得上话的人;部长都是升迁外调来的,惟有这副部长才是真正管事的人;很多人认为部长才是头,其实机关里真正管事的是副职;这就叫现官不如现管。……一条路子不是有钱可以买来的,除了塞钞票细微体贴必不可少……最难还的还是人情债;你会送人家也会送,最后还是要落到这‘人情’二字上。……就算我不在帝都,他你也得伺候好喽!”我提点家泉到;毕竟,他没在机关混过,以为有钱砸就万事OK。

家泉不愧是颗七窍玲珑心,一点就透“哥,明白了!……有啥吃喝嫖赌玩的好事,我都会拉上他;他家有啥事我也会及时出面,就当养了一个儿子!”

我笑骂到:“将来你养个儿子,就可着劲带他吃喝嫖赌吧!……前提是你得有钱。”

“那能呢!不过,将来我儿子有他捞钱的本事,吃喝嫖赌随他!”

“你小子,……当年嫖妓,没钱被扣的小混混,如今也是大老板了……时间过得真快啊!”我感慨一番后,又善意提醒家泉道:“帝都是个讲身份、讲地位的地方;今后还是收敛一点,改明儿让你未来嫂子给你介绍个大家闺秀……”

“不说还差点忘了,你未来嫂子明天就回帝都了;帐面上还能拿多?”我一想到许晴调回帝都,就知道麻烦也来了。

“五十万,再多就会影响公司的周转!哥,干什么用?”

“我不是找她借了三十五万做启动资金吗?我打算还给她,连利息也算上;其中,有二十五万是她找家里借的,我不想让那些豪门大户看不起。”我自尊心很强的说。

“哥,连利息也算上会不会伤了嫂子的心啊?”家泉顾虑的问。

我笑到:“不会,就看话怎么说!……以她家里的人脉关系,我们根本不用这么辛苦;但是,我们是男人,男人要靠女人家里的关系才能生存,那这个男人也就分文不值了。……要不是你的腿摔断了,怕你就此放弃好不容易才成长起来的自信;我根本就不会向她开口借钱,现在有钱了就要马上还上。……你也希望将来,哥哥能够挺直了腰杆去接新娘吧!”

“哥,我明白!……过去我不知道您的想法;现在别说有,就算没有我也要凑出来还上……我们哥俩当年就算是啃瓜果当饭,也没赖过帐;我记得,离开边城县时,那痞子姚瞎子都夸哥您是条汉子。”家泉眼带泪花的说。家泉离开了军队后,又有点控制不住自己的泪腺了;也许正是他那种容易感恩的性格,才促成了我们兄弟的缘分。

“傻弟弟,是哥没照顾好你。当年,上战场之前,我对自己说一定要保你周全;反到是你把哥从死人堆里背了出来……你出了事是哥没照顾好你,哥不就是向生活弯了一下腰嘛;……如今,我们兄弟可是今非昔比,都是老板了嘛!”我笑着拍了拍他的肩道。

-------------------------------------------------

…………

……

“这辆车,可花了我七万多。放在过去我是想都不感想啊!……”我一边抚摩着驾驶盘,一边微笑着对副驾驶位上的许晴说道。

“……钱的事就算了,我收下了。你为什么就不上去坐一坐呢?我的家人就那么可怕吗?你上次,为什么能去,今天反倒是却场了?……将来你打算永远不见吗?”许晴不停的质问我到。

见她的语气越来越严厉,我苦笑道:“下次吧,你也不希望自己的男朋友,是个攀龙附凤之徒吧!……我爱你,我想凭自己的本事风风光光的迎娶你;现在公司才起步,我也才开始在禁卫军站住脚;一旦我和你在你家里出双入对,你的家人将不可避免的干涉我的事业和前途;就算这种干涉是好的积极的,我也不会接受。

这并不仅仅是面子问题,这是一个心结。……在我的家乡,很多人说我失败;我曾发誓一定要凭自己的努力做出一番事业,让父母亲人扬眉吐气……。我希望在迎娶你时,你的亲朋和所有嘉宾说:‘晴晴好眼光,挑了一个能干的好夫婿!’而不是说:‘看,那小子真走运;娶个家里有权有势的好媳妇,可以少奋斗好多年!’或者是‘那小子,还不是靠晴晴家,才有今天!’……这是我不能接受的……”

许晴很厌烦的回到:“你是跟我过日子,还是跟那些三姑六婆过?……我挑的男人,我自己心里有数就行,我才不在乎别人怎么说;你说你爱我,为我受点委屈都不行吗?……人都跟你回到帝都了,却要偷偷摸摸的交往……你就没想过我的感受吗?”

“一年。亲爱的,你给我一年的时间;一年后公司在我和家泉的努力下,公司就会有足够的资本进军重工业;到那时军部的那些大佬会来求我供应军火。到那时,我不仅不用靠你家里的人脉关系;反而能在经济上给你的家族带来帮助……”我恳切的向许晴要求到。

许晴不乐观的讽刺到:“……就凭你那破公司?一年就能赚那么多?……我还以为你是想当了将军再来娶我呢!”

我见她那半信半疑半讽刺的笑容十分的可爱,便哈哈大笑道:“……将军,我是想过;但那需要时间按步就班一步一步来,我怕到时你会熬成老姑娘。……我接你之前,送家泉去总后勤部接定单去了。公司明年一年光是迷彩服定单就有五百万套,公司今年的三百万套定单,不赶工还完成不了。一套纯赚四块三毛;你算算那该是多少钱?……年头才开的公司,就有如此业绩,你以为我容易吗?我军营、公司两头跑,都没睡一个囫囵觉;你还怪我十个月只写三封信。”

“好嘛,是我错怪你了!……对了,你怎么会把八百万大军一年的迷彩服都拿到手呢?听口气公司还有别的产品,这么大的定单你这小公司怎么生产呢?”许晴撒娇的向我询问到。

我笑着卡了一把油道:“我手上只有两家实验工厂;所以,我采用的是委托加工,按件提成。……我们的迷彩服隐蔽性好,美观大方;所以,军队很快就把它列入了野战着装。……由于我们现在是第一家生产厂家,所以,第一批定单都落到了我们手里。今年,我们生产的三百万件是丛林迷彩,明年的花样就多了,有沙漠、雪地等。……不过,后年想吃独食可就有点难了,别的厂家也能生产。……我们有了这第一批的收益,我就可以进军重工业了;我有信心把军队的班用轻机枪,全换成‘兄弟’产品。”一想到把那支老式56式冲锋枪改一改我就兴奋。

本来我打算直接仿制56式的;考虑到弹药的消耗太大,难以令军部接受;我相信做为轻机枪,它是这个时代当之无愧的王者。到时侯,当着军部的大佬们一突突,突到眼里就拔不出来了;我就可以坐着数钞票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