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国集团领导人金融峰会将在华盛顿举行[图]

rpdlb 收藏 0 98
导读: [img]http://pic.itiexue.net/pics/2008_11_14_68034_8268034.jpg[/img] 二十国集团领导人金融市场和世界经济峰会11月15日将在美国华盛顿召开,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将出席会议。图为召开会议的美国国家建筑博物馆。中新社发 齐彬 摄 G20峰会干什么? 2008年11月15日,全球G20金融峰会,聚集了全球各方面能“说出话”的力量。但全球G20首脑聚会,到底要干什么、能干什么?要解决什么问题、能达成什么新的游戏规则?没有新的全球性游戏规则,美
近期热点 换一换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二十国集团领导人金融市场和世界经济峰会11月15日将在美国华盛顿召开,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将出席会议。图为召开会议的美国国家建筑博物馆。中新社发 齐彬 摄

G20峰会干什么?

2008年11月15日,全球G20金融峰会,聚集了全球各方面能“说出话”的力量。但全球G20首脑聚会,到底要干什么、能干什么?要解决什么问题、能达成什么新的游戏规则?没有新的全球性游戏规则,美国金融海啸则依然继续我行我素的进行下去?


至今全球一致的是:2008年9月爆发于美国的这场金融海啸危害了世界各国。那么,美国何以爆发全球首次的金融海啸?为什么由次贷危机转化为更为灾难的金融海啸?美国为什么对金融海啸无可奈何?强大的美国为何对金融海啸束手无策?美国金融海啸爆发,国际金融货币体系出了什么问题?作为全球唯一金融共识游戏规则——布雷顿森林体系规定的唯一国际货币——美元,又怎样担当起全球稳定繁荣的领导角色?美国及美元还能担当起这种独一无二的全球角色吗?美国美元到底为什么不能对稳定、繁荣全球经济起到其当然的角色?


A)、2008年9月中旬以来,美国金融海啸爆发,波及整个欧洲堪比美国更严重。但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对拯救美国金融海啸几乎没有任何作用(其实,IMF救美国,根源就是杯水车薪),那么除此而外还有谁能拯救美国金融海啸、金融崩溃?


B)、IMF在1997年爆发的亚洲金融危机中,发挥了砥柱中流、救天于命的作用。但至今的IMF,美国拥有17.09%的特别提款权,以及16.77%的表决权。这就是说,美国实际上是全球唯一说话算数金融组织“唯一决定权”。即使扩大美国以外国家在IMF的“决定权”,有谁又能拯救美国是次金融海啸呢?


C)、最最重要的是:全球唯一的国际货币(由国际共识的布雷顿森林体系所规定)——美元,能永远无限量的发行货币吗?能永远无节制的升、贬值吗?还需要国际大家庭的监管吗?美元需要向全球各国负责、除了美国自身利益之外也向全球负上“游戏规则”的责任吗?是次,全球第一次爆发的金融海啸与上至关重要,无法分割!


现在及未来面临的是:若美元不能在无限量发行货币、无节制升贬值、美元金融货币监管上从根源建树,那么今日的金融海啸怎样解决?是延迟或是再在未来的某一天再度当然爆发?……拯救美国金融海啸,除了全球购买美国国债之外,路途还很多很多。IMF在援救亚洲金融危机世界各国的方法都可以使用,还可以让世界入股买卖美国企业……但购买美国国债来绑架世界他国救美国,是害人利己的做法,躲过初一,到了十五、二十又怎么办?


2008年9月中旬到现在是:美国及美元出现了两个极端的问题:一是无限量的发行货币;另一是无节制的升、贬值(如日元升值、美元贬值)。而国际金融、美国金融秩序的缔造者凯恩斯认为世界最终将向一个中央管理的货币体系发展,以某一国或两国(或三国——作者注)货币为主导,其他国家则以金汇兑本位将本国货币同它们挂钩。这就是战后第一个布雷顿森林体系至今需要完善的全球金融货币体系,独木撑天,世界必然灾难。


中国以怎样姿态参与全球峰会?不管世界怎样发展壮大和灾难,也不管世界愿不愿意看到或根本无恙,但世界已成大势所趋:美元有美国本土3亿人口及国际第一货币美元区超过10亿人的庞大市场;欧元有欧元区3亿人口10年的欧元区市场;中元有中国13亿人口及周边“大中国圈”超过15亿以上人口、近60年更广泛的中元区市场。“三元鼎立”的局面已经杳然全球,无法阻挡。正象欧盟及萨科齐们欲言所说,欧元与中元(或亚元),要与美元一样的地位与国际“游戏规则”。


到2008年底,中国拥有超过2万亿美元的外汇储备,但中国依然是全球绝对的一个贫穷国家,13亿人口的基数及“国民待遇”的公平、公正、公开都需要中国还要做出更大超过2008年度GDP一半以上的不懈努力。


中国金融体系、货币体系还没有成型,也无法但当国际社会的领导角色;中国毕竟是一个全封闭的金融体系和货币市场,还毕竟还是一个自足自给型的大金融货币市场,他国几乎没有任何享受到中国金融、货币的任何国际好处;中国的金融体系、货币政策,依然绝对没有进入国际社会有管控的能力——依然处于与国际社会过度的磨合之中;今日中国,依然面临着“大跃进”、“文化大革命”等一样重大的国家磨难——因为中国国家的党政体制,依然没有任何根源的本质制衡;“法制中国”,甚至连1/3的路程都没有走到,近100年奋斗、60年至今的中国,远远没有公民“当家做主人”——“举手”的权力。一个没有“法制中国”的国家,又怎样引领世界律己引人的走向全球化繁荣昌盛?而现在,中国只能抓住这次100年不遇的战机、主动积极参与国际合作,要权责对等,包括提高国际规定的制定权和援助资金使用决定权等;风险可控,防止出资“打水漂”;恰当分担,根据中国的自身经济实力适当承担应有责任;适度回报,不能搞无偿援助。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