鹰隼行动 第三章 第三章:第一节

shxfq9011 收藏 7 17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39/


只是当国家神秘异常现象,探测科研组织,闻讯之后,派来了众多的专家,以及经过他们带来的,众多的设备进行测定之后。两支医疗队的专家,都受到了国家神秘异常科研组织的邀请,参加了一个特别的会议。致此之后,各自带有分歧的,两支医疗队竟然统一了诊断意见。

最具神秘性的,要属科学异常性研究检查队的到来。经过他们携带而来的众多仪器,对表现出来的,奇怪状况的队员们反复检查,测定。差不多过去了一个月的时间,七名战友在县医院建立起来的特别区里,几乎是与世隔绝。除了科学异常性研究组的成员,能够进入特别区,其他的任何人都不得善自进入。自然,在该种情况下,曾经随时都会把会诊的结果,公布出来的做法给取消。而且有一个明显的特征是:医疗性的人员全都退出,完全由异常科学研究性的人员来全面掌管。

得到了这个最新的信息之后,镇长与倪中行相互对视了一眼,对于众人认为神秘事情的原因始末,开始清楚了起来。事实上自从七位战友出现奇怪的、不能克制的症状之后。大家的内心里全都处在寻找该种成因的思绪中。为什么只是七个人?立即联想到了上次代号为“毒蝎行动”的行动之中,出现异常症状的人,正是进入过不明生物体内,将那位正义的外星人从亚利智者的手中解救了出来。也许真正的原因还是那束光,因为那位亚利智者的同类在离开的时候,曾经用飞行器发射出来的光,将他们七人照射了一分钟。

“他们还要多久才能回来?”镇长问道。因为高书记全权负责管理这七位战友的事项。

“可能会在近期里就会回来。”

“能够抢在经贸洽谈人员之前回来就好啦!”

“经贸洽谈人员将在什么时候回来?”高书记问道。

“下个星期。”倪中行答道。

“那么--。”高书记感叹地说,“还有四天的时间,经贸代表团就要回来了。”

是呀!快回来吧!镇长魏征内心十分企盼经贸代表团的归来。近段时间里,善妮的影子无时不刻地出现在眼前。想象她随代表团启程的时候,自己因事耽搁没有去送她,真是过意不去。在与她通讯的时候,她只字不提他没有送行的事情,反而是一大堆关切的话语。

“代表团与美国商界洽谈事项完成的怎么样?”魏征问道。

“达到了预期的效果。” 倪中行回答。

镇长兴高采烈地说:“如果所有洽谈的事项全面达成了合作协议,对小镇来说,将是一次革命性的腾飞。”

“是的,”高书记插进话来说道,“预算人员经过仔细的估算,如果真的达到了设想的预期值,那么这次商贸洽谈将为本镇引进上亿元的资金。”

当他们三人即将就本镇当前出现的事项,进行初步讨论的时候,宽大的镇长办公桌上,摆放的那台漂亮外形设计的电话机响了起来。魏征拿起电话筒去接听,立即从里面的说话声音中听出是战友,少校刘国贵打来的。在对方还没有说出意思的时候,镇长的第一个反应就是:恐怕不是什么很舒心的事情。

“我时时都在想,什么时候能够听到你的声音,我说少校!我打了不少的电话,可就是打不通。”镇长意味至深地说。

“啊!该种现象只说明……。”

刘国贵就刚才的问话只回答了一句,立即刹住,因为从脑海里的思绪中,冒出了显明的告示:告诉自己要避开刚才的话题。其主要的原因在于,无法在短时间里用上几句话就能解释清楚,他来到小镇看望他们之后,然后把曾中带走的事情原因。虽然他们可能早凭自己的猜思认准了其原因,也就在如今这个时间段里,对以前应当保密的事项已经不再属于秘密事项的时候,少校还是不想向战友解释清楚事情的发展由来。保存一点神秘,保存一点无奈,是乎对面临的,对立的矛盾无法统一起来,然而它竟然是一种奇怪的渴求。

“我没想到你这么晚了还没有睡。”少校接着说。

“难得你这么晚打电话来。”

