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泪斑斑的炸弹县

半猛犸 收藏 0 585

20多万人口的东宁是日军遗留军火大县,已确认存在的各种型号炮弹、炸弹和地雷就有20多吨,包括少数细菌弹和毒气弹。群众上报的可疑线索更多。所有这一切,地方政府均无钱、无力解决。1945年以来,东宁已有40多名和平居民被这些“定时炸弹”所害。


我曾经在东宁亲历二战日军生化武器的出土。1999年4月12日,黑龙江省东宁县发现日军侵华最新罪证: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最后战场出土生化武器。经有关专家鉴定,黑龙江省东宁县清理日军侵华要塞发现的日军遗留军用物资中,包括1颗细菌弹和5颗毒气弹。我此时恰在东宁,时逢其会,目睹了已进入历史深处的一桩桩如山铁证。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1999年4月19日,我遇到东宁要塞调查组现场组负责人、东宁县武装部政委韩茂财上校。据他称,从1998年7月有系统地清理东宁要塞以来,陆续从要塞内部及住在要塞区的农户家发现了炮弹800多发,炸弹20多颗,以及手雷、地雷和罐头等军用物资。最大一颗炮弹重400公斤,是300毫米口径大炮使用的。这种炮弹可以打40公里至50公里远,属于进攻性武器。


我在现场看到一颗完整无损的日式手雷,保险销、引信一应俱全,一位武装部的中校开玩笑说:“这手雷现在直接用就行。”


在清理炮弹过程中,工作人员发现有5颗炮弹“飘轻儿”,弹头部位不像普通炮弹那样是实体的,而是有很多分布规则的孔洞。另外还发现一颗约有70厘米长的航空弹,弹体上有个“门”,已经打开,里面是个空壳。


经东北烈士纪念馆副研究员程鹏汉鉴定,5颗炮弹是毒气弹,那颗奇怪的航空炸弹是细菌弹。据有关专家称,这是首次在东宁要塞发现侵华日军遗留的化学和生物武器。


半个世纪前的那场大战,至今让全世界记忆犹新。战争的恶果并没有随着战争的结束而结束,许多事情随时在提醒着人们。东宁发现的二战日军遗留军火有航空炸弹、炮弹、地雷等十几类,许多引信完整,还可以使用。本报记者在东宁亲眼所见的军火无论种类还是数量均比半辈子在影视片中看到的多。如今东宁有在炸弹堆上种的农田,有在炮弹上面盖的房子……


战后几十年,在中国各地发现日军遗留炸弹的新闻不断。可所有这些炸弹加在一起,也不如东宁一地多。这里的炸弹几万颗同时处理,处理不了的成汽车掩埋,直到1998年还一次收集上千颗。


东宁县地处中俄边境,是第二次世界大战时期远东主要战场之一。为了作战,要塞中囤集了大量军火。整个要塞区有永备地下弹药库84个(每个300平方米),地面军用仓库无数。以日军囤积炮弹而得名的老黑山镇炮弹沟村,村南深山里即发现炮弹库遗址314处,日军拉运炮弹的列车专用线遗址除钢轨被苏联红军拆走运回国以外,至今路基仍然保留完整。此外,大肚川镇对头山发现炮弹库遗址39个,大肚川村南军火库遗址32个,以上均为未经大规模普查的不完全统计。日军为了物资保障的需要,甚至在当地建设了规模颇大的兵工厂。


1945年日军战败投降时,一切都处于战争状态下,日军在东宁存留、使用的军火大量散失、就地掩埋或向苏联红军随意移交,混乱中连最基本的记录和档案都没有,遗下巨大祸患。


