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社会Ⅰ关二哥保佑 正文2 十

woshi3suo 收藏 0 2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492/][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492/[/size][/URL] 桑克己:“啥?” “开门。我在外头呢。”桑凡重复了一遍。 “啥?大半夜的你跑门外做什么?”桑克己赶紧踢起拖鞋,跑去开门。门开开了,却不见人。“喂,你玩儿我呢?”桑克己朝电话里问。 “呵呵,你真开开了?我现在过去。”桑凡立马把电话给挂了。三两下就跑到了桑克己的房间门口。 “做什么呢?”桑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492/


桑克己:“啥?”

“开门。我在外头呢。”桑凡重复了一遍。

“啥?大半夜的你跑门外做什么?”桑克己赶紧踢起拖鞋,跑去开门。门开开了,却不见人。“喂,你玩儿我呢?”桑克己朝电话里问。

“呵呵,你真开开了?我现在过去。”桑凡立马把电话给挂了。三两下就跑到了桑克己的房间门口。

“做什么呢?”桑克己假装没好气地问。

“进去,进去…”桑凡把桑克己推着进了房间。然后把门给锁了起来。

桑克己:“有事说事,不然明儿起不来。”

“没事就不能找你啊。”桑凡认真地道。

桑克己:“行。我的姑奶奶,您也得挑时候不是?”

“我就现在了,挺好。”桑凡笑嘻嘻地道。

“那好,你说。”桑克己跑去拿风筒吹头发。

“哥,HK好玩吗?”桑凡也跟着走过去。

“有什么好玩的,做事去了,又不是去玩儿。”桑克己打开了风筒,顿时房间里充满了呜呜声,说话也听不见了。

桑凡拿过桑克己手中的风筒,一边帮他吹头发,一边细细地拨理着。

热风中夹着一丝香水的幽味,让桑克己感觉怪怪的。

“得了,再拨弄拨弄吧。”桑凡把风筒关了,静静地坐在床上。

桑克己:“今晚怎么那么精神?”

“哥,你是不是特想回大同?”

桑克己:“问这做什么。”

“是不是!”桑凡坚决地问。

“睡觉去。”桑克己站起来就要把桑凡往外赶。

“和你说事儿呢,你老实回答我。”桑凡一把拽住桑克己把他拉到自己旁边坐了下来。

桑克己弄不明白了:“大半夜的,你问这个做什么。有空自然回去,那生我养我的地方,想回去不正常吗。”

桑凡问:“真那么简单?”

桑克己反问:“那还能有什么?”

桑凡幽幽地问:“哥,你经常东奔西跑的,是不是很累。”

“那有什么办法。”桑克己笑笑。

桑凡:“是不是很想念过去,咱念中学的时候,一天到晚没事就去玩儿,周末也去,跷课也去,被江叔骂了还是偷着去啊。”

桑克己:“嗨,你倒是记得清楚。”

“我为什么记不得,那是我渡过的最美好的日子。”桑凡颇为感触地道。

桑克己问:“那你现在过得有什么不好的。”

“现在过的有什么好的?外边念书,两年没见着你们。爸爸又去了南美,什么时候能回来都不知道。你又一天到晚东奔西跑的,二哥也差不多。也不知道你们忙的什么,你们自己也不知道忙的什么吧?”桑凡盯着桑克己的眼睛,“瞎忙吧?真有意思么,你觉得这日子。”

桑克己:“人嘛,总是会长大的,要承担自己的社会责任。哪能总像以前,睡醒了吃,吃饱了去玩,玩累了又睡…”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是吧?”桑凡不客气地打断道。

“有些事情,不好说,”桑克己也不知道怎么解释,“家里,有家里的苦难。爸爸现在又不在,公司的事情,光靠几个叔父辈的股东,不行的。咱的家业,总不能让外人给操心吧。”

“那咱做事也得有个盼头啊,你这么个弄法,什么时候是个头啊。”桑凡提高了声调。

“什么叫什么时候是个头?上了轨道,就可以少操心了。社会永远是向前发展的,咱不动,不努力,还等着别人来接管咱不成啊?”桑克己认真地道。

“话是这么说,可,哥,你打算这么忙到什么时候啊。”桑凡有点不高兴了。

“再看吧。”桑克己也有点茫然,不过,他可不能在小妹面前这么表现,“现在不有空了嘛。”

“有个屁。”桑凡赌气道。

“怎么了,受委屈了还是怎么的?”桑克己觉得桑凡有心事。

“要你管。”桑凡伸出脚去,踢了桑克己一下。

“有事你就和哥说,别藏着掖着,到时候出了国,你上哪找人说话去。”桑克己知道桑凡是赌气,便笑着哄道。

“我就这么不招人待见啊。”桑凡认真地问。

“我不是那意思…”桑克己也不晓得怎么解释。

“不和你说话了。烦人!”桑凡说罢便头也不回地跑出了桑克己的房间,一把把自己的门关上了。

桑克己站在自己的房门口,看着关上的门,无奈地叹了一口气….

==========

只觉得刚眯眼,闹钟便响了,桑克己在迷糊中摸索着床头柜上的手机。

只听到门外响起了“咚咚咚”的敲门声。

桑克己赶紧撑起来,顿时觉得头有点大。顺手套上睡衣裤走就去门边看猫眼。

“起床啦!”桑凡在门外叫道。

“这丫头…”桑克己笑着打开了门,睡眼还没完全睁开。

“起床啦!”桑凡跳进来喊道。

桑克己:“得了吧,闹钟刚响。”

桑凡笑道:“我要是不叫你,指不定按过了又睡呢。”

桑克己转过身去嘟囔了两句,才问:“你洗漱了吗?”

桑凡:“你哪能和我比啊?”

桑克己:“那你等我会儿。”桑克己匆匆弄了一下从洗手间出来。看着桑凡道:“你衣服都穿好啦?那么快啊。”

“等你呢,磨磨唧唧的。”桑凡笑道。

“出去出去,我换衣服。”桑克己往外挥手。

“我叫二哥去了。”桑凡跑了出去,还不忘把门给关上。

桑克己三两下穿好衣服,打开了窗帘,天还是灰蒙蒙的一片。他不由得道:“正好。”

下了楼,没想到桑克身比自己还快些。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