话筒里传出来的话语,十分地体谅人,少校十分感动。他把回答的话语说得轻松一些,借此来减消心中的烦闷,“差不多快二个月的时间,我没有给你们打电话。”

“是的。”魏征验证似地说,“而且我们几乎天天朝你打去电话,但总是打不通。”

“我因事出差去了。”

少校刘国贵借故说道,说实在的,不进行通讯只是有被于友谊的情面,因工作的原因他相信战友们会理解他的做法。而少校在深夜时分打电话来问候战友,有一种可能性的预测又会同战友们发生紧密的关系。如果说他们称之为一个整体方的话,那么曾中肩负的任务就已经与他们发生了关系。而随着目前的事态进展,将与他们整体发生关系即成为了可能。于是在如此的前提下,觉得有必要与他们取得新的联系,那怕现在只有十几分钟的空余时间。

现在刘国贵少校行走在南方,未来战事要塞基地中的宽敞过道里。使用基地内的传用通话器,通过基地的通讯系统,联接到商用通讯网络与战友进行语音联通。还有十分钟,他将要到达基地的另一个部门中去。

“你是因公出差刚回来吗?”

“也可以这么说。”少校笼统地说,毕竟他离开了原来对训练基地的管理工作。“大家都很好吧!”

“很好!”魏征进行着简短的情况介绍,“镇上的事业蓬勃发展,形势十分喜人。”

“这太好啦!我祝贺!”少校在话音的落尾拉长着音调,形成一个向上跷的圆沉音符,表明即将进行话题的转折,在这个时候,少校有意识地停顿了几秒,让对方适应过来后,才继续地说道,“你们现在知道曾中的下落了吧?”

“我知道了,在几分钟前刚知道的。我们派去美国进行商贸洽谈的人员,打电话回来告知我的。”镇长有意不说出是曾中本人通过网络告诉的实情。

少校闻听后,在心里头感到一阵有趣的好笑。虽然能够准确地推断得出,是魏征镇长有意来隐瞒,曾中直接告知现今的情况这个事实,但是已经对此不去刻意地要求什么。好笑的方面是魏征没有想到周全的隐瞒做法。如果单说不知道还不会引起人,去怀疑知不知道的问题,但他说刚刚知道,想到曾中的技术与手段的使用,少校认定是曾中通过网络把实情告诉了战友们。不过就目前的事态发展性质来说,隐瞒不想让任何人知道,已经不像从前那样需要特别保密啦。

“他肩负着重要的任务!”

“这个我连猜都不用去猜,就知有一项重要的事情,因为自从你走后曾中就失踪,我个人私下里认定,他是你带走的,有一件事项需要他去完成。”

“是的!”少校承认道:“有一项使命需要他去完成。”

“显然这是他突然失踪的原因,那么这项使命,他完成了吗?”

“可能吧!”少校敷衍地回答。

这时候少校抬起手臂,看了一眼手腕上的手表,时间过得很快。尤其是在与人闲聊的时候,时间就过得特别地快。在与魏征通讯的前几分钟,少校正好接到来自情报部门的消息,确定了该种事项的技术性是成功的。问题只是少校不负责该方面的事项。他被上将抽调到基地,参与不明事件成因的调查。如果不是出现不明病状反应的人员是他的战友,是不会获得这种资格。于是,少校匆匆忙忙地与战友结束通讯。

也许对方并不困,但是这么晚了,他不想去影响战友的休息。现在少校刘国贵已经走到宽敞走廊的尽头,伫立在一道关闭严实的铁门前。脑海里开始选择思维方向,把思绪调整到目前即将面临的事项上去。随后走到紧闭的大门边,在一处安置着输入仪器上,动手触击上面的按键,输入开门的密码之后,大铁门徐徐地打开。

走进去之后,大门在身后缓缓地关上。如今少校置身在一个极大的仪器室内,各式各样的设备仪器,几乎将偌大的一个地下室,堆得只有开辟出不少条只供一个人行走的小过道,没有了宽敞的大空间存在。到处密布的是组线以及与之相联接的仪器,全都只围绕着一个仿佛如同粒子加速器一样的设备,而该设备本身就占用了一大半的地下室空间。