据不完全统计,从日军投降至今,东宁和平居民因自行拆卸日军残留炸弹、儿童游戏不慎引爆炮弹、手雷,炸死炸伤已有40多人。大量“定时炸弹”几十年来遗留民间,隐患无穷。


东宁三岔口朝鲜族镇幸福村农民周玉丰兄弟二人,在麻达山地下要塞口拾到一堆日军残留炮弹,两人想锯开一颗400公斤大炮弹,掏药后卖铜铁。结果锯到一半时炮弹爆炸,两人连尸体都没留下。


东宁县运输公司工人徐景飞和谢树春在河边打鱼,发现一些水桶似的东西,内壁是铅铸的。二人将其中一颗已经泄露的挖出来,倒出里面“酱油”状的液体,把铅拿出来做成渔网坠。次年二人又挖回一颗完好无损的,拉回来后,谢树春用焊枪切割。突然,一股液体喷出三四米高,谢树春双眼、上肢受伤,在旁的徐景飞手臂受伤。地方医院搞不清是什么原因,找到部队医院才知是被日军毒气弹所伤。谢树春被折磨十几年后死亡,徐景飞至今仍在忍受着病疼。


大肚川镇狼洞沟村两名农民在野外发现一批日军炮弹。如获至宝的农民回家套上马车,装满一车就往回拉,途中炮弹磨擦生热引爆,人、马、车齐飞,二人当场血肉横飞死亡。


新中国成立后,东宁县武装部曾请部队专业爆破队清理了在要塞地区内成批堆放的炮弹、地雷,当年引爆各类炮弹5万多发(枚)。1957年大炼钢铁时,东宁群众曾到山里收集了上万发各类炸弹。经这两次大规模处理,散落在山上、林中的炮弹、地雷仍不时“出土”,在群众家存放的日军侵华时期炮弹也不在少数。


东宁县武装部改建新楼,在紧靠东宁县委、县政府的重地挖出炮弹70余枚。这批炮弹一旦爆炸,后果不堪设想。


还有散落民间的大量炮弹因无经费挖掘、运输、处理而只能“听之任之”。民间口耳相传的线索也无法调查。


东宁暖泉沟村北的小河边,曾有一枚日军发射的300毫米炮弹,落地未炸。战后50多年,这颗炮弹一直留在村旁河边,每天都有村民从此经过。


大肚川村一农民在建房时挖出一颗炮弹,为图省事就在房地基旁挖坑深埋,这一民房随后建成,全家人每天就在炮弹尖上睡觉。绥阳镇新民村村民报告,当年有一汽车炮弹因无法处理在野外深理,几十年来村民年年在上面耕种农田。绥阳林业局综合修理厂院内收集了5000多发炮弹准备处理后加工成零件,因屡屡“出事”,只好埋到地下。


1998年,东宁要塞考察组对东宁要塞考察开始后,在县电视台播发通知,让居民捐献日军残留物资。短短一个月,群众捐出战刀、枪支、钟表、军装和家具等各类物品300多件,另捐出各种炮弹、地雷、手雷1000多发(枚),以炮弹居多,有榴弹炮、迫击炮、加农炮、高射炮、滑膛炮等多种类型。最大的两颗榴弹炮弹直径300毫米,重400公斤。这批炸弹除少数由专家处理后展出外,大部分暂时保存在东宁县武装部的武器库中。我数次至东宁采访,曾目睹过这一大片蔚为壮观的各类型炸弹,亲眼见到了历经50年还能使用的日式手雷。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当地政府不是不想解决这些问题,他们苦于没有巨额经费。要塞群里肯定还有大量的未引爆炸弹,目前探测的要塞只是一小部分。不用说大工程,小的也受不了。农民将400公斤炮弹拉回家,“卖给”政府,每公斤1元钱,一颗就得400元———这是废铁市场价格,公道。“政府”“买”了两颗再也买不起了,只好留在农民家里。


日本右翼势力一再否认这段侵华历史,东宁县留下的大批日军军火及其至今对中国人民造成的损害,成为证明日本侵略者罪恶的铁证。日本侵略者遗留的这批杀人武器,难道还要继续杀人吗?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