站在这里,能隐约地闻到一种,因未干才散发出来的油漆味道。这个地下室曾经是空置的,在经过代号为“毒蝎行动”的行动计划之后,从那次行动中获得的事项,才导致增添了针对不明事项去进行研究,与以求获得破解的各种设备。而这里的一切都让人无比振奋。现在国家不明现象调查研究组织也落户到这个基地之中,因为安置在这里的设备,都是最新采购的,最新最先进的仪器设备。

少校朝不明现象研究控制室走去。他想获知几名战友目前的症状,是否己有了改善。

这是一间全由透明玻璃隔开的控制室,能够透过玻璃把外面的仪器室全部收进眼里。几十名技术人员,以及相关的专家,在各自面前的仪器上进行操作。廖括如今升任为不明现象调查研究部的主任,他全权负责管理这个部门。只是从研究工作,退居为搞行政以及管理工作。他与多名专家站在一面巨大的显示器前,观看里面出现的内容。在这个部门中,各种仪器,看起来好像与时代不符合,因为许多仪器的终端显示出来的内容,并不是现今普遍定义的--阴极射频显示器。有的终端出现的内容如同雷达屏幕,有的干脆还是几十年前的那种终端,出现的资料为电波波动起伏图。还有的只显示着数字。然而这些仪器没有那一件不是最新研制的产品。

少校刘国贵走过去的时候,正好听到廖括对专家们就资料出现的异样,提出一些建议。

“把前两次的资料进行对照一番,看看有什么不同?”

“不需要进行对照!”身旁的一位专家答道。显示器里显示出来的资料并没有变化。

“难道它是一个例外吗?”

“是的,中校!该种资料可以归纳到另一类之中,它的确是一个例外。”

专家回答后,转身去尊求同僚们的意见,只见他们相互一一对视一个认定的目光之后,共同抱以表示赞同的点头姿势。

“我有一点不明白?”廖括说道。对于一致的表态以及他们的回答,简直把他推向更为不知所以的境界之中。“真的,我的确有一点不明白啦!”

“是这样的,中校!”一位专家与大家面面相靓,并且获得大家的同意之后,他才朝廖括说明其中,是什么样的原因。

“我们同样对该种,经过各种仪器分析得出,以及经过测定后得来的脑电波。的确感到很奇特。它实际上是您的,中校!因为我们看过您在上次行动中提交的报告。您虽然近距离地接近了外星高能智慧生物体,并与人类的公敌--亚利智者相处在一起有不少的时间。”

廖括中校听完了下属的话语之后,双手摸着下巴。在他的脑海里,顿时升起一种强烈的感悟出来。他好像感悟到了什么,也同时好像对什么有了最新的看法。只是一时还无法抓住该种呈现于大脑中的思维。还需要去进一步去理顺它们,让它们清楚地呈现出来。

“现在正由显示器,显示出来的内容,正是我大脑里的思维脑电波?”中校开始清晰起来。“与七名同外星智慧体近距离接触的战士,同他们大脑测定出来的思维脑电波,与之相比较的话,存在多大的差别呢?”

“差别很微小!”

“然而正是该种测定出来的微小成分。”一旁站着的另一位专家,搭入话来说道:“我们对微小的部分,进行了各种可能性的分析,然而该部分竟然包含了更大的信息量。而又让人不能不顿生不解的地方是;只有将七人的思维拼凑起来,才是完整的,这是我们专家小组,在无意之间里,获得的意外发现。”

“从我们目前有能力,对其进行分析出来的资料里显示。”一旁的另一位专家,接过了话去说道:“它将改变我们曾经有过的认识观,以及时间、空间、乃至整个宇宙观。”

“那么把该内容显示出来,显示你们认为是信息量最大的部分。”中校吩咐道。

几名围站在中校身旁的专家,朝各自负责管理的技术人员,做出一个启动方式的手势,于是各自管辖部分的仪器设备,与主体设备协条地运作起来。对人的思维以及记忆方面的研究,多年来,一直是各国争先恐后,进行研究的课题,也成为了最新的、最严密的、属最高机密之中的范畴。经过多年来的研究,取得了很大的突破,然而这只是阶段性的重大突破,其后面的路途还相当长。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棒子国特产:女白领下班后玩的游戏